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51章 真相告诉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51章 真相告诉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古争等人走远,冷峰眼中的恐惧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轻蔑嘲笑。

    拍拍身上的灰尘,冷峰如同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径直前往山顶,吃了老周做的一碗凉虾之后,这才晃悠着往门派里走。

    黑天螺派从红天螺派中分出之后,虽然隐居在血潮岛上比较偏远的山林中,但作为一个门派,它也仍旧有着一个门派该有的那些建筑。

    冷峰是黑天螺派的大长老,拥有着自己单独的院落,可当他踏进自己的院落的时候,却发现掌门人容秋,正负手站在他的院中。

    “大长老,你今天这是干吗呢?我不是有交代过,不要针对古争的吗?”

    容秋直接开门见山,原本就没什么表情的一张脸,更因语气的严肃而显的冰冷,根本就没有一点掌门见到长老该有的那种尊重。

    大殿中对于慕容旭升的审问已经结束,在大殿中乃至大殿外都发生了什么,容秋也全都知晓了。

    “不干吗!就是看他很不爽,看其他分支很窝囊,一时没能认住罢了。”冷峰淡淡道。

    “你可知道,你的不爽很可能会打草惊蛇?”容秋生气道。

    “好了,知道了,你烦不烦?”

    冷峰脸上浮现出怒色,直视着容秋的眼睛,两人就这么对视了一会。

    “哎!”

    容秋一声叹息:“我知道大长老对我跟圣血门的合作有意见,可跟圣血门的合作,也是为了咱们黑天螺派能够长远的发展。既然你也已经答应了咱们跟圣血门的合作,那么就应该按照规矩来做事!”

    容秋声音一顿,随即又道:“别说你不爽古争,我也很不爽他,可收拾他的人并不是你我,你我只需安静等待,别再去招惹他就行了!”

    “知道了,要是没别的事情,你可以离开了,我想休息一会!”

    冷峰逐客,容秋也不想跟他多说,很快院子里也就只剩下了冷峰一人。

    “为了黑天螺派的长远发展?呵呵,这得着你操心吗?”

    望着容秋消失的方向,轻蔑和嘲笑再次出现在了冷峰的脸上。

    从天心派大殿回到住处以后,古争就那也没再去了,专心修炼了起来。

    上官凤的伤势,需要两天的时间治疗,这两天也包含着今天,所以古争知道,等大殿中的审讯完了之后,上官凤肯定会过来。

    傍晚时分,上官凤过来了,只不过一起过来的还有穆掌门。

    对于大殿上发生的事情,穆春风再次表示歉意。

    “穆掌门,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你不用再为那点小事而道歉了。”

    古争微微一笑:“上官旭升怎样了?”

    “问了该问的事情之后,已经将他处死了,这样的人就算他是门中精英,也同样是留之不得!”

    穆春风满目失望,一旁的上官凤也是一声悠长的叹息。

    “连自己的叔叔都害,这样的人也的确留之不得,只不过这样以来,进入‘天螺窟’的名额也要发生变动了。”古争说道。

    “对于‘天螺窟’中所谓的宝藏,其实我的心中并没有抱多大的期望,每次‘天螺窟’的开启,于我而言已差不多变成了跟过年相类似的一种传统。但是,门中长老们对‘天螺窟’还是非常的重视,这才有了我们不惜花费巨大代价来请外援的事情。没有了上官旭升这个合适的人选,门中也只能是退而求其次的,换一个不如他的弟子了。”

    穆春风一声叹息,随即又道:“古掌门,对于上官旭升的审问,你有没有兴趣知道呢?”

