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31章 谁家的狗没看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31章 谁家的狗没看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质疑杨真灵的人是个和尚,长得肥头大耳,穿着坦胸露乳的僧服,手中拿着一条烤金鳞,嘴角还有没擦去的油渍,十足一副荤腥不忌的酒肉和尚派头。

    杨真灵也是纳闷,雾风岛上还从来没有来过僧人,但这个和尚竟然敢当众质疑他,他还是小声问了身旁同门,此人的身份来历。

    得知和尚的身份来历后,杨真灵不由得感觉头大,如果这个和尚只是一般的外来者也就罢了,可他偏偏就是掌门人请来的另一位贵宾,他的质疑杨真灵不得不当一回事。

    “无为师傅,咱们还是用事实来说话吧!既然你质疑我的评选不公平,那么这条由奖品得主做的烤金鳞,你尝一尝再说如何?”杨真灵放低姿态道。

    “这条烤金鳞的气味是很香,但贫僧做的难道就差了吗?贫僧不尝他的烤金鳞,贫僧要你尝尝我的再说!”

    会在这种时候做出质疑的人,性子方面是可想而知的增强好胜。这个无为和尚,除了喜欢增强好胜之外,脾气还非常的火爆,他在话音落地之际,伸手便是一抖,原本就不算大的烤金鳞,便已出现在了杨真灵没有闭紧的嘴巴里面。

    柔软的鱼肉,但却是以内劲打出,生生挤入了杨真灵的嘴巴里,震得杨真灵的牙齿都是一阵剧痛。

    杨真灵就算脾气再好,被人当众这样羞辱,心中的火气也已是狂飙了起来。但是,来者是客,无为和尚又是掌门请来的贵客,他也只能是将升起的火气再压下去一些。

    不得不说,无畏和尚做的烤金鳞非常出色,但杨真灵只是尝了一点,便将它吐了出去。

    “无为师傅做的烤金鳞我也已经尝过,味道的确不如我手中的这条,如果无为师傅不愿意尝这条烤金鳞,那么也就不用再质疑我的评选了。”杨真灵道。

    “吃了贫僧做的烤金鳞,还能说出这样的话,你手中的烤金鳞,贫僧就算尝尝又何妨?”

    无为和尚伸手一挥,古争做的那条烤金鳞,便已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但是,如同有洁癖的人一般,无为和尚看着古争做的烤金鳞,脸上竟然呈现出一副厌恶,以及十分难以下口的模样。

    “无为师傅,您既然做出了质疑,您倒是下口尝尝啊!”

    “对啊,别只敢质疑,却连人家做的东西都不敢尝,难道怀疑人家投毒了吗?”

    “无为师傅快尝尝吧!我觉得他做的一定没你做的好吃!”

    在围观众人的起哄中,无为和尚终是咬上了古争做的烤金鳞。

    烤金鳞虽然有点凉了,但刚一下口,无为和尚的眼睛就睁大了。

    鱼皮被烤的非常特别,有些微微的焦,有些微微的弹压,按理说鱼皮被烤成这个样子,鱼肉该有些发干才对,可无为和尚口中的鱼肉,不仅没有丝毫的发干,甚至还有恰到好处的肉汁流出!

    一口鱼肉彻底下肚后,只剩下满口的鲜香,无畏和尚脸上的嫌弃已经不见,他变得犹如恶狼一般,三下五除二的将手中不大的烤金鳞吃得一干二净,甚至还意犹未尽的将鱼骨架放在口中嘬了又嘬。

    “嘁!”

    四周顿时嘘声一片。

    “说得跟多不服气似的,可实际上却是另外一回事。”

    “本来还质疑人家的厨艺,对人家的烤金鳞简直是当做狗屎一般看待,可当自己吃的时候,又是怎样的反应呢?真是够了!”

    “好吧,本来还以为有热闹看,但现在看来,无为师傅也不过如此。”

    面对众人的议论,无畏和尚一声咆哮:“你们懂个屁!佛爷在这条烤鱼里面,吃出了‘空性’的味道,‘空性’是什么你们懂吗?不懂别再这里瞎嚷嚷,佛爷没空跟你们讲经说法!”

