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魔器大时代 > 594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594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不想那女子眼神突然向狗剩瞧来,狗剩突然身子一震,简直不敢相信,然后突然跳了起来,飞身到了那女子的面前。

    狗剩单膝一跪,道:“夫人在上,请受小的一拜,小的日思夜想,想的就是救出夫人,夫人,您可安全归来了。”

    解雨解下了脸上的面纱,忍住了高兴,上来扶起了狗剩,道:“你们没有事情就好,你们没有事情就好,我带你回巴山……”

    张帆和武传玉两人并肩走在泰安城北门口,身后跟着一群大头兵,耿如纪穿着自己青袍补子官服,他的补子服上是一只白鹇,正是丛五品文官的服色,不过他身后张帆、张家玉这些人,都没有穿那个朝庭发的补子服,因为他们算得上民练兵,一时间这些东西都跟不上,而这些大头兵都不管这些。

    这个时候川流不息的人流正在城门进进出出,许多挑夫挑着泥块、砖石在距城门口五十步外开始修一个个的堡台,堡台的位置位于瓮城左右,距城墙上伸出来的角楼也不远,保证在一箭之地,不但弩箭可以覆盖,就是二石的弓也可以射到。这些堡台呈四方形,现下已然打下了地基,正在用眼可以看到的速度一点点的增高,在耿如纪和一众军将商议之中,这堡台要略高于城墙,以便射击藏在进攻城墙的盾车、栈桥车、还有射台车这种大型攻城器具后面的士兵,上面会安放四到八张床弩,藏一百支左右的弩箭,以及沥青和一些引火之物,这堡台中计划驻二个杀手队,计四十多个杀手队,每个堡台还配有略经训练的民壮五十人,为了防止流民兵抢占战场控制权而不能向堡台内输送物资,在堡台内,还藏有够一个堡垒十天所用的干粮。

    这样的堡台在墙周边会修二十个左右,现下泰安城正在四面赶工。

    在一众人的目光所及之内,许多深洞正在距城墙的弩箭、投石车攻击范围内修建,民壮将这些深坑挖到一个半人左右的深度,这些大坑,会让流民兵攻城的栈桥车、盾车、射台车歪倒在原地,或是让进攻的流民兵掉进去,而且所有的坑都挖成半斜型,人一掉进去,就会爬不出来,而各类的攻城车一旦一边的轮子陷入,当即就会歪倒,然后成为活靶子,而这些坑的泥土,当然就用来修堡台,当坑挖成之后,就会盖上席子,然后在上面掩上一层泥土,再在下面插上许多的倒刺,尖木桩。

    除此之外,远处还有许多民壮合力,拖着树木向这边过来,张帆向耿如纪进言,将泰安城周围十多里内的树木砍伐一空,这样,流民兵就不可以用这些树木制造盾车、栈桥之类的攻城器具,而反过来,守城的官兵则用这些东西制造守城的檑木,倒刺,对无太远的不能拖过来的树木,张帆则建议烧毁,不允许资敌。

    还有许多人将木桩制成拒马刺,这些拒马刺由二根主横木加上削尖的许多倒刺连连合而成,这些倒刺都吴交叉状绑定,制成之后放在攻城的必经之路上,这样的话,对方根本不能组织成片的人群进行冲击。

    张帆看到一些人将制成的倒刺倒插在城墙之下,便越众而出,叫道:“我不是说了么,这些倒刺要优先插在堡台之下,对方攻城,肯定先攻堡台,你们前几天是怎么听我的话的。”那一群民壮一听,一个带头的叫道:“官爷,您不是说堡台修好之后再在下面插倒刺么?现下堡台还没有修好,但是倒刺倒是多出了不少,我们可等不及了。”这人的一席话当即惹怒了那边修堡台的一个民壮伍长,那个民壮伍长叫道:“我们早就说了,这些倒刺我们自己插,我们的工程进度当然慢一些,你们专门削木头,活计轻,当然快一些……”

    两下便要扯皮,张帆叫道:“制造倒刺的工组,你们制好之后,便暂存于城下,以油布盖之,听到没有。”这样一说,两个工作组才停止了扯皮。

    张帆摸了摸头,自语道:“事情多了就是容易出错。”原来张帆将上万的民壮分为数个工作组,各司其职,分工配合,每日的进度、工作量都有不同的分工,比如一个专门挖坑的工作组,一个挖坑工作组是一个伙,二十人的民壮,其中伙长一人,带手下二十人,一天的工作量是三个深六尺、方圆一丈二的深坑,挖坑的地点由然先由耿如纪带领下的练兵大臣衙门另一个工作组标出来了,这一个工作组完成一天的作量之后,就可以归家了,忙活期间的伙食,则由官府供应。

