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662章 女娲造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62章 女娲造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专注的望着面前的食材,古争觉得非常兴奋,因为反复的推演都没问题,那么现在要来做这个前所未有的食疗了。

    仙面和仙酒对于古争来说算是寻常的东西。

    灵犀香为异兽灵犀角所制成的香料,这根本就不是食材,燃能通幽,一般魔修才会用到它。

    断魂草是毒药,其毒性不是针对人的**,而是针对人的魂魄,服食断魂草的人,一般都会魂飞魄散。

    血色婆罗花,毒性虽不算大,可也绝对不能划入食材的行列,通常也是魔修修炼某些魔功用到的东西。

    食材中的不死鸟肉,可不是什么凤凰的肉,这种不死鸟由死者的怨气化成,常huó dòng在乱坟岗和战场,以吃死者的**或者灵魂为食,其肉有毒,同样为魔修能够用到的资源。

    千尸油,地地道道的炼尸产物,魔修所用的东西。

    佛光栴檀,佛门中的一种极为珍贵的香料,居然极强的凝神作用,据说有缘者闻之香味能够看到佛国,这还是在地球上的时候,心静大师赠与古争之物。

    也幸亏以前古争斩杀魔修之后,从他们那里得到的东西,除了非常邪恶的那些,其余的也都没有销毁,要不然真要用到这些东西的时候还真不好找。而纵观这些材料里面,真正能算得上是食材的只有仙面和仙酒。

    这次烹饪的食材比较特殊,古争可没打算以它的仙器厨具来做这些,虽说按照推演来看,食疗最终的不会是臭烘烘的东西,可让这些东西沾染仙器厨具,古争心中多少还是会有些不舒服。

    好在,洪荒空间中厨具不止一套,古争随便拿了一套出来,便开始着手处理起了食材。

    以仙酒和面,掺入林栋梁的血,古争将其放在一旁醒着。

    断魂草凉水入锅,水开时捞出,放入凉水蒸笼,水开时再次取出,放入凉水锅中,水开始取出放入凉水蒸笼,如此三焯三蒸之后,古争望着颜色从墨绿变为淡绿的断魂草,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一朵血色婆罗花的大小如同海碗,花瓣厚实的如同多肉植物,古争将其榨出汁液,残渣弃之不用。

    将不死鸟肉剁碎,放入碗中加上血色婆罗花汁液,古争以筷子疯狂搅拌的同时,控木诀也在起着作用,直至将其打成了一碗粉红色的浆糊状物体。

    诸多食材之中,虽说不少为魔修所用,但真正味道难闻的只有千尸油,这种油为炼尸产物,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恶臭。

    古争将黑色膏状的千尸油放入锅中,然后开始了熬油的步骤。

    随着油温的升高,空气中恶臭的气味也越发的浓烈,古争控水诀催动,不时将千尸油中不需要的一些成分聚在一起,然后以勺子舀出。

    油温已是越来越高,空气中的恶臭味反倒是淡了很多,原本黑色的千尸油也变成了灰白色。但是,对于古争来说,这样的千尸油还万万达不到使用的标准。

    当油温达到合适温度的时候,古争将已经研磨成粉的佛光栴檀撒入油锅之中。

    “轰!”

    佛光栴檀直接发出一声轰响,锅中的千尸油立刻燃烧了起来。

    不管那熊熊烈焰,古争将以仙力催动,锅子在火焰上方快速的旋转了起来,不是甩出一些被古争弃掉的火苗。

    随着锅子旋转的过程继续,原本红色的火焰变成了白色,空气中原本还残留的臭味被一股淡淡的香味所取代。

    油已经算是熬好了,古争打入一道寒气在锅内,锅中的火焰顿时熄灭,里面液体的油脂迅速凝固。

    不过,凝固只是表面,在那不断起伏的油脂表皮下,似乎还有着暗流涌动。

    将油脂暂时放在一旁,古争将醒好的面给倒在了案板上,然后将剁碎的断魂草连同着血色婆罗花和不死鸟肉的糊糊,全都倒入了醒好的天面之中。

    古争开始了揉面,一遍又一遍的揉,神情特别的专注,而面团也在古争的手下,发生着奇妙的变化,颜色逐渐从驳杂变成了粉红,有点像是生肉的色调。

    揉面的过程很长,大约五分钟后,古争停止了揉动,然后手上白色光芒闪烁,他将本就不大的面团在手中挫了起来。

    随着古争的搓动,面团有了四肢,也有了五官。

    “女娲造人!”

