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78章 赌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78章 赌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说实在的,峨眉这些年的新任掌门太多,以至于我们都懒的去调查一下新掌门的信息了。可昨天来蜀山之后,对于古掌门的信息,我们还是无意中了解了一些。”

    “不得不佩服无忧和无愁两位长老,他们居然半路抢了一个散修来做掌门,单凭这份魄力,就让人不服都不行啊,而这样的一个你,一个散修,短时间内修为便已达到了四层境界?莫非你是修炼界中的天天才,他们真有那么好的运气?”

    “不过,对于峨眉派,我现在服气的不止是无忧和无愁了,如今我也挺佩服你,身为一派掌门,修为不咋样也就罢了,吹牛**你倒是练得炉火纯青啊!”

    司徒成威在那大笑,而跟随他的那些司徒家子弟,自然也是笑得非常开心。

    换做以往,面对这样的讽刺,脾气急躁的无愁长老,只怕会忍不住要去跟人打嘴仗!

    不过今非昔比,无愁长老这次没有急的脸红脖子粗,嘴角反倒是浮现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无愁长老明白,司徒成威已被古争的说话方式给套进去了。

    果然,就在司徒家子弟笑得正欢之时,古争开始下套了。

    “既然司徒老前辈坚信我是在吹牛,那么咱们打个赌可好?”

    古争的提议,使得司徒家子弟们的笑声很快停止。

    “你想打什么样的赌?”

    司徒成威的目光变得古怪了起来,之前觉得古争是在吹牛的想法有些动摇,毕竟一派掌门都说到了打赌这份上,他也不得不慎重一些。

    “咱们不赌金来不赌银,也不赌什么修炼资源,都是一脉传承的弟子,赌那些贵重之物也太伤感情了,咱们就赌一个郑重道歉如何?”

    古争是不爽司徒家之人,可也没想闹得太僵,一步步的以话诱导司徒成威,也仅仅只是想要一个道歉而已。

    古争说要打赌,但赌注却仅仅只是一个道歉,这让司徒成威觉得更加有鬼了!他狐疑的看着古争,心中犹豫着到底要不要答应这个赌?或者说,古争就是在唱空城计,故意这么来唬他。

    “怎么了老司徒?你是不是害怕了?你要是害怕的话就直说,凭咱们多年的交情,这件事情就此作罢也是可以的嘛!”

    无愁长老笑了,挤眉弄眼的模样别提多得瑟。

    “一个道歉的确不算什么,但仅仅只是一个道歉,还是有些单调了的,毕竟吹牛可不是一个什么好习惯,这样吧,咱们也紧跟潮流,既然要赌就来点特殊的彩头,谁输了,谁就承认自己是个傻子,然后在地上滚上一圈,古掌门敢是不敢呢?”

    司徒聪开口了,而他不羁的言语,立刻引来了一些人的侧目,也引来了三胞胎姐妹的轻啐。

    “咳咳……”

    晓风长老轻咳,并瞪了目不斜视的司徒聪一眼。

    “放肆,司徒聪,你家长辈就是这样教你的吗?”

    “无愁长老,见礼也见过了,繁文缛节咱们能省则省吧?难道你真要在这件事情上较真?”

    面对无愁长老的厉喝,司徒聪满脸的不以为意。

    “是你要跟我赌,还是要老司徒要跟我赌?”

    司徒聪没大没小,古争自然也就省去了对司徒成威的尊称。

    “自然是让威伯跟你赌了。”

    司徒聪理所当然地笑了笑,而司徒成威尽管修为不俗,但在司徒家的地位并不算高,祖上只是司徒家家奴的他,身份自然不如直系的司徒聪尊贵。

    “既然不是你参赌,那你可以闭嘴了,我不想再听你多说什么!”古争同样也是理所当然地笑了笑。

    “你……”

    司徒聪张口,但一时却不知道说什么。只是想要在三胞胎面前出点风头的他,根本就没想过会被古争犀利的言语所打击,这使得他在深深凝望着古争同时,眼睛都眯成了一道缝。

    “司徒聪的话,同样也是我想要说的话!”