    骂了围观的那些人后,无为和尚立刻看向杨真灵,目光也变得急切了起来:“小子,制作这条烤鱼的人在哪里?贫僧想要见到他!”

    杨真灵真不想带无畏和尚去见古争,可看他不像是去找麻烦的样子,只好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杨真灵和无为和尚走后,被吼愣了的众人又开始议论了起来。

    “你们谁知道什么是空性?”

    “不知道啊!”

    “我了解一点。”

    “既然你了解一点,快跟我们说说啊!”

    “所谓空性,并非是指存在的东西忽然变得不存在了,而是指一切事物的存在,是无自性,没有不变不灭的实体,所以空性才是实相。佛陀说过‘物质的存在如泡粒,感受如水泡,表象如阳焰,意欲行为如芭蕉,识别作用如幻化。’唯有离开错误虚幻的认知,才能证悟生灭缘起的空性。”

    “还是不懂啊,能不能说得简单一点?”

    “空性者,空间之本性、本体、本质即是,汝心亦是!无处不在,细微无色,如空如水,不能眼见,不生不灭,不增不减,遍尽虚空,为一切万物之本,是一切众生觉悟成佛之本,亦是佛之神力之本与智慧之本,空性如水,能得入者,一切悉知,正等正觉。”

    “空性即名佛性,简名为空,或名为佛、第一义、涅槃、圆觉、虚空、真空、真如、本质、真心、法身、自性、心性、如来藏性、菩提、太极等名,异名虽多,实相不二,法界一如!”

    “说了这么多,可能你们仍旧听不明白,但你们应该听到我最后所言,空性的诸多名字中,有一个名字叫做太极!太极代表着什么,你我都是修炼者,不用我再多说下去了吧?”

    “太极为道之显化啊!”

    “你是说,无为和尚在一条烤金鳞中,吃出了道的感觉?”

    “好像是这样的啊!”

    “这还真是扯淡呢!吃一条烤鱼还吃出了道的感觉?他咋不上天?他咋不和佛祖肩并肩?”

    “这和尚疯了,咱们不用管他,酒照喝、舞照跳啊!”

    一众修炼者的不屑中,最大的篝火堆旁,原本停息的乐器再次奏响,岛上的姑娘们,又手拉手的唱了起来、跳了起来。

    杨真灵带着无为和尚过去的时候,古争正在细细品味着烤金鳞,悠然的喝着椰奶酒。至于说喵喵,烤金鳞她已吃了不少,另外的三道菜因为要等杨真灵的缘故,古争不让她碰,她觉得呆在这里比较煎熬,就到一旁玩去了。

    “实在是不好意思,让古道友久等了。”

    人还为靠近,杨真灵便满脸歉意的开口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去了这么久?”

    古争收下杨真灵递来的奖品,说话间眼神扫过脸上有些尴尬的无为和尚。

    “事情是这样的,因为贫僧质疑奖品的归属,所以浪费了一点时间。如今贫僧对施主做的烤金鳞,已是心服口服的紧呐!”

    无为和尚代杨真灵做出了回答,而他的眼睛则是多次扫过古争的厨具,眼神中也一直都有惊讶。

    “如果贫僧没有记错,这套仙器厨具原本属于昆仑派,前段时间昆仑盛会期间,被峨眉派的掌门古争打赌赢去,看施主年纪也不大,又被这小子称为古道友,莫非你就是峨眉派的掌门古争吗?”无为和尚道。

    除了质疑奖品的归属外,古争本来就对无为和尚没有一点好感!

    首先,此人一看就是个酒肉和尚,对于遁入佛门,又标新立异、不遵守清规戒律的和尚,古争一向都很厌恶,觉得这种和尚不是什么‘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而是根本就没有一点虔诚可言。

    其次,佛教属于西方教,古争所在的峨眉属于本土道教,古争对佛教虽然算不上有什么成见,但也打心眼里有点抗拒。

    “没错,我就是峨眉掌门古争,大和尚是哪座庙里的高僧呢?”古争淡淡道。

    “阿弥陀佛,贫僧来自般若寺,法号无为。”

    “般若寺?”

