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246章 值钱的麦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246章 值钱的麦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赵平川和赵平山对视了一眼,很意外古争竟然听到了他们刚才的谈话,不过还是齐齐点了下头。

    这也算是意外的收获吧,虽然还不确定,但至少是一个消息来源,比刚才那家小店还要好吃,古争已经很想去试试。

    刚才的小店其实味道并不是特别的差,只是食材限制了他们味道,没有好的食材,想成为同类种最好吃的并不容易,这类小吃虽然不像那些百年老字号,没有普通级别的食材很难超越,但最低也要达到次等。

    普通级别食材不好找,次等食材还是可以找到的,小吃节上古争都见了不止一种次等,上次杭城美食大赛,次等食材更是有很多。

    这说明,次等食材的使用,还是很广泛,当初古争第一个考验,就要求全部食材都在次等之上,他不一样完成了。

    古争脸上带着点笑容,有线索就要去尝试,这次的考验没有惩罚,但一样有时间限制,在限制时间内完不成,同样是考验失败。

    而且不管怎么说,能做出比刚刚那家小吃店还要好吃的拌面扁食,这就值得古争跑一趟了。

    “那能不能请两位告诉我这个乐家小吃的具体位置在哪,我很想去品尝一下。”古争也不拐外抹角,直截了当的说明了自己的用意。

    听到这话,赵平川眼前一亮。

    祁松县在环城的东边,泽丘县则在环城的西边,古争如果想要去祁松县,就必须要经过环城,而且现在天色也不早了,就是马不停蹄的赶到祁松县,也都到了半夜。

    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邀请古争到他们家做客。不得不说,在看过古争于杭城美食大赛上的直播后,赵平川和赵平山兄弟俩就对古争所做的美食念念不光。

    不管是极香化形的鸡血汤,还是不可思议的金龙飞天蛋炒饭,光是想想都觉得生了一肚子馋虫。

    这样好的机会,赵平川当然不愿意错过,他连忙冲古争点头说道:“当然可以,我老家就是祁松县的,对那边熟得很,古争大师若是想去的话,我可以负责带路的。”

    “这就不用麻烦了吧,我包的有车,可以自己去的。”

    古争想了一下,觉得这样有些打扰他们,就没答应。

    “不麻烦不麻烦,我们也是开车来的,正好也要回环城,都是顺路。再说了,祁松县是个小地方,乐家小吃的位置也很偏,一般人就是去了也摸不到在哪。”

    赵平川又说了一句,同时不停的给自己弟弟使眼色,让他也跟着劝劝古争。

    赵平山注意到自己哥哥的眼神,这才回过神,明白了哥哥的用意,赶紧跟着说道:“是啊古争大师,我哥说的没错,您要是一个人去,光找就得老半天,不如带着我们,也省得您跑冤枉路。”

    古争犹豫了一下,他们兄弟说的也对,不过先前才拒绝了他们的邀请,现在又请他们负责带路,古争也有些不好意思。

    看出古争的犹豫,赵平川一点都不在意,接着怂恿道:“古争大师,你是不知道,那个乐家小吃除了拌面扁食,还有几样小吃做的也很地道,不过我们是知道好吃也不知道到底哪里还吃,您带上我们一起去,也好给我们点评一下乐家小吃的美食,也算是让我们涨涨见识。”

