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02章 酱三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02章 酱三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南宫辰和冯泽都觉得嘴巴发苦,最终还是冯泽率先开口。

    “晚节不保啊!”满脸苦笑的冯泽喃喃一声,转而将芥子口袋,递给了古争:“古掌门放心,老朽说话算数,我现在就去辞行,等回到泰山派之后,我会宣布金盆洗手,以后再不碰丹道和鉴定。”

    古争没有说话,只是接过了冯泽的芥子口袋。

    冯泽离去的背影显得有些萧索,当他经过南宫辰的身旁,发出了一声叹息。冯泽也没有想到,他的这次帮忙,竟然会落得个金盆洗手,一世英名尽毁的下场。

    “冯大师!”

    南宫辰没有开口,开口的是脸上带着歉意的祖清波。

    “这是我的赌注,按照约定,我也会给参与的摊主,每人一件四品资源。”

    南宫辰恢复的很快,他将赌注交付给古争的时候,脸上已不见了不甘和抓狂,只剩下一种冷冷的恨意。

    “很好。”古争接过保命玉符和资源,只是淡淡一声。

    “这是你的报酬。”古争如约将一件四品资源,交给了之前贡献血液的那名女修。

    “没想到,事情都发展到了如今的地步,昆仑方面竟然还没有什么动静,刚才的两道神念,又是怎么回事呢?”古争心道。

    “谁知道呢,本以为神念扫过之后,就算神念的主人不现身,也应该会有昆仑派的高层出来干涉。”器灵声音一顿,随即又道:“难道说,是你闹的还不够吗?我看那个祖清波,明显也有要为朋友出头的意思啊!”器灵坏笑。

    “这样真的好吗?”古争有些意动。

    “有什么不好,今天你尽管赚了不少,可昆仑派家大业大,他们不差这点东西。”

    器灵坏笑的声音才刚落,一直说话都很少的祖清波,终于主动找上了古争:“古掌门,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这种类似于打赌的较量,你竟然连续赢了三次。”

    “运气而已。”古争笑了笑。

    “不知道古掌门,有没有兴趣跟我也赌一场呢?”祖清波问。

    “你也要跟我赌?赌什么?”古争问道。

    “我的这几个朋友都输在了你的手里,我要是不跟你赌一把,心里可是真的过意不去。”祖清波声音一顿,转而道:“我的几个朋友,跟你的打赌算是文赌,我想跟你来武赌!”

    祖清波声音落地,四周倒抽凉气的声音响成一片,祖清波是谁?祖清波是个天才,是蜀山派同等境界的修炼者中,不凭借仙器之类的外力,实力排名第一的人物!他要跟古争比武,这让人怎能不惊!在那些倒抽凉气的人看来,他凭武力打赢古争,根本就是个玩儿。

    “大家不用惊讶,我如果跟古掌门赌,修为自然是会压制在跟古掌门一样的境界,且不会耍什么赖,所以你们尽管放心好了。”祖清波道。

    古争有些犹豫,这些太子党们,每个都是昆仑派太上长老的后人,其中为首的就是祖清波!而昆仑高层对于祖清波这个天才,自然也是更加的看重。

    之前打赌算是文斗,赢了也就赢了,昆仑方面在面子上尽管不好看,可也说得过去,但如果跟祖清波武斗再赢了他,这巴掌打在昆仑派的脸上,可是有点过于响亮了!毕竟祖清波是昆仑派的骄傲,也算是修仙者之下的代表。

    不过,古争的犹豫只是一瞬间,本来就是想把事情闹大,好让昆仑派的高层重视。而祖清波武斗的输赢,绝对算得上是很大一件事了,既然要求是他自己提出的,那么打脸的后果就让他们好好承受吧!毕竟,就算再压制修为,他还是占了莫大的便宜,这是他的强项,修为就算再压制,战斗经验也还是存在。再说了,峨眉也算是落寞的太久,如今也是到了该挺直腰杆,让看扁他的人,好好见识一下的时候了。

