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400章 赌注够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00章 赌注够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抱歉了冯大师,纯净丹是从一位前辈的手中得到,但这位前辈是谁,原谅我不能告诉你。至于说纯净丹的丹方,这个我并没有得到。”古争遗憾道。

    “好吧,这还真是遗憾呢!”冯大师感慨一声,继而望向南宫辰:“南宫小友,你想让老朽帮忙鉴定什么东西呢?”

    “冯大师,请你帮忙鉴定一下古掌门手中的那块骨头,看看它出自哪一种灵兽。”

    南宫辰话音落地,古争也把龙骨递给了冯大师。

    “有点意思啊!”冯大师拿着骨头细细把玩了一番:“色泽如玉,其质很轻,又带着一种微冷的感觉,这是上古异兽狰的骨头!”

    冯大师的鉴定结果已出,四周再次热闹了起来。

    “这还真是狰的骨头啊!”

    “看来南宫道友是真正的识货,古掌门是看走眼了啊!”

    “既然看走眼,那么输的这个人,就该是古掌门才对。”

    “人生还真是潮起潮落,古掌门前不久才赢了崔莹道友,这下却输给了南宫道友,真是赔大了啊!”

    不管众人是如何的不看好,古争认识皱眉望着冯泽:“冯大师,你真的没有看差?”

    “古争,你这话什么意思?冯大师是有名的鉴定大师,如果有东西他都能够看差,你觉得你看的就准了吗?”南宫辰气愤的声音一顿,随即又道:“还是说,你是在威胁冯大师,妄图让他更改鉴定结果?”

    “南宫小友,你不要这样说古掌门,老朽觉得他不是那种人。”冯泽摇了摇头:“古掌门,如果你觉得这不是狰骨,那又是什么骨头呢?”

    “冯大师,这是一块龙的骨头啊!”

    古争面现失望,他真的不希望看起来慈祥,说话也不错,口碑更是没得说的冯大师,会是和南宫辰串通好的!可是现在看来,事情应该是向着他不希望的方向发展了。

    “古掌门,你竟然说这是块龙骨?老朽多年前曾有幸见过一块龙骨,对于龙骨的鉴定也算是有了见过实物的经验,我劝你还是放下执念认了吧!”冯泽叹息道。

    “古掌门,现在你该没什么好说的了吧?按照赌约,你是不是该将赌注交付与我?”南宫辰不悦道。

    “慢着。”古争冷冷一笑:“冯大师,我劝你还是认真一点的好,你说它是狰骨,你可有什么能够服人的证据吗?别说什么大师的身份、以往的口碑等等,谁都有看走眼的时候。而我说它的龙骨,可是能够拿出服人证据的!”

    古争的话,再次让人群沸腾了起来。

    “这戏真是越来越精彩了,竟然还能生出这样的变数。”

    “冯大师,你能拿出服人的证据吗?”

    “我更想看,古道友究竟能拿出什么服人的证据。”

    “哼!”

    冯泽冷哼,和蔼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怒气,他的确是跟南宫辰串通好的,而之所以一开始表现的不急不缓,就是想让人觉得,他跟南宫辰之间并没有串通。龙骨他的确见过,他也知道这确实是一块龙骨,可他没有想到,古争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古籍上有记载,狰骨色泽如玉,其质很轻,略带着一种微冷感,这算不算是服人的证据呢?”冯泽怒道。

    “这算是什么证据?你是在哪本古籍上看到的?”古争冷笑。

    “老朽在泰山派传承的《丹道秘典》上看到,难道这种机密的书籍,还需要让你看一看,才能够证明我所说的是实话吗?”

    “既然冯大师这么说,我也可以说,我在我们峨眉传承的《丹道秘典》上看到过,这种骨头就是龙骨,我还有办法让大家相信它就是龙骨,如果到了那时候,这件事情又该怎么说?”

    面对古争的不服,冯泽在一双双眼睛的注视下,眸中闪过一丝不屑。

    “如果你能证明这是块龙骨,且让大家相信它就是龙骨,那么这次的事情便真的是老朽看走眼了,老朽从此金盆洗手,再也不做鉴定、再也不给人炼制丹药了!可假如古掌门证明不了这就是块龙骨,你又该如何呢?”

    “如果我证明不了这是龙骨,我立刻退出峨眉派,改做你冯大师的杂役弟子如何?”

