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659章 前辈饶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59章 前辈饶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找死!”

    面对三人的接连出手,古争厉喝一声,双掌猛的向前一推,强大的天地能量混合着仙力瞬间将尚清秋的压迫撕碎,并于空中形成飓风,不管是剑雨亦或者是巨大的金虎,全都如同被摧枯拉朽般的吹向了远方。

    剑雨和巨虎在古争的反击下被瓦解,空中三人也同样不能幸免,他们被飓风卷着撞到了对面的山峰之上,砸入了石头缝中。

    “前、前辈饶命!”

    “前、前辈,我们有眼无珠啊!”

    尚清秋和沈志平都是返虚后期的修为,他们本以为古争的修为不会高过他们,可谁曾想竟然连对方的一招的接不住。

    “返虚后期、化气初期,谁跟你们的胆量啊?”

    古争质问的声音如同惊雷响起在三人的耳边,本就已经受伤的三人顿时胸中翻腾,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本不想多事,可你们就是将我的话当做耳旁风是吧?”古争冷笑。

    “不、前辈,我们、我们错了!”

    “前、前辈网开一面,我们、我们知错了!”

    “前辈、饶、饶命啊!”

    这次不光是尚清秋和沈志平求饶,就连陈铁成也一样,他虽是一个莽夫,可莽夫并非不怕死。

    “我本不想多造杀戮,可奈何你们的狗胆也太大了点,竟然敢率先出手想要将我击杀?”

    古争说的是实情,如果不是他不想多造杀戮,眼前石缝中的三人,早已经死在了石头缝中。

    “留你们一条活路回去转告你们身后的人,让这件事情过去,这是和解的唯一机会!假如再敢对我,亦或者是那两个人动手,我必让陈家知道什么叫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古争再度开口道。

    “多谢前辈开恩!”

    “多谢前辈,您的话我们一定传达到!”

    尚清秋和沈志平忙不迭道谢。

    “呵呵。”

    古争笑了,声音非常之冰冷:“你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太天真了!”

    “虽然你们死罪可免,但你们活罪难逃!不让你们付出一点代价,你们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人,竟然敢对我先下死手?当真是狗胆包天啊!”

    古争伸手一挥,深嵌在石头缝中的三人飞出,只见他手中的乌光连闪三下,全都失去了右臂的三人接连惨叫。

    “滚!”

    不等三人再说什么,古争一挥手,三人顿时向着远处飞去。

    没有在山上多做停留,古争当即返回了缥缈客栈。

    “客人,你没什么事吧?”

    见到古争安然归来,客栈掌柜显得有些意外,打心眼里他并不看好古争。

    “没事。”古争淡淡道。

    “厉害!”

    客栈掌柜向古争伸出了大拇指。

    突然,古争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种在老黄身上的禁制有了反应。

    “还真是屡教不改啊!”

    古争咬牙,化为一道残影的他立刻消失在客栈中。

    老黄的确是遭遇了危险,尚清秋等人去找古争之后,陈玲在听了陈文成一番说教之后又出来了。

    在陈玲看来,古争修为尽管了得,可他也必定会死在尚清秋和沈志平的手中,而那个该死的老黄,不拿他泄泄愤实在难消心头恶气。

    古争过去的时候,陈玲正在拿着仙藤抽打老黄,已经把他打得奄奄一息了。

    老黄的妻儿老小在一旁哭喊,可是陈玲无动于衷,眼看再抽打一两次老黄必将丧命的时候,陈玲举起的仙藤落不下去了。

    陈玲这次出来并未带人,当她发现周围天地能量被调度,仙藤落不下去的时候,回头看到了脸色如冰的古争。

    “你、”

    本以为必死的人突然出现在了面前,这让陈玲如同见到了鬼,长大了嘴巴愣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小小年纪心倒是挺毒啊!看来我在客栈之中的警告,你是压根就没放在心上啊!”古争冷冷道。

    “他乱嚼舌根子死有余辜!倒是你,竟敢得罪我们陈家,你是不想活着离开陆霞镇了吧?”陈玲色厉内荏道。

    “得罪你们陈家?我今天还就得罪了,也顺便看看我能不能或者离开陆霞镇!”

