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韩娱之kpopstar > 第二百零三章 朴仁静退队(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零三章 朴仁静退队(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电话里朴仁静在听到俊秀的声音之后再也绷不住的抽泣了起来,在她叫了一声‘oppa’之后她的眼泪如泄洪一样彻底的崩塌了,那撕心裂肺的哭泣声犹如一把把的刀狠狠的扎在了俊秀的心坎上。俊秀和朴仁静两人一直都没有正式的说过‘分手’之类的话语,也有可能是那样的话语太伤人,所以两人都沉默的选择了对感情的冷处理。

    或许是俊秀现在的身份太高太高,高得已经让朴仁静没有了安全感。她觉得自己连做‘糟糠’的本事都没有。而俊秀如此的灿烂的岁月里取得了如此荣耀的成就,而她,站在了他的身边能算什么?或许两人只是彼此人生旅途中的一个过往吧?

    无论是谁站在了朴仁静的角度对这段情感也会没有信心,或许这就是世界上所有人都根深蒂固的‘门当户对’的理念吧。还有一点就是女人天生就自带‘不安’,而且这个‘不安’哪怕是在结婚以后也不会消散。外加男人有钱之后嘛..那是所有人都懂的。

    两人虽然在前段时间冷处理了彼此的情感,可是朴仁静在听到俊秀在电话里一如既往的对她的关心时,她平时忍着的泪水这一刻终于找到了宣泄口,她放声的哭着,她想把这段时间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

    就那样朴仁静抱着电话哭了许久许久,哭到连她都没有力气再哭时俊秀才缓缓开口说道:“起来收拾一点衣服吧,早上坐头班来日本,我到机场来接你。”

    “oppa,不行的,我走不了,我舅舅生病住院,没有人照顾的,我不能离开韩国。”

    “严重吗?”

    “癌症,医生说没多少时间了。”

    俊秀再一次被朴仁静的话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了,半年前的样子她们家才办了一次丧礼,这次是又要来了?半年之内家里就去了两个,这个俊秀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了,这样的事情他是真心安慰不了啊,而且他又不在韩国。据俊秀以前的了解朴仁静母亲家里,她的母亲是老大,下面就还有一个弟弟。

    也就是电话里她说的‘舅舅’。朴仁静母亲家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呀,而且韩国重男轻女的思想比中/国要严重很多,可想而知家里唯一的独苗这样走了会给老人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冲击?

    俊秀无法想象,也想象不了,毕竟这样的老年丧子的事情他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受。不过他知道绝对会比自己失去双亲都还要痛苦,毕竟年纪小再伤心痛苦的事情经过了‘时间’也可以愈合,可是老人家的情感和小孩子是不一样的,特别是家里的独苗。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俊秀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开口说着:“需要我帮助的地方尽管给我开口,还有为什么退出公司?”

    “没办法,舅舅没有成亲。外公走得早,外婆得到消息之后也住院了,现在外婆已经把房子都卖了就是希望舅舅能够多活两天,舅舅和外婆住院都需要人照顾,而父母得上班..”朴仁静说到这里时再一次的哭了起来。

    说到底还是老百姓家就是被‘钱’闹的,朴仁静外婆现在把房子都卖了来救人,作为大姐的仁静母亲就必须扛起母亲和自己弟弟的问题。可是面对这样的事情她们这个普通的家庭又能怎么办呢?显然这个时候仁静的母亲更不能放下自己的工作了。钱,仅仅这一个字就压得家庭都喘不过气来了..

    至于为什么朴仁静会在出道前选择离开,俊秀大致的了解了。在梦想和急需用钱的家庭里,‘梦想’显得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别哭了,我知道了,明天我叫民赫哥过来看看你。”

    “oppa,我好累,真的好累..”

    “仁静啊,忍着吧,忍过去就好了,有时候生活就是这么的残酷,甚至连选择的权利都不会给我们。所以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咬紧了牙关忍着,把这个艰难的时期扛过就好了。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这一夜朴仁静在电话里把这段时间自己背负的所有的苦难都发泄了出来,积压下来的委屈如同山洪暴发一样,她拉着俊秀哭了一晚上。直到第二天早上允浩敲门叫俊秀去公司练习的时候两人才挂断了电话,而俊秀一夜未睡顶着黑眼圈到公司练习去了。

    朴仁静也起床拿着自己母亲给奶奶的食物朝着医院去了,在她到达奶奶房间的时候民赫就已经到达了,民赫朝着朴仁静笑了笑:“好久不见了,仁静。”

    “民赫oppa,你好,好久不见了。”

    民赫朝着朴仁静的奶奶说道:“老人家,好好休息,改天再来看你。仁静,你跟我出来一下吧。”

    朴仁静放下了手里的保温盒和民赫出去了,两人在楼梯间民赫把一张银行卡给了朴仁静:“拿着吧,俊秀借你的。还有俊秀让我告诉你‘别放弃梦想’他在舞台上等你。”

    朴仁静拿着民赫给的银行卡,她的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样的感谢的话语。民赫笑着拍了拍仁静的肩头:“别哭了,俊秀这半年之内都回不来的,有什么问题给我打电话。名片拿着,我先走了,公司还有一大堆的事情呢。”

    “谢..谢谢,民赫oppa。”

    朴仁静拿着民赫的银行卡回到自己外婆的病房,她还没有来得及说下楼去看舅舅呢,她外婆就说道:“刚才那个男的说他是俊秀的经纪人?就是前段时间你奶奶嘴里念叨的那个明星?”

    “嗯,明星。”

    “他在日本?”

    “嗯,因为最近的工作在日本,在韩国的时间反而很少。”

    “他经纪人过来总不可能是只看我老太婆吧?”

    朴仁静摸出了银行卡:“他叫经纪人给我送钱过来,说是借我的。”

    朴仁静的外婆点了点头,然后没有其它的话了:“辛苦你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