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63章 什么地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63章 什么地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听到古争的询问,公孙昌盛停步转身,平静的外表之下,心脏则是忍不住剧烈跳动。

    喵喵出现的太过突然,公孙昌盛丝毫不怀疑,如果喵喵出手偷袭他,他至少也会是一个再次受伤的情况。

    但是,公孙昌盛转头的时候,他从喵喵的眼中,并没有看到仇恨,有的只是些许疑惑,也正是喵喵的这个表情,才让他没有直接冲入宝藏中去。

    因为喵喵眼中没有恨意,公孙昌盛留了下来,那一瞬间他的想法只是,或许能够争取到古争一方为盟友。

    但是,停下来的公孙昌盛立刻就有些后悔了,因为眼前所看到的事情,有些细节让人不得不心生警惕。

    “你们是怎么出来的?”公孙昌盛问。

    公孙昌盛了解‘空间静止’,他知道‘空间静止’有多么的恐怖,但是他不了解妖修,妖修很多东西都跟人不同,或许它们有什么能够摆脱静止状态的本领。

    然而,即便是摆脱了静止的状态,可还有个仙阵在等着呢!

    想要将原本断掉破解的仙阵破解,难度系数和危险系数之高,就算是他公孙昌盛都没有把握能够安然出现在真实世界。可是古争和喵喵两人,就是这么外表无伤的出现了!

    最让公孙昌盛吃惊的是,从古争和喵喵的站位上看,破解仙阵的那个人是古争!可古争本身是个修炼者,在不具备仙力的前提下,他没可能破解三重仙阵!

    “难道说,这货跟那个曹怡一样,外表看到的都不是本身实力?”

    公孙昌盛的疑惑,让他是越发的后悔留下了,甚至他还有了掉头就跑的想法!然而,这个想法终究还是被拉不下脸的公孙昌盛给否决了,即便喵喵和古争对他动手,他仍然觉得,逃命绝对不是什么问题。

    “我之前就有说过,我对仙阵略懂,公孙道友难道忘了吗?”

    古争微微一笑,可他的说法却让公孙昌盛想要吐血。

    不信归不信,但在这种时候,公孙昌盛也不会去拆穿,他也难得的露出了一副笑脸:“古道友、喵喵姑娘,之前发生在仙阵中的事情实在是太抱歉了!仙阵被人从外面破了,当时情况危险,我虽然没有出言提醒,可我以为两位会跟着我冲出来,可哪知你们会被困在了里面。”

    公孙昌盛道歉,且向着古争和喵喵行了个礼。

    “没事,仙阵中发生的事情,我并没有怪你。”古争摇头一笑:“公孙道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另外的那位道友人哪去了呢?”

    “一言难尽啊!”

    公孙昌盛一声叹息,随即将外面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古争,最后又补充了一句:“咱们的那位好盟友,其实就是圣血门的大长老鹿奇啊!”

    公孙昌盛明白,鹿奇不想让古争知道他是谁,他也有说跟古争有仇,既然是如此,干脆告诉古争他是谁好了。

    “我知道他是鹿奇。”古争淡淡一句。

    公孙昌盛眼睛瞪大,冲着古争伸出了大拇指:“看来不管是我跟鹿奇,都小看了古掌门呢!”

    公孙昌盛声音一顿,态度诚恳道:“以前跟古掌门的那些仇怨,我想就此一笔勾销,不知道古掌门意下如何呢?”

    古争笑了:“公孙道友能够放下仇怨,这实在是很难得的事情,而公孙道友之所以会这么做,是想要跟我们再度合作,从而在面对鹿奇和曹怡的时候,不至于孤身作战吧?”

    “没错,难道古掌门不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提议吗?既能化解仇怨,又能在面对那两人的时候多个帮手。再说,见识过仙阵中的情况,古掌门该不会以为,宝藏中会很安全吧?”公孙昌盛道。

    “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什么好的提议!宝藏中不安全,我们自己会解决,遇到鹿奇和曹怡,我们也会自己应对,至于说咱们以前的仇怨,这个没有办法化解的。”古争叹息道。

    尽管明知道古争这是要翻脸,可心中怒火升起的公孙昌盛还是想知道,古争凭什么这么狂!凭什么在他公孙昌盛提出和解的时候,他竟然会拒绝!

    “红奴被我改名叫怒汉了,我现在是他的主人,你压榨我奴仆那么多年,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

    古争声音平淡,眼神也很平淡,可公孙昌盛的汗毛则是瞬间都竖了起来。

    单方面毁掉认主契约,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公孙昌盛更是知道,红奴的斤两和性格,能收服这样一个妖修的人,绝对担得起‘恐怖’二字!