    见他们兄弟俩说的这么诚恳,古争也就不再推辞,回去把钱给包车的司机师傅结算完,这才跟着赵平川兄弟俩走到他们停车的地方。

    别看他们穿的挺普通,可开的车子还真不便宜,那是一辆银白色的捷豹JX,在国内至少也要七八十万,算的上是豪车了。

    在去环城的路上,古争才了解到,他们兄弟两人合开了一家车行,主要代理的就是捷豹汽车,可以说环城所有的捷豹汽车都是从他们的4S店里买走的。

    因为现在车行有职业经理人负责管理,两个人空余出了大把时间,没事就经常会在周边城市旅游,到处品尝美食,两人也是纯正的吃货,吃过不少好吃的美食。

    说起祁松县的乐家小吃,他们能发现这个小吃店还真是个意外。

    那一次是赵平川因为点急事要回老家,可到了祁松县车子突然坏了,在等待拖车过来的时候,他就去路边的一个小吃店坐着休息休息,顺便要了碗拌面扁食吃。

    谁曾想,就是那一碗看似普普通通的拌面扁食,吃进嘴里却仿佛充满了魔力,让当时因为车子坏了而无比焦急的他一下子平静下来。

    那一碗拌面扁食,是他感觉自己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拌面扁食。

    之后,他每次返回祁松县老家,都要去这家小吃店要上一碗拌面扁食,连带着,他弟弟赵平山也成了这个小吃店的常客之一。

    但祁松县毕竟是个穷地方,这个乐家小吃店位置也偏,味道再好可也没什么名气,他们兄弟俩每次去吃的时候,店里基本上都没什么人,有也是附近的村民。

    赵平川和赵平山的确是看到深海狂鲨关于泽丘县那家小吃店拌面扁食的美食点评后,才赶到泽丘县,但这其中也是存了几分不服气的原因在。

    海狂鲨在那片美食点评里面的描述,说只有泽丘县这家小吃店,才能做出超过正宗沙县小吃拌面扁食的美食,可在他们看来,祁松县的乐家小吃店做的拌面扁食,才是真正超过正宗沙县小吃拌面扁食的美食。

    见这兄弟俩对祁松县的乐家小吃赞不绝口,古争的兴趣是越来越大。

    关于厨艺,古争并不担心,他现在只想弄清楚,这个乐家小吃店老板到底选用的是什么食材,才能做出比泽丘县那家小吃店还要美味的拌面扁食。

    “对了,你们既然经常去吃,那有没有问过那家店的老板,他们选用的食材都是什么?”坐在车里,古争忍不住问了一句。

    赵平川和赵平山齐齐摇头,他们俩之前是经常去吃,但还从未问过这类的问题。

    古争见他们不知道,也就不再多问,反正等到了祁松县找到那个乐家小吃店,品尝一下便什么都知道了。

    这天晚上,古争遂了赵平川赵平山兄弟俩的心愿,住在了他们家。

    两人很希望品尝到古争的蛋炒饭,愿意付出大价钱,只求古争满足他们吃货的心愿,这几个月古争的仙米储存了一部分,便给他们做了一顿真正的蛋炒饭金龙在天,也算是感谢一下他们所提供的消息。

    等到第二天一早,古争就在赵平川和赵平山的带领下,终于赶到了祁松县,找到了他们口中所说的乐家小吃店。

    “老胡,我们又来了,老规矩,拌面扁食,三碗!”

    赵平川一看就是这里的常客,还没进店,就大声的嚷嚷起来。

    “好嘞!”

    不一会儿,从店里走出来一个皮肤黝黑的年轻人,看着有些腼腆,最多二十来岁,分别端着三碗拌面扁食放在了赵平川和古争面前的桌子上面。

    古争很快先品尝了一口,紧跟着,皱起了眉头,再也动不下一筷子。

    “面条,自种粮食,传统石磨粘粉工艺,次等食材”

    “扁食,自种粮食喂养的猪肉,次等食材。”

    只吃了一口,古争就已经从器灵那得知了这碗拌面扁食的食材等级。

    这家小店看起来其貌不扬,可选用的食材等级要比泽丘县那家小吃店的食材等级高出不少。

    器灵这次还直接给出了食材的来历,没想到这家也是子种,古争发现,很多次等食材都是自种,或者周围有人种植养殖,次等食材因为其特殊性,无法像普通食材一样可以大范围的种植养殖,几乎都是小范围的。

    古争买的鸡蛋,香油是,吃过的年糕,还有杭城的小松面馆都是这样,这里也不例外。

    这一碗拌面扁食,虽说用的并不是最好的高山麦,也不是伊比利亚黑猪肉,但食材口感却非比寻常,让古争十分意外,不过只是食材的口感。

    他们自己种植的麦子,通过传统石磨工艺碾磨加工制作的面条和面皮,和最好的高山麦碾磨加工制作出来的面条和面皮相差甚微,而且在这猪肉之中,甚至还能品出一分高山麦的清香,让扁食馅儿与面条混搭的口感更为统一。

    如果古争没猜错的话,这做馅儿用的猪肉,不仅仅是这家小吃店老板自家养殖的家猪,而且喂食家猪的饲料也只用了自己种植的麦子,没有掺杂别的东西,才会让这猪肉馅儿食材达到这样的等级。

    面条和扁食的食材等级都很高,符合考验条件的食材等级,但……这碗拌面扁食的整体味道,却比泽丘县那家小吃店还要难吃。

    首先花生酱和辣椒酱的比例就不是很对,导致配料的味道压下面条的香味。其次,这面条在煮食的时候火候掌握的也不行,这就导致每根面条的受热程度不均匀,有的面条偏熟有的却偏生,一口面条咬下,严重影响了口感。

