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360章 善因善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60章 善因善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吴天走后,刘盈还依坐在邵飞身边。

    赵飞有点迫不及待,问道:“纸条上写的是什么?”

    邵飞呼了下气:“我想到一个故事,要听吗?”

    “我要听,我要听。”

    刘盈十分欣喜,而赵飞却一脸无奈。他了解邵飞,在这种情况下不会说出什么好故事来。

    邵飞讲道:“话说很久以前有一头年轻的大象,在原野上看见七个被遗弃的小孩。

    大象含辛茹苦的把它们养大,但这七个孩子长大后各自成家,离开了大象养母。但他们是每次遇到挫折失败,七个孩子就会回家找大象妈妈伸手讨粮食。妈妈总是竭尽所能将仅有的粮食全部奉上。

    后来七个孩子再次向象妈妈讨粮食,大象为了帮助他们将自己宝贵的象牙折断,交给这几个最疼爱的孩子拿去卖钱。

    最后象妈妈因为失去牙齿无力保护自己,最终被其他野兽攻击而死,几个孩子因此后悔莫及。”

    刘盈听完十分伤感,但赵飞听出了邵飞的意思,他是在抱怨百姓。

    赵飞敲了下桌子,质问道:“你什么意思?”

    邵飞回答道:“我没有抱怨的意思,就是感觉可悲。如果我们被鬼子消灭了,百姓就会像那七个孩子一样,后悔莫及。”

    赵飞、刘盈听完进入了沉思,邵飞又说道“对不起,我只会打仗,那些方面有点脱节。但今天的事不能怪百姓,只能怪我们自己。部队和百姓的联系不够,对百姓的思想教育不到位,才有今天被鬼子利用的结果。”

    刘盈在邵飞耳边轻声说道:“你心里一定在想,我们对百姓的洗脑不到位是吧?”

    “洗脑是什么意思?”刘盈的话叫赵飞听见,他感觉那不是什么好词。

    邵飞笑着解释道:“洗脑啊,就是洗去旧的思绪,注入新的思想的意思。”

    刘盈白了眼邵飞,知道他又再忽悠赵飞了。

    下午,所有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着。吴天月现在的工作重点是安抚那些要战士遗体的百姓。邵飞要等的人是杨宏涛,他给邵飞的字条上写道:钱下午到,用装备去换。

    因为时间关系,杨洪涛完全是先斩后奏。他了解邵飞,一定会同意。失去装备是小,失去百姓的信任是大。

    “我们的钱呢?”

    “对啊、。”

    “都等一天了。”

    “……”

    百姓等的有点不耐烦,他们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在等等好吗?马上就来来。”吴天月耐心的安抚着百姓。

    在会议室里,赵飞比谁都着急。这事完全是自己搞出来的,当初也是好心叫百姓安心离开,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我还是出去吧,一个大队长老躲着也不是办法。”

    赵飞站了起来,欲要离开。邵飞连忙阻止:“你不能出去。那些百姓是冲你来的,你一出去了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局面就会得不到控制。我们预料不到那些人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说出什么过激的话。你是主官,有些东西你不能丢,会失去威信。”

    经过邵飞的劝解,赵飞无奈的坐回到位置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家还是在焦急的等待杨洪涛。一直到下午三点,杨洪涛才骑着快马返回驻地。然后提着两个大箱子去见了邵飞。

    “我回来了。”

    杨洪涛气喘吁吁的将两个大箱子放到桌上,说道:“这里有两千大洋,但来路不一定干净。”

    赵飞问道:“到底这么回事?”

    杨洪涛回答道:“都是去土匪那拿的,不过要用三十支枪,两轻机枪,两门迫击炮换。我知道这些装备不止这个价,但这是他们的全部家当。”

    赵飞有点生气,敲了下桌子:“你说清楚点,你敢把装备卖给土匪?”

