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220章 塔斯马尼亚恶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20章 塔斯马尼亚恶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又剩我一个人。”

    戴幻自言自语,表情开始变的有些可怕,心中的虐气开始萌发。没当他独处的时候,内心总会变的有点扭曲。因为他害怕独处。

    八岁那年,因为饥荒,父亲病逝,母亲跟着别的男人跑掉,留下他一人在破旧的房屋里。

    夜晚,一个人猫在床边的角落里,抱着破旧的棉被,寒冷、饥饿、恐惧时时围绕着自己,还有内心的空虚。那时候,他看不到一丝的光明,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在戴幻绝望的时候,一名前来借宿的男子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同样也是他新的噩梦的开始。

    戴幻在那名男人眼里,他只是工具,甚至连名字都不曾给足。之前的名字,戴幻早已忘记,他不想在回忆那个家庭,还有自己的父母。

    八岁那年起,戴幻接受超乎常人的地狱训练,朝着最强特务努力。但无论自己如何努力,他得不到任何的赞许,有的只是那男人冰冷的眼神。因此,他无比嫉妒蓝灵,同样的命运,被不同的人收养,之后的命运却完全不同。

    戴幻强制压抑自己欲将爆发的冲动,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邵飞所在的旅馆里,虽然有两个房间,但十三人同在一起还是显的有些拥挤。

    而小刀就像下人一样被其他特战队员使唤着,谁叫他有把柄落到了柱子他们手里。

    邵飞对众人劝说道;“你们适可而止。”

    柱子笑着回道:“我们就是无聊,闹着玩的。”

    这时,小刀端着一盆水过来,白了一眼邵飞:“用不着你假惺惺。”

    说完,面带微笑,对其他人说道:“刚才是哪位老爷要洗脚。”

    “我。”王申举手示意。

    邵飞无奈的笑了下:“闹起情绪来了。”然后对柱子讲:“柱子,跟我去楼下买点包子当晚餐。”

    “得嘞。”

    柱子躺在床上,原本想小刀为自己捶腿,见邵飞这么说连忙起身和邵飞离开了房间。

    楼下,马路对面不远就有一家包子铺。铺前蒸笼热气腾腾,可老板却在铺里招呼客人。

    二人来到铺前,柱子叫喝道:“老板,来五十个包子。”

    老板是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虽然长得五大三粗,但给人感觉是那种敦厚老实型男人。

    老板听到有大生意来迅速跑了过来,憨厚的笑了下:“我什么时候成老板了。你们要什么馅的。”

    邵飞说道:“猪R的吧。”

    老板看着左边的蒸笼,对邵飞说道:“你们能在等会吗,这笼马上就好。”

    “没事。”

    邵飞回了一句。

    这时,戴幻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邵飞身边。他穿着一件十分肮脏的学生制服,头发蓬乱,满目灰尘,打啦的双手满是污渍,完全是一副难民的模样。

    戴幻看的不是邵飞,而是热气腾腾的蒸笼,然后使劲咽了下口水,眼神冲满着对包子无比的渴望。

    邵飞发现了戴幻,问道:“难民?”

    戴幻依旧看着蒸笼,然后摇头。

    邵飞又问道:“饿了?”

    戴幻再次咽了下口水,继续摇头。

    邵飞见其眼神,那冲满对食物的无比**,无奈一笑,对包子铺老板喊道:“老板有熟的吗?”

    “有,不过是菜馅的。”

    “来两个。”

    “好嘞。”

    老板走了过来,从另一个蒸笼里拿出两个热乎乎的包子放到油纸上,递给邵飞。

    邵飞接过后放到戴幻面前,客气的说道:“兄弟,吃吧,请你的。”

    戴幻看着包子终于开口说道:“大丈夫,岂能吃接来之食。”

    邵飞无可奈何,暗笑这人说好听的了是有书生骨气,说难听了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可邵飞不知道,自己的敌人就站在了自己面前。

    而戴幻之所以不吃,不是因为他不饿,而是想在纠缠邵飞一会,更多的去了解邵飞这个人。戴幻也不是因为任务才去了解敌人,这次任务他早已胜券在握。他只是想知道,邵飞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叫蓝灵这么在乎他,黑虎这么重视他。

    这时,包子铺老板拿了两个篮子来,冲邵飞他们说道:“刚出笼屉的包子热,我给你们拿了两篮子,等你们吃完在送回来,我知道你们都住对面的旅馆。”

    柱子谢道:“那谢谢老板了。”

    邵飞假意收回包子,说道:“既然不饿,那算了。”

    “等下!”戴幻大叫了声,摸了摸肚子,说道:“我是饿了,但不能白吃,这样我帮你做件事情,然后在吃你的包子,你看怎么样?阿拉是从上海来的。”

    这次戴幻用上了上海的口音。。

    “可我没什么想你做的。”

    “你可以问一些事情啊,上海被鬼子占领了,你就不想知道关于鬼子事情吗?”

    邵飞看了下自己的衣服,说道:“我一个小老百姓知道这些做什么。”

    戴幻急了,开始像疯子一样的手舞足蹈,激动的说道:“你就不能可怜下我吗,问我名字,血型之类的,就不能叫我安心的吃你两个包子吗!?”

    柱子拉了下邵飞衣袖,指头顶了下自己的脑袋,示意邵飞这人神经有问题。而邵飞只是心中感慨:战争害人不浅,活活把一名学生*成了神经病。而戴幻也看出了邵飞的致命弱点:心软。

    邵飞叫柱子将包子先送回去,自己留下,如果这人疯起来把包子铺砸了都有可能,更重要的是邵飞对这人产生了好奇。

    柱子走后,邵飞叫戴幻一起坐到路边摊位的小桌子上,并再叫了两个包子外加两碗小米汤。

    “你叫什么名字?”

    “戴幻。”

    邵飞笑了下,说道:“现在可以吃了吧。”

    戴幻拿起包子,吃了一口,然后细嚼慢咽,喝米汤也是小口小口的喝。邵飞开始起疑,戴幻解释道:“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注意修养。站如松,坐如钟。”

    说着,戴幻故意挺直胸膛,然后问邵飞:“你知道戴幻两字和一种动物谐音吗?”

    邵飞回答道:“袋獾,塔斯马尼亚恶魔,又名大嘴怪,是一种袋类的食R动物,分布于澳大利亚。听说吃东西不吐骨头,连皮毛都不放过。”

    邵飞详细的说明了袋獾这种动物,戴幻知道邵飞在试探自己,一个穿个下人服饰的人怎么会知道这些,于是故意做惊讶:“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看你的衣着也就是个下人,撑死也是个工头。”

    邵飞轻笑了下,解释道:“认识几个字,无意中看在书中看到的。”

    二人一直聊着,戴幻偶尔语出惊人,尽显张狂。一直到吃完为止,戴幻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包子铺,他好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而邵飞还是以为这人是一名被战争迫害的狂浪书生。

    (本章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