    古争伸手一挥,陈玲手中的仙藤脱手而飞,被他握在了手中。

    手起藤落,古争向着陈玲狠狠抽去。

    “咔嚓……”

    一声脆响从陈玲身上发出,古争抽出的仙藤并未落在陈玲身上,它被陈玲体表暴起的一层淡黄色光幕给挡住了。

    发出黄色光芒的物件是陈玲腰间的一块玉符,这种玉符名为保命玉符,古争还在地球上的时候曾经拥有过,关键时刻也曾救过他的命。

    也就是在黄色光芒挡住仙藤的时候,一个眉眼间跟陈玲有几分相似的白发老头虚影,出现在了陈玲的背后,他正是陈家老祖陈聚德。

    “老祖救我!”陈玲喊道。

    “你是何人?为何要伤我的玲儿?”老头审视着古争道。

    “我是何人你来了便知!”

    古争淡淡一句,手中的仙藤再次向着陈玲落下。

    “好胆!”

    陈聚德厉喝,虚影一掌向着古争推出。

    周围是飞沙走石,老黄家的房子都被陈聚德虚影的一掌给掀翻,他毕竟是金仙后期的修仙者,即便虚影不是本体,也同样拥有着不俗的威力。

    古争仍旧还是那条仙藤,只不过原本没有调度天地能量的他也调度了天地能量。

    “嘭!”

    两力相角之下,陈聚德一掌的威势被撕裂,仙藤落下之时他的虚影先被打没,紧接着陈玲被抽飞了出去,躺在地上动了不会动了。

    陈玲没死,可也已经废了,即便花大代价治好,今后最多也就是个普通人,想要修仙那是不可能了,古争的仙藤一击废掉的不仅是她的经络,还有她丹田中的仙力球。

    喂了一颗仙丹给老黄,又以仙力渡入他的体内,老黄很快就醒了过来。

    “上仙!”

    老黄哽咽的哭了出来。

    “放心吧!遭此一事,他们不会再对你们出手,除非我死了!”

    古争也没有多说什么,再次留下了银两给老黄,让他修缮房屋和置办家具,然后拎着半死的陈玲向着陈府飞去。

    与此同时。

    断臂重伤的陈铁成等人也早已回到了陈府,震惊且震怒的陈家人此时已经集结了一批正要去找古争的麻烦!即便古争有金仙境界的修为,可他们陈家也不是软柿子,更何况嫡系子孙被斩一臂,这样的事情传出去,还让他们陈家在陆霞镇有何颜面!

    由金仙中期修仙者陈撼江带队,陈家的人已经离开了陈府,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入了陈撼江的耳中。

    “别去找那人的麻烦了!”

    传音给陈撼江的人,正是陈家的老祖陈聚德。

    “爷爷,发生什么事情呢?”陈撼江急忙问道。

    “那人的修为很可怕,刚在我在保命玉符的状态下跟他交过手,他的修为远胜一般金仙后期!为了一点小事,得罪这样的敌人不值得。”陈聚德道。

    “此人那么年轻,竟然已经远胜一般金仙后期了?”陈撼江惊道。

    “正是因为年轻且有这样的实力,所以才不值得轻易得罪!像这样的人,绝对不会是什么散修,肯定是某个大门派中的弟子!”陈聚德道。

    “爷爷,那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铁成、沈志平和尚清秋三人,一人被他斩掉了一条胳膊!”陈撼江不敢道。

    “什么?”陈聚德惊呼。

    “文成通知了我们几个,您老常年闭关,我以为对方只是金仙中期的修为,所以就没有通知您。”

    陈撼江话音落地,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的他急忙问道:“保命玉符?爷爷,你通过谁的保命玉符跟那人动的手?”

    “还能有谁,自然是玲儿那丫头!”

