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十四章 枪口,永远不要对准自己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十四章 枪口,永远不要对准自己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邵飞和强子以飞快的速度跑到了北村头。隐蔽后,观察前方来袭的敌军。

    在望远镜里,邵飞看到了熟悉的身影高逸,而高逸身旁是一位四十几岁的上校军官,浓眉大眼,一副老派军人的摸样,浑身散发着刚毅之气。

    强子转头问道:“班长,你看我们现在怎么办?”

    “从那些人的神情以及行军方式来看,应该不是来围剿我们的。”邵飞边观察边说道,然后将望远镜递给强子,嘱咐道:“有客人要来,你回去通知柱子不得轻举妄动,控制好徐鹏飞那几个人,一切都要听我的安排。”

    邵飞很确定滇军这次来没有恶意,他们好像是冲着自己来的。现在他最担心的是徐鹏飞和他的战士,如果见到这些滇军,会有怎么的过激举动。因此,邵飞特意嘱咐了强子,叫所有人不得妄动。

    “知道了,班长。”

    等柱子走后。邵飞独自一人来到滇军面前,率先敬了个庄重的军礼,表情镇定。

    邵飞的这一突然举动叫上校军官一下子不知所措,立马回敬了一个军礼,这是身为军人该有的基本礼仪。

    “你是?”

    上校军官边问,边上下大量下眼前这位穿着农民服饰的军人。

    高逸见邵飞这身打扮,不由的笑了起来,伸手介绍道:“团长,这位就是昨晚不愿全歼我们滇军的红军班长,邵飞。”

    说完,高逸又向邵飞介绍了身旁的上校军官:“这是我们团长杨洪。”

    “哦~”杨洪神情变亲切,连忙伸出手来,微笑着说道:“原来就是你啊,高连长把昨晚的事情都一一向我汇报了。你能放下彼此间的仇恨,一心抗战,这种军人的爱国情怀,实在不易,着实钦佩。”

    邵飞看着杨洪团长,以及他言行举止,感觉他丝毫没有长官的架子,为人亲切随和,不拘泥于两方敌对的立场,就凭这几点,邵飞对杨洪是敬佩的。

    邵飞庄重的回答道:“不敢当,我们都是中国军人。”

    “恩。”杨洪流露出一丝感慨是色,感叹道:“的确如此。我们都是中国军人,外敌虎视我中华,我们不该自己人打自己人,可是老蒋……咳~”

    杨洪微微摇了摇头,表示无奈。邵飞也看的出,眼前的团长还是一名有着独立思想和信仰的军人。对红军没什么敌意,也反感内战。

    此时,邵飞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场面上的应酬话,这是他最不擅长的。邵飞喜欢简单,因为部队够简单,没有社会上的乱七八糟,所以他选择了军人这条道路。

    邵飞一语不发,周围的气氛顿时变的有点僵硬,高逸笑了笑想缓和下气氛,对邵飞讲道:“你小子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

    邵飞低头,看了下自己这身农民装扮后,试探性的问道:“你们为什么事情过来?还出动了一个连。”

    杨洪和高逸对视而笑,高逸一本正经的说明了来意:“我们接到保安团遭袭的情报,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想到了你,所以过来看看,并没有要抓人的意思。杨团长因为对你很好奇,所以跟着过来。”

    邵飞有点自惭形秽,低头微微一笑。随后邵飞观察了高逸他们身后的士兵,兵容整齐,装备精良,清一色的步枪,还有他们的头盔也很与众不同,和电视里国军的头盔大一样。

    看着这些精良的装备,邵飞心中有些感慨。如此军容整齐的士兵、如此精良的装备,但昨天和自己作战时,行动却毫无章法。

    这时,邵飞开始回想起滇军60军血战台儿庄的历史记载:士兵无比英勇,在装备不输日军的情况下,在一次战斗中,死亡比例竟然到达19:1,。这是骇人听闻的比例,整个抗日战争中,日双方的死亡比例也不过5:1.

    杨洪见邵飞观察自己的战士走了神,于是问道:“怎么,我的士兵怎么样?”

    邵飞走到一个士兵面前,拿过他手中的步枪,拉了拉枪栓,回答道:“好枪!只可惜……”

    邵飞欲言又止,摇了摇头。

    这引起了杨洪的好奇,走了过来双眼目视着邵飞,心中有点不满,问道:“快人快语,可惜什么?有话不防直说。”

    “可惜现代化的装备,战斗思想却还停留在一战的水平。”

    邵飞说这话并不是因为昨天察觉的,而是书上这么写的。滇军之所以在徐州会战中,死亡比率这么高,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二战的装备,一战的思想。

    杨洪继续问道:“何出此言?”

