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先驱大骑士 > 423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423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修斯这算是大开眼界了,黄忠见修斯这一幅模样方才是心满意足道:“小子,切莫好高骛远,勤于练习,方才是王道!”修斯愣愣的点了点头,黄忠盯着修斯,修斯半晌都没动静,修斯心中嘀咕道:“这老头什么意思?莫非是有龙阳之癖?”想到这里,修斯不由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黄忠不由得暗道:“这小子太不识趣了吧?今天给他表演了一番,一点表示都没有?”无奈之下,黄忠只好搓搓手道:“小友,有没有猴儿酒啊?在给老朽来一壶,可馋死老朽了!”

    修斯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开口道:“有的,黄老将军稍等!”修斯立刻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壶美酒,黄忠一边喝着美酒,一边看着修斯练习箭术,就这样,又一个月过去了。此时修斯的箭法已经小成,虽说不能百发百中,但是也算是一名顶尖的射手了。

    黄忠极为满意的看着修斯,也不知道是满意修斯的成绩呢?还是满意修斯送的酒。修斯开口道:“老将军,长虹贯日以及四星连珠我已经是熟练异常了,唯有百步穿杨还是差那么点火候!”

    黄忠点点头说道:“能认识到自己缺点,这点非常好,不过这个就靠你自己勤于练习了,所以我就没有什么东西好教给你了!那么,这一层是算你合格,过关了!”

    修斯一脸呆愕然道:“就这么过关了?不会吧?”

    黄忠理所当然道:“那你还想怎么样?跟老朽打斗一番?老朽这把老骨头可是经不起的你折腾了,而比箭术你又不是老朽的对手。”

    修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黄忠没有说错,比箭术的话,估计没有几个人可以比得过黄忠了。三个月的相处,修斯对着黄忠鞠了三个躬了,黄忠立刻扶起了修斯说道:“小友不要客气,老朽还喝了你的酒呢!不说还忘记了,老朽还有个东西给你!”

    说罢,便是掏出了一把紫色的长弓,递到修斯面前道:“赠与小友的,望小友好好利用。”

    修斯结果弓箭,打量着这把紫色的长弓,入手轻若无物,精致的雕花,宛若游龙,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凡品,比起黄忠的万石弓也是不遑多让,是一把不可多得好弓。修斯开口问道:“这弓叫什么名字呢?”

    黄忠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道:“弓名:龙舌,传说是用龙筋制作的名弓,速度和准确性极高,辕门射戟便是用的这把龙舌,能入吕布的法眼,可见此弓不差!”

    修斯心道:“何止不差,简直就是大有来头了!”修斯立刻的拜谢道:“多谢老将军慷慨赠弓,小子无以回报!”

    黄忠眼睛里闪过狡黠的光芒道:“也不是无以回报,你可以……”黄忠的眼神在上下打量着修斯,似乎修斯没有穿衣服一般。

    修斯立刻回答道:“老将军,小可不可以以身相许的,家里有娇妻美妾,所以老将军……”

    黄忠立刻老脸一红道:“混账东西,老朽岂是龙阳之癖之人?”

    修斯揶揄道:“那黄老将军用如此热切的眼神看着小子,便是让小子感觉……”

    黄忠没好气的道:“我是说你可以送点美酒给我啊!”黄忠终于是憋不住了,讲出了自己的目的,虽然说自己送龙舌弓给修斯并不是贪图修斯的猴儿酒,但是若是修斯给自己的话,不收岂不是对不起修斯美意了,方才见修斯说无以回报,黄忠便是的灵机一动。

    修斯见差不多了,在说下去,估计黄忠就要和修斯动手了,修斯立刻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三坛猴儿酒,黄忠顿时便是两眼放光,抱起三坛猴儿酒,乐不可支,开口说道:“小友太客气了,那我就却之不恭了!”修斯不由得摇了摇头,刚想开口说话,却是看见黄忠朝修斯挥了挥手,整个场景再次切换,已经是来到了名将塔内。

    修斯恍若做梦一般,自己竟然就闯过了第六层,通往第七层的路就在前方,修斯收起手中的龙蛇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便是朝第七层走去。如修斯所料,场景再次切换,竟然变到了苍茫的戈壁滩上,一眼望去荒凉无比,让修斯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了。