    司徒成威也的确有点不爽司徒聪,可毕竟都是司徒家的人,有事发生的时候,理当是一致对外的。

    “行啊,那你想跟我赌什么呢?赌什么我都奉陪!”

    于古争而言,峨眉沉寂的太久了,此次蜀山之行,没有人找不痛快也就罢了,但如果真的有人找不痛快,且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也是该让这些人知道知道,峨眉不是一团让人想捏就捏的泥巴!

    “就按他说的做,输了的,在地上滚上一圈,滚蛋!”

    如果没有司徒聪的莽撞,司徒成威哪怕丢点面子,也不会答应这样的赌约,毕竟随着交谈的进行,他越来越觉得古争,不像是那种只会说大话的人这个赌,他并没有必胜的把握,既然没有必胜把握,他自然也就没有勇气更换更狠的赌注。

    “行啊,滚蛋就滚蛋,藏剑峰走起!”

    古争迈步,峨眉派众人紧随其后。

    藏剑峰有蜀山派的长老把守,当他明了众人的来意之后,立刻例行公事。

    “想要进入凡剑区的一共有五人,紫云宫三人。”

    “紫云宫凌雪。”

    三胞胎中为首女子报了名字,抬手便是一道内劲,打在蜀山长老所指定的一块石碑之上。

    石碑异常坚硬,其上只是红光一闪便又归于平静,内劲的攻击连个白点都没留下。

    “五层初期的修为。”

    古争心中暗付。

    “符合要求,下一个。”

    “紫云宫凌雨。”

    三胞胎中的第二个,娇吒一声后,同样也是一道符合要求的内劲,打在了石碑之上。

    说实在的,古争从来没有见识过相似度如此之高的孪生姐妹,但他们这些人毕竟不是凡人,一点点的不同,还是能够被作为辨认依据的。

    三姐妹已测试完毕,全都是五层初期的修为,古争也记住了她们的名字。

    “司徒家弟子上前。”

    “司徒家司徒聪!”

    司徒聪颇为豪气的报出了名字,挑衅的眼神扫过古争之后,这才将内劲打在了石碑之上。

    石碑上同样有红光闪动,司徒聪得意地冲着凌雪三姐妹扬了扬眉头,极尽挑逗之能事。

    “十年时间,能够将修为从四层中期提升到五层初期,除了本身天赋不俗之外,司徒家花在你身上的资源,只怕也不会是少数。小子,作为长辈,我送你一句话,多花点时间在修炼上,不要老是围着莺莺燕燕转,这会让你愧对家族栽培。”

    一同前往藏剑峰,一路上司徒聪围着凌雪姐妹们转,晓风长老本来是没说什么的。但之前司徒聪对司徒成威的态度,使得她颇为不喜。

    “晚辈谨遵前辈教诲。”

    司徒聪冲晓风长老行礼,脸上表情好生无奈,惹得凌雪三姐妹,掩嘴偷笑了起来。

    “符合要求,下一个。”

    蜀山长老饶有兴趣的看着司徒聪等人,眼见他们不说话了,这才再次开口。

    “峨眉掌门古争。”

    古争报出名字,同样打出内劲在石碑之上,引得一阵黄色光芒闪烁。

    “四层后期!”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司徒成威更是直接叫了出来。本以为,古争最多也就是三层修为,毕竟散修修炼缓慢,修炼苦谁都知道,古争加入峨眉的时间又那么短,哪怕他是掌门,也不可能这个年纪有太高的修为,可哪曾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峨眉新任掌门古争?”

    蜀山长老认真打量着古争,似乎前一刻他处于沉睡的状态,如今才刚刚醒来一般。

    “正是晚辈。”

    古争抱拳,微笑作答。

    “不错,真是不错,看来无愁这次是捡到了宝。我实在是很好奇很,这么短的时间,你究竟是怎样做到的?”

    鹤发童颜的蜀山长老,绕着古争转了又转,似乎是想要将他看透一般。

    不过,蜀山长老尽管好奇,可他并没有什么恶意,言语中更是透着一股欣慰。

    “晚辈只是有些机缘,碰巧服用过一些天材地宝罢了。”

    古争打了个哈哈,转头望向仍旧处于震惊状态的司徒成威:“既然已经验证过了,老司徒你是不是该向我道歉,然后再滚上一圈,滚蛋呢?”

