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06章 前所未有的挫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06章 前所未有的挫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古掌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眼见五分钟都过去了,古争的酱三仙依旧没有什么问题,罗金忍不住再次追问。

    “百年以上的酱缸中,会生出一种名叫‘酱精’的虫子,这种虫子为酱之净化所化,也可以说是一种精怪。”

    “把‘酱精’经过特殊处理后焙干,放入酱菜之中能够成倍的提升酱香味。但是,用‘酱精’体香算是下九流的手段,‘酱精’本身怕酒,也不敢沾染酒气,一旦使用了‘酱精粉’的食物碰到酒,里面就会生出很多‘酱精’,这也是一种养‘酱精’的方法。”

    古争冲着罗金笑了笑:“不过你们吃了含有‘酱精粉’的食物,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就算是再喝酒,肚子里也不会生出‘酱精’了。”

    听古争这么一说,罗金长出了一口气,转而又望向了宋修:“宋道友真是好恶心,为了赢得打赌,你还真是不择手段,我看以后谁还敢吃你做的东西!”

    “酱精是什么东西?我根本就不知道啊!我也不明白我做的菜里面,为什么会生出这种黑色的虫子!”

    宋修恨恨的盯住古争:“是你,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在我所做的菜中,加入了什么东西,这才会生出这些恶心的虫子来!”

    宋修如同疯了一般,张牙舞爪的向着古争扑去,但却被祖清波等人拦住。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咬死他!”

    宋修呲牙咧嘴,甚至还口吐白沫了起来,浑身抽搐着,如同发了羊癫疯一般。

    “宋白,将你哥哥带回去,他犯病了!”

    祖清波一声呼喝,宋白又狠狠的瞪了古争一眼,这才连拖带拽的将宋修给弄走了

    。事情发展到如今这种地步,不管宋修是真的犯病,还是装病,这无疑是最好的收场,也是给了昆仑派一个台阶下。

    “这件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样,昆仑方面一定会调查清楚!”南宫辰咬了咬牙,最终还是进行了宣布:“按照赌约,这次获胜的人是古掌门!但是,正如我之前所说,这件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昆仑派保留追回赌注的权力!”

    南宫辰会这么说,就只是想让面子上好看一点,说实话,他是真的不想宣布赢的人是古争,可一旦他不宣布赢的人是古争,就不说围观者那里说不说的过去,单是古争这边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昆仑虽然不在意峨眉,但峨眉上面毕竟还有蜀山,他们这些太子党做的太过了,长辈那里也同样不好交代。

    既然南宫辰已经宣布赢的人是他,古争也懒得再跟南宫辰争辩什么,他径直收走地上的赌注,转而望向南宫辰:“既然你承认输的人是宋修,按照之前的约定,宋修该付给评委们的资源,也要付给人家才对!现在既然他不在了,你们是不是该将这笔资源结算一下呢?”

    “那么多的资源都输了,我们还会赖掉这一丁点吗?”

    南宫辰嗤笑一声,让身后的一名昆仑弟子,将十五件四品资源发给了三位评委。

    “谢谢,谢谢!”

    收到资源的罗金忙不迭道谢,看的南宫辰更是咬牙切齿。

    “宋修的这个插曲,尽管最终获胜的人是我,可也让我的心中很是不爽!如果你还想跟我打赌,我希望类似的情况不要再发生了!”古争望着祖清波道。

    “这么说来,你敢跟我赌?”

    祖清波颇为意外,连赢几次的古争,竟然还会说出这样的话,他似乎根本就不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

    围观的人同样震惊,他们觉得疯了的人不仅是宋修,还有已经赚的盆满钵满的古争。

    祖清波是谁?祖清波可是昆仑修仙者之下的代表,先不说古争能不能赢他,这个人真的敢赢吗?

    “说吧,赌注是什么?你又想怎么跟我赌?”

    说实话,跟祖清波打赌,接着跟宋修打赌前,古争的心中多少还是有些犹豫。

    但是,宋修的厚颜无耻,真真是让古争生出了怒火,既然昆仑派的太子党们,如此的不要脸,昆仑高层又如此的不重视,那便打他们的脸又怎样?至于打过之后会发生什么,就等先打了以后再说!

