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07章 骆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07章 骆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古争战胜了祖清波,围观的那些人反倒显得很安静了,只不过他们一个个看着古争的眼神,多了一些敬畏在里面,古争拿了赌注离开的时候,不少人都跟他打起了招呼。

    “古掌门慢走啊!”

    “改天有时间,当上峨眉拜访一下古掌门,古掌门可一定要用美味来款待啊!”

    “古掌门,这几天如果无事,我会登门拜访。”

    对于打招呼的那些人,古争也都点头微笑,而他的身影,也逐渐消失在了龙战广场上。

    “你怎么还跟着我?”

    古争回头,望着跟在后面的罗金。

    “古、古道友!”被古争猛的转身吓了一跳,罗金结结巴巴道:“来昆仑的路上,发生的一些事情多有得罪,还望古道友不要往心里去。”

    “没事,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心中没留什么影子。”古争淡淡道。

    “古道友,在路上遭遇魔道中人的时候,你消失的那段时间,是不是去斩杀他们了?有没有将他们杀掉呢?”

    之前上官凤将猜测告诉罗金的时候,罗金对此还不怎么相信,可是如今他信了,古争完全有孤身作战的实力。

    “是的!但可惜的是,黑衣老头和络腮胡子男人,不知道哪里去了。”

    古争没有再做隐瞒,他知道罗金会这么问,最关键的原因还是想报仇,毕竟他的徒弟死在了这些人的手中。

    罗金眼睛一亮,赶紧开口:“已经很不错了,如果不是古掌门帮忙,这几个仇人还不知道要杀死我们多少人!至于逃跑的那两个,我相信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好报!”

    “不用谢我,他们的存在也让我感到了威胁,我杀他们也是为了自己。”

    “古掌门,听说你有要去雾风岛做客的打算?”

    “是的,怎么了?”

    “如果你什么时候去雾风岛做客,我代表天螺派,也欢迎你到我们血潮岛做客,我们血潮岛上也有很多特产,甚至比雾风岛上的特产还多!”

    “行啊!”

    古争笑笑,算是答应了罗金的邀请,反正昆仑这边的事情了结以后,他也正想去雾风岛搜罗食材。

    见古争答应,欢喜的罗金也没再缠着古争说什么,向古争道别之后便匆匆离开了。这次在龙战广场上,罗金也是收获颇丰,并全程观看了龙战广场上的精彩,他要回去将这些事情告诉上官凤,告诉他们的掌门人。

    古争在龙战广场上,算是赚了个盆满钵满!不说之前跟人换取的东西,单是在打赌上,他一共赢了相当于一百五十件五品资源的东西,外加一套让他羡慕已久的仙器厨具,一件防御型的仙器百毒不侵衣,一件非常实用的保命玉符,一件价值同样不低的芥子口袋,一块虽然没了龙气和龙魂,但仍旧算是稀罕材料的龙骨一块,一枚非常稀有的龙血水晶。

    回到住处以后,古争看了又看那套仙器厨具,心中简直是欢喜的不行,这套仙器厨具对别人来说可能没什么用处,但对于他来说,还真是拿中级仙器都不换的宝贝。有了它们,以后做菜的味道,还将因此得到一些提升。

    “这成套的仙器厨具的确不错,这种东西就算是放在洪荒,也不是每个仙厨都能拥有,毕竟炼制它所需要花费的代价很高,且成功率还非常的低。”

    古争赢了成套的仙器厨具,器灵的开心程度,一点都不比他低。

    “嘿嘿。”

    古争开心的笑了笑,随即将百毒不侵衣认主,心念一动它便贴肤穿在了身上,化为了一件小坎。

    “略带一丝温热,很亲肤啊!”古争笑道。

    “别只顾着美了,这些东西你只是暂时得到,未必能真正的拥有。并且,你这次狠狠折了昆仑派的面子,你还是想想该怎么应对吧!”器灵提醒道。

    “还能怎么应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不过我真的很好奇,龙战广场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持续的时间也不短,除了中途有两道神念匆匆扫过,竟然都没有昆仑派的高层过来处理一下,这还真是奇怪呢!”古争皱眉道。

    昆仑派的高层不来,这是因为他们几乎全都在祖龙大阵中!祖龙大阵每隔十年需要维护一次,这也是昆仑派会广发资源的原因。

    不过,在十年之期的初始,维护祖龙大阵的差事,牵扯到秘密之类的东西,所以也就只能是由昆仑派的人来做,如果不是古争碰巧赶在这个时间大闹了龙战广场,昆仑派的高层肯定早就出来了!

