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323章 河边的老和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23章 河边的老和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邵飞带着璃香走到门口,璃香好像忘了一件事情,连忙跑了回去,将桌上盘子端了过来。里面是一只没动过筷子的鸡,邵飞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

    回到之前的周四家,一家四口正在院子等待着邵飞。见邵飞进院子,连忙下跪。邵飞冲上前将他们一一扶起。

    周四激动的说道:“原来你就是邵飞,我村子里的人听说过你。说你是杀鬼子的大英雄,还打下了县城杀了山崎那坏蛋。”

    邵飞将视线转向了璃香,见她撅着嘴,皱着眉头一脸不开心的表情。

    邵飞对周四说道:“好了,都别说了。我想那些二狗子不敢秋后算账。粮食呢?”

    周四回答道:“都寄放在村长家,明天分给大伙。”

    璃香端着鸡走到那两名小男孩面前,将鸡放到他们面前。小男孩看着鸡口水直流,然后看着自己母亲。

    “这……”

    孩子的母亲看着邵飞,邵飞笑了笑说道:“她的一番心意,拿着吧。我们都吃饱了。”

    孩子的母亲立即端过碗带这孩子进屋。

    邵飞说道:“我们也该睡了,明早就走。”

    “可是……你不怕……”

    周四有点担心那些人回来报复,邵飞拍了下,说道:“放心了,对付我一个人,他们至少要派一个鬼子中队过来。不过我想,他们连汇报的胆子都没有。”

    邵飞说完,带着璃香进了屋子。

    “嗝嗝”璃香突然打了个饱嗝,然后摸了摸肚子:“原来这就是幸福。”

    邵飞问道:“什么意思?”

    璃香回答道:“人在饿的时候,吃到美味的食物就是幸福。”

    虽然是简单的一句,但充满着哲理。

    邵飞摸了摸璃香的头,问道:“你刚才给那两小朋友鸡吃,也是幸福吗?”

    璃香推开邵飞的手:“白痴,那是快乐。一点领悟能力都没有。”

    说完,璃香上了床开始睡觉。

    第二天早上,邵飞告别了周四一家,在村子买了些干粮继续启程。

    二人骑马穿过树林,一条湍急的小河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邵飞现,在河边有一个老和尚盘膝坐在河边。于是骑着马走了过去。二人下马后,听见和尚正念着经文。

    邵飞好奇的问道:“和尚,为什么不在庙里念,而跑到河边念呢?”

    老和尚放下手,说道:“在庙里念和在河边念有区别吗?对着菩萨念和对着小河念有区别吗?一个是泥做的,一个是水做,在老和尚眼里,都是一样。”

    邵飞冷笑了下,觉得这和尚故做高深。‘空无一物’这战火纷飞的年代,有谁能做到。一定是和尚的庙宇被鬼子烧了,搞得他出家无家。

    老和尚后头看了邵飞一眼,问道:“在你的眼里似乎看到了什么?是熊熊烈火,还是无情的杀戮?”

    “是火。”

    “你猜的没错,是火,但还有杀戮。庙宇被烧了,和尚也被杀了。现在只有我孤身一人。”

    邵飞的表情开始改变,那恨意再次出现在他的眼神之中。而老和尚只是轻微一笑,神情自若,闭眼合掌继续念经。

    没一会儿,老和尚肚子咕咕作响。璃香立即从马上的包裹拿出一块烧饼,然后递给老和尚。

    老和尚拿过烧饼,亲切的看着璃香,问道:“你不是一个哑巴,为什么不说话呢?”

    璃香低头回答道:“我是日本人。”

    从刚才的对话,璃香知道烧老和尚庙宇的是日本人,杀和尚的也是日本人。璃香只有愧疚,不敢直视老和尚。

    老和尚看的出来璃香的所想,拍了下她的肩膀微笑的说道:“老和尚眼睛没有日本人。”

    说完,老和尚一口一口吃了起来。璃香明白他眼里不是没有日本人,而是没有仇恨。

    吃完后,老和尚分别看了眼璃香和邵飞,然后说道::“一人心静如水,一人千仇万恨。”

    邵飞还是觉得他在故弄玄虚,得道高僧只会出现在电视里。庙宇被烧了,和尚被杀了,自己都快饿死了,还故作镇定,实在可笑。

    “不防告诉你,我是军人,杀人无数,但都是该杀之人。看到同胞被杀,有仇恨有什么奇怪的。”

    听完邵飞的话和尚站了起来,对邵飞说道:“和尚念经如果是为了成佛,那他永远成不了佛。”

    邵飞似懂非懂,璃香也在思考这句话的含义。

    “老和尚,您的意思是不能有私欲对吗?”

    老和尚听完开怀大笑,对璃香说道:“没错。理所应当的事情,如果参杂了个人的私欲那就会变了质。”

    璃香也开怀一笑:“我明白了,老和尚。谢谢您。”

    邵飞却依旧迷茫,老和尚继续说道:“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邵飞并不赞同佛家的这种观点。心不动,心境如常,是无法杀敌的。心不动又如何去爱、去恨。战士需要心动去提升士气;战士需要心动去理解痛苦,理解战争。

    邵飞说道:“风吹树动,是心在动。但在我眼里,就是风在动,树在动。我是军人,做不到目空一切。”

    老和尚点了下头,说道:“没错,军人就是杀敌报国,驱逐外寇。经上也提到:以杀盗淫教化众生。凡人理解为,杀恶行善。佛祖云:与恶人同级别的善人杀恶人即是行善。但和尚认为过度杀戮,就是恶。凡是有个度。”

    邵飞好像明白,老和尚觉得自己心中有恨,出现私恨,会出现过度杀戮,因而劝解。

    老和尚长松了口气,伸出手说道:“和尚要走了,施主给点化缘钱吧。”

    邵飞先是一惊,以为这老和尚不食人间烟火,然后不由一笑,说道:“好,但是我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你问。”

    邵飞问道:“佛家讲因果,讲乐土。因果我不问,你一定会回答,今世因,来世果。我就问,乱世中的乐土在哪?”

    老和尚想了下后,指着地上,回答道:“就在这里。”

    邵飞说道:“你在敷衍我。”

    老和尚笑而不语。

    璃香突然插话道:“他没有敷衍你。只要你放下执念,心中喜乐,哪里都是你的乐土。”

    老和尚再次开怀大笑,对璃香说道:“你有慧根,要不要当我徒弟啊?”

    “不要!”璃香想都没想直接拒绝,说道:“因为刚才您的一些想法我也不认同。还有,跟着你一定会挨饿。”

    邵飞听完笑了起来,然后掏出两块大洋给老和尚:“我能给的就这么多了,因为我们也要吃饭。从这往西一直走就是八路军的根据地,你在那至少不会饿死。有缘我们还会见面。”

    “谢谢施主。”

    老和尚谢完,朝西边走去,嘴里念叨:“巢空鸟迹水波纹,偶尔成文似锦云。得失往来都不是,有无俱遣息纷纷。”

    璃香听不明白,问邵飞:“这诗是什么意思?”

    邵飞回答道:“一切都是虚空。”

    璃香“哼”的一声,说道:“我看他是肚子空空。”

    邵飞松了口气,问璃香:“你真的放弃仇恨了。”

    璃香回答道:“感觉很痛苦。因为我想到自己仇恨的同时,就会想到父亲给别人带来的痛苦,所以不愿意去想。我现在就想快点饿,尝尝幸福的感觉。”

    邵飞欣慰的笑了下,摸了摸璃香的头,说道:“我们去镇子上,我请你吃大餐。”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