    陈聚德的声音里,带着一点对陈玲的气愤。

    “天呐!这些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铁成私自跟随尚清秋他们去找那人的麻烦,玲儿这丫头估计是咽不下这口气,又去找了那两个凡人的麻烦,她现在怎样了?”陈撼江问。

    “具体情况不知道,不过玲儿本命玉牌未碎,想必性命倒是无忧。”

    陈聚德声音一顿,随即又道:“也好,经此一时也让铁成和玲儿明白些道理,也让他们改改那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臭毛病!”

    “爷爷,这次事情的起因也并不怪玲儿,关键是那凡人嚼咱家的舌根子,玲儿这才出手惩戒……”

    “行了,别替他们说话了!”

    陈撼江话没说完,便被陈聚德给打断了。

    “事情的经过,刚刚已经有人跟我说了!这件事情暂时就先这样,我已经让人去查那人的底了,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再去招惹那个姓白的!”

    陈聚德收了神念,传声有种渐行渐远的感觉。

    “爷爷,怎么了?”

    本来是气势汹汹的要去报仇,可领队的陈撼江突然停下,这让报仇心切的陈铁成不禁问道。

    “哎!”

    望着耗费无数资源,可修为却低的连神念传声波动都察觉不到的陈铁成,陈撼江不由得一声叹息。

    “老祖刚才传音给我,没有他的命令这件事情就暂时这么算了。”陈撼江道。

    “啊?就这么算了?”陈铁成瞪大眼睛道。

    “怎么?老祖的命令你也要质疑?”陈撼江眯着眼睛道。

    “不敢、不敢!”

    陈铁成一脸讪笑,可随即他的眼睛又红了起来:“爷爷,如果就这么算了,孙儿这一条胳膊又怎么说?”

    断肢可不是小伤,即便对于修仙者来说亦是如此!想要有断肢再生的本领,那是大罗金仙的神通,寻常修仙者如果想要断肢再生,倒也有专门针对这种情况的仙丹,只不过其价格极其昂贵。

    “又怎么说?给你长点记性了!”

    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陈铁成,陈撼江冲陈文成道:“下封口令,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严禁外传!”

    “爷爷放心,命令早已下达了。”陈文成道。

    “好了,回府去吧!”

    陈撼江郁闷的想要调头,但他的眼睛却突然眯了起来,以为远处走来了一个人。此人他虽不认识,可此人手中提着的那人他认识,那不是陈玲又是谁!

    “玲儿!”

    “是你!”

    随着古争的靠近,陈府门外惊呼的声音响起一片。

    “你将玲儿怎么了?”陈撼江上下打量着古争道。

    “教训了一下她。”

    古争淡淡回应,伸手将陈玲抛向陈撼江。

    陈撼江将陈玲借助,神念一扫她的身体,脸色顿时大变:“先带玲儿回去疗伤!”

    将陈玲交给身后的人,陈撼江对古争怒目而视:“好,很好!接连废我陈家四个人,报上你的门派,我倒要看看是哪个门派的人如此强横!”

    “强横?跟你陈家的人比差远了!我没有什么门派,孤家寡人一个,你们如果要动手,现在就放马过来吧!”

    古争就站在那里不动如山,对面陈家的修仙者有十五个。

    陈撼江眉头皱了又皱,如果不是有陈祖德放话,此时此刻怒火中烧的他真想试一试。

    “呵呵。”

    场面静了大约有十秒,古争望着没有任何行动的陈家人轻蔑的笑了笑。

    “不敢动手吗?我不都已经说了我无门无派吗?来吧!有本事就过来杀了我,你们面子也有了,气也出了!”

    古争直视陈撼江的眼睛,语调缓缓的挑衅着。

    如果之前陈撼江还是怒火中烧,那么此时在跟古争的眼神对视中,他则是如同被当头泼下了一盆冷水。

    “敢伤人,又敢找上门来,且老祖还说他修为远超一般境界的金仙后期,这样的一个人真的敢不顾一切的得罪吗?”