    器灵忍不住惊呼出声,但惊呼之后立刻捂住了嘴巴,因为古争还是那么的专注,就如同是陷入了特殊的境界中一般。

    ‘女娲造人’这个仙术很神奇,会的人很多,但仅有女娲娘娘一个人掌握了真谛。古争还在地球上的时候便对‘女娲造人’这个仙术有不俗的理解,在他仙域中的那些雪人便是最好的写照。

    对于这个仙术,器灵也一直鼓励古争多加练习,毕竟女娲娘娘也可以说是凭借这个仙术成就了圣仙之位。

    “真没想到,他竟然在这次的食疗中用到了‘女娲造人’,真期待这次的食疗最终效果是怎样,他又会有着怎样的收获!”器灵心中喃喃。

    古争的面人已经造好,它开始在桌上蹦蹦跳跳,可惜行动之间却少了一股灵气。

    先不管蹦蹦跳跳的面人,古争将放凉了油锅再次放在了火上,里面的油脂迅速开始变为液体。

    油温逐渐升高,香味也变得比未经冷却之前浓郁的多,当油温达到古争想要的程度时,他将灵犀香粉倒入了有过之中。

    “噼里啪啦……”

    神奇的一幕发生,灵犀香粉入锅之后,油星子溅起持续不断。并且,溅起的油星子如同烟花一般在锅上绽放,产生一种如梦似幻的色调。

    “是时候了。”

    古争念叨一声,然后将存着林栋梁神念的玉简按在了面人的头上,仙力催动之下,将里面林栋梁的神念注入进了面人的身体。

    注入了林栋梁的神念之后,面人立刻有了灵动感,它欢快的在案板上跑来跑去。

    “去吧!”

    古争伸手一指,面人冲向油锅直接跳了进去。

    “轰!”

    面人入锅引发起声势,如同是在锅中丢入了一个大石头,锅中的油至少有一般都溅射了出来。

    “给我回去!”

    早有准备的古争一挥手,飞在空中的油又全部回到了锅中。

    “嘭!”

    古争在飞油入锅之后,将锅盖跟盖上了。

    “嘭嘭嘭嘭……”

    剧烈的声音在锅中响起,就好像里面炸着一只活着的兔子一般。

    古争一手控制着锅中的油温,另一只手手上仙力闪光,他快速的在锅盖上画下了一道禁制。

    “嘭嘭嘭嘭……”

    锅内的异常并未因古争的禁制而减弱,相反还越发的激烈了。

    古争眉头紧皱,这次食物的‘渡劫’是前所未有的强烈,原本不是食物的东西,要被他通过非凡的手段做出逆转的改变,这是天道所不容!

    古争又画了一道禁制在锅上,但是锅中的异常也越发的强烈。

    仅仅只是片刻的时间,古争在锅上画下的禁制已经多达七道,而此时此刻的异常也达到了顶峰,原本在火上的油锅猛的一下弹了起来。

    古争眉头一凝,此时不能让油锅脱离火焰的烧灼,要不然必将前功尽弃。

    “嗬!”

    古争口中呼喝出声,一只手生生将飞升的油锅压在了离地七尺的高度,而他的另一只手,控火诀在不断的催动下,炉灶中的火焰跟随油锅的飞升持续升高,一刻也都没有离开过锅底。

    此时此刻,场面看起来很是怪异,古争的一只手举过头顶压在锅盖上,晃动的锅子距离地面足有七尺,而在锅子的下方则是窜出灶台足有三尺高的火焰。

    “下来!”

