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六十九章 “玉龙”尽在脚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十九章 “玉龙”尽在脚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部队休息了半小时后朝玉龙雪进发。玉龙雪山是云岭山脉的主峰,常年积雪,海拔5599千米。

    战士在休息的这半小时里,体力得到了恢复,士气也得到了提升,为接下来翻越主峰有充分的保障。

    部队越往高处行军,温度变的缺发寒冷。强子的后勤队有为忙碌,他将多余的军服、棉衣、麻袋片、羊皮袄之类的御寒物品,分别给那些女兵以及体质虚弱的战士。即使如此,也很难抵挡刺骨的寒风。

    邵飞走到前面,不断的鼓舞士气,并要求女兵和比较精壮的男兵手拉手,扶持女兵不至于被大风吹倒。

    害羞的女兵第一次给男人拉手,感觉浑身发热,这也是邵飞的另一目的。

    即使部队有好的衣服、鞋子御寒,很多体虚的战士还是冻的瑟瑟发抖,上下牙格格打架。部队刚过雪线不久,他们开始面临又个挑战,高原反应。

    空气越发的稀薄,一些战士开始出现头晕耳鸣,呼吸困难,胸闷气短,恶心呕吐的症状。

    他们眼冒金花,好像很多萤火虫在眼前飞舞,脚重千斤,每迈一步都觉的是极限。

    邵飞叫大家将出发先准备的参片吃下,它能减缓高原反应引发的症状。

    邵飞不顾自己的气短胸闷,开始唱起雄壮的军歌,激励战士们的斗志,转移他们寒冷的注意力、减缓疲劳。

    这时,有些战士已经坚持不住,停下脚步,准备坐下休息,可马上被邵飞制止。邵飞对众人大喊:“战友们,坚持住!坐下,就可能在也起不来了!”

    邵飞又接着大喊:“只能攀登,不能停留!只能向前,不能回头!”

    邵飞在部队的中段,不停的鼓舞催促战士们前行。

    赵飞带着二排继续在先头开路,雪深到了膝盖,每迈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体力。赵飞依旧坚持着,不断的告诫自己不能倒下,因为,他和邵飞是这支部队的灵魂。

    爬到雪山风口,一阵阵阴冷的寒风席卷着部队的每个战士。战士们不断的从身上拿出辣椒、姜片往嘴里塞。

    远处巍峨的山峰是如此的接近而又遥远,近处出悬崖又是如此的接近死亡。战士们紧绷着神经,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在攀登高峰的过程中,不断的有战士倒下,邵飞将备用担架给他们,让一排的战士轮流抬着。

    到下午4点,部队终于到达了垭口,玉龙雪山就站在他们的脚下。他们靠的是坚定的革命意志,乐观的革命精神战胜了“玉皇大帝之山”。严寒、危险、痛苦、疲惫威胁不了这些英勇的革命战士。

    战士们回首眺望,云岭山脉横接天际、起伏连绵。他们就想巨人,将弹丸的雪山踩在了自己的脚下。

    部队登上山顶后马上开始下山,邵飞嘱咐大家,下山虽然消耗体力不大,但更加小心谨慎。陡峭的山壁,很容易踩滑。

    部队行军一个多小时至山下,现在已经是傍晚。

    邵飞选了一处十分平坦,适合休息宿营的地方,让大家休息。如果找不到更好的地方,他们只能在这里过夜。因为这里没有风,有的只是寒冷。

    柱子慌张的冲邵飞大喊:“班长,不好了!”

    邵飞听到后,知道刘盈出事了,连忙冲了过去。

    柱子着急说道:“刘卫生员,怎么叫都醒。”

    邵飞连忙蹲下,摇了摇刘盈,用力呼喊,可始终没有反应。于是,把绳子解开,将手伸进棉被里。手食指、中指按住颈部的大动脉后,又用手放在刘盈的胸口,并使劲按了下去,感受心跳。然后,将手拿出来,掰开了刘盈的眼皮观察瞳孔。

    邵飞扭头对柱子大声抱怨道:“为什么现在才发现!”