    古争笑了,正准备详问祖清波的时候,人群外有熟悉的声音响起。

    “师兄先等等,赢古掌门一次,还不需要你出手。”

    人群主动分开一条路,走来的人正是宋白的哥哥宋修。

    “这还真是盛会,该来的人都来了。”古争微微一笑。

    “不知道你来了昆仑,如果早点知道,你应该早就输了。”

    宋修望着古争,眼神中有的不是仇恨,只是一种轻蔑和厌恶。

    “你想跟他打赌?”祖清波问。

    “的确,曾经输在他手中一次,我不能也不想,给他第二次赢我的机会。”宋修望着古争道。

    “你们还真是一个个的都很自信,你凭什么以为,我会跟你打赌呢?”

    古争自然不惧跟宋修打赌,只不过他不喜欢宋修这种想当然的样子。

    “你、”宋修声音一顿,随即一笑:“怎么?不敢赌了吗?怕了?如果你怕了,只要明说出来,咱们不赌也可以。”

    “怕?我古争还不知道这个字怎么写,只不过是不想跟手下败将,交手两次而已。”

    古争话音落地,四周询问的声音响成一片。

    “什么意思?古掌门赢过宋道友一次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赢得宋道友?”

    “赢得应该也是文斗吧?宋道友似乎是个不太喜欢修炼,专心于厨艺之道的人,他又会跟古掌门比什么呢?”

    “告诉你们吧!宋道友的厨艺有多高我不知道,可古掌门做的食物,那叫一个美味啊!”

    心情极好的罗金出声了,他虽然没有吃过古争做的东西,可也有闻过那种味道。如今因为古争,他的内劲都已提纯了,这让他看着古争,怎么看都觉得亲切。

    “哦?看来古掌门也是个厨艺之道的高手了,难道说他们的打赌是在厨艺方面的?”

    “有意思,两个修炼者竟然以厨艺之道打赌,嘿嘿……”

    “大家安静一下!”听着众人的议论,宋修的脸上有些发烫。

    “俗话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古掌门曾经是赢过我,可不代表现在还一定能赢!你不敢接受挑战,这足以说明你是怕了。”宋修笑道。

    “怕了?你还真是好笑!行啊,说说吧,你想跟我怎么赌?”古争不屑道。

    “咱们一人做一道拿手菜,然后找评委来评定,但这次所做的菜,不能是咱们在美食大赛期间做过的。”宋修说道。

    宋修和古争在美食大赛期间,都有做过好几种菜,不可否认他们所做的那些菜,都是他们自己所擅长的菜式,但终归还是古争胜了一筹。而宋修此时制定的规矩,从明面上看对古争不利!

    “这毕竟不是美食大赛,而是一场赌局,既然要赌,我看规矩这样才最公平。”古争声音一顿,随即又道:“咱们用相同的食材,做相同的菜式,这样才能更好的对比出,究竟谁做的食物更美味,要不然不同的两道菜,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比起来会存在着一定的问题。”

    “对,古掌门说的没错,这样的规则才算公平。”

    “是的,不同的两种美味,有时候很难让人取舍,谁会更胜一筹。”

    “我看还是就按照古掌门的提议比较好。”

    围观之人中,不少人都开口说话了。

    “还是让我来跟他赌吧!”见宋修一时没说话,祖清波说道。

    “祖道友不要着急,我相信宋道友不会这么快就犯怂,他应该是在想怎么制定规则,而不是害怕。”

    宋修的出现,古争其实很开心,毕竟宋修那里有让他羡慕的东西,所以跟宋修,他是势在必赌。

    “没错,我的确是在想着规则!两个人用同样的食材,做同样的食物,这个提议也确实不错。不过,究竟做什么菜式,不能听你的,也不能听我的,要不然都显得不公平。”宋修声音一顿,继续说道:“既然是赌,运气的成分自然很重要,不如咱们这样好了,一人写一样自己拿手的菜,然后放在箱子里,找一个人来抽出其中之一,作为咱们打赌的菜式,你觉得这样如何?”