    古争眉头微微皱起。

    般若寺在佛门中的位置,就如同是道教修炼界的昆仑,这个无为和尚古争听过他的法号,只不过能够记住这个法号,则是因为他的师傅,他的师傅法号圆空,为佛门三大高手之一,修为已是返虚中期。

    “对,般若寺,古掌门应该听过吧?”无为傲然道。

    “听过。”

    古争只是淡淡一句,随即便闭上了眼睛,大有不想再跟无为说下去的意思。

    “古道友,喵喵姑娘呢?”杨真灵问道。

    “她玩去了,估计很快就会回来,等她回来,咱们便可以开动了。”

    “希望喵喵姑娘早点回来,我可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动了,好事多磨呀!”

    “古掌门,你这些盘子里面盖着的,应该是做好的美味吧?不知道贫僧能不能也尝一尝呢?”

    古争的不搭理,使得无为和尚的脸色并不好看,咬了咬牙的他,终是开口说出了降身份的话。

    “既然自称贫僧,这些东西我就不请和尚尝了,我们很快就要开动,和尚你还是自便吧!”

    “你、”

    面对古争委婉而又直接的讽刺,无为一时有些语结。

    “本来是想尝尝,古掌门做的食物中,是否还有空性的味道,可现在看来,像古掌门这样没有礼貌的人,就算做出了有空性味道的食物,也不过是侥幸罢了。”无为和尚摇头道。

    古争明白空性是什么,他也有点意外,以无为和尚五层后期的修为,竟然能吃出如此的深意!但意外归意外,他仍旧不想跟无为和尚有太多的交流。

    无为和尚本以为,他都这么说了,古争肯定还会说什么!只要古争说什么,一切也都还有转机,可他没想到古争不仅什么都没跟他说,反倒又跟杨真灵有说有笑了起来,这让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至极,心中对于古争的怒气,也攀升到了临界点。

    “古掌门想必就是另外一间贵宾房的住客吧?我想知道,古掌门何德何能,竟然能够住一号贵宾房?我想跟古掌门调换一下房间,不知道古掌门愿不愿意?”无为和尚挑衅道。

    “贵宾房是我天心派掌门所定,贵客怎好私自调换?”

    杨真灵皱眉,对于这个无为和尚,他早就是满心的不爽了。

    “小子,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如果不想下海洗洗澡,你就赶紧给贫僧闭嘴!”无为和尚吼道。

    古争房间对面的那个贵宾房,不论是树的粗细,亦或者是房间的大小和建造高度,都显得不如古争那边。关于这一点,古争心中其实也有觉得,两座贵宾房有对比不好,可谁曾想住在那里的无为和尚,竟然还以此来找事了。

    “我何德何能用不着你管,至于说房间调换,我自然也是一百个不愿意,我劝你还是趁着我现在没发火,赶紧有多远给我走多远!”

    古争的声音依旧平淡,就像是在唠家常一般,而他的不温不火,终是让怒火狂飙的无为和尚忍不住了。

    “还真是猖狂的够可以!听说你喜欢打赌,在昆仑派龙战广场上,更是通过打赌赢了不少东西,那么今天你有没有胆量跟贫僧打个赌呢?究竟咱们谁住一号贵宾房,就让打赌的输赢来说话吧!”

    无为和尚用近乎咆哮的声音,冲着古争大吼。

    “这是谁家的狗没有拴紧?再狂吠杀了吃肉!”

    喵喵的声音突然响起,她的身影也向着这边奔来。

    被人骂做是狗,还说要杀了吃肉,无为和尚当真是气得够呛!本来他看喵喵只是个小女孩,还想着不跟她一般见识,但细看之下,他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没想到啊!堂堂的峨眉掌门,竟然跟一个妖精同流合污,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也不知道天下正道会怎么看!”

