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九章 你就是个流氓!(求推荐、收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九章 你就是个流氓!(求推荐、收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滇军走后,邵飞整个人都松弛下来。他心里明白,刚才那场战斗就是一场靠几率的赌博,每个环节都做不到万无一失。

    首先,柱子三人能否贯彻自己的战术?其次,自己能不能在一个排的滇军中活捉他们的指挥官?最后,活捉后,彪悍的滇军能不能妥协?

    这些环节邵飞根本就没十足的把握。庆幸的是,那些滇军都是有血性、有良知的爱国军人。也庆幸自己没有按照第一套方案,全歼滇军。

    柱子上前兴奋的说道:“班长,你太牛了!哈哈”

    其他人的心情也和柱子一样,对邵飞刮目相看,因为他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一般,一般,猎鹰第三。”

    邵飞开玩笑的说道,其表情也变的和起先一样,轻松、随意。

    强子的好奇心再起,连忙问道:“班长,班长,猎鹰是什么?”

    “猎鹰啊,那是一支有强者组成的精英部队。他们之强,是你们无法想象的。”

    邵飞经过这场战斗,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因为有太多的事情他无法解释,既然这么多不能解释,也不在乎多几件。

    也许以后叫他们吃惊的事情还会很多,现在只是小试牛刀罢了。而柱子等人,也不会去在意那些自己听不懂的话,也不会去追究班长是什么人。

    刘盈在一旁突然试探性的问道:“你也是猎鹰的一员吧。”

    邵飞白了一眼刘盈,突然摇着手指,唱了起来:“不要问,不要说,一切竟在不言中……”

    王翔问道:“班长你唱的真好听,啥歌啊?”

    “啥歌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你们少问我为什么,不要学某些人那么三八。”

    邵飞故意指桑骂槐,瞟了一眼刘盈。

    “你说谁三八呢?你才三八呢!你是臭三八!”

    邵飞听后,不由自主的笑力起来。而刘盈不知道“三八”什么意思,但一定是骂人的话。于是上去就是一拳打在了邵飞的胸口,咧咧着嘴,骂道:“你就不是个男人。记仇、小气鬼!”

    “又说我的是男人。”邵飞诡异的笑了下,把双手放在裤子上,说道:“我把裤子脱了给你看看,我是不是男人。”

    “你就是个流氓!”

    刘盈大骂了一句,害羞的尊到地上。

    两人的对话引起大家哄堂大笑,邵飞也感觉道了无比的轻松,他好像觉的自己已经融入到了这个时代,融入了他们之中,也找回了以前的自己。

    邵飞之所以对刘盈耍痞,还有有一个原因,就是烘托气氛。柱子这些人常年征战,常年行军,看到的是流血、牺牲,身心多的是痛苦和疲惫,这是他们难道的轻松和欢笑。

    邵飞发现他们当中只有张申一个人坐在地上闷闷不乐,于是上前问道:“你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吗?”

    张申低头不语。为什么不消灭滇军,张申通过邵飞刚才的话已经知道。但他还是过不了自己心中的坎,因为他看到太多的战友,牺牲在自己面前。

    “你心中的恨好像和其他人不一样,说说吧。”

    邵飞说完,蹲到张申面前,这时其人也围了过来。

    张申看了眼眼前的邵飞,又抬头环视了下柱子他们,神色中透露出伤感,低沉的声音说道:“我们班就剩我一个了,他们都在我眼前被白狗子杀了。我们班长是个老好人,摘过来的野菜都是叫我们先吃,都说自己不饿,最后自己喝剩下的野菜汤。最后一次撤离,班长被炮弹打飞了一只手。牺牲前让我快撤,而他自己用断臂,拉了手榴弹和几个白狗子同归于尽。我的命是班长给我的。”

    张申说着,低着头,几颗硕大的眼泪直落下来。邵飞听完,心情沉重,其他人都低着头,气氛从刚才的欢快变的沉重。

    邵飞把手放在张申肩膀上说道:“你要为你的班长好好的活下去,而现在我就是你的班长,你的兄弟。我保证,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相信我,我会把你们都活着带出去。”

    “嗯。”张申点了点头。

    邵飞看着张申,舒了口气,语重心长的对张申解释道:“大道理我刚才说了很多,你也听道了,我现在跟你说别的。第一,红军长征的目的是什么?北上抗日。我们的主要敌人不是国军,而是日本鬼子,他们是我们中华民族共同的敌人。第二,有些国军、地方军不是真的想和我们打,但是军命难为。要恨,你就恨他们的上峰,独裁者,剥削劳苦大众的四大家族。第三,国军才是抗日的中坚力量,我们消灭他们,高兴的会是日本人。第四,他们那些士兵真的该死吗?一些是吃不上饭被迫当兵,一些是被抓了壮丁。他们也是爹生娘养的,都是穷苦大众,和我们没什么两样。”

    张申现在明白邵飞为什么不杀滇军的真正原因,抬头对邵飞说道:“班长我知道了。”

    而邵飞心中也明白,他们的仇恨不是自己一两句大道理就能解开的。他们的痛苦、他们的牺牲,是现在自己无法体会和理解的。

    特种兵知道战争的残酷,但没真正体会过战争的真正残酷。这将成为邵飞以后的心魔,他的思想无法融入这个时代,他也无法真正去体会残酷的战争给人们带了什么。

    “你就会说大道理,哼~”

    刘盈再次吐槽邵飞。一有机会,她绝对不会放过。

    邵飞没有理会刘盈,有补充说道:“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他们真的不能杀。如果杀了,他们后面一个团会不断的围剿我们。滇军的团我知道,装备精良不说,人数在3000左右,这哪里是个团啊,简直顶的上半个师。我只想我们大家都活着走出云南。”

    邵飞的话同样感染着其他人,明白邵飞刚才这么做的真正用意,也对他多了份敬意和完全的信任。他们开始深信邵飞之前的话:能活着带领大家走出去。

    邵飞站了起来,转身突然和刘盈双目对视,见她带着崇敬的目光看着自己,这叫邵飞浑身不自在,笑着说道:“不要崇拜哥,哥只是个传说。”

    所有人不明白邵飞话的意思,但都笑了起来,打破了沉闷的气氛。而现在的邵飞不去想太多以后的事情,当前最重要的就是凝聚士气,治疗他们的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