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七章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心理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章 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心理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红、滇两方继续对峙着,谁都不愿意妥协。邵飞知道,这些滇军好勇善战,都是有血性的硬骨头,叫他们放下抢的确事件难以办到的事情。但又不能这么僵持着,看来只能另图它方。

    邵飞转头看着眼前这名只想看戏的高逸,只能心中无奈。然后在高逸耳边轻声说道:“你知道我不会杀你,你现在有恃无恐,只想看好戏对吧?”

    高逸低头很自然的笑了笑,没有回答邵飞什么。这时,传来撒布的大叫声。

    “放了我大哥,我放你们走!”

    “你放下抢,我放你们走!”

    “你当我傻啊,放下抢,我们还有命吗?”

    “你当我傻啊,放了你们连长,我们还有命吗?”

    “我们滇军说话算话,骗你我就是你孙子!”

    “我们红军说话算话,骗你我就是~就是~小狗狗。”

    邵飞和散布大声互喊,他们两更像是在对歌,而不是对峙。他们搞笑的对话也引来了几个士兵的笑声。撒布感觉自己像是被邵飞玩弄的一般,而变的更加恼怒。

    “不许笑!”

    撒布大声命令手下的士兵,可有的人还是忍不住。

    “我挺喜欢你这位兄弟的,够纯。”

    邵飞笑着对高逸说道,可高逸依旧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看来高逸这个突破口是没戏了。邵飞观察撒布的言行举止,此人单纯、义气,这种人的内心防御是非常薄弱的,邵飞决定对他发动心里攻势,玩心理战。

    邵飞对柱子使了个眼神,柱子把抢口再次瞄准高逸,然后邵飞放下抢,走到撒布面前,表情开始严肃,信誓旦旦的说道:“如果我想杀你们,你们三十人早就见上帝了,哪还有机会在这里和我,~废~话。”

    “你吹呢!就凭你们四个人、几杆破枪,就想灭掉我们滇军一个排。当我们滇军是泥捏的吗!?”

    撒布瞪大眼睛,更加的气愤,因为邵飞轻视了他们,藐视了滇军。

    高逸突然开口说话:“他没有吹牛,以他的本事能做到。”

    邵飞转身对高逸轻笑了下,然后面向眼前的撒布,叙说道:“我们四个人,四支抢,二十五发子弹,五枚手榴弹。等你们来到草坪中间,我会一抢先打爆你们连长的头,然后往北撤离。你们失去连长必然愤怒,失去理智,肯定会死命的追我。在路上,我早已布置了五个用手榴弹设置诡雷,你们只要碰到就会爆炸,五个诡雷怎么也伤的了你们十几人。我在叫他们三个,在三个方向形成火力网,对你们射击,我在暗处点射。你们觉的还有生还可能吗?”

    邵飞把自己的第一个方案详细的叙述了一遍。眼前的撒布听后脸色一变,完全沉静下来。他知道,按照邵飞的打法,自己一个排的弟兄真的会全部上西天。而邵飞完成了第一波心里攻势:“扰心”。

    邵飞的话震撼滇军的同时,也震撼到了柱子三人以及在暗处隐蔽的刘盈他们。他们都无法理解邵飞为什么这么做,明明可以全歼敌人,为什么要大费周章活捉他们。

    “你们都是有血性的军人,我不想杀你们,知道吗?”邵飞语气平和而又认真,然后继续对撒布严肃的说道:“刚才,我手下的三名战士冲你们开枪,他们都是朝天开的。之后,我为了活捉你们连长,无奈才打伤他们六人。但我打的都是他们的手臂。”

    “为什么?为什么不全歼我们?我们可杀了不少你们的人。”

    撒布还是怀疑邵飞这么做的动机。他不相信红军会这么好心放弃全歼敌人的机会。长征以来,滇军可没少和红军作战,两方也结下了不少的仇恨。刚才张申的举动,就是最好的证明。

    邵飞深吸了口气,调整了下情绪,摇头说道:“你们不应该死在我的手上。军人的使命是保家卫国,你们应该死在抗日的战场上,流尽你们最后一滴热血。”

    这是邵飞的第二波心里攻势:感化和转移矛盾点。

    “我们滇军没有孬种,我也想打鬼子,可是日本鬼子远在东北。你叫我怎么打!”

    提到日本人,不知为什么撒布心中就十分憋屈,激动说道。

    “我深信滇军是国之劲旅!但打不到鬼子就来打我们红军吗!?”

    邵飞跟随撒布的情绪稍微激动起来。

    “我们也不想打,可这是上面的命令,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撒布毫不退让,气势不能叫对方压过自己。

    “都是中国军人,你们不会看到我们这些伤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国军纪律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严谨了!?‘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这个道理难道你不懂吗!?”