    古争有心想说,证明不了这是块龙骨,项上人头都可以给!但他怕这样吓到冯大师,所以就改的轻了一点,可即便是如此,仍旧是吓到了围观那些人。

    “一场赌竟然让一个鉴定、丹道双重身份的大师和一个年轻的掌门人,闹到了现在的地步,这、这真是让人始料未及啊!”

    “真是让人意想不到,本来我是相信冯大师的判断,可是现在古掌门这么做,倒让我真的有点没底了。”

    “我觉得还是冯大师的话更加可信,古掌门虽然说的如同板上钉钉,可是他觉得能够说服我们的东西,未必就真的能够说服我们啊!”

    “静待事情的发展吧!看他们在这里争得风起云涌,我的心也跟着紧紧揪在了一起。”

    古争伸手,示意议论的人安静下来,如果是之前,他一伸手可能没有这样的效果。但是如今,每个人都期待着事情的结果到底是怎样,所以也都非常的配合。

    “我跟南宫道友打赌有赌注,我跟冯大师打赌同样也有赌注,但由于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意料的缘故,这个赌注到此并不算完!”

    古争先给围观众人一个交代,转而又望向南宫辰和冯泽。

    “这块龙骨非常的不凡,可假如我要验证它,就会破坏掉它,它的实际价值将因此降低好多倍!在我的眼中,这块龙骨算得上是极品资源,但验证的破坏会让它变为特品,对此南宫道友和冯大师,你们又该怎么说呢?”

    “这、”南宫辰语结。

    “还极品资源,古掌门也真是敢说!”

    冯泽狠狠咬牙,他毕竟见过龙骨,而他所见到的那一块,充其量也就是灵品资源而已。

    “别管我敢不敢说,咱们用事实来说话,等下我验证了之后,假如是我赢了,可我好不容易得到的资源,却因此破坏了品级,你们是不是该有所补偿呢?”古争毫不退让道。

    “行,假如你所说的一切为真,那么就补偿你一下又如何?可如果你并能说说服大家,这的确是一块龙骨,那么你是不是也该,为你如今所提出的无理要求,做出一些赔偿呢?”南宫辰恨恨道。

    “这个是自然了,如果我无办法说服观众,自然也要因此给你们原本赌注之外的补偿!这样吧,我跟你们两个赌,一人再赌价值三十件特品资源的东西怎样?”古争冷笑。

    “天呐!”

    “这次的赌可是真的有够大!”

    “最初,古掌门跟南宫道友,赌了三十件五品资源,但在这究竟是一块什么骨头上,两人的观点产生冲突,原本的赌注上又加了三十件五品资源!后来,古掌门又和冯大师打赌,冯大师输了以后再不触碰鉴定和丹道,古掌门输了退出峨眉派,改作冯大师的杂役弟子!现如今,古掌门又要跟南宫道友和冯大师另外加赌注,一人再三十件特品资源,三十件特品资源,这不是五品资源,更不是地里的大白菜,这、这真是一场豪赌啊!”

    “南宫道友就不说了,这里是昆仑派,凑一凑也能再拿出三十件特品资源,至于说冯大师,这些年丹道和鉴定都让他赚了不少,连储物手镯这种空间仙器都有的大师,拿出三十件特品资源,一点也不是问题。可是古掌门呢?他本来在龙战广场买资源,已经耗费了不少五品资源,后来跟崔莹道友打赌,尽管赢了三十件五品资源,可也已经算是作为赌注,压在了跟南宫道友的赌局上,之前在李道友的摊位上,他又用五件特品资源,买了一堆没用的东西,现如今他还能拿出来那么多的资源吗?毕竟这次赌的可是特别资源啊!”

    “你笨啊,古掌门可没说,一定就是三十件特品资源,他说的可是价值三十件特品资源的东西。”

    围观众人议论纷纷,南宫辰和冯泽却是涨红了脸,三十件相当于特品资源的东西,他们两个也不是真的拿不出,只不过如果想凑够,就必须要动用,通常情况下不能用来做赌注的东西了。

    “古掌门,你过分了啊!你是想用相当于三十件特品资源的东西,吓的我们不敢赌,从而让你获胜吗?”冯泽咬牙道。

    “反正事情也因你们而起,那就随便你们怎么想吧!我现在只问两位,你们敢不敢赌?”古争不耐烦道。

    “赌,为什么不敢赌!”南宫辰发狠道:“既然古掌门想赌这么大,那么加上之前咱们所赌的资源,以及这次所赌的资源,全都拿出来吧!我倒要看看,你这次用什么来做赌注,毕竟你同时赌的是我们两人,那你就需要拿出相当于六十件特品资源的东西!如果你拿不出,就不要在这里说大话!”

