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86章 教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86章 教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简直是遇到了一个宝藏啊!”

    古争自然也是兴奋异常,找到一升中等品质的水,他做梦都能笑醒,可今天找到的水,已经不能用升来形容了,这要用吨,毕竟源头的这个石潭很大,足足有一间屋子大小。?

    “这么清澈的水,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古争,这水很特别啊!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它我竟然有种想喝的**,甚至还能想象出它的味道!”

    洛潇话音落地,附身便要掬水。

    “别!”

    古争赶紧制止洛潇的举动:“喝流水口的水,这里的水确实不一样!”

    洛潇恍然,赶紧学着古争的样子,先在流水口掬了捧水喝下。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它为何会如此的清纯甘冽?”

    洛潇的眼睛睁大,又赶紧学着古争的样子,拿起容器在流水口接水,这样极品的水源,用手直接从水潭中掬水,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了。

    “这是非常罕见的‘地脉涌泉’,随机时间、随即地点出现,可能过会就没有了,从品质上来说,它不是你们‘蜀山寒井’中的水源可比拟的!能够遇到它,也是咱们的造化,这水你用来熬粥,我保证味道差不了!”

    古争并未太黑心,看着洛潇将装水的容器全部盛满,这才动用了洪荒空间,向着其中收取‘地脉涌泉’。

    “怎么回事?这水怎么少了呢?我还没接够呢!”

    洛潇哭丧着一张脸,随即眼睛一亮,赶紧将容器中的水,对着嘴巴‘咕咕嘟嘟’的灌了起来。

    “呃……”

    打了一个饱嗝的洛潇,立刻便要拿着容器去水潭中灌水。

    中等水源很难生出,只因为它对环境要求的太苛刻了。源头在石潭中的水源是中等,可当它流经了两个石潭之后,水质的等级已经变低,这还是在山沟之中,石潭格外干净才会如此,要是‘地脉涌泉’出现在什么泥土地里,可以说流出来就会变成普通,甚至是变成次等以下。

    “别破坏了水质,你现在要做的不是再多接一瓶水,而是赶紧将下面的两潭子水带回去,下面两潭水,水质跟这一潭没差别,但源头现在已经不再往下流水,它们也都变成了死水,而死水的品质将会在短时间内下降!”

    被古争这么一说,洛潇没有再祸害古争要收取的水,赶紧从一旁的竹子上,拔掉一根嫩叶,放在嘴巴里吹了起来。

    如同鸟雀鸣叫般的声音响起,只是片刻的时间,一群很像黄鹂的鸟雀飞进了山沟里。

    洛潇在一块布条上写了点什么,然后将布条绑在了领头鸟雀的腿上,领头鸟雀便带着雀群飞了起来。

    “好了,我已经告诉了师傅,他肯定会派人过来取水的。这水别说是熬粥了,酿酒肯定差不了,只是可惜了这一大潭啊!”

    洛潇好生感慨,也就是在她忙活的那一会工夫里,原本的一潭水已经消失不见。水自然是被古争给收走了,而‘地脉涌泉’也在他收取的过程中,停止了涌现。

    “是啊,可惜这一大潭全都回流了,‘地脉涌泉’也已消失,你现在要不要去五彩羽雀那里呢?”

    古争装模作样的好生感慨,至于剩下的那两潭水,他不准备打什么主意,那里没有泉眼的存在,如果凭空消失可就太诡异了。

    “本来还想着追了雄五彩羽雀后,就回去拿鸟蛋的,可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洛潇冲古争歉意一笑,古争明白她这是想留下来保护水源。

    “洛潇,如果你信的过,我想一个人先回去吧!这里我留下来不合适,万一被其他人看到了,又要多生事端。”

    “别,你这样一个人离开,被人看到才是更麻烦,这样吧,你在山上等我,等师傅派人过来后,我跟他们交代一下,咱们就继续寻找食材。”

    洛潇指了指一侧不高的山头,古争也没再多说什么,立刻动身前往了。

    其实古争是真的想离开了,得到了这么多中等品质的水,路上还个大的紫色不见天等着他挖,这后山之行的收获,已是出了他的想象。可惜洛潇让他等着,他也不好太过坚持,毕竟洛潇说得也对,要是被人现他一个人,那才真的是麻烦事。

    古争离开后,洛潇望着他之前站过的地方呆。

    一天时间的相处,洛潇对古争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观,从最初的看不顺眼,到现在觉得他人很不错,年纪轻轻修为不俗,厨艺更是没的说,人也是见多识广。

    切磋后的改变,洛潇是有打算的,她本来想等到了五彩羽雀栖息的地方,要给古争一点颜色看看,一雪前耻。可是一天相处下来,洛潇现其实和平相处也挺不错的,为什么要找那些麻烦呢?就因为他教训过自己?