    这种方法之下,一个组的人都明白一天只要完成了相应的工作量,就可以回家。于是所以所有人都拼命干,争取将活计尽快做完。当他们做完之后,就由验收组验收,验收合格之后,他们当即就可以领了当天的禄粮归家。

    这样大大提升了效率,几天以来,泰安城周不知有多少深坑已然完成了,以前因为所有的民壮都明白不论干多少,反正都是干一天,所以二十个人一天都挖不完一个深坑,现在据张帆手下验收组说,最快的一个挖坑工作组居然在三个半时辰之内完成了一天的工作量,即三个达标的深抗,这种成绩让耿如纪张大了嘴,耿如纪是二榜进士,做官也有许多年了,从来没有看到过这种搞法。

    不过也不是没有问题,比如说进度配合问题,一个堡台下应插三百二十支倒刺,这些倒刺不但要插在堡台下三尺之内,就是堡台基部也要插,但是正在修堡的这一个工作组正在忙上忙下的时候,另一个负责布置倒刺的工作组冲过来,要布置倒刺,这当然会让两组人扯皮,搞建设的这一组人不想让对方来碍事,而布置倒刺的这一组人想快一点做完领了口粮归家,于是发生扯皮的事情不少,还有劳动量的布置不均匀问题,几个城门的进出涌挤问题,这都是摆在张帆面前要解决的事情。

    耿如纪看着一边热火朝天的场景,张着嘴,对张帆作了个揖,道:“张先生,你真是了不起,这种法子也想得出来,你要受本官一拜,换了本官来布置,只怕一个月也完成不了这样的壮举。”

    在众人面前,许多堡台如雨后春笋一般长出来,许多深坑被挖出来,来往的人快捷而灵活的忙碌,要不了数天,泰安的城防只怕要超过历城了。

    张帆跳了起来,跳到了一边,笑道:“耿大人,你莫要折我的寿,你是个真有德行的官儿,我担不起,这个法子也不算啥,我看得多了。”

    武传玉脸露通红,道:“师伯,以前我只知道你武功了得,想不到你做这个事情也这么了得,师伯,这种本事,你是在哪里学来的。”张帆摸了自己没有胡子的下巴笑道:“一个叫马克思的贤人教我的,他是西边的贤人,他教我一门叫生产力学的学问,他说生产力的发展是伴随分工的细化,我学得也不好,要不然现在也不至于出了这么多的问题。”

    一边的耿如纪脸露通红,上前问道:“这位马克思前辈在那里,这样的人,可以做一国之相,还请张先生为本官引见,本官要举荐这位大贤。”张帆笑着摆手道:“他还没有生出来。”众人脸上都露出不解的神色,张帆忙笑道:“我说他已经死了,现在投了胎,还没有生出来。”众将官都是粗人,闻言大笑,也没有人当个真。

    耿如纪又道:“张先生,你刚才说的生产力是个什么东西?”张帆道:“生产力学说,我打个比方,现在大周朝是农业社会,一年只能生产一千万石粮食,我们用金子来折换,假设一百石粮食折金一两,就说大周朝一天的生产力水平差是十万两金子,生产力学说,就是如何提升每一年整个社会的生产的—金子”

    一群武官听到一堆名官,少有人听明白,张家玉笑道:“我们要金子干什么,又不能吃。”张帆道:“我是打个比方,用金子做一般等价物,这里的金子是社会财富的意思。”一边的耿如纪却道:“依张先生所言,生产的东西,总是会被消耗一部分,所有人总得吃饭。”张帆笑道:“耿大人真是聪明,生产力学就是让整个大周朝每年产更多的粮食,更多的锦布,更多更多的东西,让每个老百娃,都可以丰衣足食。”耿如纪听后,眼便发直,上前拉住张帆,叫道:“请张先生收我为徒,教我此法。”张帆笑道:“我即使教了你,你也搞不明白,因为这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事情,这问学问涉及的东西可多了,从政权到产业到整个社会,耿大人,你可知道,教我这问学位的贤人他一生做了什么,你要是知道了,肯定不会再学这问学问。”耿如纪道:“请张先生明言,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本官怎么不学。”张帆叹道:“他一生都在造反—嗯,相当于在造反。”耿如纪一听,当即脸色一变,退了两步。

