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五代梦 > 第五百六十八章 手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六十八章 手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看到春晖堂的门从里面锁着,董海川想去推门,刘继兴扬手止住了他的行为。

    长安公主看到刘继兴的眼睛飘过来,不由顿时跪在地上,身子甚至有些微微发抖:“陛下明鉴,老母因为得知父,父亲大人身逝,可能心里太过悲痛,早早便把自己锁在堂内,谁都不相见!”

    刘继兴虽然不知道长安公主的心思,看着她微微发抖的样子,知道她绝对不会骗自己。要知道孟昶都无法承受这段时间的变故,何况是她这种子女了。加上此女夫家的微妙关系,她可能还能和自己说话,就已经算是心态很好的了。

    至于孟昶的那些兄弟姐妹,如那燕王孟贻邺、夔王仁毅、雅王仁贽、彭王仁裕、嘉王仁操,这都是孟昶自己的亲兄弟。如果知道孟昶自尽了的话,只怕有些人极有可能步其后尘。

    既然孟昶自己花天酒地耗费了江山,这些兄弟不能做皇帝,在蜀中除了享受又还能做什么呢?如今丢失了蜀中天下,来到岭南寄人篱下,看人眼色自然是最轻的了!

    至于这蜀中皇家成员的女眷,有些被当成牺牲品选进宫来,可能还是她们的幸运吧!

    因为作为一个罪臣归朝,多少家眷直接深受其害,甚至当成累赘灭口了。孟昶即使享受极高的荣誉和入朝的待遇,但是根据刘继兴得到的情报,也不可能马上一一尝试。加上上次官员对孟昶的敲诈,刘继兴便知道在任何时代都有这种人。

    这次孟昶的身死,和历史上他归朝汴京没多久便身亡,刘继兴认为不仅仅是自己和赵匡胤的问题。而是孟昶这个人本身的心里,在路上的这段岁月,已经想明白了许多事情。而这次他直接的自尽,因为这几天孟昶一直有些不正常。

    伸手扶起了长安公主,刘继兴还是做出了一个明君的表象:“不必如此,朕早料到国母一定会悲痛欲绝的。不过朕担心啊!岭南气候潮湿,国母年岁亦高,你们姐妹兄弟,须照顾好国母才是!”

    因为听宫人提过,说皇帝刘继兴幼时太过血腥,虽然不过是李仛震慑的一种手段,但是长安公主这些女子,还是毕恭毕敬的,怕给自己家族招来祸端。

    所以在她们的眼里,刘继兴依旧是以前的卫王。能够伺候好刘继兴,即使他也没有亲自宠幸,那也是一种荣耀了。但是听说刘继兴继位以来,已经屠谬过几次大臣,听来还是让人胆战心惊。

    所以这次安乐公府即使知道孟昶的死因,就是心里悲痛万分,那些容易激动的家眷,还是让他们都想办法回避。虽然不知道皇帝会不会来,或者具体会对孟家干什么,但是大家还是极为害怕皇帝的,何况是皇帝真的亲自过来了。

    长安公主自然不敢有丝毫异议,尤其看到龚澄枢匆匆过来,表情严肃的样子令人生畏。听说这个大佬是比李仛更得圣心的,她赶忙退到一边肃立。

    这时候龚澄枢拿过来的是一纸奏章,龚澄枢看到刘继兴身边的丽人,居然稍微迟疑了一下。不过刘继兴好像没有看到一样,直接把奏章拿了过来看。

    明显这是孟昶留下的,虽然不是孟昶自己亲自上奏,但是用意却是很明显。

    静静的看着这种情形,刘继兴知道孟昶这些天,心里肯定一定是极为纠结。换成任何一个人来看,家园故国成了别人的,自己还要仰人鼻息生活,而且是朝不保夕的环境,都会胆战心惊不知所措。

    不过看到这篇不足千余字的奏章,刘继兴瞬间便明白了孟昶的心境。毕竟他开始是一阵歌功颂德,接着历数自己的荒诞,然后是感激刘继兴一统蜀中,解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最后是希望刘继兴放过自己的家眷。

    历来皇帝对付自己的政敌,手段自然可想而知。如今无时闲谈这些事情,刘继兴的脸上却不动声色。这些天孟昶虽然经常觐见刘继兴,甚至会跟随刘继兴的举止,但是如今刘继兴皇位越来越稳固,孟昶哪里敢有丝毫的逾越。

    何况岭南全境,称颂皇帝的越来越多,朝堂上的气氛就可以感受到。刘继兴别具一格的提拔人才,如今还有谁敢说是任人唯亲?孟昶虽然归朝不过几天,自然也会极力的探听刘继兴的爱好,得到的自然是不一而足。

    刘继兴自然知道自己,对外营造的形象发挥了作用。因为即使自己有着再大的抱负,当初卫王的形象还是不能变得太快。所以即使还是在正式的场合里,刘继兴都会把卫王的性子发挥到极致。

    一旁的龚澄枢却没有做丝毫的反应,不知道他是看到刘继兴越来越有主见,还是心里有着自己的想法,倒也一直循规蹈矩的顺从。

    但是他看到王瑜也跟过来,想到王瑜以往对刘继兴的辅佐,他更是马上舒展了眉头,带头朝王瑜微微行礼示意。

    王瑜微微颔首,却关切的看着皇帝。最后看到刘继兴沉吟不语,于是朝着刘继兴行礼:“臣妾听说陛下没有见到国母。便过来看看有什么可以为陛下效劳。现在安乐公府家眷情绪低落,不知道是否会影响陛下?”

    “夫人挂心了!”刘继兴在人前对这位曾经的师傅,还是有着足够的尊敬。尤其看到她关切的眼神,不由把手里的奏章递给了王瑜:“这是孟公爷给朕的奏章,唉!人言可畏啊!夫人,此时可能需要你来稳定这些家眷了!”

    刘继兴回过头来看着龚澄枢,自然知道自己的女人需要安慰,身边的人更需要怀柔,所以也淡淡的说道:“澄枢有经验,陪着夫人把此事好好处理,千万不要让国母有丝毫不妥,更不要让孟家有丝毫的紧张不安!既然归朝,便是朕的子民,这天下还是需要人才来打理的!”

    这刘继兴虽然含蓄,但是龚澄枢和王瑜自然明白,即使孟昶自己自尽了,刘继兴也不想有丝毫的追究,而且还要继续善待孟昶的家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