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708章 你可知罪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08章 你可知罪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想要杀掉死老头,这是唯一的机会了,就看他最后的两块保命玉符,会不会同时动用,威力又会不会大的惊人呢?”躺在坑中的古争心念电转。

    两块保命玉符同时动用,古争觉得老头还没有这么的奢侈!如果只是动用一块保命玉符,只要这一块保命玉符的威力,不会大于他刚刚承受的这一块,那么死得应该就是老头,反之则是他自己。

    古争在考虑,老头同样也在思考他这个劲敌到底死了没有。

    不过,一切都只是发生在一瞬间,心中决定拼了的古争立刻从深坑中飞了出来,早有戒备的老头也立刻动用了一块保命玉符。

    千尸老魔的虚影出现,他挥动手掌向下一拍,就如同古争之前拍那老头似的。但是,跟古争之前拍打老头不同,千尸老魔的这一巴掌生出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掌印,带着无上的威压向着古争当顶拍去。

    古争心头一喜,从气势上看,千尸老魔这一击的攻击强度,并没有比上一次的更厉害,这是古争想要看到的情形。

    “嗷!”

    古争口中发出不似人声的咆哮,面对这避无可避的一掌,他将所有力量集中在拳头之上,挥拳打向了拍下来的一掌。

    “嘭!”

    震天巨响中,冲击波一般的效果产生,古争的变身在这次碰撞之下消失,但就在他恢复真身的那一刻,一道亮光自他手中向着老头飞射而去。变身的状态下,古争无法施展仙术,也无法动用仙器,所以仙器的出手也只能是等到变身解除的这一刻了。

    老头眼睛一眯,古争的变身状态已经被破,他极有可能死在那一掌的余威之下!面对一个临死之人发动的攻击,他有了瞬间的犹豫,毕竟保命玉符只还剩下最后一块,且他占据的身体,本身也有着大罗金仙后期的实力,所以他打算以自身实力来抗古争的最后一击。

    但是,打算只是老头在看到亮光那一瞬间的想法,下一瞬他的想法就又变了,心中已被恐惧填满的他,感应到了亮光中所传来的那种死亡气息。

    不敢再有丝毫犹豫,老头动念使用了最后一块保命玉符,可惜一切都已经迟了!一声巨响发出,老头直接被打飞了出去,脑袋烂的像是一个被摔了的西瓜。且最为要命的是,砸中老头脑袋的仙器太过霸道,以至于老头没能像小孩子那样,脑袋碎掉了依然没死,他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老头死了,可是在他被杀的那一瞬间,真的是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面对还有余威的一掌,古争只能是通过本体来抗,几道由本身或者仙器幻化出的体外防护,几乎是瞬间便在一掌的余威下土崩瓦解。但是,经由这几道防护,以及之前变身状态的分摊,一掌的余威已不剩多少,打在古争身上的时候,便被他体内的仙力球给充分吸收掉了,完全没有伤到他分毫。

    然而,没有被伤到分毫,并不代表古争没事!之前仙域被破便已让他受伤,催动砸死老头的仙器,更是让他的气血为之翻涌,仙力都有点提不上来的感觉。但就在这个时候,老头临死前动用的最后一块保命玉符,威力也呈现了出现。

    千尸老魔虚影推出的一掌,黑色的尸气化为一只庞大的墨凤,以电光火石般的速度飞向古争。

    “嘭!”

    墨凤才刚起飞,古争之前用来解决老头的那道亮光,便自主迎敌的砸了上去。它便是以器灵沉睡为代价,换来的顶级仙器番天印!

    虽说墨凤被番天印砸的身子一偏,但并未就此散去的它,仍旧是向着古争飞去。不过,也正因为番天印的一阻,古争有了脱身的机会,化身为一道玉色流光的他,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甩开了墨凤。

    能够化身为玉色流光短时间内提速,古争的依仗是之前得到的那件顶级仙器玉梭,这件仙器没有别的特殊神通,算是一件逃命的利器。

    古争这一飞,墨凤在后面跟着,番天印同样也跟着飞了起来。

    玉梭的提速只是片刻的时间,想用它完全解除墨凤的致命危机不可能,但古争也只是要一些时间,将体内翻涌的气血平复到能够再度使用番天印的地步。

    作为拥有器灵的超凡类顶级仙器,番天印的霸道毋庸置疑,要不然也不会将老头的脑袋砸碎。表面上看起来,将老头的脑袋砸碎,似乎不是多么厉害的神通,毕竟之前蒋天成也有通过偷袭,一举爆掉了小孩子的脑袋,但是这两个爆头之间的差距是天差地别!