    洛潇犹豫了,心中有两个声音持不同的意见。最终,代表着原本的那个她获胜,洛潇决定按照原计划行事!

    古争在山顶上等了有四个小时,冯长老安排的弟子背着大木桶过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下午了。

    简单交代了下背水的弟子,洛潇望了眼山顶,便向着来路飞奔,并在到达五彩羽雀栖息地的路上跟古争汇合。

    两人汇合之后也没多说什么,直接来到五彩羽雀的栖息地。

    刚产过蛋的那对五彩羽雀,眼神看起来非常不善,这让古争不由得开口说道:“你是通过吹响竹叶,使得它们不会对你产生敌意的吧?如果是这样,我在外面等你吧,反正这里也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

    “你就在这里等我吧,不会有什么事,刚产过蛋的五彩羽雀尽管很凶,但它们一会就凶不了了。”

    洛潇不等古争再说什么,口中有‘啾啾’之声出的同时,她的人也已经在树上了。

    如同听到了催眠曲,五对五彩羽雀都呈现出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而已经靠近五彩羽雀窝的洛潇,伸手从雌鸟的腹下摸出一枚鸟蛋,小心的收了起来。

    古争以为这一切都要结束了,可洛潇吹奏的声音突然变调,原本昏昏欲睡的五彩羽雀像是收到了什么刺激一样,全都从窝中飞出,盘旋在了古争的头顶上方。

    “洛潇你干吗?”

    古争皱眉质问,他自然能够看出,这些五彩羽雀是受了洛潇的指挥。

    洛潇没有回答古争,只是让吹奏的声音更加急促了。

    “咻……”

    一只五彩羽雀,率先出了别样的鸣叫,尾巴一抖之下,一道五色光芒向着古争飞去。而另外的九只五彩羽雀,也同样冲着古争出了五色光芒。

    飘渺幻身术实战,犹如跟十个人过招的古争,堪堪躲过了那些五色光芒。

    古争选择没有跑开,被十只五彩羽雀盯上,如果跑开可能会惊动其他蜀山弟子,那样情况会更加糟糕。

    古争也没有动攻击,五彩羽雀是蜀山灵禽,伤害了它们,绝对比伤害一名蜀山弟子更加麻烦。

    “洛潇,你别太过分了!”

    被十只五彩羽雀纠缠,古争即便是有飘渺幻身术,应付起来也有点吃力。

    “你这死丫头!”

    古争怒骂一声,开始向着远处狂奔。就算是被蜀山弟子现,也好过留在这里对上那些五彩羽雀,天知道被它们的五色光芒碰到,会有什么后果!

    另外,声音的控制总要有个距离的限制,一旦逃出它所能起作用的范围,古争就不信五彩羽雀仍旧处于狂的状态!可假如它们还是如此疯狂,豁出去的古争不介意将它们引到蜀山大殿去,既然洛潇想玩,那就玩大一点好了!

    眼见古争向着远处逃窜,洛潇心中当真是又惊又喜。

    惊的是,古争显然是被惹毛了,竟然不再怕被蜀山弟子看到,他带着五彩羽雀前往的方向,明明就是‘清流溪’。

    喜的是,古争看样子明显就已经恢复了,可在现如今的形势下,他为什么还不施展‘流星仙步’?一直都有怀疑,所谓的‘流星仙步’只是罕见的禁药,现如今洛潇更加肯定她之前的猜测了。

    怀着复杂的心情,洛潇再次将吹奏出的声音变调,原本追逐古争的十只五彩羽雀,两两一对的分开,占据了空中的五个方位。五色光芒从它们的身上出,但这一次却不是飞向古争,而是撞在了一起!

