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森林开发商 > 第三百二十五章 蒋鸿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百二十五章 蒋鸿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凌子凯站在门口往那平房里面看了看。

    那平房只有十个平方左右,除了进出的这道门外,其余的墙面上都是封闭的,所以里面显得黑乎乎的。站在门口都能够感受到一股霉味扑鼻而入。

    里面除了放着一张木板床外,没有其它的摆设了。

    一个人影双手搭在脑袋下面,曲着双腿,正懒洋洋地躺在床上!

    “老蒋!”

    见到那人后,蒋嫂忍不住咽哽起来,一下子冲进了房门。

    听到是妻子的声音,蒋鸿远一下子从床上翻身起来,几步迎上蒋嫂,用手抓住了她的双肩,有些责备地说:“你还真来了!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无论我出什么事情,你都不必着急。看看他们最终能把我怎样!”

    蒋嫂生气地说道:“你看价现在都这样了,还死犟个什么啊!”

    蒋鸿远装出满不在乎的样子:“我在白吃白住的不是挺好的吗!”

    凌子凯看着眼前这不足十个平方的房子,跟监狱里的禁闭室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长期把人关在这里面,就算是一个正常人也要被折磨的精神崩溃了。

    蒋鸿远虽然话里话外都显得十分轻松自如的样子,但脸上的神情却掩盖不了内心的那份疲惫。之所以强撑着,一来是想安慰妻子,二来也是不想让外人笑话吧!

    能够在被关了七天后依然坚持住,这蒋鸿远的意志力应该很强。

    借着昏暗的光线,凌子凯打量了一下蒋鸿远。一米八十多的身高,躯体魁梧。国字脸上长着一副络腮胡子,黑白相间的头发有些乱糟糟的。看上去完全是个典型的北方汉子。这跟凌子凯原本心里想像中的那种书生意气的形象有着很大的差距。

    “老妈,有什么话不能回家再说的,大家都在门囗等着呢!”

    蒋小海嚷了一句,也不知道这孩子跟父亲之间有什么矛盾,不但没有进去,而且连一声“爸”也不喊。

    “小海怎么也来了,他不上学吗?”

    蒋嫂不滿地白了眼丈夫,说道:“我看你是在这里呆糊涂了,现在还放暑假呢,你让孩子到哪里去上学?”

    蒋鸿远闻言有些愧疚地笑了一下。自己为了上访,对家里的事情还真从来没上过心呢。

    “”对了,外面还有几个你想像不到的人呢!这次你能这么容易就出去,还多亏了人家的帮忙!赶紧出去谢谢人家!”

    想到站在门外的凌子凯等人,蒋嫂忙拉着丈夫从禁闭室内走了出来。

    “蒋师兄,你还认得我吗?”

    张楠对着从门内走出来的蒋鸿远迎了上去。

    蒋鸿远看着张楠的面容,觉得有种似曾相见的感觉,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便有些疑惑地问道:“你是?”

    其实张楠也就几个月前在林兴安的办公室里面跟他见过一面,礼节性的交谈过几句,算不上熟悉。见他不解的样子,便笑着说道:“蒋师兄,几个月前,我们在北方林业大学林老师的办公室里见过面。”

    听张楠提示,蒋鸿远的脑海中有了一些印象,说道:“哦!我想起来了。你好像姓张吧,叫什么名字还真记不住了!张师妹,你怎么会在这里来的?”

    “蒋师兄,我可是特意来找你的!至于什么事情,咱们还是回家后再说吧!”

    蒋鸿远也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便点了点头。

    “老蒋,这几天让你受委屈了。你也是当过领导的人,这下面的人有时候办事就是让人不省心,竟然无冤无故的把你关进了这房子里面。你放心,这事我一定会进行严肃处理的,让他们给你陪礼道歉。你如果有什么要求,就尽管提出来,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孔局长带着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上前对蒋鸿远说道。这话说的,连他自己听了都觉得脸上有些发热。明知道对方肯定不会相信,却又不得不说。当然,这话看上去是在对蒋鸿远说的,实际上却是说给边上的凌子凯听的。

    蒋鸿远虽然不知道这姓孔的怎么会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好说话起来,但也知道这里面肯定发生了一些什么自己不清楚的事情。想到刚才妻子说的,自己能够这么容易的被放了,是有人帮了忙。再联想到张楠的到来,答案自然就出来了,肯定是这小师妹找了什么人,给县里施加了压力,否则这姓孔的绝对不会摆出这副屈膝卑躬的尊容。

    为了上访的事情,蒋鸿远跟孔局长以前己经发生过了好几次冲突,就算是现在再怎么示好,他也不会领情,便讥讽道:

    “孔大局长,你这话可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什么时候你们信访局的变得这么公正为民起来了!既然你让我提要求,行啊!前几天你们不是把我从京城那儿带回来的吗,现在就麻烦你们把我送回去吧!”

