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315章 解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15章 解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凡是从蜀山后山回来的人,全部都进入了蜀山大殿。. 而在大殿之中,几乎所有的蜀山长老,都已在其中等候了。

    没有太多的废话,众人落座之后,秦浩天开口。

    “咱们先来说大事,这次蜀墟开启,竟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血魂,我们这些人在蜀山,可是颇有些坐不住了!”

    “好在这次的血魂,终究是被斩杀,这对于蜀山,乃至对于天下苍生来说,都是一件幸事!而在这件事情中,峨眉掌门古争和紫云宫的晓晨长老,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他们都是天下正道的楷模,是当之无愧的灭魔英雄!”

    伴随着秦浩天的称赞,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古争和楚晓晨的身上。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楚晓晨难得的,对投来的目光报以微笑,古争虽然也是这么做的,可心中已冷笑出声。

    一进入大殿,古争就生出了一种被窥视的感觉,这是有修仙者用神念在关注着他。对于这一点,古争并不意外,当知道蜀山的三名太上长老在今早离开之后,他就有了被窥探的觉悟。

    “如果我是一般的修炼者,你这样暗中观察我,我还真是现不了。”古争心道。

    “现在有请古掌门,对当初地穴中生的事情,做出一次详尽的讲述。”

    秦浩天提出这样的要求,古争是一点都不奇怪,不仅如此,他还知道在这大殿之上,秦浩天还会问出不少,其实并不适合在这里问的问题。

    古争将‘事实’说了一边,大殿中陷入了沉默,众人的眼神也是各种各样。

    “呵,这可真是蜀墟中前所未有的事情!放弃盟友而逃,还是在追杀血魂这种如此重要的事情上!蔡宗主,你平日怎么教导的门人?他们几个是死了,如果他们不死,这次血魂即便能够顺利斩杀,他们也难辞其咎、难逃其罚!”

    一般情况下,秦浩天都是喜怒不形于色,可今天他是一拍桌子了站起来,其怒冲冠的模样,吓得整个大殿中落针可闻。

    “秦掌门教训的是,经此一时后,我定当对门人好好管教!”

    面对秦浩天的震怒,灵剑宗宗主蔡晋赶紧站起来表态。

    “哼,再敢生这样的事情,灵剑宗以后就别想再踏足蜀墟了!”秦浩天狠狠瞪了蔡晋一眼,随即冷峻的目光扫视众人:“刚才的警告,也不单单是针对对灵剑宗,以后类似的大事上,胆敢效仿灵剑宗的门派,你们都将进入失去蜀墟的资格!”

    “是!”

    所有门派的代表,集体应声。

    “前所未有的血魂出现,除了青城派和司徒家没有参与追杀,峨眉派、紫云宫和灵剑宗都有参与,这种顾大局的态度,先值得称赞!蜀山一直都是奖罚分明的门派,这次追杀血魂的分支门派,理应受到嘉奖!”

    “奖励所有追杀血魂的分支门派,免除此次的蜀墟纳贡!”

    秦浩天话音落地,五大分支门派的人,脸上表情有喜有痛。

    每次蜀墟关闭后,进入其中的分支门派,出来后都要向蜀山纳贡。这个纳贡给的是蜀墟中的资源,进入人数越少的门派,所需要纳贡的资源就越少,反之也就越多。

    对这样的奖励,最为开心的门派,自然是峨眉和灵剑宗了。

    峨眉开心是因为,这次他们进入蜀墟了四个人,四个人所需要纳贡的资源很多,特别是古争还去过云雾山谷!只要去过云雾山谷的门派,就需要纳贡一定数量的仙果,而仙果也是唯一不可替代的纳贡资源!

    灵剑宗开心是因为,他们这次在蜀墟中收获到的资源,被古争压榨了一些,又随着韩毅等人的死亡糟蹋了一些,还剩下的那一点真是少得可怜!可如果按照人头来纳贡,他们一共进入蜀墟了五个人,上完贡估计也就不剩什么了。

    至于说紫云宫,她们开心归开心,但肯定是不能跟峨眉和灵剑宗相比,她们的开心属于相对正常的开心。而在司徒家和青城派的人,每一个的脸上都写满了痛!他们的人在蜀墟中蒸了,没有参与追杀血魂,自然也就没有奖励可言。不过,他们也不用纳贡,毕竟他们这次,根本就没有从蜀墟中获得资源。

    “众人的奖励已经说过,接下来自然要有个人的奖励。对两位除魔英雄所在的门派,各奖励一个能够进入藏剑峰灵剑区的名额!这个奖励名额,可以最近使用,也可以等以后十年盛会期间使用!”

