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红袖倾天虞美人 > 第488章 悬崖下的天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88章 悬崖下的天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苍穹茫茫,流水波澜。

    河岸边的小树林葱绿茂盛,几个朴素衣着的村民急速走着,带头的还一个劲的催促着,“快,快一些。”

    这几个村民都是男丁,走来后面的几个人用扁担合力抬着什么,一边注意住下,一边也走得着急。

    “等一下。”突然前面的中年人抬手制止了众人。

    后面抬扁担的年轻粗人险些撞上去,怒斥道,“咋?你看狼啦!”

    “嘘。”中年老汉随着做出禁声的动作,挪到一棵树旁微低下腰,压低声音指了指前面,“有官兵。”

    “官兵?”中年粗人昂首去看,目光一惊,瞬间低头,“啊呦,还真是。”

    紧接着其他人也纷纷弓下身子躲到树后。

    “人还不少,咋就跑山洼洼里来了?”中年粗人有想不透,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往常连只耗子都不肯来,更别说当官的了。而他们村也因为周围布满了瘴气,十年八年才走出两三个有追求又勇敢幸运的人,能回来一个那就是长大见识的人,要负责传道受业的。而且多半就是他们村下一任村长了。

    后面一个年轻小伙子忽然一惊,一本正经道,“该不会是发现我们村有宝藏了吧。”

    老汉一拍小伙子的头,斥道,“耗子都不打洞的地方,找啥子宝藏,你昨儿打猎拉在外面的屎吗?”

    “那咋办了?”粗人有些为难,一副万一真挖到宝藏的表情,毕竟那些官兵来此肯定有大目的,而且看样子确实是在找些什么。

    “你们忘了村长怎么交代的?”老汉很是肃穆道,“这些官兵还是躲着点好,我们从他们后面绕过去。”

    尽管对外面的世界并不熟悉,但根据村长的警告,遇到官兵十之八九会倒大霉。所以大家并不犹豫,纷纷点头。重新挑起了扁担,带着用荒草遮挡的某物蹑手蹑脚的跑开了。

    树林隐僻处,一身戎装的威武男子神情焦虑,他一手按住腰间的刀柄,锐利的双目四处看去,却是一片荒茫。

    他在找一个人,一个绝对不会死的人。

    至少他是这么坚信的。

    由北向南的风从林子中黯然拂过,刘裕的心突然被什么揪起,一阵烦躁。

    已经一天一夜了,那位从压顶坠落的英勇女子,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下属们的寻找任在继续,却有一朵看不见的阴云盘旋在上空。

    刘裕立在木林风中,低喃,“锦儿,告诉我,你在那里?”

    回答他的,是飘零的落叶和飞鸟惊离。

    内心被狠狠的揪起。突然,他不放弃的大喝,“你们两队,跟我到河边。”

    “是,将军。”

    到了河边,更是一片心悸。河岸比木林空旷,一眼可以看出几十米远,而几十米远内都没有任何人的身影。木林几米远的视觉效应,要比这里更安慰人,它每过一点距离就会给人新的希望。

    但刘裕也不断的安慰自己,河面宽广,河水很深。从断崖上掉入河中,生存的几率会更大。

    一找又是半天,有队长忍不住来报,“将军,这片区域没有。”

    “有没有看到人走动的痕迹?”刘裕不死心的问。

    队长摇头,“没有。”

    没有。

    没有。

    没有!

    下崖后听到最多的就是没有……

    刘裕戎装威武,却立在天地间寂寥失落,他扫视着空旷的河岸,低唤声音被带入风中,“锦儿……”

    从悬崖上掉下不可能毫发无损,要是再找不到她,纵是活着也很难保命。

    队长看着将军沉默不语,阴郁的脸上是极度压抑的神色,不免劝道,“将军,放弃吧,这么高的悬崖,水流又深又急,当初谢将军掉落后也没找到。现在战事正是吃紧,不能再……”

    “不行。”下属未说完就被狠狠打断,大喝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给我找!”

    队长随即打了一哆嗦,立马领命退下。

    下属退离后,一阵心悸瞬间侵袭而来。是了,当初谢琰坠崖后也没有找到,或许他们的尸首早已沉入湖底,一同去往黄泉彼岸了。

    悲观的猜测瞬间笼罩心头,焦虑成倍袭来,刘裕望着满目的青山博大绿水长流,忍不住对着天地大吼,“天锦……”

    伤恸之声山听山抖,水听水悲,自然万物将他的呼唤化作回音,被传送到更加遥远的地方。

    就在绝望侵袭的时刻,濒临崩溃的边缘,有一个女子的声音轻轻飘来,“你在喊谁?”

    刘裕一惊,赫然回头,入目的是那最牵肠挂肚的心爱女子。

    “锦儿……”

    或许是上天感受到了他的祈求,将天锦送还给他。

    那身形纤细的女子满身伤痕,遗失发冠的头发散落在腰后。金甲也不见了,只有一层轻薄的白衫覆盖在她身体上,血迹斑斑。她站在草丛中,一棵树的旁边。看上去柔弱许多,面色苍白,眸光坚毅中蓄满惶恐。

    “锦儿。”刘裕随即奔了过去,紧紧将她拥入怀中。

    “锦儿,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你怎么会死,你一定不会死的。”失而复得的喜悦令他在下属面前有些失态,但他已完全顾不得那些了,再没有什么比这一刻的遇见更重要,“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离开,你一定会选择和我在一起。”

    冰冷坚硬的戎装紧贴着单薄的身体,而天锦却感受到男人体内的热血沸腾。她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炙热温暖的血液,忍不住的缓缓靠上他的脖颈,“你真的那么在乎她?”

    “是的,我很在乎你。”

    刘裕送松开怀中的人,死死盯住她的脸,半分也不愿移开。而对方却是目光闪躲,半是惧怕半是不自在表情。

    “天锦是谁?”

    轻声的疑问犹如五雷轰顶,刘裕心头一惊,“天锦……天锦是你啊,我是阿裕,你怎么了?”

    女子抬起头,目光生涩的看向他,又问,“阿裕是谁?”

    刘裕一时哑然,震惊的看着这张熟悉又默然的脸。就连周围远远站着的士兵都惊愕了,一时无措的左顾右看,然后又向将军投去同情的眼神。

    天锦在失落中低下头去,“你找错人了是吗?”</td&gt;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