    璀璨的光芒在空中一闪即逝,地上狂奔的古争,如同撞到了什么东西,猛的一下被弹了回来。

    “仙阵?不,这不是仙阵,这是几只扁毛畜生天赋神通!竟然还暗藏着五行阵法的特性,有点意思。”

    器灵的声音突然响起在古争脑海。

    “现在怎么办?”

    眼前的阵法,让古争头疼不已,尽管暂时还未遭受到什么攻击,但攻击来临只是早晚的事情。

    “本来是不想管,想着让你多磨练一下,可后面那个臭丫头也实在太可恶了点,竟然借用这十只扁毛畜生来对付你,那就让她自食其果吧!”器灵恨恨道。

    “怎么个自食其果法?”

    古争赶紧追问,现如今随时都有被攻击的可能,早点掌握方法,早点脱困才是关键。

    “其实你不用担心,五彩羽雀的五色光芒是属于精神类的攻击,它能够带给人五种不同的情绪,让人陷入其中难以自拔。”

    “天山之行你曾被仙器击中,身陷恐惧的经历不曾忘记吧?那同样也是一种精神攻击的手段,只不过比五彩羽雀的攻击要强悍的多。所以你不用太过担心被五色光芒击中,以你‘安神术’的强悍程度,抵消这种精神攻击,根本就是易如反掌!”

    “这个阵法是由扁毛畜生的天赋神通构成,我现在教你以力破阵的方法,等那个臭丫头靠近到合适的距离,你就以力破阵,到时候四散崩飞的五色光芒,她必定躲无可躲。至于说五彩羽雀,它们施展出天赋神通已经是巨大的消耗了,那臭丫头也不会再操控它们了。”

    正如器灵所说,古争被困在了阵法中,追来的洛潇很快就停止了吹奏,而看起来非常疲惫的五彩羽雀,也全都向着栖息地飞去了。

    古争被困住了,阵中有五色光芒不断飘飞,他尽管在坚持着,但被击中只是早晚的事情。让古争被各种情绪所折腾,这是洛潇的初衷。可是现如今,洛潇一点都开心不起来了!

    冲动过后的理智让洛潇现,她是真的把古争给惹毛了,这件事情在她爽了之后,跟古争之间肯定再也没有和平可言了。本来洛潇是不在乎这些的,可事到临头她反而越的在乎了!

    “这样做真的值吗?古争的人并没有那么坏!”

    原本洛潇心中那个被压下的声音,一遍遍的质问着她。

    “算了,我还是破阵让他出去吧,大不了向他道个歉,实在没必要为一点小事闹成这样。外婆都看得开的事情,我又何必紧紧揪着不放?只为了切磋时的挫败?其实有点挫败也挺好,省的我不知道天高地厚。”

    心中已经拿定了主意,洛潇加快走向阵法的步伐,她要从外面将阵法破解,然后放古争出去。

    洛潇出手了,不断外放的劲气飘入阵中,看似杂乱无章,又好像暗含着某种轨迹。而古争也在时候动了,身形连连晃动之中,同样以内劲打击着法阵。

    “古争竟然懂得破阵?”

    一瞬间,洛潇心惊到了极点,她自然知道阵法如果被古争以力破去,将会有什么样的情况生!不管是被五种情绪众的哪一种作用,她都将陷入一种失去自我的状态,而暴怒的古争会怎样对她,这是件不可想象的事情!

    洛潇不敢犹豫,转身就跑的她,高声喊着:“古争,别……”

    “嘭……”

    不算太响的声音出,虚空之中突然迸射出了很多五色光芒,它们以古争所在的位置为中心,急向着四周飞去。洛潇被红黑两种光芒所击中,道歉的话也被打断了。

    “混蛋!”

    被红黑光芒击中的洛潇,回头怒骂之际,一脚便向着追来的古争踢去。

    “我让你还挑事!”

    古争也是怒了,不再压制飘渺幻身术诡异的他,身形一晃躲过洛潇的攻击,一拳便打在了洛潇的肚子上。

    “呃……”

    洛潇惨叫飞出,等她再站起来的时候,嘴角已有鲜血涌出。

    古争刚才的一拳打的极狠,且力道把握的也很合适,丹田受创的洛潇,一时想要提起内劲都难。

    “我要杀了你!”

