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27章 丰收归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27章 丰收归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能够进入玄妙境界去感悟,这是极为难得的一件事情,更何况古争的这次感悟,还是有关阴阳之道的!可是,因为闲云道长的从中作梗,受到干扰的古争,被迫从玄妙境界中退了出来。这种感觉就像是,拿着一张大奖的彩票去兑奖,可彩票却被闲云道长来了一个涂鸦。

    “闲云老儿!”

    站起身来的古争怒吼一声,周身散发着极为强烈的杀意。但是,玄妙境界被强行中断,古争也是受到了一些反噬,虽然不算太严重,可至少一时半刻,他根本无法提起仙力。

    “滚开!”

    闲云道长一声怒吼,体外爆出一篷血红色的光芒,将缠斗着他的无忧长老逼退。

    如今古争已经醒来,见事不可违的闲云道长,立刻动了开溜的打算。

    “圣血魔功,引血入体!”

    闲云道长打出一道法诀,玄妙观中的瓦砾堆里,顿时发出了一连串的爆响。

    爆响来自于闲云道长五个徒弟的尸体,他的这五个徒弟,其实从收入门下的时候,便被他动了手脚,当做是后手一般培养了起来。之前闲云道长说要将五个徒弟送到安全的地方,其实就是想用他们来逃命!所以说,他的这五个弟子,就算是不死在血光老祖的发威中,也必将死在他们师尊的手里。

    爆炸的尸体中飞出了五道血光,它们凝成一线,射入了闲云道长的眉心中。

    “啪啪!”

    两声轻响发出,闲云道长的两只脚下,生出了两片血红色的雾气,他的整个人如同箭矢一般窜了出去。

    闲云道长逃了,无力阻止他的无忧长老,一脸悔恨的望向古争:“掌门,对不起!”

    无忧长老身上多处受伤,有的伤势甚至已露骨,这让古争对闲云道长的恨意更盛一分。

    “没事,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古争拍了拍无忧长老的肩膀,给了他一颗‘雨露丹’疗伤。

    “掌门、”

    古争的不责怪,使得无忧长老更加难过,但一看古争的眼神,那些自责的话语,他终是不敢再说。

    无忧长老废掉了闲云道长的修为,但真实情况却是,闲云道长的修为并未被废掉!并且,很快醒来的闲云道长,还对陷入玄妙境界的古争发动了攻击,要不是无忧长老拼死保护,古争所面对的情况,可不会是单单的被骚扰,只怕连命都要丢在这里!

    “掌门,你刚才是不是陷入了一种玄妙的境界?”无忧长老忍不住问道。

    “是的。”

    古争答了一句,长长的吐出一股气,原本无法提起的仙力,也终于恢复了正常。

    “掌门,真的对不起,我明明废了闲云的修为啊!”

    无忧长老的整张脸都皱了,只差没有哭出来!他明白玄妙境界对于修炼者的重要性,自然也能体会,被打断了感悟的古争,该是怎样的失落和愤怒。

    “去山下等着我,一切等我抓住闲云那厮再说!”

    对闲云道长的恨意,使得古争一刻都不想多停留,眉头一凝的他,雷牙剑立刻悬浮了起来。

    “咻!”

    古争纵身一跃,踩在了雷牙剑上,化为一道流光的他,消失在了无忧长老的视线里。

    “这、”

    无忧长老脸上的自责消失,他被古争的御剑飞行给吓了一跳,毕竟这是修仙者才能具备的手段。

    御空飞行通常有两种形式,一种通过自身沟通天地能量,另外一种是通过飞剑、葫芦之类的仙器作为媒介,更为有效的对天地能量进行利用。

    雷牙剑为藏剑峰上最好的三把飞剑之一,作为中级仙器的它,本身自带御空飞行的特性。

    在闲云道长看来,古争不会来追他,毕竟他追也追不上。可即便是如此,逃跑的闲云道长仍旧不敢停顿,没能杀死古争和无忧长老,他觉得这次真是捅了大篓子。

    “鸡飞蛋打啊!玉球没能保住,还得罪了如此强大的敌人。”

    闲云道长非常懊恼,古争的强大超乎了他的想象,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觉得他至少要找个地方躲藏个一二十年才行。

    “闲云老儿!”