    小孩子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偷袭,感觉到危险的时候,龙形仙力几乎已经触碰到他的脑袋了,所以即便他当即动念发动了保命玉符,但也仍旧是慢了那么一丝。

    老头子则是不同,他感觉到危险的时间比小孩子早了一丁点!虽说只是一丁点的差距,但保命玉符之所以叫保命玉符,可不单单只是其中有大能之辈的一击之力,而是在它动用之后,便能够对发动者提供一种无形的体外防护!这种无形的体外防护,存在的时间虽然短暂,可它毕竟是来自准圣的保护,想要突破它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两者相比,最终的结果是蒋天成虽然打爆了小孩子的脑袋,可小孩子并未因爆头而死。而番天印则是摧毁老头保命玉符的防护后,直接将老头给抹杀了。

    也正是因为番天印的霸道,催动它对于身体状况的要求并不小,像古争之前那种气血翻涌的状态,根本就无法再次做出催动。

    不过,没有了更大的危机干扰,只剩下了身后追逐的墨凤,古争体内翻涌的气血很快便得到平复。

    猛然转身的古争眉头一凝,拂袖一挥之下,原本只是自主跟在墨凤身后的番天印突然提速,重重的砸在了墨凤的身上。

    被主人操控着发动攻击,这跟自主攻击是两个概念!番天印虽然已经具备了器灵,但这个器灵只能算是灵体,还不能跟餮仙令的高等器灵做比较,所以它自主攻击的威力,比主人操控的攻击威力小很多。

    “嘭!”

    震天的巨响发出,墨凤在番天印的一击之下,爆成了漫天的黑雾,且由于番天印威力强大的缘故,这些原本会肆虐的黑雾,也失去了肆虐的能力,瞬间便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危机已经解除,古争立刻飞回了山丘附近。

    见古争平安归来,通过‘仙隐丹’匿形的陆飘香也从空中现身。

    “白道友,你还好吧?”陆飘香欢喜传音。

    “还好,先看看赢飞和郎峰的情况吧!”古争微笑道。

    “快,你们快进入山丘,我们两个暂时还撑得住!”

    见古争他们要飞过来,赢飞向两人传音。

    既然赢飞都这么说了,古争和陆飘香便直接飞入了山丘之中。

    山丘的内部跟尸鼋所化的山丘内部很像,过了斜斜向下的通道之后,便是传承者存在的方形空间了。

    此时的传承者,仍旧闭眼在屏障中接受着传承,造化不小的他,并未因老头子的离去,而在传承中出现什么岔子。

    “该死!”

    已对血色屏障进行了探索,古争也了解了血色屏障的强度,想要摧毁这道血色屏障,就算是在他身体无碍的情况下,也得以番天印砸上两三次才行。

    “白道友不用焦急,这屏障我有办法破解,它是以先祖血脉之力的布置。”陆飘香对古争传音。

    只见,陆飘香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在屏障之上,手上法诀一番变换之后,鲜血竟然渗入了屏障之中。

    大约四五息的时间之后,只听得一声脆响,原本牢不可破的屏障出现了细密的裂纹,直至彻底破碎。

    屏障破碎的那一刻,看似始终都毫无反应的魔修,突然向着陆飘香喷出了一团如同幽魂般的黑雾。

    陆飘香大惊,破解屏障并没有像表面呈现的那么简单,魔修突然对她出手的时候,她还在收功的过程中。

    不过,魔修的出手虽然突然,古争的出手也很迅速,几乎就是在他喷出幽魂般黑雾的时候,古争的‘疯魔狂刀’已经劈出。

    对比陆飘香而言,古争对于特殊状态被打断有着足够的经历,屏障开始出现裂纹时,魔修眉头的一点异动没能逃过他的眼睛。

    双方实力存在着差距,再加上特殊状态被打断,魔修已是受到了不俗的反噬,面对古争将黑雾轻松抹杀的‘疯魔狂刀’,他根本就没有多少招架的余地。

    “嘭!”

    魔修体表的防护被‘疯魔狂刀’击毁,下一秒他盘坐的身躯向后倒去,并被分成了一块一块。

    陆飘香冲古争报以感激的微笑,然后便动手破解高台上的禁制。

    “宝物就在这里面吗?”

    之前在尸鼋的体内,古争看到过幻化的宝箱,就是藏在高台之内。

    “这里已是最终的传承之地了,高台上又有着禁制的存在,宝箱应该是在这里没错。”

    正如陆飘香所说,这里已是最终的传承之地了,所以高台上的禁制也没有多么的复杂,陆飘香很快就将其破开。

    石台从中一分为二,里面一只金光灿灿的宝箱,映入了古争和陆飘香的眼帘。

    宝箱看起来虽然不是特别大,但古争和陆飘香都明白,作为最终的宝藏,这里面肯定有好几条储物腰带的存在,所以宝贝究竟会有多少,万不能以宝箱的大小来衡量。

    “白道友,先将宝箱收起来,咱们去找空叔他们吧!”

    得到最终宝藏的喜悦,并未在陆飘香的脸上停留太久,她很是惦记风为空的安危。

    “你不怕我将宝箱收起来后做什么手脚吗?”古争笑道。

    陆飘香嗔了古争一眼:“不怕!”

    古争也没多说什么,既然陆飘香信任,时间也不适合在这时候耽搁,他便先将宝箱给收了起来。

    当古争和陆飘香走出山丘的时候,远处天际正有一人向着这边飞来,那不是风为空又是何人。

    古争他们跟尸灵老头的战斗,其实并未持续太久的时间,风为空能在这时候过来,速度已经是很快了。

    “空叔!”