    古争最后的话说的很重,和之前司徒从一个语气。

    “古争,别太过分了!”司徒成威还没说话,司徒聪陡然开口叫了声。

    “谁过分,之前要打赌的时候,你们可不是这样?”

    古争冷冷的说了句,随即又对司徒成威说道:“老司徒,你也是这个意思了?司徒聪是晚辈,你可是一把年纪了,今天也还有紫云宫的道友们看着呢!”

    司徒成威有心想要愿赌服输,但一看司徒聪的眼神,最终还是把脖子伸了伸。

    “古争,都是修炼者,玩笑话你也当真?”

    “你们这一对不要……”

    无愁长老大骂,可却被古争在关键时刻制止。

    无愁该骂的话没有骂出来,可意思却已是表露无遗,弄的司徒家几个人嘴巴都已经张开了,最终却只能是无奈的闭上。

    “你们可以耍赖,但之前对我的污蔑呢,难道也要耍赖否认,说自己没有说过那样的话?”

    “对不起古掌门,刚才你并没有说大话,是我等太过想当然了。”

    这一次没等司徒聪再说什么,司徒成威立刻说了句,他还算是光棍,在地上去打滚实在是做不出来,但说过的话也没有否认,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峨眉尽管式微,可若非万不得已,司徒成威也不想把事情做的很绝,地上打滚已经赖掉了,道歉再赖掉的话,这梁子不仅会更深,还会让身边的人看笑话,现场可不仅仅只有他们。

    “有点意思!道歉和直地上打滚?我究竟是错过了什么?”

    正当场面一时安静之际,蜀山长老嬉笑着发出了询问。

    “老冯,事情是这样的……”

    这位蜀山长老也是个老顽童,跟他脾气相投、关系不错的无愁长老,立刻把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啧啧……司徒成威,你们可真有意思,也真的很好意思!”

    “嘿嘿……”

    面对冯长老的热讽,司徒成威也只能是尴尬一笑。

    “行啊,既然这件事情被我老冯看到了,那我也想凑一凑热闹。离开蜀山的时候,我会亲自去做个见证,看看你司徒成威是怎么个地上打滚!”

    冯长老的话让司徒成威的脸皱成了苦瓜,司徒聪玩文字游戏,说白了就是不会兑现,可如今蜀山长老介入,地上打滚却成了不可避免的一件事。

    “冯长老且慢,这件事情还没有到此结束。”

    司徒聪先向冯长老抱拳,然后又看向了古争:“我想跟古掌门再开一个赌局,所有事情一并解决了更好,不知道古掌门有没有胆子赌一把?”

    “司徒聪,你可真是聪明!但你那点小心思还是收起来的好,我不会因为你激我,就连问都不问便答应下来的。”

    “没胆就是没,!其实我想开的赌局很简单,也非常的公平。既然你也具备了涉足凡剑区的资格,那咱们就开一场赌,看谁能够从凡剑区收获一把飞剑如何?”

    司徒聪的话,使得很多人都表情古怪了起来,凡剑区已经八十年没有被人带出过一把飞剑了!司徒聪开这样的赌局,究竟是做何打算呢?是他有十足的把握得到飞剑,还是他想利用什么规则上的漏洞,从而扳回一局?

    “八十年都没出过一把飞剑了,我古争可不会自信到,我过去就绝对能够得到一把飞剑,所以这个赌我不答应!”

    古争冷笑,摇头不已

    “正如你所说,八十年都没出过一把飞剑了,我得到飞剑的概率,同样也是低到了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但我之所以敢赌,却是因为我比你有勇气!”

    “怎样,赌一把吗?两人都得到飞剑算你赢,一个人得到,一个人没得到,自然是得到的那个人赢。可如果几率最大的第三种情况出现,你我都没有得到飞剑,那么之前的地上打滚,我们就提前兑现,当着大家的面来个现场如何?古掌门敢不敢像个男人一样,冒险跟我赌一把呢?”

