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抗战之特战兵魂 > 第一章 穿越1936(求收藏、推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章 穿越1936(求收藏、推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一家军区医院的单人病房内,病床上躺的是一名在任务中,高空坠地的特战队员。

    见他头包纱布,脖子上带着颈套,可神情十分淡然。

    头部受创,淤血压住了左眼的视神经,导致其左眼失明。

    颈部6、7节脊髓神经受到损伤,导致他下身瘫痪,这也意味着他将永远告别部队,将和轮椅度过余生。

    在他病床旁,一名二十出头的中尉军官,双胸挺拔,双手放于膝盖,比直的坐着,时刻不忘身为军人该有的军姿。

    中尉关切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战友,低沉的问道:“孙恒,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孙恒很自然的说道:“上天还是很眷顾我的,至少给我留下了一只眼睛和六根灵活的手指。我打算当个网络作家,写军事文,至少我的脑子没有残。”

    中尉十分勉强的笑了笑,拍了下孙恒:“你的毅力是专家级的,我相信你,早晚成神。”

    “我真的没事。”孙恒轻松的笑了笑,接着说道:“邵飞,别这样的表情,这一点都不像你了,你给我的感觉是阳光、帅气,永远那么乐观。我们这些战友都喜欢围在你身边,也喜欢看你和赵飞那臭小子比帅。”

    邵飞听完笑了笑,说道:“我本来就比他帅。”

    孙恒表情开始变的严肃,对邵飞讲道:“孤鹰突击队,猎鹰大队最强的突击队,而你又是这支突击队的大脑。你已经请三次假了,疯子老大的忍耐是有极限的。”

    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有混蛋,来电话了。有混蛋,来电话了。”

    邵飞看了下手机,笑着说道:“背后还真不能说人,老大来电话了。”

    邵飞拿起手机:“喂~老大,我还在医院。”

    “有紧急任务,你的假取消了。命你在半小时赶回基地。”

    “半小时?!出城都不够!”

    “如果你没在预定时间内赶到,我就叫赵飞带队。你不是叫邵飞吗,那就想办法飞过来吧。”

    “赵飞!?老大,你不能这么对我!”

    邵飞话音刚落,“嘟~嘟~”对方挂断了电话。

    “我得回去了,有任务。”邵飞放下电话,对孙恒说道。

    “快去吧,我没事。”

    邵飞飞快的冲出了病房。出了医院大楼,邵飞迅速往停车场走去。这时,迎面一名近90岁的老妇人,坐着轮椅被护士推着朝邵飞这边过来。

    二人擦肩而过,突然邵飞背后传来老夫妇的喊声:“年轻人,等一下!”

    邵飞转过身:“叫我吗?”

    老妇人对着邵飞漏出少女般的微笑,说道:“小心龙卷风。”

    邵飞看着老太婆少女般的灿烂笑容,心中一麻,鸡皮疙瘩都快掉一地了。

    因为心中着急,邵飞连忙说道:“老太……老前辈,谢谢关心,我有急事先走了。”

    说完邵飞立马转身,“砰~”正巧合一名二十多岁的女人撞着正着。那女子被邵飞撞倒在地,痛苦的捂着头。

    邵飞立即上前扶起,连声道歉:“对不起,不不起。”

    说完,飞速的朝自己的车跑去。

    女人撅着嘴,指着邵飞大喊:“站住!一句道歉就算了,你那个部分的!?”

