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天唐锦绣 > 第四卷纵横七海 第一千两百一十八章 神欲使人灭亡,必先使之疯狂 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卷纵横七海 第一千两百一十八章 神欲使人灭亡,必先使之疯狂 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晋阳公主嘟起嘴儿,有些不悦,忿忿的瞪了房俊一眼。

    衡山公主则打了房俊的肩膀一下,恼火道:“小气鬼!”

    房俊不为所动,神情凝重的细看。

    待到看完,房俊冷冷一笑,说道:“神欲使人灭亡,必先使之疯狂……长孙冲当真是狂妄至极,他不要命了吗?”

    王玄策默然不语。

    晋阳公主惊问道:“姐夫,你说……劫掳长乐姐姐的凶徒,乃是长孙冲?”

    她简直不敢置信!

    很小的时候母后过世,长乐姐姐便会时不时的将自己接到长孙家去小住几天。期间每每见到姐姐和长孙冲之间恩爱和谐,还都会心生羡慕,想着若是等到自己将来也找到长孙冲这样一个长得帅气还从不跟长乐姐姐吵架的驸马该有多好,可以每天快快乐乐的玩耍!

    长孙冲因为谋逆之举不得不流亡天涯,晋阳公主还曾暗暗垂泪,心里想着长孙冲是不是有些什么难言的苦衷……

    及至长乐姐姐被父皇做主与长孙冲和离,晋阳公主甚至暗暗埋怨父皇,为何要生生拆散这么一对儿恩爱的夫妻?

    可是现在自己听到了什么?

    劫掳长乐姐姐的居然是长孙冲……

    他是疯了不成?

    难道忘记了长乐姐姐对他有多好?

    若是换做房俊姐夫……晋阳公主相信,哪怕是让房俊去死,也不会伤害漱儿姐姐一根毫毛……

    小姑娘心中的那一份纯洁美好,被这个残酷的现实打击得支离破碎。

    房俊叹了口气,摸摸两个小公主的头发,安慰道:“不必担忧,有姐夫在呢,必然将长乐殿下给你们全须全尾的带回来!”

    “嗯嗯!”

    两位小公主齐齐点头。

    若是凶徒乃是穷凶极恶之辈,她们还会有些担忧。可若是长孙冲……却不说长孙冲会不会丧心病狂到伤害长乐姐姐,最起码长孙冲在房俊面前那就是弱的要死的存在,当初房俊可是拖着长孙冲的腿横穿半座長安城……

    安抚了两个公主两句,房俊跟王玄策走出值房。

    一出房门,房俊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面沉似水。

    大堂里,李君羡啧啧嘴,恼火道:“这长孙冲莫非是不要命了不成?劫掳长乐公主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他难道不清楚?陛下已然对他网开一面,即便是犯下谋逆大罪亦未赶尽杀绝,此人不但不知报答陛下天恩,反而劫掳长乐公主……简直禽兽不如!”

    独孤谋亦说道:“二郎万万不可听信长孙冲信中直言,单枪匹马的前去营救长乐公主!长孙冲说得好听,只要你前去便立即释放长乐公主,可是此人阴险毒辣,长孙澹的死搞不好都跟他有关系!这样的人怎能言而有信?”

    房俊坐到椅子上,闭目沉思。

    细细思之,他得出一个结论。

    长孙冲怕是当真不要命了……

    长孙冲在信中明言,劫掳长乐公主乃是因为嫉妒长乐公主出面为房俊作证,市井之间的留言皆说长乐公主已然委身于房俊,那么便将长乐公主遭遇劫掳的责任归咎到房俊身上。

    而后长孙冲要求房俊单枪匹马前去替换长乐公主……

    替换个屁啊!

    现在的长孙冲定然已经抱定死志,只要房俊落入他的手里,必然会三人一起同归于尽,才不会放过任何一个!

    李君羡和独孤谋说得倒是好听,可是自己不去行么?

    长孙冲的这封信就算此刻自己毁掉,李君羡和独孤谋亦会禀告李二陛下。在李二陛下心目中,长乐公主遭遇劫掳,正是因为其出面为房俊作证,这才引得长孙冲嫉妒如狂,悍然出手将其劫掳。

    若是明明有救出长乐公主的机会,房俊却怕死不敢去……

    那李二陛下定然会让房俊死的更惨!

