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抗战之我的纵横人生 > 第六百一十章 反击的时刻到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一十章 反击的时刻到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前几轮日军进攻投入的兵力虽说不算多,但却表现了日军一贯顽强的意志力。第一波吃进攻的日军部队,几乎是一丝不苟的使用日军步兵山地进攻战术。尽管在阻击部队密集的火力阻击之下,前几轮进攻的日军并且取得多大的战果,可却是并未撤回出发阵地。

    而是就固守在前沿阵地前,利用沟壑甚至是自己战友的尸体,就地垒成简易的工事与当面阻击部队对射。像一颗颗钉子一样,插在阻击部队阵地前。后续部队则在炮火以及轻重机枪的掩护之下,不断的向前推进。

    在发起攻击的时候,日军前后几个梯队跟进的相当紧密。各梯队的日军之间相互配合交替进攻,一波攻势被打垮之后就地坚持。后续梯队则在他们火力掩护之下,越多他们的阵地持续向前挤压。

    日军采取的这种挤压战术,让前沿的阻击部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日军的战线,虽然有些缓慢,但也在坚定的一点点向前推着。从日军发起正式进攻开始,还不到一个小时,进攻的日军就已经在前沿阵地,不足一百米的距离之内打下了钉子。

    尽管阻击部队的掷弹筒手,也炸掉了日军的几挺歪把子机枪。交叉开火的轻重机枪,也让日军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可同样还以颜色的日军掷弹筒手,再加上那些钉在前沿阵地的钉子精确的步枪火力。

    与后面的步兵炮,并纵深的山炮兵相互配合,两轮攻势下来也让阻击部队伤亡不轻。而日军的几挺重机枪根本就不顾及弹药消耗,则更是以密集的交叉火力,压制的前沿部队有些抬不起头来。

    看着前沿阵地两个连尽管依靠简易工事,但与日军两个中队的对抗之中依旧处于有些下风。李子元摇了摇头,自己下决心苦练了这么长时间。与当面这个日军三流师团的两个中队对抗,不算炮兵火力上的差距,单就步兵战术和训练上差距还是不小。

    打伏击战和游击战,自己部队还是可以应对。通过与伪五十八师一战,自己部队在面对这个六十九师团的时候,运动战上集中兵力,尽管还是可以能占到上风。但是这一对一的作战,看来自己部队还是有差距。

    而眼下日军重新编成的这个六十二师团,与当年的日军常备师团相比。不仅仅下降的是火力和编制,单兵素质和指挥官的素质,都有大幅度的下降。下级军官二十多岁的都不多,之前的那场伏击战被击毙的日军军官,甚至有四十多岁的大尉。

    这以往面对日军常备师团,以及三十六师团这样乙类师团,基本上是不可想象的。而对付这样一个新编师团,自己部队在一对一的时候,还占据不到上风,这就知道深度研究了。

    看来这一战过后,自己部队的训练还是要加码。想到这里,李子元将目光转向了那边,在与伪军五十师作战的时候俘虏的,眼下正像是窝窝头一样蹲在地上,听着前边震耳欲聋的枪炮声,眼神呆滞的伪军俘虏。

    在日伪军同时发动全面攻击之后,此刻承受着巨大压力的并不单单是何三亮。正面阻击伪三十八师主力进攻的刘思明,也同样的陷入了苦战。山下的伪军虽说无论是单兵战斗力,还是战术组合和运用都不如日军。

    但该部的伪军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顽强,也摆出了一副死战不退的架势。集中兵力采取了轮番的突击,让本身在这支伪军进攻之下,已经付出了很大代价的刘思明,眼下承受的压力也并不何三亮要小到那里去。

    这次明显打算一锤子买卖的伪军,甚至组织了督战队。几把雪亮的大刀外加两挺机枪,就摆在在攻击部队的背后,有后退着直接杀无赦。有擅自后退着,先杀带队的军官。这个伪军师长这么一搞,前边的伪军在进退无门的情况之下,也只能拼死向前攻击前进。

    当面伪军玩起了命,正面的刘思明可谓压力倍增。在部队伤亡越来越大的情况之下,刘思明只能放弃了主峰前边的两个山头阵地。除了一个侧翼掩护阵地之外,将所有剩余的兵力,全部撤到了主峰正面固守。

    不仅仅是战士此刻已经伤亡过半,撤回主峰之后只能缩编为一个连。武器装备的损失,也是相当的惊人。加强给刘思明的重机枪,连同二营机枪连原来配备的四挺重机枪,被日伪军炮火炸毁了一半。

    因为自战斗打响,当面的八路除了掷弹筒和重机枪之外,从来都没有使用其他的武器。山下无论是日军还是伪军,在重武器的使用上已经到了饰无忌惮的地步。其炮兵甚至推进到了距离前沿,七八百米的地方直接开火。