    邵飞没理会女子的叫声,直接跳上了车发动引擎,飞驰出了医院。

    那女的走到老妇人面前,委屈的抱怨道:“奶奶,他什么人啊?还当兵的呢,”

    老妇人露出慈祥的笑容,回答道:“小邵,他是陌生而又熟悉的人。”

    邵飞开着车子飞驰电掣般的往基地方向驶去。突然听到电闪雷鸣,前方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一片。不久,下方形成了小龙卷。

    邵飞握着方向盘,自言自语道:“我靠,真被老太婆给说中了。”

    只见龙卷越来越大,参杂着雷电,朝邵飞正面袭来。

    现在邵飞面临两个选择,一,车开回去。二,冲出路段,绕过去。邵飞选择了第二个。

    邵飞快速旋转方向盘,冲出路段,在荒地上飞速行驶,可雷龙卷像是长了眼睛一般改变方向,继续朝邵飞这边快速移动。

    邵飞急忙快速旋转方向盘,想往回开。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连人带车,一同被雷龙卷吹上了天。在高速的旋转下,邵飞彻底晕眩了过去。

    ----------------------------------------------------------------------------------------------------------------------

    阴阴沉沉、浑浑噩噩,邵飞好像进入了一个黑白分明的空间里。自己所站的白色空间,光亮无比。

    “邵飞~”

    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对面幽暗的黑空间传来。邵飞转身,发现对面站立的一个人。那人红军装扮,更叫自己惊讶的是,他长的和自己一模一样。

    “邵飞,帮帮我,去完成我未尽的使命。”

    那人请求的目光注视着邵飞,他的神情给人一种无助感。

    “啊……啊……”邵飞想说话,却但怎么也说不出来。

    “帮帮我,救救他们……”那人声音越来越轻,身体影像也开始变的模糊起来。

    “啊!”邵飞想大声叫住那人,可他已经完全的消失在了自己眼前。而邵飞的意识也开始模糊,又回到了阴阴沉沉、浑浑噩噩。

    ------------------------------------------------------------------------------------------------------------------------

    1936年,5月16日,农历4月14。

    滇西一片普通丛林。春意盎然的草坪上,气氛却是一片死境。八名红军战士分别坐在草坪上,各自休息。

    他们各个衣衫破缕、精神疲惫,皮肤早就被炮火的烟尘熏了成黑色,他们还都各自带着不同轻重的伤。

    这些人都是红二、六军团的战士,都是三湘子弟,可他们之间却是陌生的。

    他们都来自不同的排、连,因为部队被打散而汇聚到了一起。唯一相同的就是他们身上的军装,眼神都透露着绝望。

    他们不知道大部队身处何方,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他们也不知前方有没有敌军在等待着他们;他们更不知道自己会牺牲在战场上,还是饿死在丛林中。他们已经有2天没有进食了。

    草坪的中央,一名女红军战士和另外两名年轻的战士,围坐在担架旁。担架上躺着正是两名战士的班长,邵飞。

    邵飞再一次撤退过程中被炮弹击中头部,昏厥了过去。班里的两名战士硬是冒着极大的风险,将他抬到了此处。

    而一旁的女红军是团部卫生员刘盈,她并不认识邵飞和另外两名战士。

    “这里是那里啊?”

    邵飞缓缓醒来,开口说了一句。声音虽小,但却打破了周遭的宁静,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了这里。

    “班长,班长!你醒了,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

    一旁的战士迅速爬过来,俯身到邵飞面前,激动不已,双眼开始闪烁着泪光。因为刚才,自己的班长似乎已经没有了气息。

    “你是谁?”

    邵飞用惊愕的目光看着那名外貌朴实、身体健壮的战士,问了一句。

    “班长,我是柱子啊!你不认识我了吗?是你带着我离开村子,参加的红军的。这些你都忘了吗?”柱子激动的说道,表情开始有点慌乱。

    邵飞躺在担架上仰视眼前的陌生人,轻微摇头。随后用力缓缓的坐了起来。

    “同志,你现在还不能动。你的头受了很严重的伤。”

    一旁的刘盈边说边上前,打算用双手扶他轻轻的躺下,却被邵飞阻止了。

    “我没事。”

    邵飞摸了摸头,感觉好疼,应该不是做梦。在看伤处的血,渗透到了手上。邵飞顿时惊愕不已。再环视四周,见其他人各个面如土灰、神情憔悴,穿着都是破旧不堪的红军军装。

    邵飞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这里是那里,你们在拍《长征》的电视剧吗?”

    “电视剧?”