    “刚才我以为刘卫生员睡着了,可没想到……”

    柱子表情无比的愧意和懊悔。

    邵飞又手指用力按住刘盈的人中穴,一分钟后还是不见苏醒。邵飞心中开始后悔叫刘盈过雪山。他天真的以为,低温症只要保持身体的温度就可以了,可没想到……

    这时很多人都围了过来,邵飞抬头:“飞燕,拿针筒和葡萄糖过来。”

    邵飞不知道葡萄糖有没有用,只知道它是生物体内,新陈代谢不可缺少的营养物质。它的氧化反应放出的热量是人类生命活动所需能量的重要来源。

    在飞燕拿药的过程中,邵飞将刘盈上衣领子解开,叫他保持呼吸顺畅。

    “拿来了。”

    飞燕将针筒和一盒葡萄糖注射液给邵飞。邵飞快速的帮刘盈注射葡萄糖,。

    完事之后,邵飞管不了这么多,只能用昏迷的方法处理。只见邵飞将刘盈的头部后仰,鼻孔朝上,将头神了过去,一只手捏住刘盈的鼻子,对她进行人工呼吸。

    邵飞吹完气后,又用双手按住刘盈的胸口,用力挤压,然后在吹气。这一幕叫在场的战士看的目瞪口呆。

    突然,刘盈睁开了眼睛,见邵飞和自己嘴对着嘴吹气,不断的眨眼,脸红的滚烫。

    邵飞嘴巴移开,又惯性的把手放到了刘盈的丰胸上。

    刘盈突然轻声问道:“你干嘛亲我,还摸我的胸。”,

    邵飞被吓的一屁股坐到了雪地上,单手不断的擦冷汗。这么冷的天,他的汗完全是被吓出来的。邵飞感觉自己干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被人抓了现行。

    “你醒了。”邵飞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然后虚心的表情,指示强子:“把被子盖上。”

    刘盈没有说什么,只是被这么多人看着,满脸的羞涩。

    “都走了,走了。”

    赵飞知道现在他们很尴尬,连忙疏散了人群。然后蹲到邵飞身边,在他耳边轻轻说道:“兄弟,这么多人见证,你不负责都不行了。”

    邵飞瞪着双眼,呼吸混乱,说道:“你知道我在人工呼吸,这是急救。”

    赵飞诡异的笑了笑:“我不知道,他们也不知道。”然后拍了拍邵飞站了起来,走开了。

    “这是人工呼吸,是救人!”

    邵飞急了,大声对众人辩解。徐飞燕撅着嘴,难过表情看着邵飞。

    “飞燕,你懂邵飞哥的对吧。”

    邵飞很想有理解。

    “刘盈姐说的对,你就是流氓。”

    徐飞燕说完,别扭的转身离开了。

    邵飞感觉自己真的成了流氓,趁机占人便宜。其实一支葡萄糖就够了,人工呼吸是多余的。

    邵飞爬到刘盈身边,看着刘盈:“你是医生,你懂我的对吧?”

    刘盈闭上眼睛,羞涩的将头扭开。现在邵飞身边的只有柱子他们几人。

    邵飞表情沮丧,捏捏自语:“怎么就没人懂我呢?”

    柱子在一旁说道:“班长,我懂你。,”

    “班长,我也懂你。”

    小刀他们也纷纷说道。邵飞假意擦了下眼泪,感动的说道:“还是兄弟靠的住。”

    之后,邵飞起身带着柱子等人,四处寻找可以住人的山洞,最后无功而返。可是,晚上在雪地扎营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半天后,邵飞想到了一个非常疯狂的办法。他将全连的手榴弹集中起来炸坑。这里是平坦之地,也不怕有雪崩的危险,所以可以尽情的炸。

    邵飞先叫人在地面挖洞,然后用手榴弹炸开,在挖,在炸。在用铲子将地坑里的雪清除。直到够十个人在下面为止,最后再将坑上周围的雪全部清除。

    一百多人就这样在坑里度过了一夜。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继续出发。后面的雪山没有之前的那么困难,而战士们好像习惯寒冷,一直到傍晚时分,成功的翻越了所以雪山,开始新的长征之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