    孔局长闻言脸上露出了尴尬,把他送回去,这怎么可能!

    只是他刚才把话给说满了,现在反而把自己给逼到了墙角,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好在蒋鸿远也明知他不会答应,只是拿话来挤兑他而己。

    就在他们在那里对话的时候,古伊娜走到凌子凯的身边,低声说道:“现在你的事情己经办完了,是不是可以跟我走了?”

    见到古伊娜再三的催促着自己跟她一起离开,凌子凯倒也不好意思再拒绝了,说道:“行,你先用车子把他们送回家,然后我就跟你走!”

    见凌子凯答应了自己,古伊娜那冰冷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我这就去把车子开过来!”

    说着便转身大步往前面的办公楼走去。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信访局的大院内便响起了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那彪悍的悍马车绕过了办公楼,径直开到了后面的平房前。

    凌子凯跟蒋嫂打了个招呼,一行人挤上了悍马车。还没坐稳,古伊娜就猛踩了一下油门。

    在悍马车扬长而去的那一瞬间,孔局长的目光看到了挂在车尾上的那北方军区的军牌,心中没来由的又是颤动了一下,暗想着,这蒋鸿远是不是走了狗屎运,除了跟省里领导搭上了关系,竟然跟军队上的人也有瓜葛,难道说,这回要来个咸鱼大翻身了!

    在车上,张楠向蒋鸿远介绍了一下凌子凯。

    因为马上要跟古伊娜离开,就路上这点时间,根本就来不及跟蒋鸿远说起自己想要请他到林场工作的事情,凌子凯索性也不提起,只是跟他闲聊了几句。

    不到五分钟,车子便到了蒋家居住的那条巷子口。

    本来张楠也想跟凌子凯一起去,却被古伊娜一句:这事涉及军事机密为由给直接赶下了车。

    看着翘着嘴巴,满脸不高兴的张楠,凌子凯也觉得有些无奈。便劝了她几句,让她留下来也好,可以趁这段时间跟蒋鸿远好好沟通一下,代表自己跟他谈一谈工作的事情。

    想起先前自己跟白虎帮的人发生了冲突,而自己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凌子凯便叮嘱张楠小心点,没事不要出去,免得遭到白虎帮的报复。

    出了卡莫县城后,悍马车驶上了一条山路。从远处那连绵起伏的山岭来看,应该是通往大山的深处。

    凌子凯好奇地问道:“我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

    “一个军事训练基地。记住,到了那儿,不该看的就不要看,不该问的也别问!”古伊娜依然保持着那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样子,硬邦邦地说了一句。

    见自己讨了个没趣,凌子凯便闭上了嘴, 心里抱着既来之者安之的态度,将整个身子仰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起来。

    大概行驶了半个多小时后,凌子凯被一阵急剧的刹车声惊醒过来。

    睁开眼后,发现车子停在了一个岗哨前。一个全副武装的战士跑到车前,冲着古伊娜敬了个军礼。

    古伊娜还了个礼后,拿出一张公文,递给那战士,说道:“这是总部请来的客人!”

    那战士接过公文看了一下,又跑到车子后座的窗前,看来看坐在里面的凌子凯,跟公文上贴着的照片对照了一下后,冲凌子凯敬了个礼,拿出了一个黑色的东西,说道:“对不起,这位首长,请您把它戴上!”

    凌子凯不解地看了眼拿战士手中拿着的东西,还没等他开口,古伊娜已经说道:“这是规矩,外人在进入基地的时候,不能观看路上的情况,必须带上头套。”

    凌子凯点了点头,没有拒绝,任由那战士将头套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那头套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虽然把整个头部都蒙在了里面,却没有让人感到憋气,只是把外面的情景全都遮掩住了,眼前一片漆黑。

    感觉到车子继续启动后,凌子凯心中感到有些好奇,不知道古伊娜要把自己带到什么地方去,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连路上的情景都不能看。

    难道说里面是一个属于绝密的军事基地,该不会是*部队吧!

    凌子凯本想悄悄地放出祖神意识,那样能依赖,这头上戴着的头套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自己照样可以把周围的情景看的一清二楚。而且也神不知鬼不觉地,根本不用担心会被别人发现自己在偷看。

    但是想了一下后,凌子凯还是放弃了心中的念头。

    好奇害死猫!

    有时候知道的多了,并不见得就是好事。

    ,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