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二十四章 看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四章 看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县城医院。徐鹏飞从昨天到现在几乎没怎么合眼,他一直守候在妹妹徐飞燕的病床边。脑中不断的回响妹妹中弹前和自己说的话:‘我不想在一个人呆着’。因此,徐鹏飞想妹妹醒来后,第一眼就能看见自己。

    这时,徐飞燕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从睡梦中醒来。

    “飞燕你醒了。伤口还疼吗?”

    徐鹏飞激动的上前,双手握住徐飞燕的手,轻声的问道。其眼眶不有自主的闪烁泪花。

    “不疼,哥你怎么哭了?”

    徐飞燕语气微弱,看着双眼通红的哥哥,自己的心也难受起来。她从来没有见过哥哥哭的样子。在自己心中,哥哥徐鹏飞是一名从不落泪坚强的红军战士。

    “是哥没用,不能保护自己的妹妹。”

    徐鹏飞对妹妹的愧疚再次涌上心头,泪水早已不受控制的落下。

    “哥,不要这样,你这样我也难受。”

    见妹妹跟着自己难受,徐鹏飞立即擦干了眼泪,勉强的笑了笑,说道:“不哭,不哭。”

    徐飞燕也勉强的微笑起来,希望自己的哥哥不要在为自己难过、愧疚。

    这几天徐飞燕都是这么过来的,她不在乎别人异样的目光,不在乎人家背后说什么。一切都是那么的若无其事,为的就是不想让关爱自己的人,为自己担心。

    “邵飞哥在哪?我想见他。”

    “他回去了,好像去了杨团长的驻地休息。”

    “是吗?”

    徐飞燕将头转向了窗外,一脸失落的表情。

    “昨天你失血很多,他给你输了很多血。1200cc我不知道是多少血,但看别人的表情应该很多。邵飞出来的时候,脸色苍白,走路都很勉强。”

    徐鹏飞好像了解妹妹的心意,所以将邵飞献血的事情在这个时候告诉她。

    “我身上流着邵飞哥的血吗?”徐飞燕的表情开始转变,然后担心的问道:“那他没事吧?”

    徐鹏飞拍了下徐飞燕的手背,微笑道:“恩,放心,你邵飞哥没事。他是我见过最强的战士,也是个最有情有义的男人。”

    徐飞燕哀求道:“我好想见他,哥。”

    “他恐怕来不了吧。昨天柱子来了医院看你,我听柱子说,邵飞要帮滇军建什么特战队。应该没……。”

    没等徐鹏飞说完,病房的门吱的一声打开了,走进来的正是提着果篮的邵飞和刘盈。

    徐鹏飞立马站了起来,惊讶之余,喜出望外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呵呵,在忙我也得过来看望我的妹妹不是。”

    邵飞笑着走了过来,然后将果篮放到病床的床头柜上。

    “邵飞哥,你来了。”

    徐飞燕欲要起身,被邵飞轻轻按下:“躺着,起来做什么?”

    徐飞燕躺会到病床上,带着愧意说道“邵飞哥,谢谢你又救了我,还给我输了这么多的血。”

    “嗨~那点血,小K思了。”邵飞立马缓过神:“不,是小意思,呵呵。你是我妹,救你还什么可谢啊。”

    刘盈在邵飞身后,忍不住扭头微笑起来。

    徐鹏飞在一旁很诚恳的道谢:“谢谢你邵飞。”

    “好了,我今天不想在听到‘谢谢’的字眼。”说着,邵飞脸一沉,带着歉意说道:“其实,我很抱歉,是我想事没考虑周全,害了飞燕。”

    徐鹏飞将手放在邵飞的肩膀上,说道:“不要这么说好吗?你叫我这亲哥哥情何以堪。”

    之后,邵飞对徐飞燕说了些看望病人专用的台词,自己的手一直握着飞燕的手。慰问完以后,邵飞把徐鹏飞叫到了病房外,留下刘盈和徐飞燕。

    医院的走廊上,邵飞先向徐鹏飞问了飞燕的病情,从他口中得知,飞燕康复最少需要半个月。

    邵飞心里清楚,必须要徐飞燕完全康复后才能出发,因为他们后面将要面对的是大雪山。

    要十五天,看来离大部队真的是越来越远了,邵飞心中嘀咕着。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但至少有一点是好的,自己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去训练滇军的特战队。

    “你怎么了吗?”

    徐鹏飞见邵飞想事情有点定格,于是问道。

    “哦,没事。”邵飞缓了缓,对徐鹏飞讲道:“我要建特战队,你来吗?”

    “我可以吗?”

    徐鹏飞不自信的问道,因为妹妹的事情,自己的自信心几乎彻底被消磨掉了。

    “想要守护什么东西,你就要想办法叫自己变的更强。”

    邵飞早就看穿了徐鹏飞的心事,于是邀请他加入。邵飞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后面的路还很长,他需要帮手。

    邵飞又接着说道:“你知道吗,你昨天的指挥简直一塌糊涂。因为指挥员指挥失当,导致部下白白牺牲,这就是在犯罪。”

    邵飞的话豪不留情的刺到了徐鹏飞自信心。10个人带着10个无法战斗的伤员,又如何和装备齐整、来势汹汹的保安团作战呢?打不不过,逃又逃不了。

    “昨天如果你在,你会怎么指挥?”

    昨天到现在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自己。昨日的战斗中,自己茫然无措。当时脑子一直在徘徊着:如果邵飞在,会怎么样,他力挽狂澜。

    邵飞想想,回答道:“在敌人到来之前,我先疏散伤员到安全的地方。而你将敌人引到伤员的大院是犯的第一个错;敌强我弱,不能打阵地战暴露自己,你把我方的优势变成了劣势,这是你犯的第二个错;飞燕受伤,你身为最高指挥官,情绪失控,这是你犯的第三个错。”

    邵飞一一指出了徐鹏飞的指挥错误,这叫徐鹏飞无地自容。毕竟自己是排长而邵飞却是个班长。

    邵飞接着说道:“如果换我,我先引他们到村中央宽阔的地方,先要狙杀他们的指挥官,然后集中所以的手榴弹轰他们。再在一条路上布置各个火力点,位置、间距都是有讲究的,分阶次的击杀他们,拖死他们。他们是有地痞组成的保安团,没什么战斗意志,等他们兵力不足的时候,我们在安全撤离。”

    邵飞说完,又接着补充道:“战争瞬息万变,我们不但要了解自己的人员配置、装备火力,还要分析敌人作战习惯、战时心态等因素。”

    这些话叫徐鹏飞打心里对邵飞折服,他甚至无法相信一个红军班长会有如此战术的修养。

    “我时间不多,告诉我你的答案。”

    “好,我答应。”

    无论如何都要变强,有足够的力量保护妹妹,这是徐鹏飞现在最大的夙愿。随后,在邵飞的安排下,徐鹏飞跟随邵飞离开医院,叫刘盈留下照顾飞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