    柱子说着和另一名战士对视了下。他们只认为,自己的班长头部受伤,在说胡话。

    “刘卫生员,我们班长是不是傻了。”一旁的另一名战士焦急的问刘盈。

    刘盈摇了摇,无奈的说道:“不知道,也许是因为头部受伤的缘故吧。”

    邵飞却马上清醒了过来。理智告诉自己:这绝对不是拍戏。

    既然不是拍戏,他们为什么都穿着红军的军装?那些人的绝望眼神、死气的神情不像是假。如果是演戏,那他们的演技也未免太高了,都可以拿“飞天奖”了。

    邵飞在意的是身上的伤,最后的记忆是自己被雷龙卷卷上了天。最叫自己在意的还是那个奇怪的梦,难道身体是那个人的?自己被勾魂了?使命又是什么?

    “救救他们”那人话突然浮现在邵飞脑中,难道“他们”指的就是这些人吗?

    邵飞不断的想着,突然浮现出了一个疯狂的念头:或许自己穿越了。

    “告诉我现在的时间。”邵飞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同志,现在是下午。我们都没有手表,不知道具体的时间。”

    刘盈边说,边将一只手放到了邵飞的左肩膀上,想给他颤抖的身体以安慰。

    “不。”邵飞微微喘着气,继续问道:“我问的是年代,现在是公元几几年?”

    “班长!你怎么了吗?”柱子更加焦急,然后说道:“什么公元?现在是明国26年。”

    邵飞冲动的个性再次爆发,他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突然,他的双手紧紧的握住柱子的肩膀,眼神死死的盯着他,激动的说道:“明国?明国26年?鬼他妈知道明国什么时候成立的!”

    “同志别激动。”刘盈立即把邵飞拽了回来,迅速说道:“现在是1936年5月16号,这里是滇西。”

    “1936年,滇西。”

    邵飞苦笑了下,又开始自言自语。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转头问刘盈:“1936年,这是真的吗?”

    “同志,是真的。”

    刘盈非常认真的回答了邵飞,然后关怀的语气说道:“同志,你不要激动,你的伤还没好。”

    邵飞神情恍惚,像游魂一样站了起来,表情无比的失落。看了四周,邵飞缓步朝西边走去。

    “班长,你要去哪!?”

    柱子迅速站了起来,紧紧的跟在邵飞身后。

    “不要跟来,我想一个人静静。”邵飞背对着柱子,有气无力的说道。

    “班长,你有伤,我要跟着你。”

    “Thisisanorder!”

    邵飞突然大声吼道,心绪错乱的他随口说出了句英语。

    “班长你说的是什么?”柱子一脸茫然。

    “这是命令!不许跟着我!”

    说完,邵飞快速往西走去,很快消失在树林中。

    刘盈起身走到了柱子身后,好奇的问道:“你们班长说的是英语。他平时就会说吗?”

    “英语,班长怎么会说洋鬼子的话?我们都是一起长大的农村娃,大字都不认识几个。”

    柱子的话震惊了刘盈。刚才邵飞确实说了句英语,而且非常标准。

    刘盈暗想:起先邵飞不认识自己的战友、不知道年代,这些可以用头部受伤失忆来解释。可一名农村出来的红军战士,怎么可能会说一口标准的英语呢?

    刘盈十分费解的看着邵飞消失的方向。

    邵飞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躺下看着蔚蓝的天空,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天依旧是同一片天,可时间却是1936年。

    “穿越时空”这只有在小说或电视剧才会出现的剧情,却落道了自己的身上。

    邵飞没有像别的小说主人公那样,有穿越后的激动或快感。

    小说里的他们穿越后,不是三妻四妾就是封王拜相,而自己却穿越到了长征年代。

    “长征”是什么,邵飞心里非常清楚。他不惧怕牺牲,让邵飞无法接受的是,他离开了自己的部队、兄弟、家人。他们相隔的不是距离,而是时间。

    (ps:希望读者支持下,给个收藏,或推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