    “你拿手的菜,我未必拿手,我拿手的菜,你未必拿手,你的这个建议,听起来还真是有够刺激,基本上抽到自己不拿手的菜,十有八九就会输掉。”古争笑了。

    “怎样,敢不敢赌呢?”宋修催促道。

    “我想知道,让谁来抽取其一,又让谁来做评委呢?”古争问道。

    “这样吧,不管是抽取的人,还是评委,都从现场的这些人里面选。负责抽取的人只有一位,如果这个人让我来指定,那么三位评委古掌门可以指定两人来做。如果抽取的人由古掌门指定,那么三位评委由我指定两个。最终食物的平分,没有零分之说,也没有小数之说,只有一到五,以最终的评分高低来决定输赢,你觉得这样可还公平?”

    宋修的提议,听起来也公平,可实际上对他是绝对有利。

    首先,负责抽取的这个人,如果让宋修来选,他一定会选择能够隔物望物的崔莹,让崔莹挑选出他的拿手菜来。如果让古争选择负责抽取的人,古争则不具备相同的优势,而这里本来就是昆仑的主场,有冯泽的先例在前面,宋修想找两个打分会偏向他的人,这一点都不困难。

    见古争犹豫,宋修笑道:“你是客人,如果你答应这个规则,那么究竟怎么选择,主权可以交给你。”

    “可以,但我要先知道赌注是什么。”古争说道。

    “我想要的赌注,就是你从崔道友和南宫道友那里赢取的东西。”

    宋修话一出口,四周顿时有笑声和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一片。

    不可否认,宋修的所要的赌注有点过分了,如果他赌赢了,古争之前赌赢的两次,除了赢冯泽的芥子口袋,别的东西都要归还。可就算是他赌输了,他后面还有一个蠢蠢欲动的祖清波,假如祖清波所要求的赌注,依旧还是归还之前他们这边输的东西,那么单是从概率上来说,古争就是吃了大亏!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正常人都不会答应这样的赌注。

    但反过来说,假如这次赢的人仍旧是古争,昆仑这边输的东西可就多了去了!这也是一部分人倒吸凉气的原因。

    “宋道友的赌注,要求的有点过分啊!崔道友和南宫道友,一共输给了我九十件五品资源,外加一枚保命玉符,你这是想一次就将它们赢回去啊?”古争摇头。

    “的确是这样,可如果我输了的话,你有没有想过,你可就赚大发了!”宋修蛊惑道。

    “的确是这样,可如果我输了,那可就输惨了。”古争白了宋修一眼:“不过呢,你愿意赌这么大,我也乐于奉陪!你的赌注又是什么呢?”

    “我的赌注一套仙器,就是你见过的那套!”宋修咬牙道。

    古争心头一动,他的确想要宋修的那套仙器厨具,即便宋修不主动说出来,他也会提这个要求,但既然宋哲提出来了,他就不能这么轻易的答应。

    “你的厨具虽然是仙器,可主要作用还是在烹饪上,并不适合用来战斗,这样的仙器虽然还是仙器,可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处。”古争说道。

    “对别人可能没什么用处,可对你来说就不同了,难道你不想要这套仙器吗?”宋修继续蛊惑。

    古争摇头:“想要是想要,可你却更想要赢回你们输掉的东西吧?既然是这样,那就再加注,要不然我对你的赌注可不满意。”

    宋修咬了咬牙:“行,那我就再加十五件五品资源怎样?”