    “古掌门还是不要赌了。”

    冯长老和晓风长老的声音同时响起,他们两人对司徒家的这群人都有点看不惯,自然也就不希望古争输掉。

    司徒聪会抛出这样的馅饼,只要头脑不发热,都能听出其中是有问题的,他司徒聪凭什么如此自信?尽管不能排除空城计的可能,但古争已是赢家了,没必要再去冒这样的险。

    “先谢过两位前辈。”

    古争先冲冯长老和晓风长老道谢,然后望向了司徒聪。

    “听起来似乎是很不错的样子,可输赢的赌注又怎么说呢?”

    “你说吧!”

    司徒聪没想到古争竟然不听劝阻,强忍住心头喜悦的他,表面上一点都不着痕迹。

    “既然你想冒险,又扯到了勇敢和男人这件事上,那咱们要玩就玩次大的!”

    “如果我输了,峨眉让出这次进入蜀墟的一个资格给司徒家,可如果你输了,你也要让出进入蜀墟的资格给峨眉,并且,这个名额,不在排名赛的范畴,属于赛后所给的名额。”

    “另外还有一点,假如你输了,需要地上打滚的人也要算上你一个,司徒聪,你敢不敢像个男人一样,冒险跟我赌一把呢?”

    古争的话,使得司徒聪心中如同炸响了一个闷雷。

    进入蜀墟的资格属于家族的,司徒聪就算明知道必赢,但也不敢将这个名额,当做是赌注在众目睽睽之下押出去。

    司徒聪心中神魔交战,牙齿都咬得嘎嘣直响,而司徒家的另外几个人,也全都目光慎重地望着他。

    场面一时之间很是安静,紫云宫的人和冯长老,眼神不断的在古争和司徒聪身上扫来扫去,事情发展到现在,完全出乎了他们的预料,当古争提出以蜀墟名额做赌注的时候,他们的心中无疑也是响了雷的!

    自古以来,还从未有人赌蜀墟的名额,因为这个名额太过宝贵!一个蜀墟的名额,差不多代表着一个门派,在此后好几年的修炼资源!

    “看来你也没有那么男人,既然你不敢赌,就当我之前的话没有说过吧!”

    古争以叹息相逼,作势欲带人踏入凡剑区。

    “慢着!”

    如同野兽般的嘶吼发出,当古争回头望去的时候,司徒聪已经满头满脸的汗了。

    “司徒聪,这件事情必须请示家主!”

    “对啊司徒聪,你万万不可冲动!”

    司徒家之人纷纷劝阻。

    “你们不用说了,司徒家子弟没有被吓大的!”

    司徒聪一声大吼,深吸了几口气才平静下来。

    “如果出了事,我大伯降下什么惩罚,全都由我司徒聪一力承担,跟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司徒聪说得很认真,但他严肃的外表下,那颗剧烈跳动的心脏,差不多都快要蹦出胸腔了。他不认为古争也像他一样,具备着得到飞剑的十足把握,既然是这样,他有什么不敢赌的?为门派争取一个进入蜀墟的资格,这种立大功的机会可遇而不可求!

    “古掌门错了,我司徒聪当然是男人,这个赌我应下了!”

    司徒聪话音落地,其他人同时看向古争。

    “好,既然赌约已成,我想请冯长老和晓风长老做个见证,他司徒聪是司徒家家主的侄子,假如我侥幸赢了他,司徒家那边不管有什么理由,我都希望两位能够公平公正的对待!”

    古争向冯长老和晓风长老抱拳。

    晓风长老有些犹豫,这蜀墟的名额真不是一件小事,假如古争赢了,司徒家那边十有**不会好说话,这个证人也就没那么容易做。

    “晓风,你在犹豫什么呢?赌约本身没什么问题,他司徒聪身份尊贵,且做了这个主,咱们有什么不敢当这个证人的呢?峨眉是没落了,可假如有一天紫云宫也没落了,并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会不会也希望,有人能够站出来帮你主持一个公道呢?”

    一番话,冯长老说得义愤填膺,峨眉再怎么说也是出自蜀山,它的没落没有让冯长老感到丝毫的开心。同样,对于司徒聪这个人,单凭他对古争这个掌门的态度,就已经让经常感慨世风日下的冯长老,觉得非常之不爽了。

    “好,我晓风跟冯长老,一起做这个蜀墟赌约的见证人!”

