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茅山捉鬼笔记 > 1085.第1085章 番外 这小崽子烧了我的花,我就要他的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085.第1085章 番外 这小崽子烧了我的花,我就要他的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话说,陆判刚才一着急,从袖子拿出三个纸人扔在水雾之,然后再施隐身术带着明月和老妪逃走,这才算免遭了那剧毒酒雾的侵袭。 韩剧搜

    一口气,飞掠了数丈之后,回头看看,那姬瑶并未追来,才停下来,喘口气。

    陆判给老妪解了法术,老妪现出本来模样,果然是张天师。

    明月看见师父,立刻跪倒在师父脚下,泪如雨下,“师父啊,徒弟终于又见到您老人家了。师父,都是徒弟没用,让您受委屈了。”

    张天师立刻扶起明月,“徒弟,知道你心疼师父,可是眼下,咱们得赶紧逃离阴间,不能再耽搁半分,那姬瑶绝非善类,刚才惹了她,恐怕会有麻烦。”

    陆判点头,“天师所言极是,姬瑶生来小心眼,睚眦必报,刚才咱们得罪了她,她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明月道,“师父,那您身的毒怎么祛除啊?”

    张天师道,“还是先回阳间再想办法吧。”

    陆判道,“赶紧走吧,没时间再扯闲篇了。”

    三人正待掠起身形飞走,却猛然听见黑暗传来一阵冷笑。

    张天师心知不妙,回头一看,却见姬瑶笑吟吟地从身后飞掠过来,急忙侧身闪过。

    “哎哟,陆判,你把老道士从我这里抢走,这事可不能这么算了。”

    陆判只得硬着头皮前说好话,“姬瑶姐姐,得饶人处且饶人,你跟他无冤无仇,何苦揪住他不放呢?”

    姬瑶冷笑,“我跟这老道士的确无冤无仇,不过呢,谁叫他不长眼,自己走进我的店里,这是他的不是了。有道是猪羊入屠户之家,一步步来寻死路。这条死路是他自己选的,我可没强迫他进我的店。”

    陆判道,“姬瑶姐姐,为人处事须知与人为善,为善终结善果,得善终,为恶的终结恶果,望姐姐还是开一面,放过他们师徒二人吧。”

    姬瑶冷笑道,“陆判,你休在我面前说大道理。现在,你们倒是想走,你们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还走得了吗?”

    张天师一看四周,不禁大吃一惊。

    只见四下里满是艳如鲜血的彼岸花,花丛掩映处便是那挑着酒幡子的破旧小酒馆。原来三人飞了半天,如同原地打转一般,并没有离开那间酒馆多远。

    张天师不禁怒道,“好你个妖婆,又施了什么邪法,把我们三人困在此处。”

    姬瑶咯咯一乐,“张天师啊张天师,你枉为天师,却不懂得法术的精妙。看看你们的脚下明白了。这里遍地都是彼岸花,这些花全都被我用法术变作了魔花,再加彼岸花原本有令人迷失心智的功效,陆判拉着你们师徒俩在我的魔花飞,你说你们能飞出我的手掌心吗?”

    原来是这样,明月低头看着从脚下蔓延到远处的彼岸花丛,气得直跺脚。

    “陆判,你带着老道士打算去哪里啊?”

    陆判正色道,“当然是返回阳间了,张天师尚有六十年的阳寿未尽,岂能在阴间滞留?”

    姬瑶笑道,“什么张天师?他现在是我店里的伙计,你把他带走,今后店里那些刷盘洗碗的活计谁来干呀?现在这张天师可是我酒馆里的杂役,店里若是少了他,连个打扫卫生的人都没了。”

    明月听见姬瑶侮辱师父,哪里肯依,立刻破口大骂,“你个不要脸的骚婆娘,无端端设计害我师父,还把我师父变成老妪百般羞辱,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明月毕竟年少气盛,做事全然不计较后果,他立刻从袖拿出一张符,念咒甩到了花丛。

    符一到花丛里,熊熊大火立刻轰然而起。

    可怜一丛丛的彼岸花开得甚是娇艳,却难敌符火的灼烧。

    一阵哔哔啵啵、霹雳啪啦声过后,眼前的彼岸花居然被烧得一干二净,直烧得天空都映成了红色。

    姬瑶见彼岸花被烧,立刻气得脸色发白,指着明月骂道,“你这小牛鼻子,好生无礼,居然敢烧我的花,你知不知道,这些花之所以长势这么旺盛,是因为我长期用人血浇灌它们的结果,现在居然被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烧干净了,你倒是烧得痛快,你既然敢烧我的花,我只好取你项人头做我的百头宴!”

    姬瑶说完,抓住腰间的佩剑,噌地拔了出来。

    那剑通身血红,鲜艳的颜色宛若盛开的彼岸花。

    陆判看见那柄宝剑,立刻大惊,急忙劝道,“姬瑶姐姐,何必动怒呢,那道童只是个黄口小儿,何必跟他一般计较。”

    姬瑶冷哼一声,“我不跟他计较,他蹬鼻子脸,如此,不如我杀了这不知天高度的小崽子,祭我辛苦养育的这一大片彼岸花。这些花,一向得我精心伺弄,我待它们我的眼珠子还珍贵,竟然这小崽子一把火烧了,这让我怎么忍?这小崽子烧了我的花,我要他的命!”

    明月低声道,“陆判大人,妖婆那把宝剑有什么古怪,何苦惧她?”

    陆判道,“明月你有所不知,那把宝剑并未寻常利器,那把宝剑是姬瑶用无数朵彼岸花淬炼而成,乃是剧毒无,无论人畜,只要被剑气伤到,立刻倒地身亡。”

    张天师皱眉,“姬瑶这毒妇果然手狠手辣,明月刚才惹了她,这下麻烦大了。”

    明月道,“这妖婆,侮辱师父,着实可恨,徒弟是拼死也要治她一回。”

    张天师道,“徒弟,不可逞能,为师现在不能施法,恐不能保护你啊。”

    明月一时兴起,想起刚才烧光彼岸花的事,犹自得意,“师父,徒弟今天要这妖婆的好看,看她今后再用毒酒害人。”说完,再次从袖摸出一张符,甩入小酒馆的窗户。

    那酒馆长年卖酒,再加店里一群醉汉狂饮烂醉,聚集了很浓的酒气,酒气浓到一定程度的空气也会灼烧,更何况之前,姬瑶设计,张天师打碎了无数酒坛子,店内的酒气有多浓,可想而知。

    符入窗户,听见轰地一声,店内着火了。

    由于店里全都是酒,这一着起来,可了不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