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二十章 妹妹危在旦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章 妹妹危在旦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飞燕,醒醒。”

    邵飞用力摇了摇徐飞燕,想叫她醒来,因为不能叫她一直这么昏迷下去,万一进入深度昏迷,生命将危在旦夕。

    “醒醒,我是邵飞哥。”

    邵飞变的越发焦急,在他不断的催促下,徐飞燕慢慢从昏迷中醒来。虽然影像模糊,但她能认的出来抱着自己的是邵飞。

    “邵飞哥~你来了~”

    徐飞燕的声音轻微颤抖,表情显的十分虚弱。

    “恩,是我。”邵飞勉强漏出了笑容,那似笑非笑着实难看,然后低着头的说道:“不要睡飞燕。你还疼吗?”

    “不痛”徐飞燕勉强的摇了摇头,然后问道:“我哥他们还好吗?”

    “都没事了,你放心。你也会没事的,有你邵飞哥在呢。”

    邵飞心里着急,但还是装出一份镇定的磨样。因为颠簸,腹部的鲜血依旧在一滴滴渗出。他不知道刚认的妹妹,能不能坚持达到医院。

    “邵飞哥,听刘盈姐说你唱歌很好听,你能唱给我听吗?”

    徐飞燕带着期待的目光看着邵飞,他很想知道一名战斗英雄能唱出什么样的歌来。

    “这个节骨眼我怎么唱的出来。”邵飞苦笑了下,心中暗骂刘盈三八多嘴。

    “你不唱,那我睡觉了,咳~咳~”

    “飞燕……”

    徐飞燕连咳了两声,邵飞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真咳。表情变的有点无奈,好像自己被人要挟了一样。

    徐飞燕看着邵飞快要妥协的表情,嘴角绽放出一丝微笑。

    “我唱。”邵飞想了想,唱道:“

    你就想春天里一朵画

    画中是天山的红桃花

    蓝蓝的天和那亲亲泥巴

    花瓣飘落你身下,……”

    “刘盈姐没骗我,真的很好听。咳~咳,”

    许飞燕再次咳了两声,但这次是真咳,邵飞连忙对高逸说道:“能快点吗?高连长。”

    “已经最快了。”

    高逸边开着车,边观察路面,他尽量不让车过于颠簸。很快的车子来到了县城。

    “让开!快让开!”

    高逸边开车,边冲着路人大喊。

    一名开车的滇军军官,车后带着一名农民装扮的男子,以及男子手里抱着的女红军,这一奇怪搭配引起的路人不小的轰动。所有路人的目光都转向了车子。还有一些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在车子后面追跑。

    车子开到了医院,高逸快速跳下车后给邵飞拉开车门。

    邵飞抱起徐飞燕下车往医院跑去,高逸在他们前面开路,边疏散人群,边大喊:“快让开,救人!医生!”

    医院内因为他们的到来一片混乱。这时,一名带着眼镜、身形微胖的中年医生跑到了他们面前,连忙问道:“怎么回事?”

    高逸连忙回答道:“中弹了,救人!”

    中年医生回身,指了个方向,喊道:“快去手术室!”

    邵飞发现墙边有一台的手术推车,于是将徐飞燕轻轻的放到推车上,让正赶来的护士将推车推进手术室。

    那名中年医生转身,突然被高逸拉住了。

    高逸恳切的目光望着中年医生,请求道:“医生,无论如何都要救活她,拜托了。”

    “知道了,我会尽力。”

    中年医生拍了拍高逸的手背,快速往手术室方向走去。

    高逸见邵飞还傻傻的站在墙边,一动不动。于是走了过来,长舒了口气候后,安慰道:“放心吧,会没事的。”

    “啊!”

    邵飞突然像失了控,疯了一样,含着泪不断的往墙上挥拳。他是在发泄刚才到现在压抑已久的情绪,内疚、自责不断的在心中徘徊,是自己考虑不周害了飞燕。

    而高逸在邵飞身后,并没有阻止他的疯狂举动。他能体会邵飞此时的心情,也了解男人压抑时需要发泄。

    邵飞感叹老天不公,为什么厄运总是降临到飞燕身上。短短不到两天时间,身体和心灵都遭受了重大的打击,她还是一个十七岁的小姑娘啊。

    在自己的年代,十七还算个孩子。他们都在背着书包上着学,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懵懂年龄。可飞燕……此时,邵飞更加觉的和平有多么的宝贵。

    片刻过后,邵飞停止了疯狂的举动,拳头被撞击的通红。

    邵飞转身,平静了下心绪,对高逸说道:“高连长,让你见笑了。”

    “男人嘛,需要发泄。”高逸说着拍了下邵飞的臂膀,带着歉意说道:“这事也要怪我们,没有考虑周全。让魏豹那只疯狗出来咬人。”

    高逸有点无奈,然后说道:“希望你能理解,这事不能报仇。团长护着你们,也是顶着压力的。”

    “不要说,我理解。都是我的错。”

    这时,邵飞完全平静了下来,又感触的说道:“我以为我很强,能守护一切,原来连一个妹妹都守护不了。”

    “好了,别想太多了。”说着,。高逸拍了下邵飞的后背:“走了,去手术室等着。”

    两人来到手术室门前的椅子上坐着,等待着手术结果。邵飞双手放在膝盖该,打啦这头,一副失落的神情。

    高逸见邵飞这样,也不好意思上前答话,只觉的他心事太重了,不免担心起来。

    半小时后,杨洪带着萨布赶来,身后还有穿着农民打扮的徐鹏飞和刘盈。

    杨洪神色匆匆,连声问道:“情况这么样了?”