    “按理说审问出来的东西,属于你们天螺宗分支间的秘密,我不应该好奇才对。可是,对于血潮禁区,我是真的非常好奇!”古争笑道。

    穆春风点了点头,随后便将审讯得到的信息告诉了古争。

    天螺派的分支里面,修炼有邪术的门派可不止黑天螺派一个,他们虽然没有修仙者‘引言’的本领,可通过邪术也一样能够让一个人实话实说。

    古争一个外人,对血潮禁区都非常的好奇,更别说上官旭升这个红天螺派的弟子了,他对血潮禁区的好奇程度,也造就了之后的一切。

    五年前的一天,上官旭升偷偷前往了禁区的海滩,并在浅水处发现了一条血红色的小鱼。

    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上官旭升,不顾门中的告诫,在用小树枝逗弄那条小鱼的时候,被小鱼跳起来碰到了手臂,并很快失去了意识。

    上官旭升醒来后尽管很害怕,可也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于是就将这件会遭责骂和研究的事情给隐瞒了下来。

    往后的五年时间里,上官旭升如同血脉觉醒了一般,不明所以的就会了一些邪术,连带着对血潮禁区也有了一种奇特的感应,总觉得仙阵下方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他、在吸引着他。

    听完穆春风的讲述,古争心道:“器灵,你怎么看?”

    “上官旭升就是一个被魔化的人啊!这种几率,虽然很低,可也并不是没有可能出现。就像海中的那些怪鱼,如果用你们医学上的角度来说,它们应该是感染了某种病毒,但在医学上也存在着抗体一说!你也可以把上官旭升看做是一个感染了致命病毒的人,但是由于种种原因,病毒没有将他杀死,而是跟他共存了。”器灵说道。

    “门中也有祖训,不得靠近血潮禁区,经过上官旭升这件事情,我反倒是对血潮禁区更加的排斥了,总觉得下面是封着什么不能出世的东西!”

    穆春风摇头一笑,转而望向古争:“古掌门,探寻血潮禁区这个决定,恕在下多言,你一定要慎重考虑啊!”

    “穆掌门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古争认真道。

    “如果古掌门最终还是决定探查血潮禁区,那就等古掌门探查过之后,我便会组织一次分支门派间的会议,提倡将血潮禁区变为真正的禁区,不仅外人不让接触,就连分支门派也要遵从祖训!如果古掌门最终决定放弃探索,那便等‘天螺窟’事了之后,我就会组织这场会议。”穆春风道。

    “穆掌门会这样想,打心底我是支持的,不过其他门派会不会也这样想呢?他们在经过上官旭升的事件后,对血潮禁区又有着怎样的看法呢?”古争又问。

    “对于血潮禁区的看法,他们都显得很沉默,但按照我对他们的了解,至少有一大半的分支门派,对于血潮禁区则是更加的意动了!甚至还有不少人,也想要成为上官旭升那样的存在!至于剩下的一小半,则是通过这件事情,对血潮禁区的忌惮更深了。如果我要组织那样的会议,估计达成所愿的希望不会太大,但我还是准备合适的时候试一试。”穆春风苦笑。

    又跟穆春风聊了会,穆春风起身告辞,古争接下来又给上官凤治了伤。

    感受到身体跟以前的不同,上官凤对古争真的是感恩戴德,弄的受不了热情的古争,将他给赶了出去。

    上官凤走后没多久,外面由有敲门声响起,来的人竟然是黄天螺派的大长老游山河。

    见到古争和喵喵,游山河显得很拘谨。

    “没有多嘴多舌吧?”喵喵望着游山河冷冷道。

    游山河忙不迭开口:“没有,喵喵姑娘和古掌门你们放心,那天发生在幻境中的事情,我一个人都没说。”

    古争摸了摸喵喵的头发,这才微笑着冲游山河开口:“游长老也不用太紧张,不该说的话不说就行,我们又不是吃人的猛虎。”

    “是是、哦、不是!”

    游长老赔着笑,尽管古争的笑容让他稍稍心安,但仍旧非常紧张。毕竟,喵喵今天在红天螺派中教训冷峰的时候,距离大殿并不远,殿中的人也全都看到了!言语冲突是一回事,敢当院教训冷峰,这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古争忍俊不禁,但也没有再去纠正游山河,他开口问道:“游长老这次过来,是要给我送欠下的那些资源吗?”