    祖龙大阵十年之初的维护尽管很绑人,但也仅仅只是第一天绑人罢了,第二天大多数的昆仑派高层,都能离开祖龙大阵了。

    天还不亮,刚从祖龙大阵出来的昆仑派高层们,便听到了一些关于龙战广场上发生的事情。

    尽管知道的并不详尽,掌门人无尘子仍旧是非常的愤怒,他当即下令,让人带祖清波等人到祖龙大殿,他要听他们当面汇报。

    没过多久,以祖清波为首的几个太子党,便进入了祖龙大殿之中。

    “见过掌门,见过诸位长辈。”

    祖清波等人冲无尘子他们见礼,无尘子阴沉着脸把手挥了挥。

    “我们才进去一天,你们就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还真是很有能耐啊!”无尘子冲着祖清波等人,嘲讽地笑了笑:“南宫辰你来说,祖龙广场上,你们跟峨眉派掌门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望着无尘子威严的脸庞,南宫辰倒也不敢添油加醋,只是照实做了禀报。

    听完南宫辰的禀报,大殿中顿时显得有些喧闹。

    “峨眉派?峨眉派一向都胆子不小啊!”

    “这个古争,倒也还是个人物。”

    “不管他是不是个人物,他把咱们昆仑派的脸面都给践踏了!”

    “整件事情,几个小辈的出发点并没有什么错,古争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留的赢了他们,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肯定不能这么算了!几位老祖还不知道这件事情,难以想象他们知道了,又该是怎样的愤怒!”

    “好了!”

    无尘子开口,场面立刻安静了下来,如今几位太上长老仍在祖龙大阵中,大殿中的这些人里面,自然是他这个掌门人最具有话语权了。

    “古争这次来昆仑,说是有关魔道的事情,需要跟我面谈是吗?”

    无尘子眼睛望向的人,正是接待过古争的郭执事。

    古争来昆仑的时候,无尘子已经在祖龙大阵里面了,他对于古争的到访,其实并不知情。

    “回掌门,的确是这样的。”郭执事道。

    无尘子皱眉想了想,眼神又落在了祖清波等人的身上:“这次的事情我不怪你们,不管最初是因为宋白的私心,还是真的因为昆仑跟峨眉的恩怨。但是,经此一事你们当明白,一山更比一山高的道理,做事不可再盲目而行了!”

    “是。”

    面对无尘子的教诲,除了祖清波之外,其他人都赶紧回应。

    “清波,还在想着之前的挫败吗?”

    无尘子语气放缓,他虽是掌门,可他也仅仅只有五层后期的实力,远远不是祖清波的对手。

    对于祖清波,整个昆仑都看得很重,在整个门派的大力扶持下,他以后十有**也是一名修仙者。

    “是,我在想着我为什么会落败!如果我能够不那么谨慎,如果我能够像以往跟人切磋那样,一股脑的施展手段抢攻,那么这次的赌,输赢可能就要另算了!”

    祖清波说话的语气虽然平淡,可这不代表他真的能够看开,毕竟跟古争的那一战时间很短,前后相加一分钟不到,他也的确是因为谨慎,有些手段还没有施展。

    并且,祖清波是个武痴,输给古争后的这段时间里,他看似外表平静,其实在心中不知道推演过多少次,假如再跟古争交手,他应该如何取胜。

    “清波,你也不要因此太难过,你还年轻,一点挫败对你来说也很可贵,它能够让你的心境更加稳固,能够让你将自己看的更清楚!”无尘子道。

    “谨遵掌门教诲。”祖清波向无尘子行礼。

    “跟清波相比,你小子这次的表现,实在是太差劲了!作弊已经够丢人了,竟然还被人拆穿,等下领一个月的面壁去吧!”无尘子狠狠瞪了宋修一眼。

    “是,弟子领命!”

