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十六章 班长夺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六章 班长夺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杨洪、高逸等人走后,邵飞一人往徐鹏飞所在的大屋走去。进入屋内,发现房间虽大,但十三个人挤在一起却显得十分拥挤。

    “你怎么来了,和那些白狗子聊的挺欢啊。那个团长给了你什么大官当啊?”

    徐鹏飞走上前冷言冷语,并带着轻视的目光看着邵飞。他们看不惯红军战士和滇军走的太近。

    邵飞并在意此时徐鹏飞对自己的态度,严肃的说道:“今天的事情我希望不要发生第二次。”

    “这是请求吗?”

    “这是命令!”

    邵飞突然语气加重,而徐鹏飞却不以为然。冷笑了下,看着众人。

    “好笑!一个班长要命令排长。”

    屋内的其他人也跟着徐鹏飞笑了起来,他们只知道徐鹏飞是自己的排长,却忘了早上邵飞单枪匹马救了他们。

    “排长是吧。”邵飞表情毫不示弱,瞪大眼睛直视徐鹏飞,大声谴责道:“你一个大排长,怎么会叫自己十几号人,被一帮不入流的保安团给活捉了!一个连妹妹都保护不好的人,还敢在我面前冲大头!”

    邵飞的话直接戳到徐鹏飞的痛楚。一旁的徐飞燕低着头,流露出悲伤之色。邵飞看着徐飞燕那悲痛的表情,内心十分愧疚。可他必须要在气势上压过徐鹏飞,这支部队的主导权必须要握在自己手里。

    徐鹏飞看了一眼妹妹那神伤的表情,心中一阵酸楚。突然,徐鹏飞双手用力抓住邵飞的衣领,横眉怒视着。

    “你说什么!?有种在说一遍!”

    “你不配当个排长!更不配当个哥哥!”

    说着,邵飞用力将徐鹏飞的手拉开,眼睛瞪的比徐鹏飞还大。不止只有徐鹏飞心中悲愤,在邵飞心中的痛,不比他少,至少他妹妹徐飞燕还活着。

    “知道今天为什么那些滇军,对我们如此客气吗?那是因为,昨晚我带着三名战士,将他们一个排给活捉了。”

    邵飞稍微调整了下情绪,接着说道:“人家器重的是我。你刚才不是问我,那个团长给了我什么大官当吗?我告诉你,是连长。”

    邵飞的话震惊着屋内的所有人,叫人难以置信。

    “那你怎么不去啊?”

    邵飞瞪着眼,义正言辞的说道:“我是红军!我的信念比你们所有人都坚定!”

    全场一片寂静,邵飞已经到达了震慑的心理目的,然后深吸了口气,平复下心情,对徐鹏飞说道:“如果,你能,带领大家,活着,走完长征,我叫你大哥。”

    邵飞的话断断续续,都是语气重词。而徐鹏飞听完,坐到了床上,一脸沮丧,他知道自己不能。

    “你不能是吧?但我能!我不只要带你们活着北上,我还要带更多像你们这样的同志,一起北上。”说着,邵飞指向北方:“去打该死的小鬼子!”

    邵飞的气势已经完全压制了全场。他那演讲一样语气感染着全屋的人,他们看着邵飞那自信的眼神,似乎再次看到了北上的希望。原本徐鹏飞他们早已放弃的长征、放弃希望。

    “你真的可以做到?”

    徐鹏飞坐在床上,看着地面,不敢直视邵飞那犀利的双眼。

    “我可以。”

    邵飞坚定的回答道,然后面向其他人。

    “明天,我会带一些西药过来给你们治伤,七天后出发。但有一点你们要牢记:我们红军北上是为了抗战。无论是滇军还川军,将来都是抗日的队伍,国共也必将再次合作。”

    邵飞说完从口袋中拿出10块大洋放到桌上。

    “这屋子是老乡的吧,把这十块大洋给他们。我们不能白住。”

    说完邵飞转身离开了屋子。

    邵飞离开屋子没几步,被徐飞燕叫住了。

    “班~邵班长。那个……那个,谢谢你,今天救了我和我哥他们。”

    徐飞燕低头支支吾吾。她觉的自己很脏,不是清白的身体,羞愧于人前。

    “没什么。”

    邵飞转身子。因为刚才在屋内,邵飞戳到了徐飞燕的痛楚,因而脸上带着对她的歉意。

    “刚才我很抱歉,说话语气重了点,伤到了你和你哥。但没办法,你们必须得听我的,才能安全的走完剩下的路。”

    “我知道。”

    徐飞燕依旧低着头,语气低沉,也不敢直视邵飞。邵飞知道她此时的心情,于是走到徐飞燕面前,语气变的温和。

    “其实那种事……”

    邵飞马上停口。他本想说:其实那种事情没什么的,在自己的“家乡”,男人并不是很在意女孩是不是清白。邵飞知道,时代思想的差异,如果他真这么说了,会再次戳到徐飞燕的伤痛之处。

    “以后别叫我邵班长了,听的别扭。叫我邵飞哥好吗?你很像我曾经的一个妹妹。”

    “妹妹?”

    徐飞燕听了后把头抬起来。

    “你有妹妹,那她现在人呢?”

    邵飞表情中流露出一丝苦涩,半天后没有说话。

    “怎么了吗?我是不是不该问?”

    许飞燕好像自己犯了什么大错一样,一副愧意的表情。

    邵飞缓和了下心境后,对徐飞燕说:“她叫小惠,不是我亲妹妹,我是独子。她是一个很可爱,和你一样扎着两条小马尾辫的小姑娘,天天在我背后吵着要吃的。”邵飞底下头,轻声说道:“可惜她去世了。”

    “去世了!”徐飞燕瞪大了眼前,连声问道:“是白狗子杀的吗?”

    邵飞摇了摇头。

    “不是,是自杀。继母冤枉她偷了家里的钱,整天冷眼冷语的,她受不了委屈,结果……。对不起,我有事先走了。”

    邵飞不想在说下去,直接转身走开。小惠的死对邵飞打击很大,因为没有任何人为她的死付出代价。这也是邵飞远离社会,坚定走上军人道路的原因之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