    秦浩天话音落地,另外三个分支门派的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立刻落在了峨眉和紫云宫这边。

    能上藏剑峰的灵剑区,并不一定就能收获飞剑,可这个进入灵剑区的资格,一直一来都是特别珍贵。

    对于分支门派来说,想要获取进入藏剑峰灵剑区的资格,途径只有两种。

    第一种,排名盛会中,分支排名第一的门派,有个挑选一人进入藏剑峰灵剑区的资格,而这个人,则必须是参与排名竞赛的三人之一。这也就是说,通过门派的排名,每十年的分支门派中,才有一个踏足灵剑区的名额。

    第二种,每次蜀墟开启,所有分支门派在离开蜀墟之后,向蜀山纳贡最多的门派,也可获得一个踏足灵剑区的名额!这也就是说,想要获得这个名额,则需要付出不少资源,特别是在有多个门派想要这个名额的时候,那简直就如同是拍卖了。

    对于灵剑区的名额,古争是势在必得,他本就已经做好了用资源竞争的准备。可计划赶不上变化,这样的一个奖励于他而言着实不错,可以省去一大的资源!

    “蜀山一直都是赏罚分明,奖励我还没有说完,而这个奖励将跟惩罚挂钩。”

    秦浩天扫了眼蔡晋,这让蔡晋立刻有了种极为不好的预感。果然,再次开口的秦浩天,所说的奖励和惩罚,让蔡晋一下子跌坐在了椅子上。

    “鉴于灵剑宗弟子在蜀墟中的‘出众’表现,我决定扣除下一届灵剑宗进入蜀墟的两个名额。如果下一次的排名盛会,灵剑宗的排名在第四,那么他们将经失去下一届进入蜀墟的资格!如果灵剑宗排在最后一个,在失去下界进入蜀墟资格的同时,欠下的一个名额,累计到下下次的蜀墟开启!”

    “灵剑宗被扣除的两个名额,则奖励给峨眉派和紫云宫!假如下一届灵剑宗的排名为第五,那么他的这一个名额,优先被峨眉派使用。”

    一次蜀墟之行,能让一个门派有往后几年的修炼资源,像灵剑宗这样的大派,这次没有带出来多少资源,本就是一个极为沉重的打击。如今又被扣除了两个名额在下一次的排名盛会,灵剑宗的门派实力,势必会因此下滑的很厉害。

    不去管灵剑宗的人如何低落,秦浩天终是问出了,在这种场合下不太适合的问题。

    “古掌门,这次在蜀墟之中,除了斩杀血魂,你的很多表现都让人惊讶啊!”

    “由夜明花、春枯草、甜味草、紫焰花、银霜叶、蓝星果、烈阳花藤、金银根,熬出来的汤药,真的能治疗纯阴之气的丢失!这你是怎么做到的?”

    “还有在地穴之中,你用很多种药材和食材,熬制出的琥珀膏,竟然可以让五层后期的修炼者,更能够耐得住高温!这又是怎么做到的?”

    秦浩天满目好奇,而暗中探究古争的神念,也在这时格外的‘留神’。

    “治疗纯阴之气的丢失,其实不单单只是用了那些药材,我还放了一些食材在药汤里面。自古药食不分家,食物用的对,同样也能治病!我能用秦掌门觉得不可思议东西,达到不可思议的效果,这只能说是我所用的方法正确。俗话说术有专攻,我是怎么做到的,秦掌门让我怎么说?”古争皱眉反问。

    分支门派尽管都是出自蜀山,可毕竟已经分出去了,他们虽然也听蜀山的调遣,可在很多事情上,他们也拥有着极大的自由。

    秦浩天所问的话,换做任何一个分支门派的人,都有答与不答的权力,毕竟这个问题的本身,就是在探究别人的秘密。

    从明面上看,古争给了解释,算得上是很给面子了!如果不是蜀山掌门亲咨询问,换做是其他人问出相同的问题,古争完全没有给出解释的必要!毕竟,当众询问别人的秘密,这是很容易把人惹毛的一件事情。

