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绝色妃语:王爷快一点 > 第761章 三美之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61章 三美之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王郁心知梅慕琦的表现已经令众文武大臣心服,就这次收三美去三将,策马长明门,预防厨城门的表现,也令王郁不得不赞赏有加。

    但王郁心里,跟慕容皇太后的担忧一样,就是想多看看梅慕琦的表现,再决定太子名号的归属。

    见四重臣如此坚持立即废立太子,不得已王郁只得将自己和太后的担忧直接说了出来。

    刘敬见皇上和太后并非反对再立梅慕琦为太子,只是对梅慕琦能否坚持有目前的上佳表现而担忧,心想若强行要求废立太子的话,反而会引起皇上与太后的反弹。

    看来,再立梅慕琦为太子的事情,还得徐图慢求才行。

    想到这,刘敬看了看三位同僚,道:“皇上和太后此虑,亦是为大洛江山社稷屹立千秋万代,永远昌盛繁荣而用的心。我们应该相信皇长子的表现,皇上和太后都看在眼里,放在心里。皇上,臣赞同徐议太子废立,等皇长子纳降归来再议。”

    刘敬的聪明表现在既满足了皇上和太后对梅慕琦的顾虑之心,又给再次废立太子规定的时限。

    如果梅慕琦在东商源人南投大洛一事上,再次表现优异的话,到那时重提废立太子,皇上和太后就没有反对的理由了。

    而且,皇长子去东商源纳降一事,也不会办得太久,最多个把月的事情!

    王郁听刘敬这样讲,虽然听出了刘敬给再次废立太子设限的意思,但也认为到时是该提起太子的废立事来了,便微笑着道:“刘长史的话,朕很是认同。三位爱卿以为如何呢?”

    卫征、兰庭和赵珉见刘敬这样讲了,也心知刘敬的用意。

    三人便不再坚持明日就议太子废立的事情,同意待皇长子纳降归来,再视皇长子在纳降一事上的表现,重议太子的废立。

    见四大重臣跟自己取得一致,王郁面带微笑道:“四位爱卿替朕想想,应册封皇长子一个什么名号,才不致被东商源王莫南屏所轻视,以更利于皇长子办理东商源王南投大洛的事宜呢?”

    五个商量来商量去,也没有想出比慕容皇太后的“大洛王”更简洁更威仪的王号来,最终决定采纳慕容皇太后的建议,给前往雁门郡义乌谈南商源投大洛事宜的梅慕琦,即日册封为大洛王。

    王郁见议定了册封梅慕琦的王号,便让四人讨论梅慕琦的副使与护卫使人选,最后决定由梅慕琦为正使,赵珉为副使,傅广为护卫使,后天清晨率队出行。

    四臣告退之后,王郁不顾更深夜静,再次前往长明宫,将四重臣的一致意见,向慕容皇太后作了细述。

    慕容皇太后也觉得梅慕琦若能出色完成东商源纳降事宜,无论从名望、成就上来考察,都符合太子的最佳人选。

    加上太子人选未决,必然引致众皇子心生念想,对皇室的稳定也不利,便同意了刘敬等人的建议。

    于是,王郁让裴康亲往栖凤宫叫来梅慕琦,当着慕容皇太后的面宣布他大洛王,作为东商源纳降正使,等纳降归来,到时视情况再议太子名位。

    梅慕琦回到栖凤宫自己的卧房,见索卿姐妹都躺在床上睁着大眼睛望着自己,就脱去外衣,躺在鱼姬和姜瑶中间,道:“父皇封本王为大洛王,派本王到东商源办理事务,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回平阳。”

    鱼姬听了,兴奋地从背后抱住梅慕琦的腰,娇声道:“那好啊,我们终于可以陪王爷出去玩了!”

    姜瑶最小,也最调皮,听了呶着嘴唇亲了梅慕琦一下,道:“那肯定好好玩的。王爷,我们要去打猎!”

    索卿年纪稍长,听梅慕琦话里的意思,是告诉自己姐妹三人,蕴含需要分别一个月时间的意思。

    见两位表妹并未听出梅慕琦话里的本意,索卿扶着姜瑶的肩膀,望着梅慕琦问:“王爷没有说明去东商源干什么去,那是王爷不便说,索卿也就不问了。王爷放心,索卿会在宫里好好陪着母义妃,说话儿给母义妃解闷。塞外风寒,王爷此去东商源,正值隆冬季节,王爷可要好好保重自己,莫让卿儿和两位表妹在家里替王爷担心就好。”

    梅慕琦最欣赏索卿的解人意,不由怜惜地伸手越过姜瑶,轻轻抚了抚索卿的香唇,道:“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等本王回来的时候,咱们四人再好好玩,好不好?”