    宋修尽管没有真疯,可一晚上的时间,却让他如同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头发显得蓬乱,胡子拉碴的很是落寞,但他的眼神却比以往多了一分阴冷。

    “告诫清波的话,你也记在心里,你们都还年轻,一点挫败不算什么,别因此心中留下什么阴影,这对你们以后的成长不利。”无尘子声音一顿,随即又道:“你的那一套仙器厨具输了也好,省的你因此玩物丧志!你看看几位太上长老的后人,也就你跟你弟弟的修为最低,他迷上厨艺,也都是被你给带出来的!”

    “请掌门放心,弟子以后再不碰那些东西了。”宋修冷冷道。

    无尘子点头道:“你能这样决定最好,专心修炼比什么都强。”

    “掌门,这次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处理?”有长老问道。

    “我想先见一见古争,至于这几个小子被赢走的东西,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且照他们所说,古争这个人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峨眉的身后,还有蜀山这个靠山,如今玄奇子也还在咱们昆仑山上,这件事情并不好办!”无尘子道。

    “资源也就算了,可保命玉符和百毒不侵衣,可嗖是太上长老赐下的仙器,难道也就这么算了?”又有长老出声道。

    “我没说就这么算了,我要先看看古争的态度如何,如果他不好说话,长老们难道想让我硬要不成?”无尘子反问。

    “无尘子,这次的事情你不易出面,你是昆仑的掌门,你的态度代表着昆仑派,我想还是由我见一见这个古争吧!”

    一个脸上有疤、瞎了一只眼的长老,主动请命。

    “我也知道我出面不太合适!”无尘子声音一顿,想了想道:“算了,既然骆长老想要出面,那么就由你出面吧!反正有件事情我要提醒骆长老一下,峨眉的身后有蜀山,在昆仑神石光芒不稳定的特殊时期里,一切事情都当为大局着想!”

    无尘子之所以会松口,这是因为骆长老尽管面相凶恶,可他却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如今的这种局面,换了另外一个长老去,无尘子会更加的不放心!

    “这个我自然知道,掌门放心就是了。”

    长老们的辈分,通常都比掌门要大,骆长老说完便径直起身,向着祖龙大殿外走去。

    “掌门,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太上长老他们?”有长老问道。

    “不必了,反正他们明天也就出来了,如今正是维护祖龙大阵的关键时期,不易打扰。”无尘子道。

    昆仑派的客房中,骆长老走进了古争的房间。

    “怎么进来不敲门?”

    盘坐在塌上的古争,静静望着凶神恶煞的骆长老。

    “你没有关门,我以为这里没人,便直接走进来了。”

    骆长老也不客气,自顾自的坐下,为自己倒上了一杯茶。

    其实古争的门是关着的,但一扇关着的木门,对于一个五层后期的修炼者来说,根本就是形同虚设。

    “你是何人?”古争又问。

    “老夫是昆仑派长老骆峰。”骆长老淡淡道。

    “原来是昆仑派的骆长老,不知道你半夜闯入我的住处,到底是所谓何事?”

    “我想问你,关于你来昆仑派,想跟无尘子说的事。”

    “是无尘子让你来的?”

    “不是,无尘子还在祖龙大阵中。”

    “既然不是无尘子让骆长老来的,骆长老又知道我是要跟无尘子面谈,那么骆长老还是请回吧!”

    面对古争的不卑不亢,甚至可以说是无礼的态度,骆长老凝视了他一会,这才缓缓开口道:“既然关于魔道的事情,你不想告诉老夫,老夫也就不勉强了。但是,今天在龙战广场的事情,古掌门是不是该为了两个门派间的和睦,做出一点什么呢?”