    陈撼江心念电转之下,突然有些害怕了。

    作为陆霞镇的霸主,陈家也是横行霸道惯了,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直到前一刻,陈撼江的观念还没有从以往的那种时候转变过来。

    在陈撼江看来,他们陈家有数十个修仙者,其中金仙境界的都有两个,身后更有大门派做靠山,他们没必要惧怕一个孤家寡人!

    但是,冷静下来的陈撼江也把事情给看的更透彻了,很多东西都不像是表面上的那样。数十个修仙者是不错,可大多数此时还在陈家的山头上修炼,也的确是有两个金仙境的修仙者,一个是他,另外一个是他的爷爷陈祖德。可是,他陈撼江的修为只有金仙中期,他的爷爷虽说是金仙后期,可是因为一些别的缘故,几乎可以说是不能出手,那么实际上金仙境界的修仙者也只能是算他一个。而他们将要面对的敌人,则是一个远超一般金仙境后期的强大存在!一旦跟这样的一个人开战,那么他势必会像虎入羊群一般,迅速将他们这些人杀的一干二净!至于说他们的靠山,即便愿意因此跟一个这样的敌人开战,可当他们赶来的时候,陈家只怕也已经鸡犬无存了。

    冷汗,豆大的冷汗从陈撼江额头上滚落,以至于他立刻避开了古争的眼神。

    陈撼江害怕了,他害怕一句话说不对,惹毛了对方从而引发毁灭般的后果。

    “呵呵。”

    从陈撼江的眼中看到了恐惧,古争再次轻蔑一笑。

    “你、”

    陈撼江害怕,可不代表陈家的修仙者都害怕,他们中的一人忍不住出声。

    “闭嘴!”

    没敢等不忿的族人多说什么,及时出声的陈撼江将祸端掐死在了萌芽状态。

    古争眉头微皱,眼睛望向了刚才说出一字的那人。

    “啪!”

    陈撼江一巴掌将刚才那族人的脑袋给拍了下去,不敢让他跟古争眼神对视。

    见古争似乎还要扫视当场,深怕有人用眼神挑衅的陈撼江,冲着身后的族人吼道:“把头都给低下去!”

    陈家的人可能还不明白古争的可怕,但是陈撼江的话他们不能不听,于是都将头给低了下去。

    “你们不用怕他,有谁不服气就说出来,哪怕一个眼神望向我都可以!”

    古争眼神依旧扫视全场,可没有人再抬头,更没有人再对他眼神不敬了。

    “我一再给你们机会不想多造杀戮,但你们陈家的人接连无视我的警告,直至事情发展到现在的地步。但,机会这是最后一次了,如果你们要战,现在就放马过来,如果你选择认怂,那么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假如再发生什么我不想看到的事情,那么陆霞镇上将不再有陈家!”

    伴随着古争话语的最后一字落地,乌黑的刀光遥遥斩向陈府高大的门楼。

    既然陈家认怂,古争自不会多做停留,而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陈家那高大的门楼轰然倒塌了。

    “呵呵。”

    古争再次笑了,眼睛看向了一个方向,那里有道静静停留的神念。

    跟陈聚德也算是交过手,古争能从那道神念上感受到一点陈聚德的气机,不过既然对方没有什么举动,他倒也不想多说什么。

    “前年拍卖会期间丢了次人,今年再度丢人,看来陈家近些年运势不旺啊!回去转告陈家的子弟,让他们都长点记性,做人低调一些,记住今天的教训!”

    古争走后,陈聚德的声音再次响起在陈撼江的耳中。

    “爷爷。”

    陈撼江没有说什么,只是唤了一声陈聚德。

    “陈家被人这样欺负,别说你没经历过,就连我也没有经历过,可正因如此我们才该引以为戒啊!”

    陈聚德从陈撼江的声音中听出了委屈。

    “好了,这次的事情已经算是不错的收场了,假如开战,我想后果肯定会很糟糕。更何况,他也算是多少给了陈家一些面子,更是屡屡警告过咱们的人了,且他带着玲儿过来的时候,身后并无一人跟着!他是猛龙过江,要是换了咱们,只怕不会给敌人留这点面子了吧?”陈聚德摇头苦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