    修斯便是漫无目的朝前走去,走了半天都没有看到一个人,不由得觉得无聊,嘴巴里不由嘀咕道:“谁说的在苍茫的马勒戈壁生活着***的?我怎么一只都没有看到呢?”其实***就是羊驼了,这是修斯闷得发慌。修斯不由得开始哼歌道:“在左腿的右边,右腿的左边有一片黑森林……”

    突然,从远方传来了一片厮杀声音传来,然后便是听到了大片马蹄声响,修斯脑海里立刻出现了两个字:骑兵!修斯立刻朝前奔去,不多时便是发现了两队骑兵正在交战,修斯立刻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静观其变。在这一览无遗的戈壁之上,骑兵的冲锋便是毁灭性的的打击,在空旷的场地上,骑兵几乎是无敌的存在。

    此时两方已经开始发起了冲锋,修斯看清楚了一方为首的将领,一身白色的铠甲,唇若抹朱,目若郎明,手持的一杆银色长枪,冲在最前方,英勇异常。而反观与之对敌的军队,虽然人多势众,但却是一群乌合之众,看见那名将军发起了冲锋,便是乱作一团。

    白色铠甲将领率领麾下骑兵犹如虎入羊群一般,势不可挡,而那名将军更是冲锋在了最前方,犹如了一杆锋利的长枪一般,不对,应该是锋利长枪的枪尖。那方势力立刻溃败,一败涂地,溃不成军。就在修斯认为那方必败无疑之际,异变陡生,从远处传来一声呼喊之声:“xxx,别怕,我们来支援你了!”

    溃败方一听有支援,立刻是士气高涨,纷纷高呼要给死去的兄弟的报仇。那名白衣将领却是脸色不变,仍在继续奋勇杀敌,心中却是在合算,自己的骑兵只有五千,而对方原本就有一万人马,在加上支援的人,那就是数倍于己方,不过一群的乌合之众岂是自己西凉铁骑的对手呢?

    虽说如此,白衣将军立刻下令道:“全军撤退,与敌军拉开距离,我来断后,撤!”这名将军明白,如果骑兵被这些步兵围住了的话,那么只有死路一条,泥潭深陷,那么就在也拔不出来了。西凉铁骑们听到了白衣将军的话,立刻开始撤退,敌军当然明白白衣将军的意图,立刻上前纠缠,但是西凉铁骑的马要优于他们,顿时便是被甩开了敌军。

    白衣将军一边撤退,一边清点人数,仅仅折损几十人,白衣将军不由得哈哈一笑道:“兄弟们,敢陪我杀回去么?”

    众将士立刻厚道:“有何不敢?将军威武!”

    白衣将军一听,立刻哈哈大笑道:“那好,听好了!西凉铁骑听令,调转马头,随我再次冲锋!”

    众将士发出怒吼:“冲啊!”

    四千余骑兵再次发动冲锋,矫健的骏马踩在了地上,震耳欲聋,好像地震一般。敌军也是发现了西凉铁骑再次杀回,大惊失色,这个距离,骑兵发动了冲锋,没有什么可以抵挡住他们。及时几倍于西凉铁骑,依然不是对手,那方势力布置的防线犹如薄纸一般,立刻就被西凉铁骑撕碎。

    结果不言而喻,便是单方面的屠杀,敌军立刻溃逃,丢盔弃甲,溃不成军,西凉铁骑便是高呼道:“西凉铁骑天下无双!”喊声响彻天地,更是让敌军闻风丧胆了。

    西凉铁骑追杀了敌军一会,便是没有的在继续追敌了,这时候他们也开始回营了,修斯看战斗已经结束了,于是便起身打算继续寻找自己过关的线索。修斯刚起身,回过头来就吓了一跳,一个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修斯身后,这让修斯很是忌惮,如果刚才那人出手偷袭的话,那么自己也就……

    来的这人正是刚才那名西凉将领,此时正一脸笑意的看着修斯,修斯再次打量着这名年轻将领,方才在远处并没有看仔细,现在看来,这名将军看起来更是英气勃发,剑眉冷眼,好不帅气。不过修斯这时候却是一脸警惕,因为这个人能无声无息出现在自己身后,想来也和自己过第七层有关了。

    修斯开口道:“将军好风采,敢问将军何人?”

    那名将军哈哈一笑,没有回答修斯的话,开口道:“项羽的传人,很好不错!”

    修斯心中暗道:“果然!”修斯于是再次发问:“敢问将军高姓大名呢?”

    那名将军抖了抖身后披风道:“西凉马超,马孟起!”