    古争凝眉,一直没有动用的控金诀也用上了,悬空的锅子才终于慢慢的往下降去,这不是跟寻常之物的交流,这是跟法则的对抗!即便他的修为已是金仙后期,可当锅子真正落在灶台上的时候,他的脸上已满是汗珠。

    当锅子真正落在灶台上的时候,古争又快速的在锅盖上画了一道禁制。

    古争又画的这一道禁制,复杂程度前所未有!当古争完成最后一画的时候,禁制上有光亮产生,连带着之前的那几道禁制,全部都散发出了光芒。

    白色的光芒初时微弱,三息的时间内它已经刺目的让人难以睁开眼睛了。而在这三息的时间内,躁动的锅子彻底安静,一股香味也从锅中飘出。

    香味非常的奇特,它不像是食物的香味,倒像是某种香料。

    古争将锅盖掀开,飞快的将其中的面人捞出装盘,盖上盖子端起来便走出了石室。

    林栋梁的身旁还有两人,这两人一男一女,男的是跟着古争去矿洞的林欣,女的是林欣的mèi mèi林怡,他们两个也是除林栋梁之外,林家修为最高的修仙者了。

    “等会林道友将食疗服用之后,整个人会处于一种死亡的状态,这种死亡的状态最多半个月,看情况而定我会在合适的时候将他唤醒。”古争道。

    林欣和林怡没有多问什么,他们都只是点了点头,该说的话林栋梁都已经告诉他们了。

    “闻起来很香,只是这香味有点怪异。”

    林栋梁说话间,将盘子的盖子给打开了,一瞬间古争瞪大了眼睛。

    古争有个习惯,那便是不提前去窥测极香化形之物究竟是什么,所以他虽然知道这次的食疗也会极香化形,可却不知道具体。

    让古争瞪大眼睛的情况,还不是极香化形,而是形成极香化形的雾气。传统中极香化形的雾气是白色,可是盘子中笼罩的雾气则是黑色!

    “黑色的极香化形雾气?我从来没有见到过!”

    器灵惊讶的声音,响起在了古争的脑海中。

    “黑色,好奇怪啊!”

    林家老祖光顾过仙厨店,同样也见过极香化形,眼前诡异的情况,让他不由得将询问的目光落在了古争的身上。

    “放心,食疗没有做坏。”古争道。

    黑色极香化形雾气的出现,也是带给了古争十足的惊讶,毕竟在装盘的时候他还有看到,极香化形的雾气是白色。

    黑色的雾气迅速凝聚,全部都收进了食疗之中,周围惊呼的声音同时响起。

    “这、这是活得!”

    “这是什么东西?”

    “这能吃吗?”

    林家三人一人一句,震惊的无以复加。

    按照常理,此时盘子中的面人,在经过油炸之后,应该是一身的焦皮的才对。

    可是,此时盘中的面人,丝毫看不到油炸的痕迹,它通体颜色接近肤色,且已经有了非常清晰的五官!在极香化形之气进入它的身体之后,原本闭目躺着它睁开了眼睛,开始在盘中仰躺着打滚。不过,这个打滚可不是撒欢,而是像婴儿那样,想要起来却起不来的晃动,且嘴巴张合之间,如同是发出了哭声一样。

    极香化形出现了,其所幻化的人形之物如同鬼魂一般,黑色且飘忽。

    “这、”

    林家老祖望着古争欲言又止。

    “将它吃掉,不要耽搁太多的时间,这是食疗,并不是怪物!等下林道友吃完食疗后灵魂会自动出窍,到时候你们就让他的灵魂呆在洞府中便可以了。”

    根本来不及多做什么解释,当古争看着极香化形出现的时候,他的脑袋中一声轰响,有种想要沉睡般的困倦。

    古争明白,这种困倦该是要来神秘境界了,所以说话间他便已经窜出了石室。

    古争走后,林家几rén miàn面相窥。

    “老祖,这、”

    林怡有心想让林栋梁先不要吃,可是又想起了古争离开前说的话。

    “应该没有问题,不管它是什么,总之它很神奇,所以我宁愿详细这就是治病良药!”

    林家老祖狠狠一咬牙,用手捏住盘中仍旧在动的面人,闭上已经一口咬了下去。

    “怎样?”