    杨洪涛解释道:“虽然是土匪,但也是打鬼子的队伍。他们的老大和我父亲交情匪浅,不愿意当汉奸,才落了草。大队长,我们什么都可以失,唯独不能失了民心。”

    邵飞听完在一旁笑了下:“我想到一句台词:有两块大洋,你知道那个是高尚的,那个是龌蹉的。我的大队长,非常时期,非常处理,先处理一拨在说。我们现在已经没时间了,一大堆百姓等着掘坟呢。”

    “好吧。”

    赵飞叫杨洪涛把前拿给吴天月和强子,叫他们先处理牛羊赔偿的问题。

    一小时过后,大队根据百姓手里的欠条一一偿还了百姓牛羊的损失。现在就剩下一百多想带亲人遗体回家安葬的百姓。

    这时,邵飞和赵飞才从会议室的房间走了出来,毕竟那些人都是烈士的家属,在不露面真的说不过去。

    赵飞看着这些人,各个流露出悲伤的神情,自己的心情也沉重了起来。

    “老乡们,我知道你们心情沉重。他们也是我的战友、是我的兄弟、是我亲人,我的心情和你们一样的沉重。他们都牺牲在了保家卫国的战场上,都是英雄,都是革命烈士,就叫他们入土为安好吗?”

    赵飞尽量将话说的白一些叫这些家属明白,可赵飞感人至深的话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不行。你们这里风水不好,我们必须带把人带回去安葬。”

    “是啊,在这里安葬,下辈子不能投胎,只能变成孤魂野鬼。”

    “就让我们带回去吧,抚慰金我们可以不要,我们只有亲人的遗体。”

    “……”

    邵飞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问道:“谁和你们说的这些?”

    一个男子上前回答:“一个老道士,他说的一套套的,有理有据。我知道你们八路军不信这些,但我们信。求求你们了,就让我们心安的把遗体带回去可以吗?”

    封建迷信害死人啊,邵飞也只能是无奈,因为处理这些事情不是他的强项。

    “呕弥陀佛,是谁说这里风水不好的啊?”

    一个和尚从人群里走了出来。邵飞立马认了出来,那人就是当初在河边的那位老和尚。

    老和尚走到人群面前,说道:“贫僧乃清华寺住持一空。”

    众人开始交头接耳,纷纷议论。清华寺是晋西一带有名的寺院,那里的和尚都是得到高僧,这些群众不免对老和尚产生了一份敬意。

    老和尚说道:“我一早就过来了,看下西山那片坟地。位置坐西朝东,东则水也,生生不息。其位夹于两山只间,前方并无大山阻挡,此乃龙头之位,欲有青龙探海之势。葬于此处之人,来世非福泽贵。”

    一位老者上前,双手合拢,弯腰以示敬意,问道:“方丈,此话当真。”

    老和尚点点头:“出家人不打诳语。”

    百姓纷纷相信了老和尚的话,事情就此罢休。赵飞也趁机将剩下的钱当抚恤金放给了大家。

    邵飞把老和尚叫到一边,笑着问道:“你真的是清华寺的一空和尚?还有,你真的懂风水?”

    老和尚笑了笑:“一空非空,对施主来说重要吗?至于风水之说,老和尚一窍不通。人死了,剩下的就是一副皮囊罢了,葬于何处又有何关系呢?只是众生执念太重,妄添无畏烦恼罢了。”

    邵飞叹了口气,开玩笑的说道:“他们被你忽悠的不轻啊。”

    老和尚又笑了笑:“何谓忽悠?一句谎话能救众人脱离苦海,对老和尚而言就是行善。当时,施主的一块饼、几块大洋种了善因,才有今日老和尚出手帮忙的善果。”

    邵飞笑而不语,老和尚把手伸到邵飞面前。

    “和尚,此乃何意?”

    “施主,化缘钱。”

    邵飞哈哈笑了起来。这老和尚到底是得到高僧,还是江湖骗子,到现在邵飞还没搞明白。但至少他帮了部队的大忙,安定民心。于是,邵飞和赵飞商议,给了老老和尚十块大洋,并要请他留宿一晚。

    “此地杀气太重,还是云游的逍遥。”

    说完,老和尚扬长而去,离开了驻地。

    赵飞看着老和尚的背影,说道:“得道高僧?邵飞,十块大洋是不是太多了。”

    邵飞回答道:“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十块不多。种善因,必得善果。也许某一天,我们还会见面的。”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