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660章 棘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60章 棘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古争回到缥缈客栈的时候,发现掌柜的看他的眼神都变了,其中有着一丝隐藏的忌惮在里面。

    古争明白林家和陈家并不和,只怕他跟陈家到底发生了什么,林家这边也都已经知道了。

    第二天一早,黄芪带着一个脸色蜡黄的男人来找古争了。

    一番寒暄之后,蓝黄脸的男人向古争开口道:“白道友,昨天你跟陈家是怎么回事?”

    “杨道友知道这件事情了?”古争反问。

    蜡黄脸的男人名叫杨决,想要找到北芦仙参他是关键人物,因为黄芪所说的那个道友就是杨决,而杨决跟拥有北芦仙参的那人比较熟悉。

    “知道了,这陆霞镇的林家跟我有些交情,今天来客栈的时候,客栈掌柜告诉了我一些昨天发生的事情,不过不够详细啊!”杨决笑道。

    “事情是这样的……”

    古争没有隐瞒,将他跟陈家发生的事情说给了两人听。

    “陈家这是踢到了石头上,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到了白道友。”

    听完古争的讲述,黄芪摇头笑了笑,经历了清风观事件之后,黄芪可真不认为陈家能从古争这里讨到什么便宜。

    “原来事情是这样。”

    杨决点了点头,然后又道:“白道友想要北芦仙参,可我北芦仙参对我那朋友似乎也重要,如果是一般人也就算了,但既然黄道友找我说了这件事情,这个忙我也可以帮古道友,我现在就去找我那朋友问问,下午就能给古道友一个消息。”

    “麻烦杨道友了。”古争道。

    杨决没有多做停留,在他走后古争和黄芪又聊了会,然后等中午之后又再次去飘香楼吃了饭,回到缥缈客栈中静待杨决的到来。

    杨决是下午过来的,他告诉古争他那个朋友并没有出售北芦仙参的意思。

    “杨道友,北芦仙参对我很重要,能不能让我见一见你那个朋友,我想跟他面谈,毕竟什么东西都有价值。”古争道。

    “这点只怕是不行,我那朋友说了,让我不要再打他北芦仙参的主意了。”杨决摇头道。

    “杨兄,就像白道友说的那样,什么东西都有价值,也许他跟白道友面谈了之后,会改变最初的决定呢?”黄芪开口道。

    杨决想了想,然后开口又道:“这样吧,我将白道友的意思告诉我那朋友,假如他不愿意见你,这件事情就到此结束可好?”

    “可以,虽说北芦仙参对我很重要,可也不是没它不行,假如你那朋友真的不想割爱,那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古争道。

    杨决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的他立刻去找他的朋友去了。

    不足一个小时,再次回来的杨决告诉古争,他那个朋友说,可以见一见古争。

    古争和黄芪跟着杨决离开了缥缈客栈,三人在街道上穿梭了一会,来到了居民区的一座大宅院前面。

    望着宅院大门上方的两个大字,古争皱眉道:“林府?”

    “白道友,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我那朋友正是林家的掌家人林海波,而北芦仙参又是很多人觊觎的好东西,所以我有义务为我的朋友保密,希望白道友能够理解。”杨决道。

    “理解。”古争点了点头。

    “上午过来的时候,我并未告诉他是谁要买北芦仙参,之前过来的那一趟,我说是白道友要买北芦仙参,海波才决定见上一见,至于说你们的交易能不能谈成,其实我觉得希望不大。”杨决道。

    “不管能不能谈成,白某在此都要再次谢谢杨道友了。”古争向杨决抱拳。

    杨决还礼道:“谢倒不必了,咱们走吧!”

    林府很大,里面的建筑也都金碧辉煌、雕梁画栋,简直就像个王侯的居所。

    由林府的人带着,古争三人来到了林府的后花园中,见到了正在烹茶听曲儿的林海波。

    作为林家的掌家人,林海波也是一个修仙者,不过修为只有化气后期。

    见到古争等人过来了,林海波让唱曲的歌姬退下,亲手给古争三人斟了茶。

    “白道友可真是不得了,昨天一人压得陈家没脾气。”林海波笑道。

    古争微微一笑,算是回应了林海波所说的话,然后他便直入主题:“我来此的目的林道友也已经知道,而我想要知道的是,林道友要怎样才肯将北芦仙参换给我?”

    “北芦仙参对白道友重要,但对我林家来说也一样重要,要不然也不会一直到现在都还在手中,所以想要换取它所需付出的代价非常高昂。”林海波道。

    “林道友先说说看吧!”古争道。

    “想要还北芦仙参需要赤练龙骨、飞花藤、缥缈仙果这三样东西。”林海波道。

    “器灵,这三样东西是什么?”