    房俊暗暗懊恼,他本是想通过打击长孙家来达到刺激长孙冲的目的,使其忍不住跳出来。现在目的果然达到了,长孙冲本就因为玷污了长孙家的名声而自责不已,此时更是因为他的缘故导致长孙无忌被房俊打脸,如何忍得住?

    长孙冲的确被刺激了,也的确跳出来了,只不过着反应实在是出乎房俊的预料……

    分明是想要跟房俊玉石俱焚啊!

    房俊哼了一声,淡然说道:“不去?怕是我前脚说了不去,后脚陛下就派人来砍我的脑袋……”

    都是聪明人,话说到这份儿上算是挑明了。

    别特么假惺惺了行不行?

    若是你们能够谨守这封信的秘密,咱将它神不知鬼不觉的销毁了,房俊还可能不去。可是你们两个能够保证不向陛下回报么?若是被陛下知道了房俊见死不救,哪里还有活路?

    李君羡和独孤谋互视一眼,尴尬一笑。

    有些难堪,但是也无需解释。

    就算是易地处之,想必房俊也照样会如实向陛下禀告……

    可以尴尬,但是不用自责。

    总不会让大家跟你一起蒙骗皇帝吗?

    杜楚客叹气道:“所以说,长孙冲写了这封信,就不怕你不去。你若是不去,明早的朝堂之上,必然有的是官员弹劾你见死不救,弹劾你罔顾皇室公主之性命,更有甚者,此事乃是因你而起,若是长乐公主被给你出面作证,长孙冲也不会恼羞成怒铤而走险,你若是不去,职责上、道义上,将会遭受无尽的谴责。”

    王玄策苦笑道:“可若是去了,那就是九死一生……这个长孙冲还当真是狠辣,一出手便不让人有半点回旋的余地。”

    房俊深吸口气,振衣而起,慨然道:“正如尔等所言,无论从职责上亦或道义上,这一趟,本官都非去不可!既然如此,又何须纠结?本官面对突厥狼骑的冲锋尚且不惧,面对数万叛民的重重围杀尚且不惧,何以惧怕一个区区的长孙冲?当初某能拖着他的腿横穿半个長安城,现在照样能拖着他的腿,将他拖回来绳之以法!”

    既然躲避不开,那就从容面对!

    那个本应因病死在长孙家的长乐公主,因为自己的出现而逃离了长孙家,那么必然是福大命大!

    我房俊得以穿越重生,难道就是福薄之人?

    就不信两个福泽深厚之人,还克不过一个丧家之犬一般亡命天涯的长孙冲!

    “立刻调集兵马,前往终南山下待命!”房俊发号施令。

    既然长孙冲要自己单刀赴会,没理由见不到自己的面便跑掉吧?只要长孙冲露面,那么不论结果如何,也必须将其留在关中!

    要么留住人,要么留住尸体!

    李君羡起身道:“末将这就召集‘百骑司’中精通侦缉追踪的好手,并且禀告陛下。”

    这样的行动自然要知会李二陛下知晓,此乃题中应有之义。

    “速去速回,另外请求陛下派遣神机营助阵,终南山中山高林密,弓矢弩箭施放不便,还是神机营的火器威力更大。咱们争取今晚搞定长孙冲将长乐公主救回来,明早早朝之上,再给那些关陇集团演一出大戏!”

    “末将遵命!”

    李君羡应了一声,转身匆匆离去。

    房俊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能大意,便吩咐王玄策道:“速去府中,命吾家中工匠将最近赶制的几样东西都带来。”

    王玄策不知房俊所指的东西为何物,却也不问,赶紧前去。

    房俊则带着独孤谋、杜楚客来到偏厅。

    墙壁上是一幅诺大的关中地图……

    这张地图完全区别于时下类似于“看图说话”的一般比例严重失调的地图,比例尺相当精准,而且极其详尽,地图下方终南山北麓的地形纤毫毕现,一山一岭、一沟一谷,尽收眼底。

    眼下尚不知长孙冲藏身何处,但是并不妨碍事先制定出策略,一旦长孙冲逃脱会逃往哪个方向,大军将要在何处设置关卡、沿着哪条道路追捕。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

    对于即将到来的正面交锋,房俊并不乐观。面对已然疯狂的长孙冲,多一丝的准备,就有可能多一丝胜算,甚至能多一丝活命的机会……。

    a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