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577章 考虑过我们的感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77章 考虑过我们的感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哎呦,挺能耐是吧?”

    胡晨好歹也五层初期的修为,他怎么会把身后的几人放在眼里,转身就是‘噼里啪啦’一通扫,几个红天螺派的弟子,全都被打倒在地。

    “打的好!”

    看己方人打架打胜了,原本板着一张脸的青青拍手叫好了起来。

    “哈!”

    正苦于怎么才能将青青逗乐的马啸鸣笑了,他冲胡晨道:“打,给我狠狠的打他们!”

    “小崽子,你特么要打谁?”

    古争终于收了屏障,赤红着眼睛的上官凤冲了出来,抬手便是远远的一掌,先将马啸鸣给打飞了出去,然后又冷笑着望向胡晨。

    “上、上官长老,误、误会啊!”

    修为差距很明显,胡晨一见上官凤突然出现,脸色有些发白的他,解释的声音都结结巴巴了起来。

    “误会?我误会一个让你看看!”

    一肚子火的上官凤一拳便向着胡晨打去,胡晨闪身,慌忙开口:“上官长老,你听我解释啊!”

    “啊……”

    几乎是紧跟着辩解的声音,胡晨便被上官凤击中,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将胡晨打倒,上官凤并不罢休,又狠狠的踹了他几脚,仍旧有些愤怒的眼神,又落在了早已吓得瑟瑟发抖的青青身上。

    “红天螺派是软柿子吗?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捏几下?”上官凤冷笑。

    “大人,你听我说……啊……”

    青青的话没说完,同样也惨叫着飞了出去,上官凤没有因为她是一个女人,就轻易的将她放过。

    看上官凤也出气了,古争这时候也从禁制中走了出来。

    “将他们几个带回红天螺派,并通知他们蓝天螺派的人。”古争道。

    上官凤将马啸鸣三人带回了红天螺派,也让人去通知了蓝天螺派的人。

    很快,蓝天螺派来人了,除了有马啸鸣的父亲,也就是蓝天螺派的掌门马俊之外,还有夏侯山手下的修仙者童涛。

    “父亲!”

    “童长老!”

    此时,马啸鸣和胡晨他们,被绑在红天螺派院中的树上,他们一见到马俊和童涛的出现,便立刻叫唤了起来。

    “穆春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将他们打成这样?”马俊愤怒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马俊并不清楚,红天螺派通知他的人,只说了胡晨三人闹事,现如今被扣在了红天螺派,让他过去处理一下。而最近他们蓝天螺派频频找红天螺派的麻烦,现如今要到红天螺派去提人,马俊便去请了童涛。

    “发生了什么事?”

    穆春风冷冷一笑,然后将事情的经过给说了一遍。

    “你想怎样?”

    听了穆春风的讲述,马俊咬了咬牙。

    “马掌门,这件事情即便错在胡晨他们身上,红天螺派方面也已经教训过了,且还教训的不轻,还用得着再问怎样吗?以后对属下严加管教就是了!”童涛开口了。

    如果不是已经得知,古争也来到了血潮岛,马俊不会去请童涛过来,如今修炼界的人也都知道,峨眉派当家做主的人,并非是欧阳海,而是古争这个掌门。

    马俊谨慎,童涛一样也很谨慎,但他的谨慎并非因为古争,而是夏侯山交代过他,让他最近低调一些,毕竟上次因为欧阳海的事情,昆仑等正道大派,都对他们表示了不满。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以他童涛的脾气,此时此刻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的算了。

    “说的太容易了吧?你们真当红天螺派是个软柿子吗?”

    冷笑的声音响起,古争从大殿中走了出来。

    马俊的神色立刻紧张了起来,且小声向童涛说道:“此人就是峨眉掌门古争。”

    “我知道。”童涛皱眉道。

    童涛并非第一次见古争,只不过上次见的是古争的神念,在他们刚从洪荒出来的时候,在峨眉山的上空。

    “古掌门,没想到再次相遇,竟然会是这样的场景。”

    童涛哈哈一岁,随即眯着眼睛道:“两次相遇,似乎都不是什么愉快的场景啊!古掌门,看来这次的事情你是正主了,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想妥善解决也容易,胡晨打了红天螺派的四个弟子,一个弟子赔偿三十件特品资源,一共是一百二十件特品资源,将赔偿给交了之后,人你们就可以领走了。”

    古争的声音不大,可听在众人的耳中,无疑都是响了一个雷!就连红天螺派的人也都没想到,古争竟然要价这么狠!

    一百二十件特品资源,不是一百二十颗大白菜,这可是差不多相当于,一百二十件中等级别食材的东西。

    “古掌门,你这是在给我开玩笑吗?”童涛皱眉道。

    “开玩笑?我哪有工夫跟你开玩笑?一百二十件特品资源,少一件都不行,要不然他们三个就在红天螺派做杂工,等什么时候俸禄够一百二十件资源的价值了,我就放他们回去。”古争淡淡道。

    “你!”

