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480章 钢的意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80章 钢的意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戴老板被邵飞搞的心绪难安。难道自己两年后真的会死?那杀死自己的特务又会是谁?自己人,还是日本人?

    一小时后,徐亮走进了戴笠办公室,一脸的沮丧。

    “邵飞根本就不是人类!强光照射一小时,又对他进行鞭刑、电刑。别说开口,连哼都没哼一下。更奇怪的是,打他的时候,面无表情,眉头都不带动的,如同打在木头上一般。”

    戴笠听完很是惊讶,因为这一般人是无法做到的。在强悍的人受到如此酷刑,至少也会有丝微表情变化。

    戴笠问道:“你确定他是清醒的?”

    徐亮肯定的回答:“我确定,所以不可思议。”

    戴笠还是不敢相信,于是和徐亮一起去了审讯室。只见邵飞汗流浃背,全身鞭痕。

    戴笠命令道:“把灯关了,继续打!”

    打手在邵飞身上又抽了几鞭,确实如徐亮所说邵飞没有任何表情。

    戴笠问道:“邵飞,你醒着吗?”

    邵飞睁开眼,笑道:“你说呢?是不是感到奇怪,可以的话我叫两声以示敬意。”

    戴笠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邵飞闭上眼没再回答。

    戴笠掏出手枪,对准正缩成一团在墙角的洪英,道:“我在问一句,你是怎么做到的?”

    邵飞睁开眼,他知道戴笠的冷血个性,他会开枪,回道:“自我催眠。特战队员经常在恶略的情况下行动,自我催眠是必上的一课。”

    戴笠依旧把枪顶着在洪英的头上问道:“催眠我倒是有所耳闻,自我催眠真能做到?”

    “你也看到了。潜伏任务中必须纹丝不动,你就要把自己想象成一块石头、一颗草。就像你们特务潜伏敌后需要身份,你们就必须把自己当成那个人是一样的道理。”

    “确实如此,潜伏敌后必须要忘记自己是特工的身份,忘记所有平时的习惯。”

    戴笠用力顶了下洪英的头,问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两年后的事情了吧。”

    邵飞撇嘴一笑:“做梦!别以为你有很多筹码和我交易,我既然承认了,那我的筹码比你多的多,而且货真价实,随便一个都是惊天动地!”

    “好!很好!”戴笠收起抢笑道:“即使你不承认我也认定了你的身份,就凭你的自我催眠。我很久没遇到你这样的对手了,我很高兴。自我催眠需要惊人的意志力,你就叫我见识到了未来战士那超人般的意志力。”

    邵飞问道:“你还想怎么样?”

    戴笠回道:“我要毁了你的意志!”

    说着,戴笠摆了下手。一个手下拿出一针筒给邵飞注射药剂。

    “我要谢谢你邵飞。还记得太原吗,你帮黑虎救出的那批化学专家。他们不但能制造化学武器,还能制造很多奇怪的药物。刚才给你打的是催情针,比一般的******要强十倍。”

    说着,戴笠抓住洪英的头发拉倒邵飞面前,道:“这女长的还不错,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意志!在给她打一针!”

    “你已经丧心病狂了!”

    “没错!我向来不择手段,只要我看上的,就没有得不到的。”

    特务给洪英打完针后,戴笠叫人把邵飞松绑,然后命所有都离开。他想看看两个共党是如何苟合。

    戴笠知道,在肉体上是击垮不了邵飞的,只能从心灵上去击垮他。

    洪英趁自己还清醒的时候,问道:“这都是你害的,邵飞。如果我们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邵飞问道:“你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革命没有成功,我不会考虑个人问题。”

    “看来你还是黄花大闺女,以你的年龄在我那时代绝对是极品。”

    “你还开玩笑,我好热。”

    邵飞脱下自己带血的外衣帮洪英披上,然后从后面用力抱住,让洪英不得动弹。

    洪英立马慌张起来,道:“你想干什么,你不能对我这样,我们是同志!”

    邵飞在她耳边轻轻说道:“我比你清醒。闭上眼睛,你是一条鱼,在冰冷的河里自由自在的游着,有石头、有水草、还有其他鱼……”

    洪英直冒汗,满脸通红,虚弱的问道:“你真的来自未来世界吗?我们的革命会成功吗?我很想知道,我把一生都献给了我的信仰。”

    邵飞轻轻说道:“会的,你看我就知道了。不要说话,用力呼吸,你是一条鱼,周围都是冰冷的河水,……”

    洪英闭上眼睛,用力呼吸,用力想象……嘴里不断的喃喃着:“我是鱼,我是一条鱼……”

    十几分钟过后,洪英到达了极限,用力挣脱,喊道:“全身好热,好难受,邵飞……”

    邵飞没再回应。自己也在做着最后的抗争,控制着男性的欲望。而他的手只接受一个命令,就是死死的抱住洪英,让她不能乱来。

    “放开我!放开我!”

    洪英痛苦的喊叫着,而邵飞纹丝不动。

    大脑就是邵飞的指挥部,而身体各个部位就是他的部队。它们只接受起初的命令,之后的命令一概不理。这就是邵飞最先下达给身体的命令。

    无论洪英如何哀求、如何诱惑、如何挣脱,邵飞依旧死死的抱住,完全定了格,只到他们的药性退去为止。

    洪英因为消耗过度的精力,昏迷不醒。而邵飞也只剩下了最后的气力。

    戴笠带人走了进来,他不得不佩服邵飞那如钢铁一般意志力。就算是冷血的恶人,也会对邵飞那股意志产生敬意。

    邵飞用最后的气力说道:“要杀就杀吧,任何审讯对我都是无效的。我过去所经历的和在南京所经历的痛苦,是你们无法想象的。什么心理战,在我眼里就是小孩的把戏。说道冷血,我不比你们差。”

    戴笠蹲了下来,无可奈何,轻声说道:“我们做个交易。你的父母并没有死,但一天后会全身溃烂,死的非常痛苦。只要你告诉我两年后的事情,我可以给他们解药,并放了他们。”

    “呵呵”邵飞冷笑道:“老板,做生意讲究个信誉,我提醒过你,可你没有守信。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戴笠感到惭愧,无言以对。

    邵飞接着说道:“也许你是个坏人,而且好色,还杀了我们不少同志。但我不想你死,因为你是抗日英雄,是个传说。也只有你的军统,才能和日军的谍报部门对抗。可你已经叫我失望了。”

    “不管你信不信,我给一晚上的时间考虑。你想出一个叫你自己相信我的办法来。但有一点,明天你必须告诉我两年后的事情。”

    说完,戴笠带着手下离开房间。现在对戴笠而言,没有比抱住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事情了。而他还不知道自己完全被邵飞忽悠了,戴笠的劫数不是两年后,而是1946年的空难。

    从头到尾,都是邵飞用的苦肉计。虽然受到皮肉之苦,但邵飞达到了两个目的:一,转移矛盾。二,拖延时间,等待特战队的到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