    “古掌门,实在是抱歉啊!欠你的那些资源,在血潮岛上真的很难凑出来了,我们这些门派你也知道,一点也不和睦。”

    游山河声音一顿,小心翼翼的看着古争:“我这次过来,关键是想问古掌门一件事情,我们黄天螺派想要将进入‘天螺窟’的名额,以及天螺海星全部卖给黑天螺派,不知道古掌门怎么看?”

    古争微微一愣,尽管知道游山河很害怕他们,可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害怕到这种程度,连一个交易都要问他的意见。不过,随即一想一也就明白了,毕竟黑天螺派的冷峰才刚因挑衅被教训过,估计游山河也是怕在这种时候,将进入‘天螺窟’的名额和天螺海星卖给黑天螺派,惹得他心生不爽。

    “游长老,这两样东西都可以买卖的吗?”古争问。

    “可以的!天螺海星一直都有其他门派的人想要,至于说进入‘天螺窟’的名额,这个更是早就可以买卖了,只不过很少会有人卖罢了。能否从‘天螺窟’中找到宝藏,我其实并不太抱希望,而这次谢英死在了心魔境中,我们黄天螺派也没有合适的人选前往‘天螺窟’了,正好黑天螺派的掌门容秋,他想要收购天螺海星和进入‘天螺窟’的名额,我这边又想着早点把欠古掌门的资源还上,所以就过来问问古掌门的意思了。”游山河道。

    “看来几个分支门派中,应该是黑天螺派出的价格比较高了。”古争笑了笑。

    “是的,如果古掌门不想我卖给他们,那我就价格低点卖给别的门派了。”游山河道。

    “没事,既然他们出价高,你就卖给他们吧!”

    古争放话了,游山河明显是松了口气,没有多做停留的他,立刻便告辞了。

    游山河离开后,古争站在窗前望着漆黑的夜,眉头微微的皱起。

    “先生,今晚还真是个不安宁的夜呢!”喵喵笑了笑。

    “是啊!先是穆掌门和上官凤,然后是游山河和躲在暗处的那个人。”古争笑了笑。

    游山河进屋前,古争已经在屋中布下了防窥探的禁制,这本来这只是一个防范的措施,可谁曾想还真有人对屋中进行了探视,且还是神念的探视!

    “先生,你觉得这个人会是谁呢?”喵喵问道。

    “现在还不好说,反正小心就对了。”古争淡淡道。

    第二天白天,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古争一天都在小院中修炼。

    今晚将是给上官凤疗伤的最后一次,明天就到了争夺‘天螺窟’名额的时间,只要名额的事情尘埃落地,古争就能拿到穆春风之前许诺的报酬。至于要不要探寻血潮禁区,这个决定到时候他也会告诉穆春风。

    上官凤过来的时间,还是跟昨晚一样,而他刚刚离开,穆春风竟然又来了。

    “穆掌门有事?”

    古争望着进门就一直皱眉的穆春风。

    “是啊,有事!”

    穆春风点头,然后一声叹息:“古掌门,你这边有没有什么发现?我安排在黑天螺派的人,今天告诉我说,黑天螺派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个修仙者!”

    “昨晚曾有神念探视过我这里。”古争道。

    穆春风的眉头再次皱了皱:“临近‘天螺窟’开启,血潮岛是越来越不太平了,听下面弟子汇报,最近这几天来血潮岛的人中,感觉有不少可疑的人!但这些人,几乎全都是被其它天螺派的人带领着,他们也不好过去盘查。其中更有个人,单独通过仙阵进入血潮岛,负责在阵法出口接应的弟子,只是看到一道黑影飘过,连长什么样都没有看到!”

