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诡三国 > 第八四三章 另一个战场(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四三章 另一个战场(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斐潜一边批复着相关的公文,同样也在一边思索着现在他夹袋这些人物,偏于武将类的就不说了,单单是偏于民政这一块的,还是略有一些少。

    崔厚现在主要是偏向于商业贸易这一块,而枣祗又偏向于桑梓这一个方面,杜远着重是在后勤补给,令狐邵多现在还是在处理学宫方面事务,常林则是位于永安县城掌管民生,太史明则是专门负责于黄氏工房及相关的技术方面的工作。

    似乎看起来挺多,但是实际上用起来人还是太少。

    而且斐潜现在也是需要建立起一个比较稍微完善一点的模式要推动越来越庞大的地盘上面的诸多事项的顺利运作。

    丞相制度,招人嫉恨。

    不仅是遭到百官的方面,甚至是皇帝方面的忌惮。

    从汉代开始,就是皇权和相权之间的争斗。秦朝开始,正式设立丞相这个职位,但是刘邦和萧何做了一个神开头,虽然一时的恩宠,但是到了最后萧何也不得不以六十岁的高龄入狱,虽然最后得到了赦免,但是也给汉代整个的丞相制度涂上了一层阴影。

    后来又改为三公,甚至强势的汉武帝又把行政的权限划归回来,利用当时没有根底的儒生处理一般的民生事务,却造就了现在的士族的基础。

    纵观丞相的一生,基本上就是与皇帝斗,与百官斗,与地方士族势力斗,甚至还要与天地斗,比如像是日食月食旱灾洪水什么的一出现,必然第一责任人就找到了丞相这里。

    结果就要么变成诸葛丞相的模式,什么都不放心,亲力亲为,然后自己累死,同样也耽误了下一代的成长;要么就是魏公丞相的模式,为何改朝换代的伟大事业奋斗终身。

    但是这样的政治模式是合适的么?

    虽然是通过协力处理完了目前的公务,但是斐潜依旧很头疼,当下阴山的战役算是告一个段落,而且他也需要时间再多储备一些粮草和器械,所以现在重心自然是要从军事上面转换到行政的方面,而对于行政的这一块高层格局,到底是怎样才能更加的适合如今当下的情况?

    嗯,往后的朝代政治格局是什么呢?

    唐朝,似乎是三省六部?

    宋朝是枢密院,中书相公,大御史?

    然后元朝,嗯,忽略吧……

    明朝,内阁?然后,党争党政?

    清朝,铁帽子大王八,呃,错了,是王大八,嗯,也不对,八大王?算了,确实不熟悉,所以还是忽略吧……

    唐朝的三省六部,粗看像是在分相权,但实际上对皇权与相权都有所分割,但是这样的处理时不时能达到好的效果呢?

    三省六部与后世的三权分立并不相同,立法权实际上依然保留在帝王手中,门下的监察功能更像是相权用以对抗帝权的工具,而尚书省作为实际执行机关,似乎被排除出了帝权与相权的角逐,但实际上尚书省与六部之间的关系也存在着相权与帝权的微妙平衡,尚书主官是对帝王负责,而六部则是对行政领秀即相权的惟命是从。

    虽然李世民雄才大略,成功的将士族子弟的代表丞相的相权分割了一些,但是以士族内部的士大夫已经化整为零,和皇帝抗争到底,一直持续到了宋代也未停止。

    宋代的赵老大,出兵两湖,灭南平和湖南,收了后蜀,拿下了南汉,推倒了南唐,似乎统一了五代十国的混乱局面,然后自然就开始考虑怎样才能延续赵家王朝长长久久。赵老大思前想后,似乎觉得处理了两个问题就能搞定一切,一个是潘镇割据,一个是中央集权。

    赵老大是这么想的,也就这么干了,召集所有的杠把子喝杯酒,然后得了一个“杯酒释兵权”的美誉,同时为了防止兵和将关系加深,时常调换军队,兵不识将,将不识兵。刚开始效果不错,但是同样也埋下了宋代后期文强武弱的灾难性的后果。

    那么怎样才能中央集权呢,赵大佬耗费了无数的脑细胞之后,史无前例的开创了官称和实职分开的制度,除非赵大佬审批,否则官员平常就是虚衔,并无实际的权力。中书,枢密院,三司御史等等相互牵制,画面极美,但是赵大佬也想不到自己处心积虑制定的严密的政治制度后来造成了“冗兵、冗官、冗费”相互扯皮扯后腿的可怕局面。

    明太祖废丞相,大权独揽,然而明朝后世的皇帝没有他那样的精力和谋略,不少事情只能交给原来仅备顾问的殿阁大学士来决定,甚至还有的皇帝被内阁当猪养。

    经过明朝三个阶段的内阁政治模式的发展,到了清朝时期,带着尾巴的皇帝害怕并排斥汉人,雍正帝又设军机处,架空殿阁大学士,真正消除汉人官僚集团对君权的威胁,然而太平天国被消灭后,地方汉人督抚入相,要是没有慈禧压着,也不知道出了几个曹孟德朱全忠了。

    任何一项制度到了华夏精明的帝王与权臣手中,就算是一时没有问题,随着时间的延长,就会找出无限的纰漏。

    再往后的政治体系?

    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政治体系?抱歉,理想很鲜美,但是现实很枯丑,在民众不具备一定的知识文化根本就驾驭不了,就算是后世在民众普遍接受了教育的情况下,在号称最自由最民主的米国,也依旧出现买卖政治权利的把戏。

    公文格式还算是不大不小的问题,但是执政的政治结构却绝对是关系深远的重大问题,现在斐潜这里什么都是草创,人员也不多,所以就算是有什么事情临时调配一下也行,但是随着地域的扩大,肯定不再可能事事躬亲,因此这一开始框架就非常的重要,否则等这个政治结构都开始往上增长了,才发现根基是歪的,那么肯定会很痛苦。

    现在,斐潜在民政这个方面上,一个是公文格式改革的问题,另外一个就是关于执政体系的问题,斐潜揉着低头低了一天有些酸胀痛苦的脖子,和徐庶、枣祗、杜远打了个招呼,便准备往后院去休息一下,也准备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看看是哪一种方式才是更适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