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万历1592 > 四百二十六 豪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四百二十六 豪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利玛窦的心情是激动的。

    三年多了,跟着萧如薰三年多了,算上他在中国居住的七八年,他已经在中国蹉跎了十几个春秋了,从当初雄心勃勃的壮年传教士到现在垂垂老矣的谨言慎行的高度中国化的『西儒』,他已经经历了太多太多。

    虽然对于天主的信仰依然如故,但是他不止一次的感觉到自己的体能已经不能支撑自己继续蹉跎下去了。

    这次的出使任务之前,他甚至设想过这是自己的最后一次出使,无论如何,如果这次打不成自己的目标,那么就像萧如薰请辞,回到自己的家乡去侍奉天主,安度晚年,在天主的怀抱中走向人生的重点。

    他自问自己这一辈子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一心一意的为了天主而活,一心一意的为了天主而奉献,他相信,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天主的注视之下,他死后,一定可以登上极乐的世界。

    不过现在,他不这样打算了,在中国这个古老而又神秘的国度里传播天主教这个地狱级副本已经被他打通关了,他用自己的不懈努力和远见卓识,终于要完成这个非常艰难的任务了,罗马教廷的夙愿,无数传教士的悲愿,也将在他的手中得到完结,这种荣耀,是任何虔诚的信徒都无法拒绝的。

    他不管西班牙政府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他也不管罗马教廷会从中得到多少利益,此时此刻的他,只想到了天主,只想到了曾经给予他人生正确的指引和救赎的天主,让天主降临在东方,让天主去拯救那些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苦苦挣扎的中国平民。

    他拯救过不少人,指引过不少人,在他抵达中国之前,他就是一名优秀的传教士,指引人们信仰天主,并且得到了心灵上的解脱,这是他的职责,也是他的信仰,他愿意为此付出生命的信仰。

    在中国,虽然他不曾亲眼见到过,但是他想,无论多么富庶强大的国家,在国家的光辉照耀的阴影之面,也一定存在着和光辉世界格格不入的悲惨世界,因为他听萧如薰说过,现在的缅甸,那些幸福的居民们,都是因为在大明内陆无法生存下去而选择到缅甸来求取活路的难民。

    中国虽然强大富庶,但是利玛窦一样相信有被压迫阶级的存在,一如在热那亚的那些乞讨的人们,一如在罗马城贫民窟里毫无希望的挣扎着的人们,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悲惨,他所能做的就是给他们带去主的光辉,这是他仅仅能做到的。

    他觉得,只要他能做到就好了,因为有的是高级的传教士认为那些贫贱的民众根本不配信仰天主,他们的信仰会让天主染上污垢,利玛窦对此非常的愤怒,他认为任何人都是平等的,都是生命,是个人都有信仰天主的资格,难道说信仰天主还要看对方是否有足够的资产供给你花销吗?!

    他认为天主教在欧洲已经产生了他不愿意看到的肮脏的变化,所以他选择到中国,到纯净得如同一张白纸的人们的中间,将最为正统最为纯净的天主的教义传播到他们当中,重塑天主的光辉和仁慈。

    他一度彷徨,一度失落,甚至于一度绝望,不过,他都扛了过来,并且,终于等到了今天。

    此时此刻,他只想高歌一曲——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

    他不辞辛劳,再次乘船前往菲律宾,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了亚历山大主教。

    亚历山大主教的野望比起利玛窦来更加凶猛,他想要得到的是天主教世界的最高权柄,那无上的荣耀和享受,以及留名于历史之中的永恒,那才是作为一名信徒的最高荣耀,而中国传教事业的成功必将推动他的野望的实现。

    亚历山大主教得知了这个天大的好消息之后,差点没有快活地跳起来,就在这个时候,他决定要自己成为中国传教的总负责人,他不想回到现在乌烟瘴气的罗马教廷去听那些所谓的信徒们的利益纠葛了,他向教皇请命来到中国,为的就是培植自己的势力。

    他敏锐的察觉出了中国人必将在欧洲大地掀起一阵狂热的中国浪潮,这股浪潮将会席卷整个欧洲,而作为中国教徒的总头领,中国的影响力越大,他的影响力也就越大,中国越强,他的势力也就越强,等到他可以和中国皇帝平起平坐的时候,教皇的地位也就十拿九稳了。

    他要亲自缔造中国传教区的辉煌,亲自为信徒洗礼,亲自提拔教会的神职人员,一点一点的看着自己的势力壮大起来,成为天主教世界里不可或缺的大人物。

    于是他激动的对利玛窦表示自己要学习中文。

    “什么?您要学习中国的语言?”

    利玛窦表示疑惑。

    亚历山大主教激动的点了点头,开口道:“没错,我决定学习中国的语言,并且留下来,暂时不返回欧洲,我要在这里亲自负责中国教区的传教事业,我要亲自负责这件事情,中国教区将由我来亲手缔造。”

    看到狂热的亚历山大主教,利玛窦没来由的有点担忧起来。

    他留在这里的确是不错,枢机主教的身份足以让他成为这一代所有传教士的总头领,但是他真的懂中国人,懂中国的现实环境吗?

    萧如薰这里还好说,毕竟没什么儒家力量,但是中国内陆可是儒家文化的天下,外来的思想要想和儒家争夺话语权和信徒,那可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对方可以调动行政力量和军队对付我们,而我们却没有对付他们的方法,否则我这十多年来也不用小心翼翼的。

    他们是真的一言不合就驱逐,找个地方居住还要大费周章,要不是友人帮助,利玛窦可不认为自己可以在中国生存,而亚历山大主教对中国一点都不了解就要负责中国传教事业,那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于是利玛窦决定自己要很负责任的对亚历山大主教进行中国剖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