    “可以,赌注算是说定了。”

    古争并有在赌注上再说什么,反正他就是不想让宋修轻易达成所愿,宋修随便加点什么都行。

    “既然赌注已经说定了,你现在是不是可以说出,你对规则的补充又是什么了?”宋修问道。

    “作为参赌的评委,肯定不能让人家白忙活,我建议凡是参赌的评委,事后由输的一方,付给他们一人五件四品资源做辛苦费。”

    古争话音一落,四周踊跃报名的声音响成一片,又能品尝美食,还有资源可拿的好事,没有人不心动。

    “大家安静下。”

    古争示意众人安静:“一人五件四品资源的报酬不低,可我需要评委们绝对的公平公正,参与的评委,必须发下心魔誓,对他的评分负责!”

    古争话音落地,原本踊跃报名的人群中,立刻有人安静了下来。尽管古争的这种做法,并不能保证评委们绝对的公平,但至少也能起到一个保险的作用。

    宋修眉头皱了皱,他很想反驳古争的提议,可是他没有反驳的理由。

    “古掌门的提议很公平,我接受这个提议,现在古掌门是不是该说出,你最后的选择了呢?”宋修说道。

    “我选择挑选两位评委,就挑你们两个吧!”

    古争指下了罗金,还有刚才帮忙输血的那名女修,他们一直都有踊跃报名。

    “可以,我就挑选你做评委吧!”

    宋修随手指点了一个昆仑派的弟子。

    “这个弟子修为差劲,三十几岁了,仍旧是二层后期的修为!这样的人才,一辈子都碰不到心魔境。”器灵笑道。

    “没事,对厨艺我如果不自信,还有什么能够让我自信呢?我只要我选的两位评委公正就行了。”古争心道。

    “至于说负责挑选的那个人,我就选择崔莹道友吧!”

    不出古争所料,宋修选择了崔莹。

    “呵呵。”古争笑在了心里,他知道宋修会选择崔莹,可却没有要求崔莹发心魔誓,就是想让崔莹对她自信的东西,再一次的失望。

    “崔道友的人品,我自然是相信。”古争冲崔莹笑了笑,随即又道:“三位评委,你们现在可以发誓了。”

    “我罗金向心魔起誓,今日点评两位道友所做美食的味道,一定会站在公平公正的角度,绝对不添加一丁点个人的感情在里面,如果违背了这个誓言,他日心魔境中必将万劫不复!”

    罗金带头发誓,另外的两个人紧随其后,很快就完成了心魔誓。

    “将赌注拿出来吧!”

    宋修拿出了他的一套仙器厨具,古争也把之前赢得资源,外加南宫辰的保命玉符拿了出来。

    两人都将赌注放在了地上,看得围观人群羡慕不已。

    一位摊主,贡献出了一口大箱子,崔莹以内劲将箱盖上打出一个洞,示意宋修和古争可以写纸条了。

    宋修很快写好,将纸条丢入了箱子中,古争也将写好的纸条丢了进去。

    宋修要做什么菜,古争并不知道,而他要做的菜,是已经得到厨艺很久,可却一直都没有做过的‘九边饺子‘。

    “还想隔物望物,上次都让你看不到盒子里放着的是什么了,现在竟然还不死心,我就让你出现错觉又何妨?”

    器灵坏笑,眼看就要让崔莹挑选的东西出现偏差,眉头一皱的古争开口道:“慢着。”

    “怎么了?”器灵不解。

    崔莹如果只是看不到箱子里的东西,她还有一半的几率选中宋修所写的纸条,可如果器灵再帮忙,她选中的纸条,势必会是古争所写。

    古争擅长的美味,外加两位公正的评委,宋修的输将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是,古争突然有点不想这样了。

    “器灵,让她看到箱子里的东西,就让他挑选宋修擅长的美味又怎样?同样的食材,我还就不信,我做的没有宋修做的好吃!”古争傲气道。

    “好,有骨气!”

    器灵欢呼一声,原本还在郁闷眼睛怎么有点不好使的崔莹,立刻又觉得眼前清明一片了。

    “酱三仙!”

    崔莹念出了纸条上的字,又将纸条示意众人观看,以示没有弄虚作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