    就在闲云道长考虑这次要去哪里避祸的时候,古争的声音从空中响起。

    闲云道长回头一看,差点没被吓尿了,古争竟然御剑追来了!

    “你怎么不死?你该死啊!你就算不死,也该因为被骚扰走火入魔才对!你就算不走火入魔,至少也该被反噬成重伤吧?可你为什么这么快就追来?你不是人,你真的不是人啊!”

    闲云道长简直要抓狂,他如同疯狗一般冲着古争狂吠。

    古争也的确是运气不错,没有受到闲云道长所说的那种反噬,要不然,如今的闲云道长可真的是要笑了。

    “闲云啊闲云,你这个禽兽百死莫恕啊!”

    从天而降的古争拦住闲云道长,提掌便向着他打去。

    “人谁没有死呢?你以为我怕?只可惜无忧那个家伙讨厌,要不然现在死的是你!”

    闲云道长咬牙切齿,拼死做着反抗。

    “你想死是吗?你以为你能如愿?本来我也的确是想让你死,可现在看来让你死去,真是太过仁慈了!闲云,血光说的没错,你就是条狗!既然你是一条狗,那我就让你做一条尽职尽责的狗!”

    古争怒吼,话音落地之际,一拳轰在了闲云道长的脑袋上,将其打晕在地。

    “器灵,看看这家伙身上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为什么能够在无忧长老废了他修为的情况下,还能够出来作祟!”古争恨恨道。

    片刻之后,器灵开口:“这家伙身上的那块玉佩,是一种比较罕见的仙器。这件仙器的品级尽管是低级,可它其上的仙力波动却极为内敛,就是算炼气化神级别的修仙者,不仔细探查也都发现不了它的庐山真面目。除此之外,在他的身上并没有发现什么太过特别的东西。”

    “闲云老狗,你的这件仙器以后是我的了,这也算是我收取的一点利息!”

    古争又踹了一脚闲云道长,提起他的身体御剑飞起。

    雷牙剑御空飞行的特性很强大,像古争这样带着个人飞行,照样可以维持。只不过,御空飞行的特性,也不是无限制的使用,古争每天也就能够使用半个小时左右。

    带着闲云道长跟无忧长老汇合之后,古争找了个隐蔽的山洞,将闲云道长丢了进去。

    “闲云啊闲云,你竟然涂改了我的彩票,我真是恨不得将你凌迟处死啊!”

    望着仍旧昏迷的闲云,古争又是狠狠一脚踹在了他的身上。

    “别生气了,毕竟还是起了变数啊!”器灵安慰道。

    “话虽如此,可想要不生气,根本是不可能的,我从未见过如此可恶可恨之人!”

    古争的牙齿咬得嘎嘣直响,脑中又出现了他在玄妙境界中的所见。

    玄妙境界由于闲云道长捣乱而中断,古争也的确没能在玄妙境界中有什么收获。

    但是,感觉到闲云道长捣乱时,古争的浓浓不甘,使得黑白两个自己,竟然对抗起来玄妙境界的破裂!这一点,并非是受到古争的控制,毕竟他对黑白两个自己,所能做到的仅仅只是旁观,他也更不知道,黑白两个自己的目光,竟然能够对抗玄妙境界的破裂。

    黑白两个古争的介入,是一个极大的变数,也正因为这个变数的产生,整个玄妙境界的发展,也变的更加不可测!

    玄妙境界结束前,黑白两个古争被吸入了一片混沌之中,按理说在那之后,古争清醒过来,整个玄妙境界也就算是彻底的结束了。可是,在古争的感觉里,黑白两个自己是真的被卡在了那片混沌之中!而那片已经消失的混沌,并非是玄妙境界中看到的幻象,它似乎真实存在于某个空间里!

    在追逐闲云道长的路上,古争已将这种奇妙的感觉告诉了器灵。但是,对于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器灵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她只是凭借直觉告诉古争,这未必是一件坏事!

