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616章 公主病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16章 公主病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公主吃东西了,还是主动去吃的,让皇帝和皇后都很开心,看了这么多神医,公主这是第一次有反应。

    之前的神医也开过方子,无奈药公主根本不喝,也有神医行过针,可一点作用都没有,无奈之下,皇帝才全国公开征召神医,来为公主治病。

    他们开心,古争这会却开心不起来。

    他做的美食已经不在是食物那么简单,早就提升了一个境界,哪怕是病人也抵挡不住诱惑,他有办法恢复公主的身体,可这并不等于就治好了公主的病。

    公主的病是心病,他一走,公主吃不了他做的食物,还会复发,等于没有治好。

    没有治好,那古争的考验就不算完成,完不成的考验自然是失败,失败可是要遭受严重的惩罚,不管是什么样的惩罚,古争都不想要。

    “来人,赏……!”

    “等等!”

    皇帝挥挥手,正叫人拿赏赐的时候,古争突然打断了他,皇宫的赏赐他无所谓,他有足够的银子在凡人世界使用,就算银子用完了,以他的能力赚些银子来是非常简单的事。

    所谓的赏赐,他并不看中。

    “神医,之前是寡人有眼无珠,神医勿怪,勿怪!”

    皇帝还以为古争是在意之前他的态度,和蔼的解释了声,古争实在太年轻了,而且又不诊脉,全让他们去说,难免会有所怀疑。

    “陛下,我没有责怪的意思,公主的身体,我能调理好,但她的心病并没有好,一旦我离开,她的病还会复发!”

    古争确实没有责怪这个皇帝,他不知道这皇帝到底如何,但至少对自己的女儿很是不错,是个合格的父亲。

    皇帝听完,立刻笑道:“原来是这样,那简单,你留下,无论是御医还是御膳房你都可以去,我赐你四品官职,赏你官邸!”

    古争做出的美食他还没吃到,但只闻香味就让他很馋,之前就有了留下古争的想法,无论是御膳房还是御医那里,古争想去哪都可以。

    “陛下,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无法留下,请给我点时间,三天之内,我一定想办法治好公主的病!”

    古争轻轻摇头,他若是普通人,真留在皇宫是不错的选择,毕竟成了官身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是很了不得的事情,可惜他不是,他还要去蜀山,还要继续修炼。

    “你不愿意留下?”

    皇帝很吃惊的问了声,留在皇宫任职,还赏赐官邸,这等于是一步登天啊,这样的好事居然还有人会拒绝。

    就好像在地球,一个普通人,突然让你到帝都去当官,还是去卫生部当个厅级干部,另外在帝都分房,这样的好事,想必没有几个人可以拒绝。

    “实在抱歉,我们无法留下!”

    古争皱着眉头再次拒绝,心里则在想着公主的病,心病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而且这还不是普通的心病。

    “陛下,先听我们的吧!”

    皇帝还想继续说什么,国师突然对他小声说了句,皇帝不在说话,看的出他对这个国师非常的器重,也很是尊敬。

    古争留在了皇宫,没有出去,不过之后应招而来的神医没在让他们进来,古争既然说有办法,要在三天之内治好公主,那就让古争好好试一试,三天之后古争真治不好,再让其他的神医来试也不迟。

    一锅鸡血汤,公主前后喝了足足两碗,喝完之后气色好了很多,只是眼中那股忧愁依然存在。

    剩下的一点鸡血汤,皇帝也尝了尝,尝过之后更是回味无穷,想着无论如何都要将古争留下来当御厨,喝过古争做过的东西,那些所谓御厨做出的美食,简直就是猪食一般。

    “敢问两位道友,来自何方?”

    晚上,古争和欧阳海正在讨论怎么治疗公主的病,国师不请自来,而且开门见山的询问。

    “你是如何认出我们身份的?”

    对方的称呼说明了一切,古争和欧阳海索性也不瞒着,直接询问了句。

    “在下师门有一门绝技,对身边拥有仙力的人都会产生感应,哪怕隐藏的再深,我们都能感应到!”

    国师微微一笑,他的师门确实有这个绝技,不过能感应的距离很短,一般也没什么用处。

    不过他能感应到古争,已经很不容易,古争的伪装一般的人根本看不出来,哪怕是金仙也看不出,这个人只是返虚境界,就能看出他的伪装,可见这门绝技的不凡。

    这也让古争很是感叹,大千世界,果然是无奇不有,不能小看天下英雄。

    “我们是蜀山弟子!”

    对方识破了他们的身份,古争也不在隐瞒,直接报出了自己的门派,正好可以问问这个国师,蜀山在哪,应该怎么去。

    “原来是蜀山道友,失敬失敬!”

    国师急忙起身抱拳,他的门派只有几十人,在洪荒是一个很小的门派,他们这样的门派太多太多,根本不起眼,可蜀山不同,蜀山不仅有超过十万数量的弟子,也是洪荒有名的大门大派,洪荒和地球一样,也有很浓的势力划分。

    大门派出来的人,别人自然会高看一眼,就好像在国内,有权有势力部门的人,哪怕级别相同,别人也会对他们另有相看。

    “这公主的病到底怎么回事?”