    公孙昌盛逃了,速度快得如同狂风,原本还因怒气想见识一下古争出手的打算,现在是一点都没有了,他甚至还后悔爹妈少给他生了两条腿。

    可惜,一切在开始的时候就已注定,就算最初公孙昌盛没有停下来,也依旧难逃厄运。

    在公孙昌盛的眼睛,周围的一切全都变了,没有了黑暗,没有了通往宝藏的门,没有了熟悉的溶洞。

    公孙昌盛停步在了一个诡异的世界中,他的眼前只剩下绵延的土地和干净的天空,还有那个从天而降的古争。

    脸上的疑惑已变成了惊恐,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瞬间浮现,公孙昌盛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有些结巴的说出了三个字:“仙、仙域!”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古争面带微笑,手掌轻轻一握,公孙昌盛立刻生出了一种被人捏住了脖子的感觉。

    公孙昌盛全力抵抗来自空间的压力,来自脖子上的压力顿时有所减轻,他赤红着脸咆哮出声:“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公孙昌盛觉得,眼前的这个古争肯定不是什么峨眉掌门,他一定是个盛法时代就存在的老怪物!也只有这种人,才能收服怒汉、收服喵喵、从‘静止空间’中脱困,能够拥有仙域神通!

    “现在问这个问题,还重要吗?”

    古争一挥手,距离他还很远的公孙昌盛,立刻便被他甩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地上之后,拖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

    “我能够挣脱你的控制,说明你在仙域中并不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你所能调度的能量,以及所能发动的神通,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

    站起来的公孙昌盛冲着古争咆哮,整个人的气势也一下子放开,左手中出现了他的那条骨鱼,右手中出现了他从鹿奇那里收走的飞剑。

    可惜,就算外表上再有气势,可公孙昌盛心中的恐惧,却还是在不可抑制的蔓延着。

    “呵呵。”

    古争摇头一笑:“这是一个有规则,但又没有规则的空间,虽然它的等级不高,可我在此间的手段,绝对比你想象的要多的多,毕竟这里是我的地盘,我说了算!”

    古争声音一顿,脸上的微笑中带出了一点邪气:“你在恐惧什么呢?拿出你所能拿出的仙器,爆发出你所能爆发出的气势,为的就是想要吓唬我吗?你是不是想要试一试,看看空间薄弱点,是不是就在我刚刚落下的地方?反正你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你、你知道我心中所想?”

    公孙昌盛惊叫,心底想法被看穿的感觉,让他产生一种身处襁褓的感觉,什么都被看光了,但却是无能为力的悲哀。

    “知道一点而已!你想试就放开手脚一试,别说我没有给你机会!”

    古争在仙域中,的确能够洞悉一点敌人心中的想法,但也仅仅只是一点而已。

    仙域是个很奇特的空间,有的仙域中,时间流逝的速度比真实世界要慢,有的仙域中,时间流逝速度比真实时间要快。而古争的仙域,时间流逝速度比真实世界要慢得多,所以他也有时间跟公孙昌盛玩一玩,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使用仙域。

    公孙昌盛出手了,调度了天地能量的他,以一股血红色的雾气,包裹着原本属于鹿奇的那把飞剑,猛烈的轰在了虚空之中,他认为是空间薄弱点的一处。

    之前所有参与破阵的人,全都是隐藏了实力,不管是鹿奇,亦或者是此时的公孙昌盛。

    之前公孙昌盛和鹿奇交手的时候,他们也都没有真正的放开手脚,毕竟他们都是化神境界的修仙者,如果放开了手脚来战斗,天螺窟会生出什么变化,他们都赌不起。

    可是如今不同,如今是在古争的仙域中,更是在生死存亡的关头,公孙昌盛的全力一剑,如果放在外面的世界中,其所产生引发的效果绝对是山崩地裂!但是,这里是仙域空间,没有找准空间薄弱点的这一剑,引发的效果仅仅是让空间微微的摇晃了一下。

    “啪啪啪!”

    古争鼓掌道:“不错,这一剑的威力还行!不过更让我感兴趣的是,这把飞剑明明是鹿奇的,而鹿奇又没有死掉,在它还有主人存在的情况下,你竟然能够以这种方式来使用它,这跟我在你没死的时候,就把红奴变成了怒汉何其相似啊!”

    “你、”

    公孙昌盛简直要被古争的态度和话语给气炸了,他将手中的骨鱼向着古争狠狠抛去,同时又向着古争伸手一指,原本定在空中的飞剑,又在天地能量的包裹下,以轰炸的势头向着古争刺去!