    望着冲来的古争,洛潇怒吼中便要再提内劲,而丹田部位的疼痛,不仅没让她将内劲提起,反倒是让她痛苦的把腰弯下了。

    “狠是吗?”

    古争冲到洛潇身前,抬起手来就要狠抽洛潇那张满含恨意的脸。

    不过,巴掌扬起之后古争犹豫了,要是真把洛潇打成猪头,爽是爽了,可回去怎么跟冯长老交代?后续的事情又该如何解决?

    “你打呀,有本事你倒是打呀?”

    古争在犹豫,可洛潇的声音也已响起,她眼神中的痛恨,更是看得古争刚刚消退一些的火气,又瞬间窜了起来。

    “你以为我不敢打你?”

    古争没有打洛潇的脸,而是一把揽住她的腰,将她的身体压低之后,对准她撅起屁屁,狠狠抽了起来。

    “啪啪啪啪……”

    特殊的声音响了四下,古争左右屁股各抽了两次,抽得他自己的手都疼了。

    “这只是一个教训,再敢惹我,我保证不会再像这次轻易饶过你!”

    古争将洛潇放开,然而洛潇脸上的表情则是让他心中一惊,瞬间从恼怒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

    洛潇脸上的怒气已经不见,恨意也同样消失的她,正紧紧咬着嘴唇,以一种朦胧而又魅惑的眼神望着古争。

    “我去!”

    古争叫了一声,综合洛潇如今的样子,再联想到刚才打她屁股时,她不正常的喘息,这件事情怎么就变得不寻常了呢?

    “呜……”

    洛潇出了十分难耐的声音,如同一只雌虎一般扑向古争。

    “器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击中洛潇的红黑光芒,究竟代表着什么?”古争闪躲间出询问。

    “五色光芒能够诱人的七情六欲,绿、红、紫、蓝分别代表着七情中的恐、怒、悲、喜,黑色则代表着六欲中的欲,也就是**。如今她身中两光,也算是自作自受了!”器灵快意道。

    古争脑中灵光一闪:“安神术可以让我不受这些精神攻击的困扰,可不可以让我帮她解除呢?”

    “当然可以了!”器灵道。

    望着已被**烧红了眼睛,再次扑过来的洛潇,古争伸手一挥,对她施展了安神术。

    “扑通!”

    安神术起到了作用,洛潇直接倒在了地上。

    “哎……”

    一声叹息,望着地上的洛潇,古争深感头疼,只希望等她醒来之后,不要再闹下去了,同时,古争也在心中感慨,安神术可真是一个了不得仙术,自从天山之行知道了安神术可以通过施展来增加熟练度,从而增加威力之后,他每天呆在洪荒空间中吸收仙力的时候,安神术也是他着重练习的仙术,如今安神术的威力,比天山之上的时候,已经再上一个台阶了。

    片刻之后。

    “唔……”

    一声呻/吟的洛潇醒来,望着一旁站着的古争,身中两光后生了什么,她也已经全部记起。

    “醒了?”

    “嗯。”

    洛潇小声的回答,使得古争多少放心了点,至少她没有张牙舞爪的要拼命。

    “什么时候上路?”

    “马上。”

    洛潇起身,丹田和屁股上疼的厉害,丢了一颗疗伤丹在口中,她再次开口:“走吧!”

    古争迈步前行,心中也长出了一口气,洛潇是怎么想的他不知道,不过看样子她应该是不会再生出什么幺蛾子了。古争会这样想不是没有原因,两人目光相对的时候,洛潇的脸上有红晕浮现,这说明她并未十分恼怒,要不然肯定已经恼羞成怒的爆了。再加上静下来后古争也有细想过,当他被困在阵中的时候,洛潇曾有过想要破阵的举动,也许她那时已经意识到,闹下去没有好结果了吧!