    既然国师来了,古争索性问起公主病的事情,这公主病的太奇怪,相思病也就算了,还是相思一个梦中之人,实在太飘渺。

    “实不相瞒,公主这是中了蛊术,非药石可医!”

    这国师倒是没有隐瞒,直接叹了口气,说明了公主的情况,公主得了相思病不假,但相思病不是无缘而来,而是有人给她下了诅咒。

    给她下蛊术的还不是普通人,以国师的实力根本没有办法应对,所以也就没有告诉皇帝,若不是古争说他们来自蜀山,他也不会如实相告。

    公主得罪的是邻国的一个王子,那个国家比他们古圣国要大一些,那王子自身就不是普通人,是一个修炼者,而且修炼的有些歪,是蛊术。

    蛊术在洪荒也有,但不多,属于旁门左道,很多人不屑为之,但毕竟同属修炼一脉,平时没什么事,大家还是能相处的下去。

    洪荒的蛊术要比地球高深和复杂的多,功能也多出很多,公主中的蛊就比较高深,

    这个王子倒也罢了,还没有学成,并没有突破成为修仙者,但他的师傅不一般,他师傅是三仙洞弟子,三仙洞是有名的蛊门大派,三位老祖都是金仙实力的强者,而且都达到了金仙后期。

    国师的门派只有一位金仙,还是金仙初期,哪怕知道事情的原因,也不敢上门去说理,说难听点,就是实力不如人,只能忍着。

    “三仙洞!”

    古争皱了皱眉头,他没想到这事还牵连到别的修仙门派,还是蛊门,让他也感觉有点头痛。

    “不是说,修炼者不准对凡人下手?”

    古争又问了句,国师看着他,突然笑了:“说是这么说,但洪荒这么大,谁去管这些事,谁又管得了呢?”

    “所谓不得对凡人下手,只要不是做出天怒人怨,又或者碰到有正义心的人都不会有事,洪荒凡人不知几何,死几个根本不算什么!”

    国师说的很直白,古争已经完全明白了他的意思。

    仙人是不可对凡人下手,但却没有监管机构,或者监管机构就是自身,而且凡人那么多,真被仙人杀死了几个,也没人会说什么。

    只要不是大规模屠城,或者直接强力介入凡人势力之中,强行改朝换代,发动战争等等,一般都会有人过问,在洪荒,死在妖怪手里的凡人多了去了,一些有邪念的仙人也害过不少人,只要不是有人特意对付他们,其实都没事。

    就好像西游记,一路上也有不少仙人实力的强者祸害百姓,然后倒霉的遇到了孙悟空他们,最后被收了。

    “原来如此!”

    古争感叹了一声,这世间就没有所谓的真正公平,地球如此,没想到洪荒也是如此。

    “那王子和公主究竟有什么矛盾,王子的师傅实力如何,给公主做的什么样的手脚?”

    若只是遇到,古争知道对方背后有不小的实力,他也不想惹这样的事,可能会直接离开,但这次的事情关系到他的考验,他不问就不行了。

    三仙洞实力是不弱,但对方没有大罗金仙就好,况且他们的背景也不弱,蜀山可比三仙洞这样的门派强大多了,古争第一次感觉其实做个大门派弟子也挺好,至少腰板够硬,对方也会顾忌他们的身份。

    “那王子有次见到公主,想要结亲,公主不同意,王子便恼羞成怒,让自己师傅来下蛊,想让公主从了他,可没想到公主性子烈,虽然被下蛊,可得知相思对象是那王子后,却是宁死不从,跳了河,被救上来后,她依然不愿意嫁给那王子,但心中却留下了那王子的影子,只是不知道影子的真正身份,默默想念,一旦知道影子是那王子,却是又要寻死寻活!”

    国师重重的叹着气,从内心来说,他并不反对王子和公主的联姻,两个大国联姻是好事,并非坏事。

    所以之前对对方下蛊这事,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否则有他在,对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手,不管怎么说,他也是返虚境界的仙人,而那个王子的师傅,还只是化神后期。

    后面事情的发展出乎了他的意料,公主虽然中了蛊,却没让那王子得逞,还弄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让他不好意思告诉皇帝。

    同时他也有自知之明,他的面子并不大,说服不了对方,自己上门,只会自取其辱,他又不能真的和对方翻脸,翻了脸,对方收拾他们易如反掌。

    这国师其实并不坏,不像西游记的国师一样,之前五个修仙者他也发现了,有过询问,只是对方来历都很低,他没有说出原因。

    古争和欧阳海来自蜀山,让他感觉到了机会,他的门派是小,不敢得罪三仙洞,可给三仙洞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得罪蜀山这样的庞然大物。

    国师也不想公主就此陨落,有机会救她的话,还是要把握住这样的机会,只能如此。

    说到底国师只是个圆滑的人,本质并不差,只是没有所谓的正义心了,估计也是没现实给磨平了。

    “此事我们可以管,但有一点,你要为我们保密身份,另外事后我有些事要问你,必须回答于我!”