    张帆道:“不瞒大人,这门学问,到了后来就会将皇帝拉下马来,起码会夺了皇上的权柄,你还要学么?“耿如纪终于不语,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耿某还是不学了。”张帆道:“所以我说嘛,现在在泰安城,我们所用的,便是生产力学中的皮毛,在这门学科看来,三皇五帝,只不是一群生产力低下的原始人,因为生产力低下,所以才有三皇治世,世之大同。”

    一群人走走停停,走到了距离城门口百步的地方,已然到了防御圈的边缘,便看到一骑探马前了三枝红旗,高叫过来,到了众人面前停住,武传玉上前道:“何事?快快来报?”那探马行个礼,叫道:“前日张率教将军攻流民兵背面,流民兵攻城大败,遗尸两万,现下正往肥城而退。”

    众人听到此言,脸上都露出欢喜的神色,张家玉道:“我们要不要追击一下,也好让他们不敢来打泰安的主意。”张帆道:“我们可都是步兵,流民兵至少有五千左右的马兵,可玩不起。”

    武传玉心急张率教,上前道:“张将军怎么样了,崔归元有没有难为张将军。”那探马道:“张将军立了大功,安然率部进了历城中,现在没有消息。”武传玉道:“你们马上再探,我担心崔归元对张将军下手,若有消息,立时来回报。”那探马再拜,然后上马去了。

    此时历城巡抚衙之中,仆妇和丫鬟们四下而逃,张承忠使飞了力气,才从人群中逆流而上,便看到大群的标兵冲向了大常中。

    崔归元面露得意之色,一手拿了酒杯,手下的标兵营江朝栋梁早已大声呼喝,连声要张率教快快认罪,不时用脚踢一下被反绑的张率教,一边的众将官个个面色发白,端着酒,不知所措,有个别的将官拿眼看着崔归元,脸上露出害怕的神色,显然是担心崔归元一并将自己给拿下了。

    崔归元笑眯眯道:“张将军,张将军,你平日的里威风都到哪里去了,怎么今天如此不济,本官区区小计,就将你这沙场数十年的老将给拿了下来,看来你也不怎么样,你私通于流民兵,想暗通流民兵攻破我历城城池,这件事情本官早已知晓,现下便将你拿下了,你且有什么话好说。”

    下面张率教脸上露出红色,自然是极怒的,张率教骂道:“奸贼,你欲害我,却编着莫须有的罪名,皇上知道了,定然不饶过你。”

    崔归元吃了一口酒,笑道:“你没有机会向皇上禀明啦,本官决定先斩后奏,将你人头先斩下来,自然再呈现各位部堂,自然呈现给皇上,这天下,说到底,还是我辈士大夫文官说了算,我们要你们你死,你就得死,我们用一根小指头,就可以摁死你们这些武官。“说罢突然长声笑了起来,崔归本是极为重视仪态的人,现下竟然如此失态,笑完之后,崔归元将酒杯一掷,笑道:”来人啊,给我将张率教凌迟,不,要将他车裂,车裂才好,只听说古时车裂过商殃,现下便要车裂一个活人看一看,到底成几片。”此时崔归元声如厉鬼,一时间一边的众位下僚和丫鬟婆子好似第一天见到崔归元一般,只是因为从来没有看到过崔归元露出如此神态,今天是到了崔归元大得意之时,当然也要放开心情。

    一个小吏上前,这个小吏本是来记书笔之类,这小吏跪下道:“都爷,本朝却是没有车裂之刑的,自本朝开国以来,文皇帝圣仁,废除了这……”崔归元突然脸皮一扭,怒道:“你不会却找马么?车裂不就是把人套上然后放上一炮将人拉开么?你这点事情都办不好,可见是个毫无用处的,来人啊,将他斩了,这吏目私通于叛将,可见是一个留不得的。”早有标兵一涌而上,一个标兵大刀一挥,就小吏一声惨叫,仆倒在地,血流了大堂上,身体还在抽动,几个标营兵士再上前,又是乱刀齐下,不多时堂上多了一推烂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