    高逸站了起来,回答道:“还在抢救。”

    徐鹏飞和刘盈站到邵飞面前,邵飞抬头看着他们后,又打啦下头,觉的没什么面目见他们。

    当初,自己曾信誓旦旦的说,自己能一个不落的带着他们北上,可不到一天,却叫飞燕经历了生死,邵飞心中只有惭愧。

    “邵飞,你没事吧?”

    刘盈见邵飞无神的表情,心中有点担心。

    邵飞抬头问道:“你去哪了?”

    刘盈带这愧疚回答道:“我去找你了,但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邵飞本想站起来,大声责怪刘盈,但回想自己又比她好不到拿去。于是一言不发。

    “对不起。”

    刘盈低头的道歉。见邵飞不再理会自己,再见他一脸的伤容,心中的酸楚涌了出来。心想,如果自己在场,飞燕也许不会出事。

    这时,刘盈两行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

    徐鹏飞在他们一旁一言不发。此时他的内心是痛苦而复杂的,他再一次因为无能叫妹妹受到了伤害,他也没有权利去责怪任何人。而邵飞超乎常人的关心飞燕,叫徐鹏飞十分感动。

    “吱~”

    手术门打开了,医生从手术室走了出来,外面的一群人像蜜蜂扑蜜一样,围了上来。

    徐鹏飞第一个冲到了人群前面,焦急的问道:“医生,我妹妹怎么样了?”

    中年医生摘下口罩,说道:“还在抢救,但失血过多,我们需要B型血。

    “抽我的,我是他哥。”

    徐鹏飞说着,连忙拉起袖子。至少这样能为妹妹做点什么,来弥补自己内心的愧疚。

    中年医生摇了摇头,解释道:“不行,妹妹是B型的,哥哥不一定是B的,有可能是AB或是A。”

    “什么乱七八糟的,她是我妹,一个娘胎出来的,怎么血还不一样了?”

    徐鹏飞皱着眉头,顿时着急起来。

    医生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和你说不清楚,你们去验血。”

    这时邵飞走了过来,平和的语气对医生说道:“医生,没时间验血了,抽我的,我是O型血。”

    “好吧,那跟我进来。”

    徐鹏飞一脸茫然,为什么自己的血不能给妹妹,而一个外人可以。

    徐鹏飞安奈不住不甘的心,问道:“医生,为什么他可以?”

    “他是O型血,万能的。”

    中年医生转身回答道,可徐鹏飞还是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好了,别在意。”高逸在一旁对徐鹏飞说道,然后解释:“你父母如果有AB型的血,那子女有可能会是A或B或AB,A和B是相冲的,硬输会死人的。邵飞是O型,是万能血,给任何人都可以。”

    徐鹏飞坐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一脸的失落。

    而刘盈擦干了自己眼泪,靠在手术室对面的墙上,通红的双眼望着手术室。

    在这等候的期间,高逸独自把刘盈叫到别处。他告诉刘盈,邵飞心事太重了,他把任何事到都往身上拦,一但出了问题,就不会不段的责怪自己。这样下去,早晚会被责任的包袱压垮的。

    高逸希望刘盈有时间去开解邵飞。虽然邵飞很强,但也只过是个20出头的小伙罢了,在着战争的年代,死人是常有的事情。

    二十分过后,手术室的门再次打开了。医生第一个走出来,紧跟着的是邵飞。邵飞面色、口唇苍白,可以想象他抽了不少的血。

    杨洪率先问道:“医生怎么样了?”

    “没事了,但病人需要休息。”

    医生回答完,看一眼身边的邵飞,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刘盈看着邵飞那苍白的面容,心一阵阵的痛。

    “你献了多少血?”刘盈用低沉的声音问邵飞。

    “没多少。”

    邵飞轻声回了一句,虽然感觉眩晕,但他还是靠意志强忍着。

    “他鲜了1200cc,带他回去好好调养吧。”一旁的医生插话道,然后叹气摇头:“真是……”

    “你不要命了!”刘盈开始有点激动起来,她是医生,她知道1200cc的血是什么概念。

    “邵飞,谢谢你再次救了我妹妹。”

    徐鹏飞的话虽然没什么底气,但真诚。

    好了,什么不要说了。”

    邵飞摆了下手,感觉呼吸急促,全身无力,皮肤开始冒汗,这些都是失血过多的症状。因为他一共输了1400cc血。

    “杨团长,带我去你的驻地。”邵飞勉强轻笑了下,接着说道:“我答应你的事还没做完呢。”

    “你这话怎么说,不是在打我的脸吗?去我的驻地行,但要休息,知道吗?”杨洪说完,转头命令撒布:“扶邵飞老弟上车。”

    “是!”

    萨布上前欲要扶邵飞,却被邵飞推来了:“不用了,我自己能走。”

    邵飞和萨布往医院外走去,刘盈也跟了上去。

    杨洪指示高逸:“你先留下,处理医院的事情,告诉医生用最好的药。”

    “我明白。”

    杨洪嘱咐完,也离开了医院,留下高逸和徐鹏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