    望着走在前面的古争,洛潇脸上的红晕仍旧没有消退,对于之前的所作所为,如今的她颇为后悔。

    “还好他没有乘人之危,不过,他为什么能够破阵,又能够解掉我所中的状态呢?种种的疑点,要不要告诉外婆呢?”洛潇心乱如麻。

    回去的路上,并未再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古争跟洛潇也再没说过一句话,直到进入了昨晚休息的那片竹林。

    “我要挖紫色的不见天。”

    “可以。”

    跟在古争后面的洛潇终于开口,而古争脚步停了下,说出了两个字。

    “竹笋你挖过,不过这个紫色的不见天很大,你挖起来要小心一点,不要伤到它。”

    “放心吧!”

    古争指名了紫色不见天所在的位置,洛潇立刻拿起工具开挖。

    一米深坑很快就被洛潇挖出,期间斩断了不少竹根,一身衣服也不可避免的沾上了不少泥土。并且,洛潇根本没有使用内劲,她是全凭体力在飞快挖掘着,脸上早已满是汗水。

    看洛潇近乎‘抽风’的挖掘,古争摇头道:“我来吧!”

    “不用,我说过我来挖。”

    洛潇仍旧挥舞着手中的铁锹,说话间连头都没抬。

    古争觉得洛潇不用内劲,这是在赎罪,亦或者是另类的道歉,可是他又不太肯定,于是试探道:“只要你以后不再找我麻烦,咱们之间的事情就算了吧!”

    洛潇手上的动作停了下,仍旧没有抬头的说了句。

    “行,咱们以后和平相处。”

    看来是被古争给猜对了,应下来的洛潇,开始使用内力来挖掘。

    “你确定这里真有紫色的不见天?”

    又往下挖了半米,这期间连竹根都没有见到,洛潇的信心有点动摇了。

    “放心吧,很快就会挖到的,你悠着点!”

    古争肯定的话音刚落,手上动作未停的洛潇,终于在一铲子后看到了紫色的笋衣。

    “还真有!这样的深度,真搞不懂你是如何的‘望闻问切’。”

    洛潇变得激动了,为了怕伤到紫色不见天,动作也变得格外小心。可即便是之前已经听古争说过,紫色不见天有多大,但真正将一棵紫色不见天挖出来的时候,洛潇还是不由得感概,世间怎么会又如此奇特的竹笋?

    高足有一米七,底部最粗的地方有一抱,放在地上只比洛潇矮一点,且比她还重。

    紫色不见天已经被挖洛潇出来了,背回去这种事情自然轮到古争来做。

    将竹笋捆好后,抽空去抓竹鼠的洛潇,也提着两只肥硕的竹鼠回来了,两人便立刻返回。

    这次的后山之行收获真不错,零碎的东西就不说了,私藏了数以吨计的‘地脉涌泉’,又挖到一百多斤的紫色不见天。

    虽说来时并未约定,但古争也已经决定,紫色不见天分给洛潇一半。其实这分出去的也不算多,说是来挖点食材,可挖出了这么大的稀罕物,蜀山高层真要张口来要,古争也不好说不给,这毕竟是人家山头上长出的东西。

    回去的路上,除了被背水的蜀山弟子见到后一番感慨之外,倒也没有生什么别的事情。

    到了藏剑峰下,古争将紫色不见天劈了一半给洛潇,然后匆匆往住宿的地方赶。跟洛潇说的是,他要先回去将紫色不见天处理一下,其实他是要将多余的紫色不见天放入洪荒空间。

    将紫色不见天处理好后,古争带着两位长老,立刻前往藏剑峰了,去兑现前往后山时的承诺。

    一般的竹笋,食用前最好先用水煮滚,放到冷水中泡浸半天,以求能够去掉苦涩味,让味道变得更鲜美。但紫色不见天是笋中极品,它完全不需要这么做。

    本来古争还有点担心,洛潇会不会再像上次一样,看起来是和解了,但心中其实还是有着算计。

    不过到了藏剑峰之后,古争明白他是多想了,洛潇不仅没有向冯长老打小报告,就连她外婆秦晚霞,也都不知道古争曾打了洛潇的屁股,至少表面上看来是这样子。

    古争跟冯长老倒是没有多聊,反倒是被秦晚霞问了不少的问题,这些问题关于他自身以及门派,也有关于后山之行的优质水源和大竹笋。

    对于秦晚霞不同以往的态度,古争倒没有太多意外,反正排名盛会的事情都已经定下了,青城派也已经没落,蜀山掌门也已透露出善意,她秦晚霞会有所改变也正常。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如果是之前针对峨眉的秦晚霞,古争肯定早就失去耐性了,可她一直笑着问,更没有端什么架子,古争倒也不好说什么。