    见到风为空平安到达,陆飘香欢喜的一声呼唤。

    “怎样?”风为空问。

    “尸灵老头死了,接受传承的魔修也死了,最终的宝藏我们拿到了!”

    陆飘香话音落地便望向古争,眼神中颇有征求的意思。

    古争明白,这里发生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的明白,而风为空也肯定对此很好奇,陆飘香眼神中的询问,肯定是想制作神念玉简给风为空,好让他知道这里都发生了什么。

    古争冲陆飘香点头,算是答应让她制作玉简,然后他问风为空:“你们那边情况怎样?”

    风为空能过来,但两个尸灵却没来,古争也迫切的想要知道,风为空他们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风为空没有说话,他跟陆飘香一样制作起了神念玉简。

    很短的时间内,两片记录着两地事件的玉简,分别出现在了风为空和古争的手中。

    看过玉简之后,古争的眉头皱了起来,准圣的出现对战局有着极大的帮助,但不可否认这也是个危险的信号。

    “白小子,赶紧看看宝箱中有没有离开这里的方法,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风为空向古争传音。

    对于蒋天成这个人,临时的队伍里面没人对他有好感,云真子又是蒋天成的师傅,风为空同样担心在合作过后,面临的会是翻脸的反杀!毕竟,这不单单只是之前言语的冲突,这关系着一个准圣留下的宝藏!

    “来不及了!”

    古争望向风为空的背后,远处的天际正有两个黑点在向着这边飞来。虽说此时还看不清楚黑点的模样,但确定是两个人无疑,而两个人同行,肯定不会是尸灵,而是云真子师徒了。

    既然离开已是来不及,风为空也就从空中下来,落到了郎峰和赢飞的身旁。

    “将这枚丹药服下,它对你的伤势有好处。”

    风为空递给了赢飞一枚丹药,赢飞道谢之后服了下去。

    赢飞的伤势不算轻,两条翅膀都没了,虽说经过以后的修炼,翅膀还能够重新长出来,可实力因此大幅度减弱已是坐定的事情了。

    郎峰伤的很重,燃烧修为的特殊状态,本就是伤敌一万自损八千!更何况,他在那种状态下,还被尸气入体,如果不是赢飞及时用内丹控制住了尸气对他的侵蚀,那么他早就变成一具尸奴了。

    不过,就算是有赢飞的内丹帮忙控制,郎峰的情况也同样不容乐观,如今的他还处于昏迷的状态,只剩下体内的仙力球本能的再跟赢飞的内丹保护相配合。可以说,赢飞一旦将内丹撤走,他就是一个必死无疑的下场。

    “至于说这小子,想救也不是可以,只不过这里不是地方,时机也不对啊!”

    “是啊!”

    风为空的摇头苦笑,也换来了赢飞的苦笑附和,毕竟古争在看过玉简之后,也已经将玉简传给了赢飞观看,赢飞也因此知道他们将要面临的是什么。

    “等下云真子只要不是很过分,你们也别太冲动了,保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风为空传音提醒众人。

    对于风为空的印象,古争在被他传授了‘视若罔闻’之后再度改观,从他对赢飞和郎峰的态度上不难看出,此人属于外冷内热的那种,对于伙伴也算得上是够意思。

    准圣来了,一来就是一个下马威,其所释放的威压,让古争等人都颇有些喘不过气。

    “结束了吗?”

    留着三缕长鬓,颇为仙风道骨的云真子望着风为空开口。

    “回前辈,事情已经结束,最后一个尸灵已死,传承者被杀。”

    风为空嘴上倒也算是客气,但态度则是不卑不亢。

    云真子倒也不是认识风为空,只不过之前在两个尸灵那里见过他罢了。

    “哼哼。”

    似乎很不满意风为空不卑不亢的态度,云真子冷笑一声再度开口:“小子,你可知罪?”

    “晚辈不知,还请前辈明示!”风为空道。

    “之前在两个尸灵那里,如果不是你出手斩杀了尸灵孩童,中年尸灵也就不会分心从而识破光点。中年尸灵只要不分心,光点就能再度消耗他的保命玉符,我也就不会被困在那个空间中多时!”云真子道。

    “俗话说‘不知者无罪’,晚辈当时也只是杀敌心切,万望前辈勿怪!”

    风为空态度放低,说话间向云真子作揖。

    相比之前,风为空此时悬着的心已经落下,最坏的情形看来是不会出现了!云真子会跟他说这么多,便代表着他没有杀心,如果他有杀心,以他准圣境界的实力,也根本就不用多说什么了。

    “哼!”

    云真子冷笑,也算是不再计较风为空之前的‘过失’了。

    “最终的宝藏在你们谁那里,拿出来吧!”

    云真子威严的目光扫视众人。

    “前辈,能够得到最终的宝藏,我们这些人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你该不会把宝物都拿走吧!”

    听云真子要人将宝藏拿出来,赢飞急忙开口,他为了这个宝藏已经是损失了一对翅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