    “你要跟我打赌的话,还是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我将修为压在跟你一样的境界,绝对不会耍赖,至于说赌注,我当然也想赢回,你从我同门这里赢的那些东西!”

    祖清波话音落地,围观的众人再次炸锅,这简直就是‘利滚利’!

    古争已经赢了崔莹、南宫辰和宋修三个,从他们那里赢到的资源,其价值已经到了惊人的程度,如今祖清波想要赢回这些东西,他所需要给出的赌注,就要跟这些东西的价值相当才对。

    “想要翻本?可以啊!你的赌注又是什么呢?”古争笑问。

    “我想用这件仙器做赌注。”

    祖清波拿出了一件,如同是蚕丝织成的衣服。

    “昆仑派的‘百毒不侵衣’!”

    “祖道友真是拼了,连百毒不侵衣都拿出来了!”

    “也算是正常,毕竟之前南宫道友连保命玉符都拿来赌了!”

    祖清波拿出的衣服,算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毕竟这件仙器很有名气。

    修炼界防御类的低级仙器中,峨眉戒和百毒不侵衣算是非常有名气的两个。它们都能为主人提供防御护罩,每天也都有使用次数上的限制,但可贵的是其防御特性,都会随着主人的修为提升而增强!

    如果拿峨眉戒跟百毒不侵衣做比较,峨眉戒不如百毒不侵衣!首先峨眉戒每天的可使用次数,比百毒不侵衣少了一次,其跟随主人修为提升的成长性,也没有百毒不侵衣高。最为重要的是,峨眉戒的神通虽然也是防御光罩,但对于毒雾和毒水之类的东西,防御性能不及百毒不侵衣!

    虽说峨眉光罩。也有防御毒雾和毒水之类的特性,但在蜀墟地穴中,熔岩蜥蜴的毒水,就能够对峨眉光罩产生不小的破坏!假如当初古争穿的是百毒不侵衣,熔岩蜥蜴的毒水,根本就沾染不上光罩,这便是差距。

    峨眉戒如果算是低级防御仙器中的上等,那么百毒不侵衣,已经算是低级防御仙器中的顶级了。

    “百毒不侵衣是很珍贵,但别的资源就不说了,单是南宫道友输给我的保命玉符,就不是百毒不侵衣所能够比拟的!更何况,宋道友还输给我了成套的仙器。”古争摇头道。

    “保命玉符虽好,可在毒雾之类的一些特殊危险中,它并不能产生作用,它里面封着的只是南宫家前辈的一击之力,而百毒不侵衣,却可以一直陪伴一个人的成长。至于说宋修输给你的成套仙器,有多少修炼者会像你们那样,对厨艺之道有偏爱呢?它在正常修炼者眼中的价值,还不如几件五品资源来的实在!”祖清波道。

    “话虽如此,可一生中能遇到几次强力的毒雾和毒水呢?更何况就算遇到这些东西,我还有峨眉戒可用。至于说成套的厨具仙器,碰巧我是个对厨艺之道有偏爱的人,它们在我眼中的价值,非一件中级仙器可比,更别说是一件低级仙器了!你如果想赢回这么多的东西,一件百毒不侵衣绝对不够!”

    古争不松口,尽管他明白,以他如今的修为,战胜祖清波不成问题,祖清波跟他打赌就是在送资源,可祖清波想用一件百毒不侵衣来做赌注,他这个如意算盘还是打得太响了点。

    “那你说让我加些什么呢?”祖清波皱眉道。

    古争本来想问问,祖清波那里有没有修复混沌塔所用的东西,但想想还是算了,这些东西等见到昆仑派的高层后,再问也不迟。

    “如果你还加仙器,咱们就再另算,如果你想加资源,十五件特品资源,或者一百五十件五品资源!我这已经算是要的很少了,先不说从你们那里赢的仙器,单是五品资源,我就赢了你们九十件!”