    “外婆,这都已经是晚饭时间了,你不是也来品尝古掌门厨艺的吗?你这样一直跟他说话,他都没办法做菜啦!”洛潇摇晃着秦晚霞的胳膊。

    “丫头说得是,那我就不打扰古掌门做菜,只等着品尝了。”

    秦晚霞笑了,嘴角浮现出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玩味。

    没有了秦晚霞的骚扰,长出一口气的古争,也开始着手为众人做一顿好吃的了。

    如果按照昨晚在竹林里说的,五彩羽雀蛋是该她来煎,然后看看跟古争描述的有多大不同。

    不过,古争后来已经告诉洛潇,五彩羽雀是喝了‘地脉涌泉’的缘故,所以产出的蛋不同以往,洛潇也就不想再验证,把煎蛋的工作也交给古争了。

    热锅、倒油、打蛋,所有动作古争做来,都是那么的行云流水。

    蛋香味已经弥漫,琼鼻耸动的洛潇非常肯定,这跟她以前吃过的煎五彩羽雀蛋绝对不同。

    煎蛋的过程很快,出锅后洛潇将它切成两半,其中的一般送给了秦晚霞。

    “好!”

    一口蛋白下肚,自认为口腹之欲很弱的秦晚霞,不由得叫出了一个好字。

    “真的跟以前吃的有很大不同,这煎蛋的蛋白怎么会这么好吃?”

    洛潇也是吃了一口蛋白,感慨的话语忍不住脱口而出。

    “古掌门,这些年,这五彩羽雀蛋我也不是没吃过,别说是煎着吃了,就是炖着吃,配着其它东西炒着吃都有过,但味道从未像今天这样的好,让我吃了都不想去吃别的东西了。”

    “古争,我有点担心了,等会你要做的东西,会不会有这个煎五彩羽雀蛋好吃呢?”

    祖孙两个已吃过了蛋黄,回味中各自都有不同的感想。

    “放心吧,五彩羽雀蛋的食材等级是很高,能让你们吃出这样的感受也不奇怪,但说到底煎蛋就是煎蛋,它本身的口感比较‘单一’,不具备多种食材邂逅和碰撞所产生的那种美妙!”

    古争说的话不难理解,就好像是一碗白米饭,它再好吃也只能是在同类米饭中的味道达到了极致,绝对吃不出肉味或青菜味道的。而古争这次要做的菜,本身食材等级是没有五彩羽雀蛋高,但口感上的享受,却一点都不会比煎五彩羽雀蛋差。

    今天古争要做的菜,被他起名叫做‘鲜竹煲’,而菜名中的一个‘竹’字,代表了两种与竹有关的食材,竹鼠和竹笋。

    食材早已被无愁长老收拾过,准备工作也都已经做好,古争拿起两只串好的竹鼠,同时放在了竹炭火上。

    控水决和控火诀同时作用,古争先要做的是将两只竹鼠烤到六成熟。

    不得不说,这些隐世门派真的都是好地方,普通级别的食材非常多,两只竹鼠的食材等级都是普通。

    控水决让竹鼠肉内部的油脂平衡,香味在屋内冉冉升起,跟之前洛潇烤竹鼠不同,古争所烤的竹鼠,竹子的那种香味格外清晰,不仅没有被烤肉的香味所压制,反倒是跟那种烤制的香味相得益彰,格外的引人垂涎,而这样的不同,自然也少不了控火诀的功劳,以及烤制竹鼠所用的竹炭。

    如果想将烤肉的味道更加极致,柴火的选择也是有讲究的,国内许多著名的烤制类小吃中,特别是种类繁多的烤鸭,算得上比较出众的那些,用的基本上都是果柴,比如说枣木、荔枝木等,为的就是让所烤之物,能够吸收一点果柴所特有的清新味道。8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