    在日伪军发起总攻击之后,伪军炮兵在其师长的命令之下,甚至将一门大正六年式山炮,推进到了距离刘思明的阻击阵地,不足五百米的距离。将这门山炮当成了直瞄火炮,直接瞄准开火。

    面对着日伪军两方面的挤压,李子元的望远镜一直都没有放下。山下日伪军轮番的,几乎是不停顿的攻击,承受着巨大压力的不仅仅是一线的作战部队,对于李子元这个指挥员来说无论是心理,还是精神压力更是巨大。

    前沿阻击部队在战斗之中,承受的伤亡数字。让李子元举着望远镜的手,甚至都有些哆嗦,嘴唇也被他自己咬的千疮百孔。这不是害怕或是其他的原因,而是因为此时前沿阵地的伤亡,让他心疼的都快要淌血了。

    但李子元心中也很清楚,这个代价是自己必须要付出的。这一战不打,自己的确可以全身而退。但不仅九鼎山区坚壁的几万百姓和地方干部,要遭遇到灭顶之灾。从整体战局上讲。单靠着带着日伪军在山区打转转,自己也很难完成上级交待的任务。

    只是尽管心疼的手之哆嗦,但李子元还是坚持自己的计划。隐藏的火力,未到全部展开的时候,就绝对不能动。否则一旦打草惊蛇,再想寻找这样的机会可就太难了。鬼子也不是傻子,那些伪军的将领更是个顶个的人精子。

    自己一旦打草惊蛇,让当面这股子日伪军察觉到,自己是一块他们吃不下去的硬骨头。这股日伪军不仅有可能调头回攻九鼎山区,甚至有可能缩回进攻出发地。所以要么不打,要打就只能一击致命。

    相对于肉疼的李子元,在他对面原本有些志得意满的奥村丰二少将,眼下脸色却是很不好看。他不仅仅对伪军的进展不满意,对日军的进展也同样相当的不满意。对于他来说眼下参战的日伪军,无论那一个方面的进攻效率太慢,太过于浪费时间了。

    近一个小时的攻击过去,出击的日军消耗了三分之二的炮弹,出击的日军两个多中队伤亡了几十号人,却是只夺取了落凤岭侧翼方向两个掩护阵地。至于落凤岭主峰阵地,迟迟未能取得决定性的突破。

    看着逐渐西沉的太阳,以及手头上眼下已经不充足的炮弹。知道一旦到了夜间,极有可能被当面这股八路溜掉,生怕自己最后两手空空的奥村丰二少将,也顾不得其他的了,直接给前沿部队下达了总攻击的命令。

    接到命令的前沿日军,虽说其大队长对这道命令很是不满意。认为这样会让自己部下,付出过大的代价。相对于奥村丰二少将天黑之前,务必歼灭这股八路的命令。这位大队长认为眼下平稳推进,依靠炮火的优势逐步蚕食对方兵力,才是一个最正确的选择。

    即便是到了夜间,自己一方也可以依靠着兵力优势,将这股八路困在落凤岭。整个落凤岭面积并不大,山势走向也相当的平缓。最关键的是,海拔的高度也并不高。这样的战场是一个难得的战场,足够自己稳步推进来解决问题了。

    大不了将留在九鼎山口的部队,给调回来就可以了。反正那边的八路也剩不下几个了,周边的友军又在快速的四面合围。即便是九鼎山口暂时撤退,那些土八路也跑不出去,干嘛要冒着付出很大代价的风险,急着去吃掉这股已经坐困愁城的八路?

    反正对手也没有多少兵力,自己部队加上那个三十八师主力,在兵力对比上占据绝对的优势。再加上火力上的优势,稳扎稳打才是更适合自己当面的局势。当面的八路兵力虽说不多,火力也不是强大。但作战意志却是相当的顽强,强攻只能会给自己造成重大伤亡的。

    可奥村丰二少将却摆出了一副不想就自己的命令,有任何讨价还价余地的架势。让这个大队长也只能硬着头皮,给自己的两个多中队下达了总攻击的命令。而在他们的背后,日军炮兵也在将最后一些炮弹,全部砸向李子元所部阵地。

    当日军全部兵力进入了主峰侧翼的山沟之中,拉出散兵线准备发动其在关键时刻,惯用的猪突战术的时候。知道此刻已经到了该反击时刻的李子元,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向着贺会章以及所有的炮兵,并之前一直隐蔽代价的重机枪下达了开火的命令。

    随着李子元的一声令下,前沿纵深从交叉部署,之前一直隐蔽待机,只能坐视前沿苦战的几挺重机枪手。在第一时间就扣动了重机枪的扳机。加上那门二十毫米小炮以及一门三七平射炮,组成一张扑向几乎是毫无准备日军的交叉火力网。

    李子元部署在这里的,都是射速快的水冷苏制重机枪。这几挺重机枪打出的密集子弹,横扫了正在发起进攻的日军阵地。二十毫米小炮和三七平射炮的炮弹,也将日军进攻出发阵地的山沟出口封锁的死死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