    但不管怎么说,古争的彩票是被闲云道长给涂改了,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他也从未像恨闲云道长这样去恨过一个人。

    “既然他如此可恶,那你打算怎么做呢?等下将他唤醒,好好的折磨他几次出出气?”器灵问道。

    “不!”古争笑了,笑得残忍而又邪恶:“我想让他做一条狗,做峨眉的一条狗来好好恕罪!”

    “哦?他是如此的阴险狡诈,怎么可能会乖乖的做一条狗呢?”器灵好奇道。

    古争没有立刻回答器灵,而是反问:“器灵,你能让闲云道长说实话是吧?”

    “可以啊!不过他是修炼者,且本身修为已经达到了五层后期,想要让他说实话需要一段时间,你到底要干嘛呀?”器灵的声音更显好奇。

    “我想要借助你的本领,让闲云道长说出实话,然后再将他的记忆进行‘编织’,让他一生都为峨眉服务!”

    想要对一个人的记忆进行‘编织’,首先要知道他原本的记忆,因此古争才需要器灵让闲云道长说出实话。

    “古争,你这个想法够新奇啊!你我的两种本领,竟然可以结合起来这么使用?”器灵的声音先是很惊讶,随即笑得非常阴险:“真是太好了,这样做简直就是找了一个奴隶啊!不对,闲云这家伙就是一条狗,让他做一条忠心的狗,还真比杀了他更加的好玩!古争,以后你要多多对人使用这种方法,这也是一种可以让你迅速壮大势力的方式啊!嘿嘿,想一想你在前面走,后面跟一群忠心耿耿的傀儡,场面肯定会威风啊!”器灵显得非常激动。

    “如果有闲云这样可恶的人,倒也可以用用这种方法,但是一般人还是算了,这种做法其实还是蛮残忍的!”古争笑了笑。

    “好吧!”器灵声音一顿,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对了古争,其实被‘编织’过的记忆,也不是说铁定不变,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还是有一定可能,会被真实的记忆所取代。今后如果对某个人,需要使用对付闲云的这种手段,最好是每隔三五年再重新‘编织’一下他的记忆。”

    古争点头:“好的。器灵,现在需要怎么做,你来告诉我,咱们合力让闲云这厮变成峨眉的一条狗!”

    “你把他弄醒后打个半死,然后再折磨他的意志,等他的意志没有那么坚定的时候,我才能够让他说出实话。”器灵跃跃欲试道。

    “折磨他本人还好办,折磨他的意志要怎么做呢?打个半死的时候,意志力不就自然削弱了吗?”古争皱眉道。

    “不,修炼者可不是普通人,而我需要他说实话,也是一个长时间的过程,所以传统的做法,并不足让接下来的过程一帆风顺。你先折磨他的肉体,当他对你的怒火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再用安神术稳定他的情绪,周而复始的折磨,周而复始的稳定,他的意志很快就会崩溃!”器灵嘿嘿一笑:“古争,你如果没有那么多折磨人的方法,我可以告诉你,这些东西我懂的很多。”

    “好,告诉我吧!”古争大笑了起来。

    “啊……”

    “古争,我饶不了你!”

    “古争,你不能这样对我!”

    “古掌门、古爷爷、古祖宗,你就饶了我吧!”

    “妈妈,我要妈妈啊!”

    山洞之中,闲云道长哭天喊地的声音不断响起。

    知道了闲云道长所有的记忆,古争也对这次发生在妙法观的事情,有了一个彻底的了解。

    六十年前,闲云道长还是圣血门弟子的时候,曾跟师门中的几人,去过一个修仙者留下的遗迹。

    在修仙者留下的遗迹中,闲云道长等人遭遇了危机。

    阴差阳错之下,跟师门中人分开的闲云道长,一个人进入了一间储物室,并从其中拿走了一个装着白色玉球的盒子!由于种种原因,这件事情在之后的六十年,都并没有人知道。

    后来,闲云道长由于犯了门规被圣血门逐出,他便来到了内地,投身在了妙法门中。

    六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已经熬成掌门人的闲云道长,仍旧是没能参透玉球的秘密。觉得已经没什么事的闲云道长,拿着玉球,询问了一个他自认为口风很严的人。