    但是,从明面上看,古争也是很不给面子!他的确是给出了解释,可他所给的解释跟没有解释差别不大。问话的人可是蜀山掌门,他是一个门派的代表,更是峨眉派的大佬!而大佬的用心,明显不是想要这种似是而非的回答。

    正常情况下,大佬即便有好奇,也不会在这么多人的面前,问出这样的话来。可既然大佬已经问了,那么被问的人,通常也该老实回答才对。

    所以,当秦浩天问出问题的时候,不管别人有没有从中听出不一样的味道,反正灵剑宗宗主蔡晋,紫云宫公主楚璃,司徒家家主司徒正良,青城派掌门庞新的眼神中,可都有不可思议的神采一闪而过。

    古争做出回答以后,四大分支的掌舵者们,眼神中明显有吃惊或是震惊的变化。

    场面一时间,再次回到了那种落针可闻的安静。

    秦浩天看着古争,面上表情很平淡,而古争则是在回答问题后,直接就坐下了,似乎不知道他刚才的回答有失妥当。

    于古争而言,当秦浩天问出那些话的时候,他跟蜀山派的较量已经开始了!

    秦浩天的话有失妥当,可有失妥当也是一种态度,而他的这种态度,也是想看看古争的态度。

    对于这样的试探,古争没有选择拒绝,也自然不会选择坦白,他最为合适的选择,应该是相对委婉的给出解释。可是,古争也没有选择相对委婉!他的解释敷衍且不说,更是选择了皱眉的反问!这样的态度,怎么能让其余的几个分支不惊?

    同样,古争这样的态度,也吓坏了无忧长老,以至于在他坐下以后,额头见汗的无忧长老,轻轻捅了捅他的胳膊。

    古争没有吭声,转头以不明所以的眼神望着无忧长老,而无忧长老则是以眼神示意他,去看秦浩天的脸色。

    古争这才转头,望着秦浩天平静的目光挠了挠头:“秦掌门,是不是我刚才说的话,有些不妥了?”

    古争的眼神很天真,可他的话足以把人吓死,四大分支的掌舵人,眉头拧的那叫一个紧啊!无忧长老更是在皱眉中,闭上了眼睛。

    “没有什么不妥,你已经给出了解释,我只不过是仍旧有些好奇,所以脑中不由自主的幻想起了食材跟药材的组合罢了。只不过,古掌门的纯真,还真是让我有些意外啊!”

    秦浩天笑了,笑得很是开心,就如同是被一个顽童给逗乐了。

    四大分支的掌舵人,皱着的眉头仍旧没有松开。不管他们的心中在想着什么,反正对于秦浩天说古争纯真,他们肯定是不相信!毕竟排名盛会上,古争已经用他的‘纯真’,让众人对他有了一些认识。

    场面一时间又有些安静了,古争也在心中长出了一口气。

    不选择以委婉的态度回答秦浩天的问题,古争实则是在赌!

    不说排名盛会时让人怀疑,蜀墟中古争又有了太多让人怀疑的地方!对于他的种种异常,蜀山不过问也就罢了,可他们一旦过问,就不会是随便问问那么简单。

    从蜀墟中出来以后,当古争得知要到大殿中详谈,心中有鬼的他,就觉得蜀山可能是要对他进行‘审问’了。

    之后,古争又从无忧长老那里得知,蜀山派的四个太上长老,竟然在今天早上离开蜀山了三个!

    不是生重大的事情,蜀山的太上长老们不会离开蜀山,更不会一离开蜀山就离开三个,只留下了脾气最为火爆的寒松子太上长老守山!并且,有太上长老在,负责详谈的人也不该是蜀山的掌门人才对。

    这些疑点让古争觉得,蜀山派这样的异常,全部都是冲着他来的!