    林海波所说的三样东西,古争一样都没听过,他也只好问一问器灵了。

    “大爷的,这林海波真不是个东西!赤练龙骨和飞花藤都是非常稀有的高等食材,至于说缥缈仙果则是属于天材地宝级的食材了。”

    也怪不得器灵有些生气,毕竟北芦仙参只是高等食材而已。

    “这还真不是一般的高昂,不管是赤练龙骨和飞花藤,亦或者是缥缈仙果,这三种资源的任何一种,价值都在北芦仙参之上啊!”古争感慨道。

    “的确如白道友所说,代价也确实是非常高昂,可北芦仙参对我们太重要了,如果要换只换这三样资源,别的不做考虑的。”林海波抱憾道。

    “算了,如果是这样,这北芦仙参我是真换不了了,我想也不会有人拿这三件资源换一支北芦仙参。”古争苦笑。

    “林道友,这件事情真的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黄芪也开口了,但林海波只是把头摇了摇。

    “好吧,既然如此我们就不多叨扰了,这就告辞了林道友!”

    黄芪显得有些不悦,在他看来林家根本就没有一点要换北芦仙参的诚意!既然北芦仙参对他们已经重要到了非这三种资源不换的程度,那干脆就别让古争过来了,毕竟正如古争所说,没有人会拿那三件资源去换一件北芦仙参。

    事情虽说是古争的事情,可黄芪毕竟也参了一脚进去,如今他已感觉出了古争的一些不悦,但他明白古争碍于杨决的面子不好提出辞行!可他不同,他跟杨决的关系铁的很,既然古争不好开口,那么就由他开口好了。

    “黄道友不要急着走嘛,既然已经过来了,晚上就在这里吃顿饭,我设宴款待诸位。”林海波挽留道。

    “还是算了,正好我这边也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晚饭也就不在这里吃了。”

    古争也站了起来,他的确有些不悦,也的确是碍于杨决的面子不好立刻提出辞行,既然黄芪已经说出来了,那么他是一刻都不想在这林府多待了。

    “下次有机会在一起吃饭,这次就算了吧!”杨决也站起身来。

    “好吧,既然三位执意要走,林某也就不多做挽留了,什么时候想来林府做客,你们尽管过来就好!”

    林海波也站了起来,开始送古争他们三人离开。

    “好不容易有了北芦仙参的线索,可谁曾想又算是断了。”

    器灵的声音带着点恨意,古争明白这是她对于林家的不满和不甘。

    古争同样也心有不甘,前行的他停下脚步回头问道:“北芦仙参对林道友那么重要,不知道林道友是要用北芦仙参做什么?”

    “用来炼制治病的丹药。”林海波道。

    “治病?”

    一听林海波说要北芦仙参是要炼丹治病,古争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不知道林道友要用北芦仙参治疗什么疾病?”

    “哎!”

    林海波一声叹息:“治疗一种让人束手无策的顽疾!”

    “看道友的表情,似乎患病之人是道友的亲属?”古争又问。

    “的确是在下的亲属,看白道友的样子,似乎对于医道比较在行?”林海波反问。

    “在下对于治病的确很有一套,特别是擅长治疗各种疑难杂症!不知道林道友能不能让我见一见病人,也许我不用北芦仙参就能将病人给治好呢?”

    古争的话,换来的只是林海波的摇头:“白道友,这么跟你说吧!治疗这个病的丹方,是由一位大罗金仙所给,它不仅需要北芦仙参,还要有赤练龙骨、飞花藤和缥缈仙果等几样药材。现在白道友听了丹方的一部分,也该知道这病是由多么难治了吧?”

    “需要的都是好药材,可病不是非要好药材才能治。”

    古争声音一顿,随即又道:“林道友,你让我见一见病人,对你又不会有什么损失,万一我这能将病人治愈呢?”

    眼见古争说得肯定,林海波似乎有些动摇,皱眉想了想的他开口道:“行,我先问一问病人,这件事情要以他的意见为准才行。”

    古争三人又再次回到了后花园,而林海波则是去问病人的意思了。

    “白道友,你真有把握?”杨决问。

    “谈不上什么把握,毕竟我连病人都没见到。”古争笑道。

    “也是。”

    杨决点了点不再说话。

    片刻之后。

    林海波回来了,他告诉古争病人愿意见一见古争,先让黄芪和杨决在花园里等一会。

    “客人不在府上吗?”

    眼看林海波带着他要离开林府,古争不禁问道。

    “白道友,实不相瞒,生病的人是我家老祖,你也知道老祖对于一个家族的重要性,如果不是他确定要见你,这本是属于机密不能够外传的事情。”林海波苦笑。

    “原来如此!”古争点头道。

    林家在陆霞镇上也有供修仙者修炼的山头,出了陆霞镇之后,林海波祭出一件葫芦仙器,骑在上面的他在前方带路,古争跟在后面没多久便到了林家的山头。

    能被修仙者选择建造洞府的山头,几乎都能算作是钟灵毓秀之地,即便有守山仙阵的隔绝,可站在山下的古争仍能够感觉到这里仙元的充沛。

    登上林家的山头之后,其上也不是说静悄悄的一片,这里还挺热闹,来来往往的有不少人,其中多有身着宫装的女眷,行走交谈间洒下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

    见古争望着那些女眷似乎是在发呆,林海波开口道:“修仙日子苦闷,有些先辈就带了女眷上山,也有些修的是双/修之道,故而山上的女眷多些。”