    其实古争所要的这些东西真不多,但对方如果拿不出来,要的再多也是白搭,还不如要一个感觉对方能够承受的数量。

    祖清波想了想,然后狠狠一咬牙,拿出了相当于一百五十件五品资源的东西!他们这些昆仑派的太子党,除了宋修和宋白兄弟两个,其余的身上都有空间仙器。

    相当于一百五十件五品资源的东西被拿出,祖清波的储物手镯中,资源的储备也近乎见底!这还是他作为昆仑派修仙者之下的第一人,才有这么多的储备,要是换了是另外的几个太子党,一次根本拿不出来这么多。

    “行,赌注你也拿出来了,我也不需要你压制实力,咱们就不使用仙器之类的东西,凭真本事来一场吧!”

    今天围观的人,简直是被刺激的要生要死,古争说出这样的话来,就算见过他出手的罗金,也都被生生吓了一跳。

    “这、”

    “古掌门没事吧?竟然不需要祖道友压制修为?”

    “话说,你们谁知道古掌门的修为境界?”

    “不知道啊!按照他的年龄,就算峨眉方面大力栽培,四层中期已经算是顶天了吧?”

    “敢这样跟人打赌,古掌门难道真的是疯了吗?”

    没有人看好古争,祖清波的眉头也是皱得紧紧:“你真的确定,不需要我压制修为吗?我想问你,你的修为是在什么境界?”

    “同等境界的人过招,难道还需要压制修为吗?”

    古争淡淡的回答,引得一片倒吸凉气。

    “这、这有没有天理啊?”

    “怎么可能?古掌门不会是在说大话吧?”

    “五层后期的修为,他年龄才多大?”

    “如果古掌门没有说大话,他是当之无愧的天才啊!”

    围观众人惊呼,昆仑派的太子党们,也全都睁大了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古争,如同是在看着一个怪物。

    “好,越发的感觉你不同了,怪不得从你身上能够感受到一股傲气!看来,我要小心应对这场赌才行!”

    祖清波凝视着古争,目光格外慎重。

    “我也会小心应对,开始准备吧!”

    古争话音落地,围观众人主动向后撤离,给两人空出了一个大大的圈子。

    “古掌门要用武器,还是不要用武器呢?”祖清波问。

    “不用武器了,我的武器都是仙器。”古争道。

    “用不用是你的权力,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会使用武器。”

    祖清波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了一把金柄佛尘。而这把金柄佛尘的佛尘丝,足足是正常佛尘的两倍,它尽管不是什么仙器,但其上也寒光闪闪,一看就不是凡物。

    “开始吧!”

    看祖清波摆好了架势,古争出声后,立刻向他冲了过去。

    祖清波迎向古争,手中佛尘一挥,外放的内劲,竟然形成了一个碗大的环形,向着古争便飞了过去。

    祖清波的内劲早已提纯,红色的圆环有着犀利的破风声,具备着风刃一般的切割能力。

    古争脑袋一偏,风刃从他的耳旁划过,但是下一刻,他的眉头却紧紧皱起!击空的风刃,竟然并没有消失,它如同回旋镖一般,又向着古争飞了回来!

    古争再次一躲,圆环被他躲过,可仍旧没有消失的圆环,又一次冲他飞了过去。

    与此同时,祖清波的佛尘连连挥动,又是四个圆环被他放了出去。

    “好厉害的手段!”

    古争一声叫好,祖清波的圆环,应该是某种仙术经过了改变,可以通过内劲来施展。

    不得不说,祖清波是真的很厉害,单凭圆环这一手,基本上在没有仙器之类的外物影响下,他已经能稳赢百分之九十的同等境界高手了。毕竟,五个圆环能给敌人造成多大的牵制,这是可想而知的事情。

    “厉害吗?你的身法也不错!”

    祖清波一声呼喝,古争的强大让他侧目,五枚圆环的围攻下,古争竟然只是凭借身法,便躲了一个有惊无险。

    “呼!”