    可谁曾想,这个让闲云道长放心的人,最终还是将这件事情泄露了出去,并且还被圣血门的人给知道了。

    圣血门的柏如峰找上门来了,直接指责闲云道长当初的作死行为,并让他将白色玉球交出来。

    闲云道长知道玉球是好东西,自然是不肯交出,他以玉球藏在远方的谎话来拖延时间。对此,柏如峰也只能是暂时作罢,住在了距离妙法观不远的山洞中。

    柏如峰打伤闲云道长和他的弟子,并将他最疼爱的弟子抓走做炉鼎,这些全部都是闲云道长的谎言。

    在得知闲云道长拿了玉球之后,圣血门的高层非常愤怒,本来是想要让苍南等四人,来内地执行任务的时候,顺便将闲云道长和玉球都带回去的。但是,圣血门太上长老最疼爱的弟子柏如峰请命,说他一定能将玉珠带回去,并求师门网开一面,如果闲云道长乖乖的交出玉球,便放他一条生路。而这件事情,圣血门的掌门也允许了。

    柏如峰为什么会对闲云道长这样?倒不是说两个人之间还有什么交情,而是柏如峰是闲云道长的亲弟弟,闲云道长的俗家姓名叫做柏如山!

    古争和无忧长老到来之后,闲云道长便想借刀杀人,将峨眉和他绑在一起。

    古争不想被人当刀使,可想要拿回峨眉资源的他,还是给闲云道长提供了下品的风俗是修。

    借助风俗是修的速度,闲云道长大义灭亲,干掉了他的亲弟弟!

    闲云道长明白,柏如峰死后,圣血门的人肯定会在短时间内赶来。毕竟,柏如峰曾告诉过他,苍南等人也跟着来了,不过是碍于他的面子,没有登门拜访罢了。

    闲云道长拖住了古争和无忧长老,想要等他们跟圣血门的人大战时,坐收渔翁之利。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接二连三的超越他的想象。

    闲云道长的确不知道,圣血门这次来川省执行任务,血光老祖也来了,要不然他早就逃之夭夭了。至于圣血门来川省的任务,闲云道长并不清楚。

    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古争也从一口资源箱中,找到了那枚玉球。由于手头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古争暂时也没有时间去研究它。

    另外,闲云道长丹田被废,还能够继续作祟的原因,的确是得益于他的那件玉牌仙器。而这件玉牌仙器,自然也已被古争收入了囊中。

    玄妙观的大战中,仙器一共出现了三件,只不过比较可惜,古争只得到了闲云道长的玉牌!至于端木林风的白骨杖、血光老祖的黑幡,一个失去了杖头毁掉,另外一个在‘超级戮仙掌’下化为了飞灰。

    在那场大战中,除了仙器的收获,值得一提的还有唐墨修复度的提升。原本修复度为百分之八十五的唐墨,吞噬了由修仙者祭炼的妖灵之后,修复度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五!

    第二天一早,当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的时候,山洞中走出了伤势还未痊愈的闲云道长。

    朝四周看了看,闲云道长飞快的钻入了山林之中。

    一会功夫后,闲云道长提着一只兔子,拿着一些野果回来了。

    “主人,这些野果的味道还不错,您先尝尝,老奴现在就去把这只兔子给烤了。”

    闲云道长毕恭毕敬,而古争只是平淡地点了点头。

    “无忧,你个老小子这是要干嘛?献殷勤吗?”

    刚刚走出山洞,闲云道长看到同样打了只兔子,拿着几枚野果的无忧长老,他下意识的将身体往山洞口挡了挡,大有不想让无忧长老进去的架势。

    无忧长老是真的郁闷了,守了一夜山洞的他,听了大半夜闲云道长的惨叫。天快亮的时候,他有来洞中看过,那时候闲云道长如同睡着了一般,而很累的古争也只是告诉他,闲云道长已经无害了,至于别的事情,等回到峨眉之后再说。

    “无忧,问你话呢!你个老小子,没事不要再对我家主人献殷勤,我家主人最讨厌谄媚的家伙了,我会盯着你的!”