    五虎上将之一,马超,人称“锦马超”,三国演义有云:“前表吕布,后表马超!”历史上,马超杀得曹操是割须断袍,要不是许褚及时相救,那么曹操就丧命于马超之手了。

    修斯立刻朝马超一拜道:“将军风采,不愧为是五虎上将!”

    马超挥了挥手手道:“虚名罢了!”

    修斯说道:“那将军您是我这关的考核者吗?”原本修斯想说这关是不是要击败马超,想了下,拉倒吧!就刚才马超那个实力,可以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自己身后,那自己也不用想击败马超了。

    马超点了下头说道:“对的,这关,便是马战!”

    修斯一听,立刻一个脑袋两个大,马战?天啊!自己最薄弱便是马战了,让自己骑电动车还行,骑马?拉倒吧!被马骑还差不多呢!去去去,不要想歪了。修斯哭丧着脸道:“孟起将军,能不能换一个?比如说射术?肉搏战?”

    马超摇了摇头,转身便走,一边走一边说:“随我来,回营地!”说罢,便是快步走去,修斯也只好跟在了马超身后,心里却是嘀咕着:“骑马?这不是要老子的命么?算了算了,看看能不能用猴儿酒来贿赂下马超了!”

    修斯跟着马超走了没多久,便是看到了马超站在两匹马跟前,看到修斯来了,马超便是翻身上了一匹白马之上,白甲白马白披风,那叫的一个帅气啊!要是放在现代,必然是迷倒万千少女的角色啊!

    修斯站在另一匹黄骠马身旁,马超朝黄骠马努努嘴道:“上马?”

    修斯嗫嚅道:“真的要上啊?”马超脸色一变道:“无需磨蹭,否则本将一枪刺死你!”马超手中的流云穿月枪闪烁着银白色寒光,杀意毕现!

    修斯二话不说,翻身上马,只不过黄骠马性子烈,也不知道是马超有意还是无意,竟然挑了一匹性子烈的马匹,顿时就让修斯吃尽了苦头。黄骠马一看有陌生人骑上了自己的身体,顿时便是百般个不愿意,是又跳又蹦,没几秒,修斯便是给黄骠马掀翻在地,狼狈的倒在了地上。

    马超隐隐露出了笑意,却是没有开口说话,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修斯,他倒是要看看的修斯接下来要怎么办?修斯瘫坐在地上,一脸无奈的看着黄骠马,此时黄骠马不屑的看了看修斯,还打了个响鼻,似乎在讽刺修斯。修斯顿时就不爽了,马超看不起自己也算了,你丫一个畜生,还敢跟老子叫嚣,信不信今晚老子吃全马宴?

    修斯立刻一个懒驴打滚站了起来,因为黄骠马竟然对修斯发动了攻击,双蹄狠狠的朝修斯踏了过来。修斯不由得大怒:“还反了你!老子没抽你一顿,你竟然想踩老子!”手中立刻是现出了散夜之刃,就要一刀将黄骠马给砍了,保不齐今晚还真是可以吃全马宴了。

    马超一见修斯刀都拿出来了,不由得眉头一皱道:“不许伤了马儿性命,战马在战场上是你最亲密的伙伴,你要驯服它,并不是斩杀他!要想马战,必定先找到一匹称心如意坐骑!”

    修斯听到马超话,便是将手中的散夜之刃收了起来,方才也是的一时气急,否则也不至于的要将这匹黄骠马给斩杀了。称心如意的坐骑?修斯的脑海里浮现了出了自己家的小电驴,修斯连忙将这个想法摇出了脑海,这个连修斯可丢不起。别人都是骑着高头大马,而自己呢?却是矮人一大截的小电驴,这也就罢了,更让自己无法接受的便是万一自家小电驴没电了……

    黄骠马或许受到修斯杀气影响,也是暂时的安静下来了,但仍然一脸敌意的看着修斯。修斯小心翼翼围着马转了两圈,然后便是靠近,想摸摸黄骠马,没有想到黄骠马竟然想张嘴咬修斯,吓得修斯赶忙缩起了手,引得马超又是哈哈大笑。

    修斯想利用速度闪身上前,却是迎来了黄骠马的反脚一踢,正中修斯的胸口位置,这一脚便是把修斯踢了四脚朝天,过了老半晌修斯才爬起来。并不是修斯被马踢伤了,而是修斯在考虑如何驯服这匹烈性的小烈马。据修斯了解,驯服烈马的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以暴易暴,用强大的实力来征服它,还有一种便是用细心、耐心和关心来的赢得马的信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