    合适的距离,祖清波提掌向着古争推去,但他推出去的内劲不是掌风,而是化形成了利剑的模样,速度快得惊人!

    缥缈幻身术一闪,古争将内劲化成的利剑躲过,但是他的胳膊上,却被一道圆环切出了一抹鲜红。

    古争之所以强大,那是因为他有各种仙术和仙技,可在跟祖清波的切磋中,仙术和仙技有些他不方便使用,要不然围观的人便能够看出来!就比如说五行仙术,一旦使用,绝对会被人看出端倪。但是,不方便使用,不代表不能使用,有些仙技使用一次,也不是说不过去!

    尽管自身受到的限制颇多,可古争仍旧敢跟祖清波打斗,依仗的便是他的战斗技巧和身法,以及可以瞬间解决战斗的戮仙掌法!

    胳膊上受了伤,可一心想要快速解决战斗的古争,也距离祖清波更加接近。

    祖清波很谨慎,跟一般人交手都是抢攻的他,在见到古争诡异的身法后,战略便改为了防守。他想要通过圆环拖住古争,合适的时机,再给古争狠狠的一击。

    但是,祖清波等待的合适时机,终究是比古争等待的时机晚了一步。

    “你往哪里躲!”

    合适的时机下,已经接近祖清波的古争,发动了早已暗暗酝酿的戮仙掌法。

    戮仙掌法能够当即发动,也能够酝酿发动,当即发动没有调度天地能量的威力,酝酿发动则是能够调度天地能量。

    一人大小的手掌虚影飞出,周围顿时生出狂风。

    古争酝酿的戮仙掌时间并不久,他所能调动的天地能量也不多,也正因如此,在他酝酿戮仙掌的时候,就连场中的祖清波都没有发现。

    祖清波的瞳孔放大,戮仙掌打出的时候,天地能量的变动,切身作用在了他的身上,他觉得四周的空气都变得粘稠,连移动都变得困难了。

    正是因为戮仙掌法调度的天地能量不多,祖清波还能够艰难的移动,可这也是古争想要的效果。他只是要击败祖清波,也想让戮仙掌看起来没有那么夸张,并不是想要了祖清波的命。

    “啊……”

    祖清波惨叫,移动速度变慢,使得他没能将手掌虚影躲过,被打飞出去的他,狂喷一口鲜血。

    戮仙掌是仙技,也是古争截止目前威力最大、具有灭杀修仙者威力的仙技!即便酝酿的时间尚短,可摆平一个五层后期的修炼者,也并不会存在什么悬念。

    祖清波倒下了,原本飞在空中的圆环也烟消云散,他挣扎着想要起身,但被古争提掌对准了胸口:“祖道友,你已经输了!”

    “嘭!”

    祖清波满目不甘,狠狠一拳打在了地上,引得内伤发作,嘴角也再次溢出了鲜血。

    “你刚才用的是什么掌法?”祖清波问。

    “一种罕见的掌法,据说是经由仙技改造而来。”古争淡淡道。

    “经由仙技改造而来的战技,没有一种容易修炼!本以为拥有仙技改造而来的战技,且威力也非常的强大,我就能够在同等级的修炼者中笑傲了,可没想到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一山更比一山高,不得不说,你这个战技更加强大!”

    祖清波脸上的不甘很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混合着释然的落寞。

    “这场赌,算是我赢了吧?”古争问道。

    “当然算。”

    祖清波起身,没有再去看地上代表着他荣耀的百毒不侵衣,径直向着龙战广场外走去。

    “祖兄!”

    崔莹和南宫辰同时呼唤,并追上了祖清波。

    太子党们离开的时候都没有回头,他们原本都有的傲气,在今天的龙战广场上,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

    本来古争只是打赌赢了他们,他们心中还有很多的不服,可如今古争通过武力打败了祖清波,这让他们心中的触动很大!这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扪心自问,遇到古争这样的身法和掌法,他们也毫无取胜的可能。

    文赌输了、武赌又不是对手,如果还依旧是满心的不服,这不得不说是斗志不屈,也不得不说是一根筋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