    “既然我说了,肯定是拿得出来。”

    古争将手伸进背包,从洪荒空间中将雷牙剑拿了出来。好多仙器都有变换大小的功能,只不过变换大小的程度各有不同,古争的雷牙剑是中级仙器,自然也具备着能够改变一些形状大小的特性。

    “中级仙器!”

    “古掌门可真是拼了,竟然连中级仙器都压上了!”

    “真是不可思议,古掌门还真是一次次的让人惊讶。先是年纪轻轻的做了峨眉掌门,后是在这龙战广场上,能拿得出这么多的资源,现如今更是拿出了中级仙器!修炼界中级仙器尽管有一些,可从未听说峨眉有中级仙器,他们就有一件掌门信物峨眉戒,还只是低级仙器啊!”

    “这下真是热闹了,古掌门拿出了一件中级仙器,而且还是一把飞剑,其价值绝对不是六十件特品资源可以衡量,就算是换一件中级的空间仙器,也是绰绰有余了,真不知道南宫道友和冯大师,又会拿出什么东西来呢?”

    古争竟然拿出了一件中级仙器,就连南宫辰和冯泽都被吓了一跳。

    “古掌门,你拿出一件中级仙器,是想说假如我们赌赢了,这把中级仙器就归我们所有了吗?”冯泽道。

    古争点头:“是的,只要你们能赢,这把仙器就是你们的了。”

    “你以为,能拿得出合格的东西,就能够把我们吓退吗?”

    南宫辰显得非常激动,他从小就梦想有一把像样的飞剑,可是这个愿望一直没能实现,如今中级仙器雷牙剑就在他的面前,这让他怎能不心动。

    “下不退更好,你倒是拿出来参赌的东西啊!”古争轻蔑道。

    “别以为我拿不出来!”

    南宫辰发狠,将脖子上挂着的一枚玉符拿了下来:“这枚玉符是老祖宗赐给我的保命仙器,属于消耗类的仙器,关键时刻能够救人一命,我就用他来做赌注!”

    “低级消耗类仙器,但其中含有返虚后期修仙者的护持之力,关键时刻的确能够救人一命。”器灵的声音响起在古争脑海。

    “南宫辰你疯了?如果这被南宫太上长老知道,你不接受处罚就怪了!”

    祖清波瞪着南宫辰,大有要他把玉佩收回的意思。

    “师兄,你就别管了,如今哪还有回头箭?古掌门的这把飞剑,我们今天是要定了!”南宫辰兴奋道。

    古争冲南宫辰笑了笑,随即又望向冯泽:“冯大师,你的赌注又是什么呢?”

    “我就赌它吧!”

    冯泽从储物手镯中拿出来的东西,竟然是一个黄色的小布袋。

    “低级空间仙器芥子口袋,且还是内部空间比较小的那种,跟欧阳海拥有的一样,其中都是二十倍的空间,也就是相当于一个大纸箱的样子。”器灵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想骂娘!”

    “我也想!”

    “实在是太刺激了,一般的资源也就不说了,今天的赌竟然接连出现了纯净丹、中级仙器、保命玉符、空间仙器,这每一样都足以让人疯狂啊!”

    “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最终会花落谁家啊!”

    “保命玉符和空间仙器,两件仙器的相加,应该也没有一件中级仙器的价值大吧?南宫道友和冯大师,用这两样东西赌古掌门的中级仙器,古掌门会不会有些吃亏呢?”

    “价值不能那么计算,保命玉符关键时刻能救人一名,空间仙器平时收纳物品方便,在我的眼中,这两样东西来赌古掌门的中级飞剑,价值也算是差不多了。”

    “这么好的东西,我只要有一样,就算是死都瞑目了。”

    围观的人群再次不淡定了,而参赌的三个人,除了古争表情还算平静之外,其他的两个人时而兴奋,时而眼中有狠色闪过。

    “大家安静一下,既然赌注都已经拿出来了,那么在开赌之前,我还有一点需要补充。”

    古争的声音响起,乱哄哄的场面也随之安静。

    然而,正当古争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的眉头却紧紧皱了起来,因为器灵的声音竟然又一次响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