    邵飞不断的高调追问,气势上压过了撒布。这是他心里攻势第三波:“慑心”

    在场的所以人看着两人争锋相对、大声争辩,早就放弃了对峙的警惕性。而高逸依旧表情平静的,看着他眼里的“戏”。高逸心中明白,以现在的状况两方是打不起来的,撒布完全被邵飞牵着鼻子在走。而自己早就被邵飞的话说服,暗自决定不在为难邵飞他们。

    撒布被邵飞的气势彻底镇住了,轻声问道:“我不懂,啥意思啊?”

    “我晕~”邵飞拍了下自己的额头,说道:“又是一个文盲。”

    随后邵飞转身对高逸说道:“大上尉,别看戏了,给你的部下解释解释。”

    高逸笑了笑,解释道:“兄弟们虽然在家里争吵,但能一致抵御外人的欺侮。比喻内部虽有分歧,但能团结起来对付外来的侵略。”

    “这么说我就明白了,就是不要内战,一致抗日的意思。还是大哥有文化。”

    邵飞摇了摇头,说道:“没文化,真可怕。”

    邵飞看了下周围的滇军的士兵表情,见他们没有了之前的敌意,自己也放松了下来,对撒布说道:“少尉兄弟,我给你讲一段中国的历史吧,你要听吗?”

    散布万万没想到敌人会称自己为“兄弟”,有点不知所措。他见过很多红军,那些人的眼神都充满着无比的仇恨。他们恨不得将自己撕成碎片吃掉。而眼前的红军却看不到任何仇恨,有的是正气凛然,他敬佩这样的军人。

    “你说吧,我听着。”

    撒布的情绪开始稳定,看到邵飞对他们连长高逸的态度,他知道,自己的大哥现在是安全的。

    “我知道你们很多人没读过书,很多历史都不知道,但你们或多或少都知道三国。……”

    “三国我知道,刘关张,桃园结义,我最敬佩的就是关羽关云长,‘义’字当先,所以我和我的兄弟都是‘义’字当头。”

    撒布突然打断了邵飞的话,也许别的历史不知道,但三国所有人都很清楚。

    隐蔽在西面的刘盈四人,都一直看着,听着。

    赵立好奇的问道:“刘卫生员,他们怎么讲起三国了。不打了吗?”

    刘盈解释道:“应该打不起来了。白狗子们心里都清楚,是你们的班长放过他们一马。这些人都很讲义气,所以对你们班长非常敬重。”

    “那我们出去吧。”

    “不行,邵飞没叫我们出去,我们绝对不能擅动。”

    刘盈立马阻止了赵立他们三个。

    在草坪上,邵飞无奈的苦笑了下,对撒布说:“我说的不是三国,别打断我的话好吗?我之所以提到三国,只是想叫你们有代入感,知道是哪个时期发生的事情。”

    “哦,你继续。”

    邵飞接着讲到:“三国被北魏的司马家统一,就是司马懿那一家子,之后建立西晋。西晋朝政腐败,民贫国弱,就像现在的中国。后来发生了‘八王之乱’就是内战,这使本来就虚弱的晋朝雪上加霜,国力、人口急度下降。正在这时,北方五个游牧民族乘机大举攻入中原,长江以北全部被占领,汉人遭受了灭顶之灾。三千万的汉人只剩下了四百万。如果说,世上有地狱,我想那就是地狱。他们还将女人全部抓起来,晚上当男人性发泄的工具,白天把那些女的当军粮吃掉,血淋淋的白骨堆成了小山。他们把女人都称之为‘两条腿的羊’。你们要牢记那段历史,它叫‘五胡乱华’。”

    说到这里,所有人的脸色骤然生变。想象邵飞故事的画面,有些滇军的战士开始作呕。这是他们从来没听过的历史,骇人听闻。邵飞看着他们异样的神情,知道他们内心开始有所触动。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现在的状况和当年没什么两样。外敌虎视眈眈,我们却还在打该死的内战。”

    邵飞说到这里,有些滇军的士兵低下了头,感觉羞愧。

    “你们知道该死的小日本在东三省都做了什么吗?烧杀抢掠你们都听说过,我就不说了。我现在告诉你们的是,你们不知道的事情。知道什么叫‘慰安妇’吗?就是他们胡乱抓了我们的同胞姐妹,然后集中在一个场所,称之为‘慰安所’,晚上供那些日本士兵享乐、揉虐、践踏。他们还抓了我们的同胞,进行活体解剖实验,研制细菌武器对付我们这些中国军人。他们的行为和畜生有什么区别,对中国犯下的罪是永远不可饶恕的!”

    邵飞的话震惊着所有人,叫滇军的士兵各个义愤填膺,恨不得现在就上战场杀鬼子。同时,邵飞的话也影响了其他红军战士,他们把对白狗子的恨转移到了日本帝国主义身上。

    邵飞完成了最后一波对滇军的心里攻势,将双方的矛盾点彻底转移到了日本帝国主义的身上,激发他们的斗志,内心的爱国情怀。

    邵飞还有最后一个任务:就是完美的解决这次事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