    并非哪哪都是坏人,本来就不错的晓风长老被冯长老一点,立刻也同意了下来。

    “古争再次谢过两位前辈!”

    心中泛起一丝暖意,古争向真诚两人道谢。

    “不用谢,我们只是公正的见证人罢了。”

    “走,进入凡剑区,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谁真谁假!”

    没有进入凡剑区资格的人,只能是在藏剑峰下等着。不过还好,凡剑区属于藏剑峰的下半段,古争等人在上面做了什么,下面等待的这些人也全都能够看到。

    藏剑峰本来很陡峭,但因其上飞剑太多的缘故,再加上能够进入凡剑区的这些人又都是修炼者,所以他们行走在凡剑区,比一般人徒手攀岩要轻松的太多了。

    十几年前,司徒家在机缘巧合下,得到了一本盛法时代的炼器秘籍。但非常可惜的是,其上记载的东西尽管宝贵,可能被末法时代所利用的却极少,毕竟那里面所记载的东西,几乎全都有着仙力方面的要求。

    司徒聪是个奇才,他竟然在不具备的仙力的情况下,硬生生的修炼出了一些御剑之术的皮毛。尽管这些皮毛连伤敌的威力都没有,但综合其中有别于蜀山御剑之术的技巧,却让司徒聪具备了,能够从藏剑峰的凡剑区里,得到飞剑的实力!

    通过炼器秘籍上的记载,司徒聪还明白了一件事情。说白了,凡剑区中的飞剑,其实是分为两种的,一种带着那么一丝灵气,能够择主,而另外一种不具备灵气,常理之中需要通过仙力才能够将其拔出。

    司徒聪没有仙力,但通过御剑之术的那点皮毛,却是能够拔掉一些‘松动’的飞剑。也正是因为凡剑区有这种‘松动’的飞剑存在,断断续续的百十年内,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人,在不具备仙力的情况下,从凡剑区里得到飞剑。

    “古争,你真的很让人讨厌,你一直跟着我是想干吗?捡漏吗?实在是太可笑了!我也不怕告诉你,本少爷这次来凡剑区,就是来找到一把佩剑的,所以嘛,这一次的赌,你输定了!”

    凌雪姐妹在别处寻找飞剑,眼下只有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了,司徒聪便再也忍不住冲古争嘲讽了起来。

    “原来你这么阴险,看来这次我是输了。”

    古争叹息,脑袋晃了又晃。

    “嘿嘿,你现在才明白?迟了!”

    司徒聪真的很想笑,但他却不敢大声,得意的将手抓在一把飞剑的剑柄上,御剑术催动之下,插在岩石中的飞剑,立刻剧烈摇晃了起来。

    “这就是你想要找的飞剑吗?看来你要不了多久就能够将它拔出来了!”

    古争无奈的声音响起在司徒聪身后,司徒聪并未看到,古争冲着他吹出了一口仙气。

    “废话,不是告诉你了吗?本少爷这次来,就是要为自己找把佩剑的!”

    “好好找你的佩剑吧,我去别处看看!”

    “抓紧时间啊古掌门,进入凡剑区的时间,可是只有十五分钟!”

    望着古争离去的身影,司徒聪快意地笑了起来。

    “加油啊司徒聪,一定要把飞剑拔出来!”

    凡剑区发生的事情,藏剑峰下的众人自然也是看到了的,飞剑大幅度的震动,就说明它极有可能被拔出,这让司徒家人怎能不兴奋?

    但是,司徒家人的兴奋并未持续多久,司徒聪的那把飞剑,竟然在古争离开之后,震动频率逐渐减弱,并稳定在了一种似乎跟他“势均力敌”的程度。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藏剑峰下的司徒家人大声质问,而凡剑区的司徒聪已是满头大汗,他不明白这把千挑万选的飞剑,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如此不受控制?

    司徒聪有心想要放弃手中的飞剑,抓紧时间去寻找下一把,但所剩的时间已是不多,且能够被他御剑之术所撼动的这种飞剑,又是那么的难以寻觅!

    “混蛋,为什么会这样?”

    司徒聪大骂,他用力拉扯着飞剑,他在急迫着、坚持着、犹豫着、挣扎着。

    相对于司徒聪的煎熬,古争自然是非常轻松的,哼着小调的他也着实没有想到,司徒聪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赌约,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又是什么呢?