    “好一个为了两个门派的和睦!”古争笑了笑:“首先,龙战广场上发生的事情,是由你们昆仑派的弟子挑起,期间更是还有作弊的情况发生,而我所赢的这些东西,全都是赢的光明磊落。其次,如果骆长老今晚过来,只是想要回一部分弟子们输掉的东西,这件事情也不是不能谈,但我只跟无尘子谈,或者是你们的太上长老谈!”

    在古争试百毒不侵衣的时候,器灵就有说过,这些东西他只是暂时得到,还未必属于他,而器灵之所以这么说,自然指的就是,假如昆仑派来索要这些东西,古争还必须退回去一些才可以,毕竟古争这次来昆仑是要看昆仑神石,不付出点代价就想看到,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

    “嘭!”

    骆长老拍桌子站了起来:“小子,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的身份不够吗?”

    “骆长老不必动怒,你觉得你的身份够吗?你能替昆仑派拿决定吗?”

    古争冷冷一笑,话他已经说得够客气了,但假如这个骆长老存心找事,他就算是再客气也没用。

    其实古争说出不是不能谈的时候,骆长老对于此行的结果,已经是比较满意了。毕竟,古争要比他想象中的好说话,只要他好说话,昆仑派丢掉的面子,便能够找回来一些。

    但是,骆长老既然已经来了,那么他所代表的就是刚才在祖龙大殿中,对于古争比较愤怒的那些人!这件事情对那些人,他也要有个交代才行。

    “就算我不能替昆仑拿决定,可你小子是什么态度?今天你赢了清波是吧?到底有多少斤两,我要试试才行!”

    骆长老拂袖一挥,桌子上放着的茶壶和茶杯,全都向着古争飞去。

    古争也是一挥手,原本飞向他的茶壶和茶杯,在两力相角的情况下,定在了空中。

    骆长老眉头一凝,内劲的输出加大,空中停顿的茶壶和茶杯,顿时又向着古争逼去。

    古争修炼的是餮仙诀,尽管他的修为换算成修炼者的境界,该是五层后期,可他本身的力量是仙力,论其强大和磅礴的程度,可不是修炼者的内劲能比!

    古争眉头也是一凝,不再保留的他全力输出,澎湃的仙力立刻让茶壶和茶杯倒飞了回去,速度快的让骆长老根本来不及躲闪。

    “嘭嘭嘭……”

    两力相角下,茶壶和茶杯终究是承受不住,他们在骆长老的眼前炸成了碎片,茶水溅了骆长老一脸。

    “古掌门好生了得!”

    抹了一把脸上的茶水,骆长老不仅没有生气,反倒显得很是释然。

    骆长老这样的反应,古争先是一皱眉,随即便明白过来,这个骆长老的到来,看来只是走个过场。

    “承让了。”古争抱拳道。

    “英雄出少年,古掌门以后的发展不可限量啊!如果不是峨眉跟昆仑有点旧怨,我倒是很喜欢结交你们这些少年英豪。”骆长老也冲古争抱拳。

    “这次我来昆仑,如果有可能,也想将以前的恩怨化解,不过这一切都要见到你们的掌门,或者是太上长老才行。”古争微笑道。

    “既然有些事情需要向掌门和太上长老说,我这里也就不便多问了。告辞了古掌门,希望昆仑跟峨眉的恩怨能够化解!”

    骆长老离开了,连带着说话都客气了很多。

    “怎么样?有没有吓你一跳呢?”

    器灵的声音,响起在了古争的脑海。

    “吓一跳倒不至于,不过担心还真有!这骆长老看起来凶神恶煞的样子,我除了担心他是个莽夫,也担心他会是第二个蜀山派的寒松子啊!”古争苦笑。

    想起当初在蜀山遭遇的危机,古争如今仍旧是感慨颇多。

    “今非昔比了,如果不是你力压祖清波,又在较量中胜他不少,难保他不会是另外一个寒松子啊!”器灵也笑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