    索卿担心两位表妹撒娇,立即道:“好啊!不过,卿儿跟两位表妹现在就要跟王爷好好玩!”

    说着,索卿掀开被子跳下床去,将炭火盆拨挑得更旺一些,这才摇动腰肢,边走回床边边解着自己的抹胸。

    等爬到床上来,索卿早已一丝不挂了。

    鱼姬和姜瑶见表姐已经脱得干净了,立即翻身坐起,三下五除二也脱个光光。

    三女嬉皮笑脸着都伸手来脱着梅慕琦的衣裤,不一会就将梅慕琦剥成光溜溜一条的了。

    明天就要出使雁门郡了,梅慕琦也心甘情报愿地让三女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一直带着微笑欣赏着三女的猴急的样子。

    见三女一起商量着谁玩什么,梅慕琦好奇地想:“这三姐妹竟然好得象一个人似的,怎么玩自己都要商量好再开始!”

    边想着,梅慕琦边伸手抚摸着索卿滑溜的后背。

    突然感觉有异,梅慕琦勾起脑袋一看,原来三女已经商量出结果来了,正各玩一处呢。

    这可是暴强的玩法啊,让梅慕琦顿时爽传大脑,色由心生起来了。

    索卿是樱桃小嘴撑不下了,吓得花容失色怔怔地望着,哆嗦着问:“王爷,你这是要吓死卿儿么?”

    那时,三女都闭着眼忍受着疼痛,还未见识过梅慕琦的庐山真面目。

    此时见了,俱张大嘴巴,惊讶到无以复加之地步,心里都在怀疑清早时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发生过!

    因此,鱼姬和姜瑶跟索卿一样的心思,把目光也望向梅慕琦的眼睛。

    梅慕琦得意地微笑着,柔声道:“你们自己再试试,不就知道了?”

    索卿望了望鱼姬,道:“姬儿先试试吧,表姐害怕呢!”

    鱼姬转向姜瑶,道:“瑶儿先试试,我也害怕啊!”

    姜瑶目光凝视着梅慕琦已然昂首屹立着的二哥,哆嗦着道:“王爷,我也怕!我那么小,怎么装得下呀?”

    索卿胆战心惊地望着不断晃动,用手握了握,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合不拢了。

    梅慕琦心知三女自然不晓得自己是男人中的绝品了,笑着道:“一般男人有王爷的一半就可以自傲了。”

    梅慕琦的话,三女自信深信不疑了。

    见她们都不敢先上,梅慕琦只好翻身坐起,边将索卿推倒,边道:“别怕啊,王爷来啦!”

    在这三个女人心目中,只要是梅慕琦说的,她们都相信;只要是梅慕琦要的,她们都会无怨无悔地给予。

    索卿顺从地任由梅慕琦操控着。

    一直玩到天色泛白,四人才一起相拥着呼呼而睡。

    正酣睡着的梅慕琦被一阵敲门声惊醒,揉着眼皮梅慕琦着问道:“谁呀?”

    侍卫段炎在门外轻声道:“王爷,光禄勋勾大人和中都尉郅都大人一起来访王爷了,正在厅上候着王爷呢!”

