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二十八章 元芳,你怎么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八章 元芳,你怎么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邵飞不计后果的挥霍下,六十号人享受到了难得的美餐。

    饭桌上,邵飞一直陪坐在赵飞身旁热情的招呼。也从赵飞口中得知,他们是因为听到滇军散布的消息才来到此处。而赵飞看到邵飞他们和十二名滇军士兵一起吃饭,这才相信,那散播的传言是真的。

    赵飞这么做虽然有点冒险,但也是无奈之举。自己原先只有十几号人,但后来收容的散兵、伤兵越来越多,超出了自己的负荷能力。毕竟他们还在敌占区,粮食、药品根本就得不到保障,饥饿、病患一直困扰着他们。

    这三十二多名红军战士经常露宿丛林,不敢招摇过市,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战力可言。部队疏散的伤员,不会佩发装备,他们只有十几个散兵们带来的十几杆破枪,子弹都没几发。如果一旦遇到敌人,将一战即溃。

    饭后,赵飞把邵飞单独叫出祠堂外,在离祠堂不远的道路旁,赵飞问道:“我们这么多人不会给你们带来负担吧?”

    邵飞挠挠头,嬉笑道:“刚才有点得意忘形,钱全花光了。”接着邵飞假装叹气,笑道:“现在真是一夜回到解放前。”

    赵飞却是十分严肃,流露出了为难之色。

    “别这表情啊,一点都不像你了。”

    邵飞还是把眼前的赵飞当成自己以前的兄弟。

    孤鹰突击队的赵飞:浙大的高材生,大局观、统筹、分析能力都在邵飞之上。在猎鹰特种大队称他们二人为“双飞”,还有“邵谋赵断”的说法。在着二人的带领下,“孤鹰”是最强的突击队。

    在这个年代,邵飞又在次遇到了赵飞,不激动那才叫怪。邵飞想在现“双飞”组合,在抗日的大战场上,创造奇迹。

    “你又是把我当成你以前的兄弟了。”

    赵飞苦笑了下。

    “我刚才是在跟你开的玩笑,别介意。”

    因为赵飞的为难表情,邵飞也开始严肃起来,接着说道:“你这点人对我来说没什么,真的。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但我现在是又喜又愁。”

    “这话怎么说?”

    赵飞一脸的疑惑,其实邵飞很多话赵飞都听不懂,但不涉及正事,所以就不再多问什么。

    邵飞解释道:“喜的是我们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同志,源源不断的来这里。这是你我的心愿,带着他们离开云南,北上抗日。我愁的是,我不知道需要多少粮食、多少药品、多少房子供这些还没来的同志。”

    赵飞还是不明白,邵飞怎么会知道有更多同志会来这里。附近自己也呆了不少时间,没多少红军。

    “这是滇军杨洪团长之计”邵飞无奈的笑了下,言道:“搞不好整个云南散落的红军都会汇集到这里。”

    “杨洪,你说的可是驻守这一带的滇军团长杨洪?”

    赵飞表情从疑惑变成了惊讶,一个红军班长这么可能认识这么大的人物。

    “是啊,刚认识的,交情还算不错。他是想我在云南多住些时日,帮他训练特战队。顺便叫我把这些他认为很麻烦的红军,全部带出云南。”

    “原来如此。”

    赵飞这次明白事情为什么会这么发展。

    之后,邵飞把如何结交滇军,认识杨洪的过程,毫无保留的告诉了赵飞,并详细阐述了自己帮滇军训练特战队的目的。而赵飞在惊讶的同时也表示理解。赵飞顺便也将自己的事情告诉了邵飞。

    赵飞:22岁,湖南长沙人,湖南师范大学就读一年,34年参加了革命。

    “请问这里有人叫邵飞吗?”

    这时,一名带着灰色帽子、黑边眼镜,穿着灰色大褂的中年男子,走到邵飞他们面前,摘下帽子很有礼貌的询问。

    在男子身后的是一名短发,身着城市打扮的年轻女子。

    邵飞仔细瞅了瞅那女的,虽然长相对的起观众,但邵飞知道此女不能惹。单看外表就知道,她是那种电视里常放的女强人型。

    “我就是”邵飞说完,冲着赵飞笑了笑,说道:“看来今天我挺受欢迎的。”

    “你就是邵飞同志啊,你好。”

    中年男子很有礼貌的伸出手。

    同志,邵飞马上就察觉到了,眼前这位就是传说中的地下工作者。因为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宽帽子、带眼镜、灰大褂,标准的地下工作者‘制服’。

    “你好,你好。”

    邵飞双手握住中年男子的手,表示尊敬。邵飞十分敬佩这些地下工作的革命前辈,他们为了信仰潜伏敌后,不惧生死,是无名的战斗英雄。

    中年男子被邵飞突如其来的热情搞的有点无措,傻傻的站在那里。

    邵飞转头看见柱子正站在祠堂门口,于是大喊:“柱子!柱子!”