    见老祖闭着眼睛将一口面人吃下,林怡和林欣其声问道。

    “没有想象中的难吃,入口即化。”

    林栋梁睁开眼睛,望着手中少了一个脑袋,但却仍旧在弹动的面人道:“他没放盐在里面,可吃在嘴里确定幻化出酸甜苦辣。”

    似乎是在酸甜苦辣中品道了一声沧桑,林栋梁说这话的时候,眼角有泪留下。

    “道,有道在里面,才能一口下去幻化无穷啊!”

    林栋梁感慨一声,张大嘴巴将剩余的面人一口吞下。

    咀嚼中林栋梁盘膝坐下,紧张的脸色很快便放松,整个人已没有了呼吸。

    在林栋梁停止呼吸三秒后,他的灵魂从头顶上方升起,以幽魂的姿态漫无目的的漂浮着。

    林怡和林夕的掌心立刻见汗,因为此时此刻还不能肯定食疗到底起没起作用。

    上一次林栋梁选择置死地而后生来摆脱诅咒之力的时候,灵魂刚一出现便痛不欲生的赶紧回到身体中去了。但这一次不同,林栋梁的灵魂没有痛苦之色,跟真正死了没什么区别!

    置死地而后生的假死,亦或者说是灵魂出窍,灵魂都还有一定的法力,且灵魂除了是灵体之外,很多地方都跟常人无异。但真正寿终正寝的人,亦或者说是因为某种缘故死掉的人,灵魂则是像林栋梁现如今的这样,会有在一定时间内处于一种呆滞的状态,直至灵魂进入冥界,呆滞状态才会消失。

    如今林栋梁的灵魂虽说没有痛苦之色,可依附在灵魂之上的诅咒之力,仍旧在散发着一股极寒之气,以至于石室中很快就出现了一层白色的霜花。

    “哥哥,现在怎么办?”

    林怡望着林欣,脸上的表情有些无措。

    “白道友之前说的是,别让灵魂离开洞府就行,照这样的情况看,不能让它留在这间石室中,毕竟老祖的肉身还在这里,这种极寒之气不知道会不会对他的肉身产生影响。”

    林欣说完,将石室的门给打开了,林栋梁原本还在游荡的灵魂,立刻像是受到了吸引一般,飘出了石室。

    “哥哥,老祖体内的诅咒之力还在!”林怡探查了林栋梁的身体,哭丧着脸对林信道。

    “别着急,急也没用,之前白道友说过,老祖这种假死的状态,最多要持续半个月的时间。你现在出去寸步不离的跟着老祖的灵魂,我在这里守着老祖的身体,以防有什么意外发生。”林欣道。

    “希望白道友赶紧出来,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林怡喃喃自语中冲出石室,寸步不离的跟着林栋梁的灵魂。

    与此同时。

    在原本烹饪食疗的那间石室中,盘坐在地上的古争,陷入了一个梦境。

    梦境中的色调只有黑白,古争在这个梦境中经历了从婴儿到迟暮。

    此时此刻,头发花白,牙齿也已经掉光了的古争,坐在家门前的大树下,望着快要落山的夕阳发呆。

    “九十八年弹指一挥,我究竟在寻找着什么?”

    “喜怒哀乐、阴晴圆缺、日升月落、悲欢离合,这九十八年的时间里,我已经历了太多太多。”

    “九为极数,这九十九年即将带来,它只怕是我的大限了,如果还是不能领悟,我想我会从这境界中脱离出去,错失这次机缘。”

    古争苍老的面庞抖动,喃喃自语着。

    “老头子,吃晚饭了!”

    同样苍老的女声响起,古争回头望去,只见一个耄耋老太站在门内,正在微笑着望着他,眉眼间依稀还有着器灵的模样。

    “看什么呢老头子?还不回来吃饭!”

    老太白了古争一眼,转身向院内走去。

    虽说知道这是梦境,可古争望着老太离去的背影,眼中还是有一抹浓浓的温柔。相伴一生,父母子女都已离去,唯独她始终在身边。

    “老婆子,这饭我就不吃了,我知道我要找的是什么了。”

    回想一声,望着那离去的佝偻背影,古争脑中灵光一闪。

    将视线从门内收回,古争望向了虽然已经西沉,可也依旧刺目的太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