    马俊望着古争,气得说不出话来。

    做杂工月俸才有多少?想要以此抵消一百二十件特品资源,那就算是马啸鸣他们三个就算做到死,也都做不出来这样的价值。

    “我什么我?难道我说的不够清楚吗?”

    古争冷眼望着马俊,吓得他往后退了一步。

    “古掌门,你要知道,蓝天螺派如今是我们缥缈山的附属门派,你这样做可曾考虑过我缥缈山?”

    童涛的眼睛眯的更厉害了,说话间更是冷冷的望着古争。

    “这话说得好!”

    古争笑了:“蓝天螺派是你缥缈山的附属,我动它的时候就要考虑你缥缈山的感受!可红天螺派是我峨眉的附属,你们找他们麻烦的时候,可曾考虑过我峨眉派的感受?”

    古争声音一顿,眼神也冷的像冰:“既然你们不考虑峨眉派的感受,那也就别指望峨眉会考虑你们的感受!现在,要么痛痛快快的拿出一百二十件特品资源做补偿,要么就赶紧给我滚蛋!”

    “嘎嘣!”

    童涛牙齿咬出了声响,握紧的拳头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行,算你狠!人你爱留就留下,咱们走!”

    童涛本以为,他表现的霸道一点,古争就会多少退让一点,可谁曾想古争不进不退让,反倒是以牙还牙!

    跟古争拼吗?

    童涛觉得还没有这个必要,一切等夏侯山回来再说比较好。

    “童长老!”

    望着要走的童涛,马俊显得很是着急,他毕竟就这么一个儿子。

    “父亲,救我!”

    马啸鸣也在这时叫了起来。

    “你走不走?不走,那你就也留下吧!”童涛冷冷道。

    望着离去的童涛,马俊狠狠一跺脚,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父亲!”

    马啸鸣再叫,但是被嫌他聒噪的古争一挥手,封住了他说话的能力。

    蓝天螺派的三人,仍旧被绑在红天螺派的院中,而古争等人则是回到了红天螺派的大殿。

    刚刚发生在院子中的事情,让红天螺派的高层们,全都觉得狠出了一口胸中的恶气,看着童涛他们无奈离去的样子,心中别提是有多舒服了。

    但是,舒服归舒服,担心也是不可避免,毕竟今天发生的事情,算是跟缥缈山撕破脸了!而缥缈山同样也是一个,比较有实力的门派。

    面对众人的担心,古争则是轻描淡写的笑了笑:“缥缈山是吗?得罪了我,我便让他飘不起来!”

    童涛可以不管马啸鸣的死活,可马俊不能不管,老来得子的他就这么一根独苗。

    不过,对于马俊的死活,童涛也并不是不管,只不过古争态度太过强硬,要管就只有通过武力解决,而眼下并不是时候。所以,童涛让马俊去找正道联盟的负责人,由他们来调解这件事情。

    所谓正道联盟的负责人只有四个,欧阳海、玉峰上人、玄奇子和心静大师。

    如果有别的选择,马俊真的不想去找正道联盟的负责人,他们都跟峨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欧阳海是峨眉太上长老,峨眉又是蜀山的分支门派,昆仑如今跟峨眉派共用峨眉塔,心静大师多年的老伤都在古争手中得到治愈,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马俊绝对不会想去找这几个人来说古争的事情。

    四个人里面找一个人来说,马俊自然是挑选了心静大师,再怎么说大师也是出家人,相对也会好说话一些。

    但,马俊所不知道的是,心静大师跟古争的关系,比他想象的还要深厚!毕竟,如今佛门也有使用峨眉塔的名额。

    “阿弥陀佛,山顶上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听完马俊的诉说,心静大师一脸惊讶。

    “对,就是发生了这种事情。”马俊道。

    “不可能,古掌门怎么可能会纵容上官凤,将包括你儿子在内的三人,打成那副德行!”心静大师摇头。

    “千真万确,在下没有撒谎啊大师!”马俊道。

    “真的是这样?”

    心静大师皱眉,原本的肯定似乎有所动摇。

    “真的,我以性命保证,我所说的句句都是实话!”马俊一脸严肃。

    “好吧,就算是这样,你又能拿他怎样呢?”

    心静大师目光无邪的望着马俊。

    “这!”

    心静大师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这让马俊觉得,他面对的不是什么所谓的圣僧,而是一个无赖。

    心静大师也不管马俊的惊讶,低下头慢悠悠的品茶。

    “嗯,古掌门送的这雾风茶,味道真的不错!”

    心静大师有滋有味的感慨着。

    “大师,只要你帮忙调节这件事情,我将我珍藏的一块千年普洱送给大师!”马俊咬牙道。

    心静大师将手中茶盏慢慢放下,莫名其妙的望着马俊:“马掌门,你将老衲当什么人了?我是会收受你贿赂的人吗?你要再提送什么东西,现在立刻从老衲这里出去!”