    柱子跑了过来,有气无力问道:“啥事?班长。”

    邵飞吩咐道:“我有正事要办,你等下去通知早上那些人,到老地方等我。记住,不许在被后嚼我舌根,那是娘们干的事。”

    “知道了。”

    柱子冷淡的回了邵飞一句,跑回了祠堂。

    “走,找个秘密的地方在谈,这里人多口杂。”

    邵飞知道规矩,于是拉着中年男子来到了自己居住的屋内。两人面向而坐,而赵飞和那名女子分别站在他们的身后。

    “我叫周文,站在我身后的是吴天月同志。”

    周文率先说话,介绍了自己和身后的女子。

    “你好,吴天月同志。”

    邵飞很有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你好。”

    吴天月回了一句,但语气十分严肃。

    “天月同志,你是七月份出生的吧?”

    邵飞突然问起吴天月的生日,叫屋内的人觉得奇怪。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吴天月因为邵飞冒昧问题,神情显露出了不悦之色。

    “没什么,随便问问。”

    邵飞漏出了怪异的笑容,这更加叫吴天月感到的气愤。邵飞心里嘀咕,此女名字霸气,“天月”指天上的月亮。白天属阳指男人,最亮的是太阳;黑夜属阴通指女人,黑夜最亮的是月亮,名字暗指她是女人中最强的。还有就是她还是个“狮子女”。

    “好,说正事。我们是负责这一带的地下工作人员。此次前来是想通知你们尽快来开此地。”

    中年男子语气非常严肃,并说明了此次的来意。

    邵飞不以为然的问道:“为什么?”

    “难道你没看出来吗?这是敌人的计谋。”

    周文用指尖敲了下桌子,表示事态的严重性。

    “什么计谋?我怎么没看出来。”

    邵飞表情轻松,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

    “反动派是想把所以散布到各地的红军,汇集到一处,一网打尽!”

    周文有点激动,这次他用了手掌拍了桌子。

    “呵”

    邵飞对周文的话只是笑了笑回应。

    吴天月冲着邵飞大声指责道:“你笑什么!?我们在说很严肃的问题!”

    邵飞微微转头问赵飞:“元芳,你怎么看?”

    “你问我吗?”

    赵飞觉得莫名其妙,自己什么时候叫元芳了。这个时候也管不这么多了,邵飞本来就是个奇怪的人,于是回答道:“我觉的没这个必要,我相信邵飞同志的判断。”

    从刚才到现在周文很在意赵飞的存在,于是问道:“你是班长,难道没主见吗?这位元芳同志是什么人?”

    邵飞听完想大笑,可还是强忍着。这似笑非笑的表情,叫吴天月看的非常恼火。

    “我不叫元芳,我叫赵飞,也是今天刚带队伍过来的。我是连长。”

    赵飞很认真的说明了自己的身份,这叫周文大惊失色。一名连长怎么站到了班长的身后,还听他的。

    “元芳同,不,是赵飞同志,你是连长应该有一定的战斗经验,你应该知道事态的严重性,不要拿自己的同志去冒险。”

    周文转移目标,想说服赵飞。因为他觉的赵飞比邵飞更加稳重,邵飞给自己的感觉是肤浅、无知。

    “不~”赵飞轻松的摇了摇头,然后开玩笑说道:“这里他最大,我只听他的。说到战斗经验的话,他和我不是一个水平线的。他要是算大人的话,我只能算是个刚出生的婴孩。”

    赵飞开玩笑的话再次叫周文惊讶,他不相信眼前这名轻浮的班长会如此厉害,让一名身经百战的连长如此折服。而邵飞听完赵飞的话,十分欣慰,因为从前的独狼赵飞,也经常开这种玩笑。

    周文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现在只能继续说服邵飞。

    “啊~欠~”邵飞大了个打喷嚏,嘴里骂道:“我靠!那帮混蛋一定在背后嚼我的舌根,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他们。”

    “严肃点!”

    吴天月实在看不下去了,再次大声怒责邵飞。

    邵飞吐了口气,表情真的开始严肃,对周文说道:“首先,我打心里敬佩你们这些地下工作的同志。但我相信自己的判断,我们不会走。如果真想为红军好,你们帮我联系其他的红军战士,将他们都汇集到我这来。我会好吃好喝的款待他们,给他们治伤。时间不多,十五天后,我们就出发北上。”

    “这事我做不到!我是来叫你们离开的,不可能让更多的革命同志过来自投罗网。”

    周文想也不想,一口回绝了。

    邵飞有点无奈,眼前的两人一个是顽固派,另一个是叫男人退避三舍的狮子女。到底该如何说服他们呢?于是,邵飞非常诚恳的说道:“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滇军,我也希望你能相信我,相信你的同志。”

    “你这是在犯错误!”周文气冲冲的用力拍了下桌子,站了起来,激动的说道:“什么滇军,那些都是白狗子!我们有多少好同志牺牲在他们手里,你知道吗?!”

    “什么白狗子!白狗子!”邵飞也有点急了,站了起来,大声说道:“都是中国军人,将来都是抗日英雄!他们死在我们手里的人不比我们少!这都是老蒋的借刀杀人之计,想削弱地方军阀和我们红军的力量!明眼人一眼就看的出来,为什么你就看不出来!”

    邵飞说完,知道自己三秒钟的冲动有犯了,舒了口气后,坐了下来,冷静的说道:“对不起,刚才有点冲动。”

    邵飞刚才的气势彻底镇压了全场,包括赵飞在内。周文他们没想到,一个红军班长会有如此的战略见地。屋内也因为邵飞刚才冲动的话而安静下来,气氛开始变沉闷,半天没有人说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