    随即古争又问了门派中的事情,而无忧长老的回答是,在他们进入蜀墟之后没几天,蜀山就封山了。

    得到这个消息,让古争断定所有的疑点都是在针对他,没理由那么多的巧合碰到一起!对于整个事件,他的心中也有了一些猜测。

    “排名盛会期间,‘风食修’乃至我的表现等等,都引起了蜀山派的注意。明面上,蜀山派对这些事情报以豁达的态度,可实际上蜀山对我乃至峨眉,都进行了调查。”

    “蜀山的调查,肯定是惊动了欧阳海!也正是因为欧阳海的存在,起到了非常大的震慑作用,蜀山才有了封山这个‘由头’,来隔断峨眉留在这里的人跟外界的联系。”

    “我不知道外面生了什么,自然也就不知道蜀山的人去找过欧阳海,也就不会有多强的防备!那么接下来,面对他们的‘审问’,我就很可能会露出破绽,会让他们知道,他们想要知道的东西!”

    “欧阳海可是化神返虚境界的高手,这种级别的存在,整个蜀山也就只有两个!也正是因为欧阳海的缘故,这次他们对我的‘审问’,才会由秦浩天出面。假如秦浩天问不出来什么,接下来出场的人,只怕应该就是寒松子了。”

    “寒松子是修仙者,他能够使用修炼者所不具备的手段,从而知道他想要知道的东西!”

    “蜀山派并不知道,我已经在蜀墟中杀了青城派和司徒家的人,这可是一条死罪!也正因为他们不知道我反了死罪,所以也没想过把事情做绝,这才留下寒松子来对我进行二次‘审问”。”

    “寒松子一旦对我进行审问,其所用的修仙者手段,就已经算是过分级别的了,在欧阳海那边,也算是落下了以大欺小的口实!可正因为寒松子脾气火爆,蜀山就可以推脱,并以此作为对我过分的理由。”

    心中有了猜测,古争自然也就希望他的猜测正确。选择不按常理的回答秦浩天的问题,其实古争就是在赌,他的猜测究竟正确不正确!

    如果他的猜测正确,鉴于对欧阳海的顾忌、鉴于他还是个灭魔英雄,在事件不会有什么坏的展时,蜀山派并不会特别在意他这次的软刀子。毕竟一个欧阳海,已经让峨眉稳稳坐在了,高于任何分支门派的位置,蜀山也不想轻易的就得罪他。

    可如果他猜测的不正确,蜀山根本就不知道欧阳海的存在,所有疑点也真的就是巧合,大殿中的修仙者的探视,包括秦浩天的态度,仅仅只是大佬的怀疑和他的驭人之道!那么事情就尴尬了,他以软刀子对抗大佬,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大佬不让他难堪,可就真的是一件怪事了!

    好在古争赌对了,他的猜测正确,要不然秦浩天绝对不会一笑置之。

    不过,古争明白,对抗才只是刚刚开始,寒松子还没有登场,整件事情也还没有落幕。

    大殿上的安静并未持续太久,它被灵剑宗宗主蔡晋给打破了。

    “秦掌门,我有一事想要询问古掌门一下。”

    蔡晋在察言观色后,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问吧!”秦浩天点头道。

    蔡晋望向古争:“古掌门,韩毅三人临阵脱逃死有余辜,不知道在后来的一路上,古掌门有没有看到他们的尸体?”

    “宗主就是宗主,问话的水平都比门人要高些!”古争冷笑着望了眼在蜀墟中问了相同问题的魏新林,这才又看向了蔡晋:“韩毅他们三个的尸,我并未现。”

    后来生在地穴中的事情,古争在讲述的时候,没有提起韩毅三人,他也是故意给了灵剑宗的人,一个询问的机会。

    反正不管古争在讲述中怎么说,损失惨重的灵剑宗,也肯定会再问个详情,古争好歹也还需要再给出一次解释!

    既然常理是这样,古争干脆在讲述中,就不提韩毅三人的踪迹,等灵剑宗足够分量的人问起时,一次性回答好了。

    听了古争的回答,目光复杂的蔡晋,又望向了紫云宫那边:“晓晨长老,你也没有看到韩毅他们的尸体吗?”