    看无忧长老发呆,闲云道长歪着脖子,目光也越发的戒备了。

    无忧长老是真不知道说什么了,一夜之间闲云道长的变化,怎么就让人想要起鸡皮疙瘩了呢?

    “闲云,忙你的去吧!”

    古争的声音从山洞中飘去,闲云道长赶紧回了一句之后,以警告的眼神狠狠瞪了眼无忧长老后,这才欢快的烤兔子去了。

    “掌门。”

    无忧长老唤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

    对于蜀墟、对于闲云道长、对于古争,他有太多太多的疑惑没有得到解答,好奇心折磨的他快要疯掉了。

    “等下吃点东西就回峨眉,到了峨眉之后,我会给你解惑。”

    古争疲倦地笑了笑,小半夜都在使用安神术,如今的他是真的很累。

    无忧长老点了点头,可仍旧是不安的看了一眼正在外面烤兔子的闲云道长:“掌门,这家伙真的无害了吗?”

    面对无忧长老的问题,古争只是笑了笑。

    想用‘编织’重造一个人的记忆,并且还是一生的记忆,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古争‘编织’了小半夜,都还是没有全部完成。

    对于古争而言,闲云道长如今还只是个半成品的雕像,还没到真正完成的时候,所以不免会有些瑕疵。等回到峨眉之后,再对闲云道长进行几次‘编织’,这座雕像也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尽管‘编织’闲云道长的记忆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但这一切也都值得,毕竟闲云道长除了是个五层后期的高手外,本身还是为数不多的丹道大师,峨眉也正缺这样的人才!

    古争回到峨眉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都还没到峨眉山门,欧阳海的声音便响起在了古争的脑海中。

    “恭喜掌门丰收归来!”

    鉴于外人眼中身份的缘故,欧阳海并未出来迎接古争。

    “你怎么知道我丰收归来呢?”古争问道。

    “掌门又不是一般人,丰收归来是必然啊!”欧阳海笑了。

    “行了,等我回去当面说吧!”

    古争微微一笑,他看到了飞奔而来的白猫。

    “喵喵。”

    跑到古争的脚边,白猫亲昵的蹭着古争的腿。

    “这段时间守护山门有功,等有时间给你做点好吃的犒劳一下。”

    古争俯身拍了拍白猫的脑袋,白猫蹭了蹭他的手掌后,一行人来到了山门前。

    “恭迎掌门回山!”

    峨眉山门前,几十个峨眉弟子一起欢呼行礼。

    古争面带微笑,冲着众弟子点头示意后,被众星捧月一般簇拥着的他,终于回到了自己的门派中。

    回到门派后,古争先去见了欧阳海。

    从欧阳海那里古争得知,血光老祖曾经来过峨眉山,但被他的一个‘滚’字给吓走了。除此之外,还算比较大的事情,也仅仅只有古争已经知道的,前段时间来自蜀山方面的探查。

    对于欧阳海,古争没有太多要隐瞒的东西,蜀墟中发生的事情,乃至后来发生的一切,差不多也都告诉了他。

    听着古争的讲述,欧阳海有激动,也有愤怒。

    欧阳海激动的是,古争的修为进展速度很快,并且还告诉他不少秘密!在他看来,古争会将这些秘密告诉他,是真的把他当做自己人的表现。至于说他愤怒的事情,自然是关于蜀山和圣血门了。

    “哼,玄奇子,等我再见到你的时候,这件事情一定要好好说道说道才行!还有那个圣血门,这件事情我不会就这么算了!”欧阳海冷笑。

    “蜀山的事情就算了,只要他们不再搞出什么幺蛾子,咱们也就相安无事,反正跟他们做的交易,我也不算是吃亏。”古争声音一顿,随即问道:“关于圣血门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面对古争的询问,欧阳海将他对圣血门的了解都说了出来。

    “掌门,你得到的那枚白色玉球,能不能拿出来让我看看?”欧阳海道。

    “可以。”

    古争点头,将白色玉球从洪荒空间中拿出。

    如同羊脂玉一般,圆圆滚滚的白色玉球,如果不是其中蕴含着淡淡的仙力,看起来还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这个玉球是中空的,里面藏着什么东西,可惜神念无法深入其中,我也看不透里面藏着的是什么!按理说,这种器皿上应该有禁止之类的东西存在,但我却无法找到它的存在,这还真是难办啊!哎,也怪不得闲云小狗六十年都没有参透了。”

    欧阳海皱起眉头,他可是返虚后期的修仙者,极少会有什么事情,会让他如此的没有头绪。

    “器灵,你怎么看呢?”