    马俊心中叫苦不迭,他实在没想到作为出家人的心静大师,今天竟然如此的一反常态,处处将尴尬给他。

    “大师,两个大门派对抗,我们这些夹在中间的小门派能有什么办法?我们也很绝望啊!您是圣僧,您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这次的事情,只要您帮忙调停,蓝天螺派绝对不敢再找红天螺派的麻烦了,就算是夏侯山再给出什么暗示,我也有了可以说道的理由啊!”

    马俊声情并茂,望着心静大师的他,差点没哭出来。

    对于蓝天螺派的做法,心静大师自然也是不满,以他对古争的了解,他知道古争只要来了血潮岛,关于夏侯山的事情,肯定就不会这么算了。所以,当马俊说明来意的之后,心静大师也就很自然的发泄一下不满了。

    “阿弥陀佛!凡是皆有因果,今日的果,全凭他日的因。如果你们不错估古掌门这个人,做事不要太过分,也就不会有今日的恶果需要承受。”

    见马俊是真尝到了苦头,心静大师也恢复了他本来的样子。

    “想让老衲调节这件事情也行,但一点补偿不给,古掌门那边肯定说不通。至于这个补偿,马掌门觉得多少合适呢?”心静大师道。

    听心静大师这么一说,马俊心中的期望破灭,他本来还想着,红天螺派的人并没有受多么严重的伤,而蓝天螺派的三人,不仅身受重伤,且还被绑了那么久,这点惩罚已经足够惨重了!但是,心静大师终究是没有让补偿消失,且听他的口气,这个补偿还不能少的太多。

    “大师,您也知道,古掌门要的是一百二十件特品资源啊!即便我们蓝天螺派,相比于内地的门派要富余一些,但倾整个门派之力,别说是拿出一百二十件特品资源,就算是拿出五十件都捉襟见肘啊!”

    马俊的叫苦不迭,迎来了心静大师的点头:“马掌门说的也是实情,像你们这种门派,即便是变卖了仙器,凑出五十件特品资源也的确是吃力非常啊!”

    心静大师语调感慨,这让马俊心头一喜,忙不迭道:“大师您说的没错!所以,还望大师在古掌门面前美言几句,让所付出的资源再少一些。”

    “马掌门,我想你误会了!”

    心静大师摇头道:“老衲感慨归感慨,可并没有说因此就让你们少给一点资源,在我看来,五十件特品资源已经是最低了,如果少于这个数,你们的矛盾自己解决吧!”

    “大师、”

    “好了!”

    马俊的恳求还没说完,便被心静大师打断:“不是老衲不想帮你,而是老衲真没有那么大的脸!”

    见心静大师闭上眼睛,如同入定一般,明显是不想再交谈下去了,马俊一声叹息。

    “大师,五十件特品资源不是小数,这真要回去跟门中高层商量凑一下了。我这就先离开了,等凑齐了这些资源,我再来找大师可好?”马俊道。

    “可以,马掌门这就请回,赶紧准备资源去吧,毕竟你的儿子还在受苦。”

    心静大师逐客的话,听的马俊想要吐血。

    马俊走后,心静大师的神念立刻找到了古争:“峨眉陀佛,贫僧就知道,古掌门来了血潮岛以后,肯定要有什么动作。”

    “大师,马俊是不是去找你了?”

    古争也是明白人,他知道马俊不可能不管他的儿子,至于他所能找的说客,除了心静大师也不会有别人。而心静大师对于这件事情,也不可能不管不问。

    “没错,贫僧向他要了五十件特品资源,不知道少不少?”心静大师笑道。

    “不少了,再多他们也拿不出来!”古争道。

    “古掌门,你想要怎么对付缥缈山呢?”

    心静大师声音一顿,随即又道:“如今的形势古掌门也明白,适当的闹一闹也可以,但凡是要以大局为重啊!”

    “大师放心,古某明白以大局为重的道理。蓝天螺派的找事,差不多算是落幕了,但夏侯山针对我峨眉大太上长老的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他不是针对我门中大太上长老吗?那我就针对他的人,这也才是礼尚往来!”

    古争的轻描淡写,听得心静大师心中一颤。

    心静大师本来还期望,马俊在交付了资源之后,峨眉跟缥缈山的结,至少在明面上也算是解开了,至少在中元节期间,不会再发生什么事情了!

    但是,古争让心静大师的期望破灭了,他的睚眦必报,超出了心静大师的预期。

    不过,心中一颤之后,心静大师倒也释然了。

    通过能人行颠大师,心静大师比一般人更了解古争!虽说这个了解,也只是有个模糊的程度,可心静大师是真的明白,古争压根就没把缥缈山放在眼里!他想要覆灭缥缈山,甚至都不需要动用峨眉的力量,只是他一个人就可以了。这样的一个人,门中大太上长老被踩,他不想太息事宁人,这也不是什么说不过去的事情。

    “古掌门准备怎么做呢?”心静大师问。

    “找事!”古争道。

    “找事之后呢?”心静大师又问。

    “至于说找事之后,这就要看夏侯山他们的态度了,如果他们就这么算了,那就这么算了吧!可如果他不识时务,不顾大局的想要跟峨眉杠上,那么大师可不能怪我不顾大局了。”古争微笑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