    “没有。”楚晓晨冷冷一句。

    “哎。”

    蔡晋叹息,一屁股坐了下去,他们这次的蜀墟之行,可真的是亏大了。

    资源没带回来多少,人一下子死了三个,仙器一下子损失了四件,又被蜀山狠狠责罚!蔡晋已经有种无脸面对灵剑宗先辈们的感觉了。

    “秦掌门,我和司徒的家主,也有问题要问。”青城派的掌门庞新开口了。

    古争等人进入蜀墟的这一个月,因为都是一个蜀墟名额的青城派和司徒家,不可避免的有些同病相怜。如今他们的人都死在蜀墟中,这让他们同病相怜的程度,简直晋级为了同气连枝!

    “问吧。”秦浩天照例点头。

    “我们想问峨眉掌门,在蜀墟中有没有见过司徒明国和赵信两人?”庞新问道。

    “没有见到。”古争淡淡一句,随即望向庞新的时候,眉头也皱了起来:“我也很纳闷,庞掌门为什么就这样的问题先问我呢?”

    “因为峨眉的果园,距离青城派和司徒家的果园,相对更近一些,所以也就先问古掌门了。”

    庞新和司徒正良,不是没有怀疑过赵信和司徒明国是被人杀了!毕竟他们进入蜀墟,可是要为门派带回资源的,因此他们不可能去冒险,而蜀墟外围也没有太过危险的东西,只要他们不傻,绝对不至于死在蜀墟之中。

    在蜀墟中杀人是死罪,诬陷别人在蜀墟中杀人,所摊上的事情也不小!正因如此,庞新即便有所猜测,可在没有证据的时候,却一点都不敢往那方面引。

    “庞掌门记错了吧?司徒家的果园算是距离峨眉果园最近,可青城派的果园,距离峨眉派的果园,可不能算的上近啊!”古争微微一笑。

    “好吧,我竟然记错了,青城派的果园距离紫云宫的果园最近!”庞新借坡下驴,随即又看向了紫云宫那边:“请问晓晨长老,你们紫云宫的人,有没有看到赵信和司徒明国他们两个?”

    楚晓晨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盯着庞新看了一会,这才开口:“你真想知道?”

    “想!”

    庞新立刻做出回答,他从楚晓晨的目光中看到了怜悯,也许赵信他死的很惨!

    “我没见过赵信,也没见过司徒明国。不过,凌雪她们倒是见到过司徒明国,据她们所说,司徒明国坏规矩,到我们紫云宫的果园寻求合作,说他和赵信已经结盟,并对凌雪她们许下丰厚的回报,结果被凌雪挤兑,讪讪离开了紫云宫的果园,自那以后就没有再见到过他了。”楚晓晨声音一顿,随即对身后凌雪开口:“把当时生的事情,告诉庞掌门。”

    “是。”

    凌雪应了一声,然后如实讲述了起来。

    在凌雪讲述的过程中,紫云宫宫主楚璃,埋怨地看了楚晓晨一眼。至于那一眼中的意思,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人家两个门派都已经这样了,这种事情干嘛还要说出来,这不是落井下石,遭人怨恨吗?

    楚晓晨自然知道楚璃在看她,可她就是目不斜视。于楚晓晨而言,她本可以不说这些事情,可谁让庞新和司徒明国跟古争有过节,而古争又对她有恩呢?

    听了凌雪的话,大殿中第一次有了小声的议论。司徒明国和赵信竟然坏规矩,而且还想要扇动紫云宫一起坏规矩!还好他们是死了,要不然这次也是摊上事了。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赵信不是那种人!”

    庞新额头见汗,赵信虽然是死了,可有灵剑宗所受的惩罚在前面,他是真害怕青城派也享受类似的待遇。

    “灵剑宗的道友,不知道赵信有没有到你们那边游说呢?”