    古争得到玉球后,也还没有问过器灵的看法。

    “想到问我了?”器灵哼笑。

    “这不是忙嘛!”古争笑了笑。

    “欧阳海说得没错,这的确是一件被下了禁制的器皿。而这个禁制,比你之前见过的禁制都难,想要破开它除了需要仙力之外,还需要一些特殊的东西。”

    “听你的口气,我现在是没办法打开它了?”

    “错!我能看到禁制,也有破开禁制的方法,而你也具备我所说的特殊东西!所以嘛,你如果想要破开它,很快就可以,只看你是想在这里就破开,还是一个人的时候破开。”器灵得意道。

    “等一个人的时候再破开吧!不过,你所说的特殊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现在就破开,无疑会让欧阳海脸上无光,古争觉得还是一个人的时候破开比较好些。

    “玉为五行之物,白玉五行属金,五行之中火克金,想要破开这枚白玉球上的禁制,除了需要仙力之外,还需要修仙者的本命真火之力。”器灵解释道。

    又跟欧阳海聊了一会之后,古争回到自己的房间,立刻按照器灵所说的方法,展开了对玉球上禁制的破解。

    本命真火凝成了一道极细的细线,古争将其包裹在了仙力之中,游走在禁制的‘迷宫’内,时而触碰,时而缠绕。

    “咔啪!”

    片刻之后,外表看起来一丝裂缝都没有的玉球,应声裂成了两半。

    “竟然是一张图纸?”

    玉球中藏着东西,有点出乎古争的预料,毕竟它只有鸽蛋大小,谁会想到里面竟然藏着一张几经折叠的图纸。

    “古争,这是一幅地下遗迹的‘禁制图’啊!”

    古争还没从图纸上看出端倪,器灵的声音便已经响起。

    古争皱眉:“地下遗迹的禁制图?可为什么看起来怪怪的呢?”

    “从格局上看,这个地下遗迹很大,而你所得到的这份地图,只是整个地下遗迹的其中一层。并且,这还不是第一层,所以连大门都没有,你看着当然奇怪了。”器灵声音一顿:“从禁制图上看,这个地下遗迹不仅很大,还有着如此多的禁制在里面,就算是在洪荒中,它也算是具备了一定的规模!假如这个遗迹还没有人踏足,它绝对是一个很大的大宝藏啊!”

    “宝藏归宝藏,可这个你死我活争夺来的东西,得到了也用不上啊!毕竟禁制图不是地图,这个地下遗迹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又谈何进入寻宝呢?”古争喃喃一声,随即眼睛又是一亮:“对了,这也不是毫无办法!按照闲云那厮所说,他并没有告诉他相信的那个人,玉球是他从当初进入的那个遗迹中得到的!既然如此,圣血门的人又是如何断定,玉球就是闲云那厮,从遗迹中带出来的呢?”

    “你分析的没错,圣血门中很可能会有地下遗迹的线索!之前欧阳海也说了,他想找一找圣血门的麻烦,既然如此,可以让他去走一遭。”器灵说道。

    古争想了想道:“这个可以有,不过现在还不行,门派中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只能是先把这个先缓一缓了。不过,最近可以让他留意附近的情况,圣血门的人死了好几个,其中更是有一个修仙者,他们绝对会调查这件事情的。”

    结束了跟器灵的谈话,古争立刻将守在门外的无忧和无愁长老唤了进来,准备将他们丢失的那部分记忆归还。

    归还记忆的过程并不困难,毕竟真正的记忆不是被抹去,而是藏在了脑海的最深处,这一点不管是古争对他人‘编织’,还是自我‘编织’,都是一样的情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