    一脸施展两招,公孙昌盛仍不罢休,一口口水吐在手中的他,再将口水甩出去的时候,小小的一口口水,已经变成了一股凭空出现的巨浪!

    “好,竟然已经练出了本命真水,且威力还是不俗的样子,你不错啊公孙昌盛!”

    古争心念一动,雷牙剑飞出迎向火毒飞剑。

    蜀山是个剑仙门派,峨眉又是蜀山的分支,关于御剑之道的功法不在少数,作为峨眉的掌门,这些东西古争也没少练习。

    只不过,正常的情况下,修为达不到化神境界,无法御物飞行,自然也就谈不上是真正的剑仙,无法施展剑仙的手段。

    但是,对于古争而言,他倒不是必须等到化神境界才能够御剑杀敌。

    控金诀晋级成为中级的时候,古争就能够做到御剑杀敌了!只不过以控金诀御剑杀敌,对于当时的他来说,有点不太实用。

    面对厉害的对手,以古争的中级控金诀御剑,威力则是显得不足,遇到不厉害的对手,古争也有更加得心应手的仙术、仙技,更没必要再用控金诀御剑杀敌了。

    但如今不同了,古争突破进入了化神境界,本来修炼的御剑之术,再加上控金诀得天独厚的‘金之力’,他的御剑攻击,拥有着非常可观的破坏力。

    “锵!”

    金铁交加的声音响起,不声不响的雷牙剑,将火毒飞剑斩飞了出去,落在地上不再受公孙昌盛的控制了。

    公孙昌盛能够控制火毒飞剑,关键还是包裹着火毒飞剑的那层红雾在起着作用,红雾同样也是邪气,但不能跟细丝邪气相比。而雷牙剑上本来就带有电芒,雷电又是邪物的克星,二剑互斩的同时,电芒已窜到了火毒飞剑上,将原本包裹着它的红雾,迅速消灭的一干二净。

    剑对剑只是两人较量的第一招,在雷牙剑飞出的时候,古争已经提着唐墨迎向了变成庞然大物的骨鱼。

    飘渺幻身术施展,开山刀法也使了出来,古争一刀劈中了骨鱼的腹鳍。

    与此同时,两人较量的第三招也已来临,破坏力极为强大的巨浪,从侧面向着古争冲击而去。

    公孙昌盛心头一喜,巨浪都已经到了跟前,古争仍旧还没有躲闪的意思,他难道是在找死吗?

    “这、”

    公孙昌盛的眼睛瞬间睁大,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原本冲向古争的巨浪竟然停了一下,然后将它的骨鱼给撞飞了出去,又向着他这个施展者飞来。

    公孙昌盛明白,古争跟他的交手,根本就没有动用仙域中的能量,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觉得不可思议,才会无比的震惊!

    公孙昌盛的机缘得自海中,异变后的他对于水能量有着超越常人的操控里,拥有了本命真水之后,他水系仙术的破坏力,大的让他自己都有些害怕!一口平凡的口水,便能化成一道巨浪,如果他眼前有个小水坑,他都能够制造出海啸来!

    可惜的是,原本引以为傲的东西,不仅没有伤到古争,反倒在他的利用后爆发出了更大的威力,这让公孙昌盛瞬间觉得,天都是一片漆黑。

    公孙昌盛飞身躲避,可原本属于他的巨浪,竟然化身成为了一条海蛇,仰头咧嘴之下,身子猛然暴涨,脑袋急速弹出的同时,将他从天上狠狠砸进了地里!

    绝望,心中满满的都是绝望!公孙昌盛从来没想过,他会有如此无力的一天。

    古争没用动用仙域的能量,刚才被海蛇击中的时候,如果古争想要杀他,他不死也差不多了,毕竟化形之物不是为了好看,它们都拥有着所化之物的一些攻击手段。

    蛇的厉害不在于它用脑袋如何撞人,而是它会用牙齿咬人,并释放毒液!水系仙术中虽然无毒,可水能化为冰,当冰寒之力入体的时候,其所产生的效果,不会比毒液的致命效果差。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躺在坑中的公孙昌盛,望着飞在天上俯视他的古争,嘶吼出了心中的疑问。

    古争没有回答公孙昌盛的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萤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

    古争的话很狂,可也是实情,他同样也是拥有本命真水的人,且还拥有控水决,更重要的是,他拥有‘怒海狂潮’这个仙技!