    司徒正良也坐不住了,恳求的目光望向了灵剑宗的人。

    以司徒正良对司徒明国的了解,他觉得以司徒明国不服输的性格,完全有可能在受到刺激的情况下,做出这样坏规矩的事情。如今已有紫云宫的人指控,看秦浩天的脸色,这次的事情不太可能就这么算了,除非灵剑宗的人能为他们说话。

    司徒正良的问话别有用心,赵信为人还算稳重,所以他问灵剑宗的人,问得是见没见到赵信,而非见没见到司徒明国!以他对司徒明国的了解,司徒明国在得不到紫云宫的帮助下,极有可能会去灵剑宗那里碰碰运气。

    望着司徒正良和庞新恳求的眼神,蔡晋是真的很想放一次水,毕竟人情债很难还清。可是,出了韩毅他们临阵脱逃的事件后,如今的灵剑宗,已经不是以前的灵剑宗了,蜀山正对他们不爽,这让他万万不敢在这种时候,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魏新林,你有没有看到赵信,如实回答。”蔡晋道。

    “司徒家主,我没有看到赵信,可我看到了司徒明国。正如刚刚凌雪道友所说的那样,司徒明国确实也到我们灵剑宗的果园进行游说了!不过,都没等司徒明国把事情说完,他就被韩领队给骂走了!”魏新林道。

    “这、这不是真的,这肯定不是真的!”

    司徒正良小声争辩,他和蔡晋哀求的目光,一起望向了秦浩天,无声的求他网开一面。

    “这肯定是真的!”被古争见识过话多的蜀山弟子闫瑞,也在这个时候开口:“司徒家的果园,距离灵剑宗的果园挺远!可当我们清理了蜀山果园中的灵兽,集体寻找药材时,在灵剑宗果园附近,曾看到了一脸不爽的司徒明国。我当时就有怀疑,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地方,现在想想,他应该是刚被灵剑宗的人给骂了!”

    “我再补充一下,闫瑞只是在出了树林的之后,才看到一脸不爽的司徒明国。可当时在树林中,爬在树顶上采果子的我,可是亲眼目睹了司徒明国离开灵剑宗的果园。”洛潇也开口了。

    闫瑞和洛潇,在蜀山的身份都很特殊,进过蜀墟的蜀山弟子中,也只有他和洛潇,敢在这种时候,不经请示的开口说话。

    闫瑞会指证司徒明国,那是因为他实事求是。而洛潇会指认司徒明国,则是因为刚进入蜀墟的时候,司徒明国和赵信阴阳怪气的调侃被她听到了!为此,她在经过司徒明国身旁的时候,还有骂过他小人。

    “哎!”

    秦浩天一声叹息,伸手抹了一把额头:“这可真是多事之秋啊!渣滓们为何都出现在这次的蜀墟开启中?”

    狠狠扫了眼司徒正良和庞新,秦浩天再次开口:“之前已经罚过蔡宗主对于门人的疏于管教,如今自然也不能偏袒了你们!不过,从情节上来说,司徒明国和赵信所犯的错,比韩毅等人所犯的错要轻一些,对于你们两个门派的处罚,自然也会有所不同。”秦浩天声音一顿,十分严厉道:“青城派和司徒家,你们两家这次本可以不必纳贡,可现在我要罚你们纳贡!按照一家三个人的比例纳贡资源,一个月内上交给蜀山!”

    “是。”

    司徒正良和庞新同时应声,两人就如同是斗败的攻击一般,似乎完全没有了精气神。这次蜀墟之行,他们两家死了人、丢了仙器,一点收获都没有,还要接受惩罚,也的确是惨了点。

    眼神再次扫过所有分支门派,秦浩天又站了起来。

    “蜀墟之行的事情,到此算是结束了,你们回到客房之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至于纳贡争取踏足灵剑区的名额,仍旧是按照惯例,两天之内去林长老那里纳贡登记。”

    “按照惯例,本该是在中午开落幕宴,可是这一届不同!咱们这些修炼者中,出了古掌门这个厨道大能,尝过他做菜的冯长老和秦长老,对他的厨艺那叫一个赞不绝口!”

    “所以,这次酒宴上的菜,我决定由古掌门来做,午宴改为晚宴,不知道古掌门有没有意见呢?”

    望着秦浩天含笑的眼睛,古争也笑了:“完全没有意见,能够掌勺这样的筵席,那也是我古争的荣幸!”

    大殿中的人6续离开,一直窥视着古争的神念,也在他离开大殿之后断掉了。

    “呼……”

    古争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尽管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可大殿之行真的一点都不轻松。

    但是,古争也明白,‘审问’并未到此结束,来自寒松子的‘审问’,最迟将会是在下午。有些生在蜀墟中秦浩天没问的事情,到时候也肯定会由寒松子来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