    无为和尚望着古争和喵喵冷笑。

    “你说什么?”

    喵喵顿时就炸毛了,手指上的指甲猛的变长,摆出了一副战斗的姿态,如果不是古争伸手阻止,她只怕已经冲了出去。

    “怎么了?还想跟我战一场?来呀!佛爷我今天正好降妖除魔!”

    无为和尚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钵盂,一直都是波澜不惊的古争,终于面现怒相,这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快意。

    “文殊菩萨有青毛狮子,普贤菩萨有六牙白象,佛祖更是认孔雀为母!在你的眼中,青毛狮子、六牙白象、孔雀大明王菩萨,是不是都是妖精?你们的菩萨佛祖,是不是也在跟妖精同流合污呢?”古争冷言道。

    “放肆!”

    无为和尚大吼:“菩萨佛祖岂是你这等凡夫俗子可以相提并论?青毛狮子、六牙白象能够呆在菩萨身边,这都说明他们已经具备了佛性!孔雀能被封为佛母,能够成为孔雀大明王菩萨,这同样也是拥有了佛性的象征!而你身旁的妖精,我从它的眼中,看到的只有暴戾!”

    “她暴戾?她暴戾又怎么了?她暴戾也是对她应该暴戾的人!”

    古争站起身来,一字一句道:“我允许你重新组织一下言语,为你刚才所说的话,向喵喵道歉!”

    “道歉,让我向一个妖精道歉?你确定你还是个正常人吗?”无为和尚大笑。

    “不道歉是吗?那就撕烂他的嘴!”

    古争一声厉喝,早就等着的喵喵,立刻化为一道残影。

    无为和尚的眼睛瞬间睁大,他本以为喵喵是那种不需要多么高深的修为,便能够提前化形的妖精!可他没想到是,喵喵是完全凭借实力化形的妖精,仅仅只是一道残影,便已经让他明白,他跟喵喵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差距!

    无为和尚敢叫嚣,也并非是完全没有依仗,他手中的乌金钵盂是一件中级仙器,他曾经也依仗着这件仙器,斩杀过一只地妖级别的灵兽,也就是相当于修仙者炼精化气级别的实力。当然,佛门中没有仙器之说,他们手中的仙器都叫做佛器,至于等级的判定也跟仙器一样。

    乌金钵盂很厉害,但再厉害的仙器,也需要能够发挥出威力才可以。

    不动用乌金钵盂,无为和尚还不知道,其实就在喵喵动身的时候,她便已经使用了妖法,封住了乌金钵盂。所以,当无为和尚准备使用乌金钵盂神通的时候,他才发现乌金钵盂有点不受支配了。

    “啊!”

    惨叫声响起,几乎就在乌金钵盂不受支配,无为和尚心头大惊的同时,两道爪风从不同的方向,攻击向了他的面部,他的嘴角顿时血流如注。

    无为和尚的嘴裂了,喵喵按照古争所说,撕烂了无为和尚的嘴巴后,便收手不再攻击。

    “好,很好!”

    无为和尚声音颤抖,而在他说话的时候,撕裂的嘴唇让嘴巴显得很大,鲜血不断滴落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的恐怖。

    “告诉你,没事别再来招惹我,要不然下一次,撕裂的可就不会只是你的嘴巴了!”

    古争又坐了下去,声音也恢复了平静。

    “咱们走着瞧!”

    无为和尚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丢下一句狠话的他,转身离去。

    从冲突到结束,并没有用太多的时间,临近的篝火堆旁,尽管有人站起身向这边观望,但却没有人过来凑个热闹,无为和尚走后,现场也就只剩下了古争、喵喵和杨真灵三人。

    喵喵的本体竟然是只灵兽!收起心中震撼的杨真灵,冲古争郑重道:“古道友放心,一些不该说的话,我绝对不会去说。”

    “吃鱼。”

    古争淡淡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

    般若寺圆空高僧的徒弟古争都敢教训,关于喵喵身份的这件事情,他也不惧任何人的异议,或者是挑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