    ‘怒海狂潮’这个仙技,由怒涛老祖所创,至于怒涛老祖这个人,就连严苛的器灵,对他的评价都是极高。

    别说是将那股海浪化为一条海蛇了,只要古争愿意,那股海浪他能化成一条海龙!

    “你杀了我吧!”

    坑中的公孙昌盛咬牙切齿。

    “放心,我会杀了你。”

    古争眉头一凝,这次他动用了仙域中的能量。

    只见,公孙昌盛身下的泥土升高,坑洞四周的泥土收缩,最终只留下了他的脑袋在外面。

    后来发生的事情很残酷,古争充分发挥仙域主人的优势,对公孙昌盛进行了花式折磨,直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才对公孙昌盛进行了‘引言’。

    ‘引言’这个仙术,为修仙者的代表神通之一,古争在成为修仙者之后,便已经会了,只不过一直没有用过。

    公孙昌盛的经历跟上官旭升的挺像,两人都是在血潮禁区附近,触碰了不该触碰的东西被魔化,只不过公孙昌盛活的比上官旭升更长久一些罢了。

    在公孙昌盛的记忆中,古争没有得到有关天螺窟,或者是血潮禁区方面太过有用的东西。

    至于说古争的收获,则是从公孙昌盛身上找到了几枚丹药、三件仙器,外加他在海外一座岛屿上的洞府信息。而三件仙器,一个是鹿奇的飞起,一个是公孙昌盛本人的骨鱼,另外一个则是苏宏的那件能够加速的仙器吊坠。

    鹿奇的飞剑古争用不了,毕竟鹿奇还没有死去,它还是一件有主之物。喵喵虽然能单方面改变解除认主契约,但那只是针对妖修、灵兽之类的活物,而非针对一件死物。

    公孙昌盛的那条骨鱼,尽管古争觉得它很挺酷,但可惜他同样也用不了,这件仙器是由公孙昌盛自己祭炼而成,需要具备他那种魔化的体质才能够催动。

    虽然两件中品仙器古争都不能使用,可这也算是不错的收获,至少它们可以用来修复混沌塔。

    至于苏宏的低级仙器吊坠,古争倒是还有一点用处,毕竟它能够让人在短时间内身轻如燕,而速度一旦快了,整体实力也能够增强。

    “公孙昌盛被你所杀,你也算是给怒汉报了仇。”

    古争收了仙域,器灵的声音响起。

    “是啊!”

    古争应了句,抬脚向着宝藏走去。

    “进入宝藏之后,一切都要小心,我总觉得这个宝藏不简单啊!”器灵说道。

    “怎么个不简单?姐姐指的是里面会有比较危险的仙阵,亦或者别的东西吗?”喵喵好奇道。

    “按照穆春风的说法,天螺窟是天螺祖师的洞府,天螺祖师留有进入其中寻找机缘的规矩,而他们将所谓的机缘,看成了一处宝藏。”

    “按理说,祖师给后世弟子,留下一个需要机缘才能得到的宝藏,这也并没有什么问题,毕竟气运对于一个人来说同样也是非常的重要,找一个气运很强的弟子,得到他想要传下的东西,这也非常的符合逻辑。”

    “如今宝藏的大门就在前方,而咱们走到这一步,经历了一个非常厉害的三重仙阵,那么问题就来了!”

    “寻找机缘的规则,将进入弟子的年龄限制在了三十岁以下,而一个三十岁的人,即便是在盛法时代的大门派,修为能够达到炼精化气的中期,就已是极为难得的事情了!”

    “假设有一群化气中期的弟子,来到咱们经历过的三重仙阵中,他们也不是没可能破阵,只不过仙器之类的辅助,要足够强大才行!最初在第三重仙阵中,我的确是这么想的,同时我也觉得,这个寻找气运弟子的步数,苛刻的有点过分了。”

    “但是,见过了红毛断肢,进过了三重仙阵的核心,我的最初的猜测已经说不通了!”

    器灵声音一顿,随即又道:“如今这里给我的感觉,并不像是一处留给后世有缘人发现的宝藏,而更像是一个墓葬!”

    “墓葬?”

    古争喃喃,像是在问器灵,又像是在问自己,器灵猜测的东西并不难理解,他也赞同器灵的观点,那么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呢?

    “我的意思只是说,这里像个墓葬,但未必真的就是个墓葬,一切也只能是走下去才会知道。但不管怎么说,你都要小心谨慎才行,毕竟危险并不止来自‘墓葬’本身,还有那些进入‘墓葬’的人。”器灵道。

    “也许找到鹿奇他们,咱们就能够知道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了。”

    古争冷冷一笑,向着那两扇石门走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