    “你以为你的长处很长吗?其实我比你的更长!”

    古筝回头,怜悯地望了眼挥汗如雨的司徒聪,再次装模作样的攀爬寻找了起来。

    当古争靠近藏剑峰的时候,器灵就有告诉过他,藏剑峰上的这些飞剑,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其中的一些奥秘,跟司徒聪所知的也基本一致。

    所以,作为一名修仙者的古争,凡剑区能够被他拔出的飞剑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而他既然能够拔出飞剑,通过一点仙力去加强飞剑的牢固性,这自然也就不是什么难题。

    普通的飞剑,古争想要获得,可以说是分分钟的事情,而那种有点灵气的飞剑,对于古争而言,想要得到同样也没有多少难度。

    完成五万人的鸡血汤考验之后,古争获得的仙技奖励名叫“落叶剑法”。而这个“落叶剑法”可不单单只是一套剑法那么简单,它其中也饱含着一些独到的御剑之术!

    古争现在修为尚浅,御剑伤敌同样也是做不到的,但做不到御剑伤敌,并不代表御剑之法不能用在有灵气的飞剑之上。

    有灵气的飞剑能够择主,这种常识外行人听了,很容易进入误区,以为只要有缘,飞剑自然就会找上门来。这种认知当然是错误的,如果这种认知正确,凡剑区的有灵气飞剑,也不会在末法时代,被人拿走的屈指可数了。

    其实所谓的择主,是需要修仙者以仙力施展出御剑之术。而被施展出的御剑之术,则会像是一张无形之网一般扩散,触碰到无形之网的飞剑,如果被网中的能量所吸引,便会自动飞出寻找源头!而这一点,也并不是什么多难的事。

    所以说,想在凡剑区得到有灵气的飞剑,除了达到修仙者级别,本身具备了仙力之外,其它境界的人,是想都不要去想的事情。

    不过,修仙者级别的存在,一旦踏足藏剑峰,基本上也都是冲着灵剑区而去的。

    古争有能力获得灵气飞剑,但是在凡剑区,这是一件绝对不能去做的事情,要不然被人盘问之类的麻烦,必不可免的将会出现。

    上次天山之行,古争已经收获了一把被他命名为“唐墨”的仙器,就是那把唐刀,古争给它起了一个很简单的名字,唐墨,所以凡剑区的这些飞剑,对他来说都没什么用。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戏也做的很足,古争握住了身旁一把锈迹斑斑的飞剑剑柄。

    “起!”

    飞剑在古争手下一番震动之后,古争大吼一声。

    “锵……”

    如同一声龙吟,白光从岩石中激射而出,在古争的手中,化为了一把寒芒刺目的飞剑。

    “咔嚓……”

    原本剑柄上生锈的部位,也在飞剑被拔出之后自动的开裂脱落,整把剑崭新的如同刚刚打造出来一般。

    “好!”

    “恭喜掌门,贺喜掌门!”

    藏剑峰下峨眉派的人,已经欢呼成了一片。他们是真的高兴,除了两位长老和古安,对古争有着绝对的信任之外,其余的那些峨眉弟子,心中还是相当没底的,毕竟这件事已不是简单的获取飞剑,而是关乎着进入蜀墟的名额!如今,古争又一次对着他们,将不可能变为了可能,这让他们怎能不激动?

    峨眉这边开心不已,司徒家那边的几人面如死灰。

    “时间还有最后一分钟,司徒聪你好好加油,我先离开凡剑区了。”

    经过司徒聪身边的时候,古争随手将飞剑挽出了八朵剑花。

    “可恶!”

    司徒聪冲古争离去的背影怒吼,随即,额头上青筋暴突的他,握紧手中剑柄,如同古争那般大叫了一声:“起!”

    司徒聪是拼了,他将十二成内劲都用在了御剑之术上,输是已经输了,可假如能够拔出飞剑,至少不会输的那么难看。

    “啊……”

    司徒聪惨叫,十二成内劲也未能将飞剑拔出,承受了反噬之力的他,当即有鲜血从口中喷出,身体也从高空向下坠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