    古争只是想了下,随即说了声,不为那公主,只为他自己,这事他也要管,更何况知道了具体原因后,他更没有放弃不管的理由。

    说到底,古争自己也是个小愤青,遇到这样的事情,正义感也会爆棚,可以过问的话,肯定要去问一问,也算是一个小小的英雄救美。

    蛊虫就在公主的身体内,按照国师所说,这蛊虫他都可以直接清除掉,只要他实力高过下蛊的人,就可以做到。

    做到很容易,难的是蛊虫被杀死的时候会反噬,蛊虫的反噬有可能伤及到公主的性命,毕竟公主只是个凡人,而且身体还那么的弱,投鼠忌器,所以他不能这么做。

    古争之前都没看过公主的身体,也没检查过,不知道她体内还有蛊虫这样的东西,更不知道蛊虫还能带来相思病,不过知道了也没用,他也只有强行清除蛊虫的办法,想不让蛊虫反噬的清除,他也没有把握。

    毕竟这样的事他根本没有做过,一个不好,就有可能害了公主的性命。

    无论是为了公主的性命,还是他的考验,他都不能这么贸然,眼下救公主的方法就只剩下了一个,那就是让下蛊的人自己来为公主解除。

    说是邻国,其实距离停远,隔着数百个城池才是邻国的都城,不过那是对凡人而言,对古争和欧阳海来说,数百城池,飞行也就是几个时辰的事。

    洪荒仙力更为充沛,这里的飞行速度比地球还要快一些。

    王子所在的国家叫南明国,不是地球那个南明,其地盘比地球的南明要大的多,这个皇帝一共有二十多个儿子,二十多个儿子里面只有两个资质可以去修炼,这两个有一个还修炼废了,终生不可能修炼成为修仙者,所以最后剩下的这个,皇帝对他非常的好。

    皇室也是凡人,若有机会,他们也想成为仙人,只是修炼一道不是想想有行,还要看有没有这个仙缘,体质不行,无论多努力修炼,也不可能成为仙人。

    如果皇室之中能出几个仙人,对他们皇室的保障也是非常的大,不管是别的国家,还是自己国家政变之类,有他们在,别人都会顾忌,所以这个王子在国内的地位很高,修仙不可能继承皇位,但他一旦成为真正的修仙者,哪怕是皇帝也会给他面子,听他的话。

    时间有限,古争只有三天时间,得知原因之后,当晚他就和欧阳海一起出发了。

    自始至终国师都不知道两人的实力,他能探查到两人有仙力,但不可能探查到两人的境界,不过对他来说两人实力并不重要,只要他们是真的蜀山弟子,那公主就有救了,对方不可能不卖蜀山这个面子。

    就像他们捏死自己的门派很容易,蜀山捏死他们也一样很容易。

    弱肉强食,大鱼吃小鱼,没有实力就得忍着,这就是真正的洪荒。

    晚上出发,有国师给的线路图,不用担心迷路,天还没亮,两人就飞到了南明国都城上空,南明国都城很大,看起来比古圣国还要大一些,不过皇宫很显眼,在空中远远的就能看到。

    “我们直接过去!”

    古争看了看天空,天快亮了,他一共只有三天的时间,必须治好公主的病,还好器灵这次没有要求必须他出手治好,而且这次公主是外因,器灵一直没阻止,想必也是赞同他这么做。

    两人快速从空中落下,没有掩饰自己的气息,很快惊动了皇宫内的人,两人刚到皇宫上空,就有四人飞了出来,这皇宫内也有修仙者,而且不止一个,只是不知道哪个才是那个王子的师傅。

    “两位前辈,敢问何事来此?”

    两人没有掩饰气息,强大的金仙气息压的那四个人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一个年纪稍长的上前躬身问道,四人都是修仙者,两个返虚,两个化神境界。

    欧阳海目光落在了那两个化伸境界的人身上,随即问道:“你们哪个是明辉的师傅?”

    明是南明国的国姓,那个王子名叫明辉,不过找明辉没用,明辉只是一个内劲四层的修炼者,下蛊的是他的师傅,这才是要找的正主。

    欧阳海在地球的时候就是老牌散修,有名的强者之一,如今突破到金仙境界,他这股威严一直存在,问过之后,四人都不敢反驳,老实回答。

    “回前辈,明辉王子的师傅叫石青岚,她现在并不在此地,前些日子返回了师门!”

    明辉的师傅居然不在,回了师门,这让古争有些意外,同时也稍稍有些沮丧,他这次考验可只有三天的时间,如今都快过去一天了,要是不能按时完成考验,谁知道器灵会给他一个什么样的惩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