    梅慕琦答应一声,将枕着他肚皮睡得正酣的姜瑶脑袋,轻轻地移到枕上,再将大腿从索卿和姜瑶的胸下悄悄抽出来。

    边小声答应着,梅慕琦边跳下床匆匆穿好衣裤,将房门开个小缝溜出身体,随段炎一起向厅上走去。

    原来,昨晚从长阳宫议完事回到府里,刘敬左思右想,觉得应该让光禄勋勾星和中都尉郅都心里有个准备,便让刘恩刘威兄弟俩去通知勾星和郅都,让他们来自己府上。

    刘长史午夜相召,肯定有十分紧急的事情。

    两人快马到刘敬府上,听说皇长子另有重任后,两人都为如何提出处理管勋等人的意见没了头绪。

    刘敬建议他俩明天一早去拜访皇长子,听听皇长子的意见。

    是以,一大早的,两人相约一起来栖凤宫找梅慕琦来了。

    梅慕琦给出了罪不及家人族亲的意见,让勾星和郅都心里有了方向,细谈了一阵对官兵等一般参与者的宽大处理方法后,三人结伴出门,一起向长阳宫走去。

    按照跟刘敬等重臣商定的计划,早朝上王郁册封梅慕琦为大洛王,王位在诸王之上。

    并宣布了出使东商源谈判东商源王南投大洛的正副使和护卫使,着令梅慕琦、赵珉和傅广三人即日出发。

    退朝后,梅慕琦、赵珉和傅广商议后认为,东商源王南投大洛的事情,宜早不宜迟,决定午时初出发。

    趁着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赵珉和傅广各去准备的机会,梅慕琦回栖凤宫找到六弟王乐,让他即刻动身去往南商源王莫西屏南归的队伍,接替表妹殷语等人护送队伍回平阳城。

    梅慕琦还特意叮嘱让殷语带着南浦伟茂和慕亚源拐道与他汇合,一起前往东商源。

    就在这时候,五王爷王郎回到他母妃的栖燕宫,央求他母亲李皇妃去长明宫,跟太后提立自己为太子。

    李皇妃明知无望,但拗不过五王爷王郎,依然走进了长明宫。

    慕容皇太后何等精明,一见李皇妃这个时候来见长明宫,立知其意。

    李皇妃尚未开口言明来意,慕容皇太后就笑吟吟地道:“李皇妃还真是有心啊!都辰时了,还来本宫看望哀家。哦,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有件事情哀家要告诉你。昨晚皇上来找哀家,说是欲重立皇长子为太子。哀家想想皇长子回平阳后的上佳表现,加上担心其他皇子动了当太子之心,便跟皇上商定,待皇长子,哦,现在应该被封为大洛王了,待大洛王出使归来,将择时重立为太子!”

    李皇妃被慕容皇太后一席话噎得半天回不上话来,怏怏然说了些闲话,就告退回栖燕宫,将慕容皇太后的话告诉了五王爷王郎。

    五王爷王郎气得当场跳着脚骂娘,惊得李皇妃急忙上前去掩五王爷王郎的嘴巴,只担心被有心人听到告于皇上或者慕容皇太后耳朵里去。

    五王爷王郎越思越想越不是滋味,觉得梅慕琦只因为是长子,就可以废了再立,而自己就一丁点的机会也没有!

    听儿子说到长子,李皇妃长长叹了口气,怨气十足地道:“儿子休要妄言,人家就是因了长子可以废了再立,你怎么不早点从母亲肚子里钻出来当长子呢?”

    五王爷王郎听母亲不但没去想着怎么改变现状,反而训起自己来了,气不往一处来,冲着母亲大声吼道:“嘿嘿,若是母亲早上父皇的床,儿子也会是长子呀!都怪母亲没本事,不能像人家那样得到父皇的恩宠,早早地生下长子来!”

    李皇妃本来就比殷皇后晚进宫十来年,也从未得到皇上的恩宠,只是皇上一时兴起,给自己恩施了几回的云雨,才有了两个儿子。

    那时皇上还是太子,自从慕容瑾进了太子宫,皇上就再也没有在自己身上浪费过一星半点的云雨,自然一丝半毫的恩宠也没有了。

    李皇妃因此郁结内心,此事恰似炸药引信,此时被儿子的讥讽话给点燃了。

    不由怒从心上起,恶从胆边生,摔手给了五王爷王郎一个在耳光,“啪”的一声抽狠狠地抽在五王爷王郎的左腮上。

    五王爷王郎自幼从未受过如此责训,才养成目空一切而心眼如豆的品性,怎能容得下母亲当着宫中奴才的面,这般责打于自己?

    立即反手一大巴掌反抽在李皇妃的右脸上,“啪”的一声将李皇妃抽倒在地,号啕着大哭起来,爬起身来冲到五王爷王郎跟前,跟五王爷王郎扭在了一块。

    李皇妃的另一个儿子四王爷王逸,本来就因为梅慕琦被册封为大洛王,位列诸王之上而心中烦躁得很,见弟弟跟母亲扭在一块,不胜烦恼地上前想拉开弟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