    “昨天我观察了下,你突击毫无章法。单兵的间距,战斗队形、机枪手行动的位置等,如果遇到日军,死伤会很严重。”

    邵飞如实回答,他表情也变严肃认真。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无畏的牺牲就是指挥官的罪。

    邵飞的话一语中的,给杨洪的触动是不小的。他带兵这么多年,也明白滇军单兵作战是很强,可战术却十分单一。

    这些滇军大部分都是彝族子弟,身体素质没问题,问题就出在了没得到正规的科学训练。

    杨洪突然问道:“你好像对这方面很有研究,你上的是哪所军校。”

    “这个……”

    邵飞漏出为难之色,他不可能告诉眼前的人,说自己是在特种大队学的吧。

    高逸发现了邵飞的为难,于是上前笑着说道:“算了团长。”然后对邵飞讲道:“邵飞兄弟,你不能叫我们这一百多号人,在村外嗮太阳吧。”

    “哦,好。我们进村,给你们介绍下我的战友们。”

    邵飞心中感谢高逸给了台阶下。可邵飞这句很普通的话却引起的杨洪军的注意。“战友”,红军一般管它叫“同志”。

    杨洪,43岁,职业军人。滇军没有师级建制,一共6个旅、12个团。单单杨洪一个团,就有2800多名士兵,负责云南西北面的防务,包括攀枝花、丽江等重镇。

    这次前来,杨洪并不想剿灭红军,而是想看看邵飞是什么样人。他不在乎自己有通共的危险,因为滇军对剿共是十分消极的。要是能拉拢像邵飞这样有军事头脑的人才,他求之不得。说白了,他这次过来就是“诏安”的。

    高逸转身命令道:“萨布,你带一个班陪我和团长就进村,其余人在村外原地休息,不得扰民。”

    “是!”

    萨布立正敬礼后转身,大声喊道:“一排一班跟我进村!其余人原地休息,待命!”

    邵飞带领着杨洪等人来到之前的大院,一进院子徐鹏飞等人看到了杨洪他们,迅速举枪对准他们,双眼冒着怒火。萨布和手下的一班士兵,迅速举枪对准徐鹏飞,双方开始对峙。

    邵飞见状立即挺身站到了杨洪面前,对准徐鹏飞的枪口,大喊:“把枪放下!”

    “让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他们是白狗子!”

    徐鹏飞双眉紧锁,恶狠狠的说道,其情绪变的越发激动。他不但有着红军对白狗子的恨,更叫他无法容忍的,是妹妹徐飞燕就是被他们给糟蹋的。

    这时,柱子、强子也举起了枪,但枪口对准的不是滇军而是徐鹏飞。

    “徐排长,把枪放下!我不准任何人把枪口对准我们班长!”

    三方僵持对峙,所有人双眼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目标,手指放到了扳机上,欲有一触即发之势。整个大院的气氛顿时变的紧张,叫人透不过气。

    刘盈和徐飞燕在屋里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迅速从屋内跑了出来,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

    徐飞燕跑到了徐鹏飞身边,而刘盈则是往柱子那边跑去,她并没有发现邵飞,因为被人群挡住了。

    刘盈见状,上前连忙指责:“柱子,你疯了。干嘛把枪口对准徐排长。”

    “你没看见吗?他把枪口对准谁!我管他是排长、连长,只要把枪口对准班长,我就不答应!他就是我柱子的敌人!”

    这时刘盈才发现邵飞正站在高逸他们面前,于是立即走到邵飞身边,连声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还没看明白吗?一方要保护他们的团长;一方要为妹妹报仇;另一方为我出头。”

    邵飞十分镇定,他已经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也想叫杨洪他们看看保安团犯下的罪和带来的后果。

    “邵飞,这是怎么回事?”

    高逸上前问了句,而杨洪却十分镇定,一言不发。

    邵飞叹了口气,回答道:“你看些人的眼神,有多恨你们。早上,他的妹妹被你们保安团的团长给活活糟蹋了,人家才17岁,还是个含苞未放的小姑娘。”

    滇军的士兵把目光一同转向了徐飞燕后,表情变的有点异样。而邵飞的话叫杨洪听到了后,顿时火冒三丈,大声吼道:“有这事!”

    说完,杨洪走上前将邵飞推开。面对徐鹏飞愤怒的枪口面无惧色,心里有的是满腔怒气。

    “这是滇军的耻辱!是云南人的耻辱!那杀千刀的小杂种在哪!?老子要毙了他!”

    “叫我给宰了,尸体埋在村外。”

    邵飞在杨洪身后回答道,这时杨洪的怒气才稍微减弱了些。

    接着,杨洪走到徐鹏飞兄妹面前,敬了一个表示歉意的军礼,铿锵有力的说道:“我代表滇军像你们道歉,但是我不能死在这里!不是怕死,老子的命是留给日本人的,我必须把自己的鲜血洒在保家卫国的抗日战场上!”

    徐鹏飞听了杨洪这番慷慨的话,以及一个团长能放下架子给他们兄妹道歉,他愤怒的内心开始动摇。

    邵飞走上前,对徐鹏飞郑重说道:“我不能叫你放弃仇恨,可是现在还有千千万万像你妹妹一样的同胞姐妹,正遭受着日本鬼子的欺辱,所以我们的枪口应该一致对外。”

    邵飞说完,大声命令道:“柱子!命令你们立即把枪给我放下!你给我记住,枪口永远不要对准自己人!”

    邵飞的话同时也是讲给徐鹏飞听的。

    “是!班长!枪口永远不要对准自己人!”

    柱子好像明白了邵飞的用意,于是将他的命令再次重复大喊了一遍后,放下了枪。

    另外两方都相继放下了手中的枪,他们都被邵飞的话所感染:枪口永远不要对准自己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