    古争想了想问:“穆掌门,往年‘天螺窟’开启期间,有没有让你们觉得可疑的人出现呢?”

    “也有,只不过没有今年的多。”穆春风道。

    “被黑天螺派带进来的可疑人,又有几个呢?”古争又问。

    “血潮岛外仙阵的出入口一共有两个,我们红天螺派把守一个,黑天螺派把守一个,虽然其他分支的人,都是通过红天螺派的这个入口上岛,但在黑天螺派的入口那里,究竟又上岛了多少人,这是我们没办法知道的事情。”穆春风苦笑。

    “这些人里面,或许有黑天螺派找来对付我的人,但肯定也有一些不是,毕竟往年就有这样的可疑人物出现。”

    古争声音一顿,随即又问:“在穆掌门看来,不是对付我的那些人,他们来血潮岛上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哎!”

    穆春风一声重重的叹息:“古掌门,我讲一些关于‘天螺窟’的事情给你听吧!”

    对于天螺窟,古争知道的并不多,在他的想象中,天螺窟应该是有着某种禁制,按照规矩每十年打开一次,然后由天螺宗的各个分支,选出年龄合适的人进入其中,而之所以会限制年龄,应该是禁制在起着作用。至于进入天螺窟,多久之后出来等问题,之前穆春风没有说,古争也就没有多问。

    穆春风接下来的讲述让古争明白,天螺窟根本就不存在禁制,如果不怕死,随时都可以进入!但如果不是在天螺窟所谓的‘开启’时间中进入,那么进入者必将十死无生,关于这一点,天螺宗的诸多分支,已经尝试过无数次了。

    至于说年龄在三十岁以下的限制,这个也只是祖训中的规矩,并不像最初古争设想的那样,年龄一旦超过三十,则会受到禁制的排斥而无法进入。至于进入天螺窟的那些人,他们能够在其中停留的时间为七天,七天之后如果不出来,同样是必死无疑。

    听完穆春风的讲述,古争尽管很意外,可他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穆春风,等待着他再次开口。古争明白,穆春风绝对不会无端端的说这些!

    “古掌门,你想不想进入天螺窟探险呢?”

    果然,正题来了,穆春风认真的看着古争。

    “先不说想不想,我好奇的是,我一个外人,怎么能够进入天螺窟呢?”古争皱眉。

    “只要具备一定的条件,不在天螺窟开启的时间,也一样能够进入天螺窟。”穆春风道。

    “不在天螺窟的开启时间进入,那么就是十死无生啊!难道我具备穆掌门所说的条件?”

    古争声音一顿,随即又问:“穆掌门,天螺窟中到底有什么,能够让人十死无生的东西呢?”

    “天螺窟是个巨大的地下迷宫,至于它里面到底有什么能够让人十死无生,这在今天中午之前,我都还不知道。”

    “身为掌门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特别是在即将祭祖的这段时间里,今天中午难得跟家人在一起吃饭,并说起了关于古掌门的一些事情,而我那久不问世事的爷爷,也就是我们红天螺派的上一任掌门,告诉了我一些事情。”

    “我爷爷诉过我,不在开启时间的天螺窟,其实跟血潮禁区差不多,只不过一个是海水中存在着邪恶的未知能量,一个是空气中存在着邪恶的未知能量,正是由于这种未知能量的存在,两个地方都能致人于死地!”

    “并且,我爷爷还告诉我,想要不受这种邪恶能量的影响,要么修为达到了一定的境界,要么就要有什么辟邪的圣物,比如说极为罕见的龙血晶石!”穆春风道。

    古争笑了:“看来我给上官凤治病,穆掌门看出来我所用的东西就是龙血晶石了?”

    “是的。”穆春风也笑了。

    “既然龙血晶石能够抵御血潮禁地和天螺窟中的未知能量,那么龙血晶石对于你们来说,应该具有莫大的吸引力才对,为什么穆掌门会将真相告诉我呢?”古争问。8}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