    古争没有说话,只是点头笑了笑,刚才的确有些走神了。

    “白道友年纪轻轻就有着让人仰望的修为,看来应该是苦修之辈了。”林海波又道。

    “算是吧!”古争道。

    “刚才想到什么了?”器灵突然掩嘴笑道。

    “没有想到什么,只是稍微有点感慨罢了。”古争道。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不是想到你的桃花了?”器灵眨巴着眼睛道。

    古争白了一眼器灵,但什么也没有说。

    在没有得到餮仙令的时候,古争也有过喜欢的人,但自从得到了餮仙令,古争便明白他所走的路跟常人不同,离别都会让他伤感,他不敢想象假如有天有个喜欢的人,却先他一步去了的场景。

    “凡花不适合你,即便要找也得着跟你天赋差不多的。”

    器灵的声音里带着一点失落,遭到的又是古争无声的一个白眼。

    林海波带着古争,来到了山头上最大的一座洞府前,而在洞府前,早就有一个看起来就是病恹恹的老头等着了。

    “白道友,林某有失远迎,还望道友勿怪啊!”林栋梁向古争抱拳。

    “哪里哪里!”古争抱拳还礼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洞府里请!”

    林栋梁带着古争进入洞府后,直接开门见山道:“我听海波说古道友想要北芦仙参,又擅长治疗疑难杂症,所以便让海波将道友给带来了,道友现在可我的情况?”

    “好,那就请林道友放松身体了。”

    古争将一缕神念探入林栋梁的身体,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林栋梁的体内有一股极为寒冷的气息,即便还没有见到林栋梁丹田中的仙力球,但古争已经可以肯定,这股极寒之气被他以修为压制着,要不然它的冰寒程度将更甚。

    “这不是寻常的病,寻常的病不会是这个样子。”

    器灵的神念依附在古争的神念上,也在对林栋梁的身体进行着探索。

    “当然不是寻常的病了,寻常的病肯定早就被治愈了,毕竟洪荒中能人无数。”古争道。

    随着对林栋梁身体的探索,古争的眉头越皱越紧,他本以为林栋梁的体内有异常的冰寒之气,那么在他的体内也应该有一个寒源的存在。可随着探查的深入古争发现,林栋梁的体内并没有寒源,如果非要说有寒源,那么他整个人就是寒源!简单点来说就说,由于某种不知名的原因,他的体质被改变了!

    古争的神念离开了林栋梁的身体,林栋梁立刻开口问道:“白道友,你可有把握将我治愈?”

    “这件事情很棘手啊!”

    古争皱着的没有仍旧没有舒展,而林栋梁的脸上也立刻布满了失望。

    “其实我不该报什么希望,毕竟都看了那么多人了。”林栋梁苦笑。

    “林道友先不要沮丧,棘手归棘手,可有些事情我要先了解清楚,才能给出最终的定论。”

    古争声音一顿,随即问道:“林道友,这寒气是死是活呢?”

    寒气所谓的死活,那是因为它给了古争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古争觉得它是活的,可却找不到它活着的根据。打个比方来说,神念虽然也是无形之物,可它由人而生,所以它能够算是活的。

    古争虽然没有发现寒气活着的根据,可林栋梁寒气在林栋梁的体内,他或许有别的感觉也未可知。

    林栋梁眼睛一亮,急忙点头:“没错,它就是活的,我能够感觉得到它有生命!”

    林栋梁很激动,很多人看过他的病,其中只有古争和那个大罗金仙提出过这样的疑问,这至少已经能够说明,古争是真的很不凡。

    “林道友,你是什么时候得的这个病,又是怎么得的这个病呢?”古争又问。

    古争的问题让林栋梁的视线显得有些飘渺,似乎是看到了很远的地方,然后他开始关于病因的讲述。

    按照林栋梁的说法,一百五十年前,他们的乌金矿中挖到了‘窝子’,所谓的‘窝子’就是矿脉的形成的一个庞大聚点,其中的矿物品质非常之高,可以说几乎就是金属的凝聚,没有什么岩石和杂物。

    一般情况下,开矿挖到‘窝子’都是件喜事,毕竟它代表着高品质和高产量。可是一百五十年前乌金矿中挖到的‘窝子’,对于林栋梁来说则是梦魇的开始。

    按照陆霞镇上的规矩,挖到‘窝子’要家主放鞭炮庆祝,且参与到‘窝子’的最初开采中去。

    虽然一百五十年的林栋梁已经是个金仙后期的修仙者了,可仍旧遵循古训的他参与到了‘窝子’的第一天开采中。

    由林栋梁这个金仙后期修仙者的参与,‘窝子’的开采进展十分迅速,大批高纯度的乌金被送出了矿洞。

    别人都十分高兴,可林栋梁的则是满心疑惑,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这个足有一大所宅子般大小的‘窝子’竟然是中空的存在,而这是不符合常理的事情。

    中空的‘窝子’被打开,瞬间一股极强的寒流席卷了整个矿洞,当时在洞中的矿工和修仙者共计五百六三人,除了林栋梁本人之外,其余的那些全部被冻成了冰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