    最后就是这扁食,筷子稍用力夹一下,就会戳破面皮,这则说明扁食煮的时间过长,导致面皮儿有些侬了。

    仗着食材的优势,这碗拌面扁食味道也能算是说得过去,但对于古争这样精益求精的人来说,这一碗拌面扁食顶多算得上是填饱肚子的果腹之物,根本无法算作是一道美食。

    这样的味道,连泽丘县那家小吃店做的拌面扁食都比不上,和赵平川、赵平山兄弟两人先前吹嘘的话出入太大。

    如果先前不是赵平川兄弟在骗他的话,那么就只能说明,他们之前吃到的拌面扁食和今天吃到的拌面扁食,根本不是一个人做的。

    古争抬起头,看向赵平川他们兄弟两人。他们俩个还在吃,不过在吃的过程中神色并不对劲,没有那种味蕾被满足的享受感,反而眉头微皱。

    看来连他们也品尝出这碗拌面扁食并非是他们之前吃的那种味道,轻叹了口气,古争就知道,自己应该是猜对了。

    食材等级放在这,哪怕普通厨师做出的也不会这么差,所以古争才猜测他们要的这几份有问题,不是原来的厨师,很有可能就是一个新手,或者不太会做饭的人做出来的。

    毕竟这个乐家小吃就是祁松县一个路边小吃店,很简陋,厨师不在换个人很正常,别说他们这里了,就是古争的鸡血汤店,高长河真有事,别的人也会顶上去,高长河又不是铁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他也要休息。

    “古争大师,您怎么不吃了?”

    赵平山又吃了两口,余光注意到古争只吃了一口就放下了筷子,不由也停了下来。

    “你们之前这家小吃店吃的拌面扁食,一直就是这个味道吗?”古争反问了一句。

    “好像跟以前是有些不一样,没之前来的时候做的好吃了。”赵平山点了点头,也不由自主的放下了筷子。

    “这味儿是不一样!”

    旁边的赵平川闻言,又夹起一筷子面条,放在嘴里仔细的品了一下,越吃越觉得不对劲。

    他之前可是把这家小吃店的拌面扁食都快夸到天上去了,古争也是因为这个才改变了主意跟他们一起来了环城,可现在这个味道,根本当不起他们之前的夸赞。

    “古争大师,您先等一下,我去问问情况。”

    生怕古争误会自己,以为自己是在骗他,赵平川赶紧望向刚才给他们端面的那个年轻人,开口问道:“你爹今儿是怎么回事,做的拌面扁食味儿不对啊,去,帮我把他叫出来。”

    “我、我爹不在,店里,店里就我和我妈在。”

    那黝黑的年轻人先前还一脸轻松,可见古争跟赵平川他们三个一下都不吃了,顿时紧张起来,说话也都结结巴巴的。

    “你爹不在?那这面……”

    “是我妈做的。”

    赵平川愣了一下,这才找出这拌面扁食味道不正的原因,赶紧转过头跟古争解释道:“古争大师,这可不是我们之前来时候吃到的拌面扁食,之前都是这家小吃店的老板亲自做的,也就是这小子他爹,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他竟然不在店里。”

    古争早就猜出可能是这个原因,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并不在意。

    他就是为了来寻找美食的,这里的食材合格就已经很出乎他的意料了,既然真正的厨师不在,他完全可以等到这厨师回来。

    见古争没生气,赵平川松了口气,赶紧又追问那个年轻人道:“那你爹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

    “我也不知道,我爹没和我说。”这年轻人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

    “是赵老板又来光顾我们家生意了啊。”

    这时候,一个中年妇女系着围裙从小吃店里面走了出来,主动跟赵平川打了个招呼。

    赵平川、赵平山都是他们家的老顾客了,每次回来都要来吃一碗拌面扁食,他们之间也比较熟络,不过古争就面生许多,她从没见过。

    赵平川偶尔也会带几个朋友来他们小店吃饭,所以这老板娘就没太在意古争,见他们几个面前的桌子上,拌面扁食都没怎么动,一下就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带着几分歉意说道:“实在是抱歉,今天我们家老头不在,我也没我们家老头做的那么好吃,还请几位老板将就将就吧。”

    “这要是平时,我们将就将就也就算了,可今天不光是我们兄弟俩来啊。”赵平川苦笑了一声,摇着头说道:“我们倒无所谓,可今天跟我们来的这位大师可是非常了不起的美食家,人家可是专门来品尝你们家老头手艺的。他去哪了,赶紧把他叫回来啊!”

    “是啊嫂子,我哥可没骗你,这位就是古争大师,前段时间刚刚在杭城美食大赛上拿下了第一名的好成绩!”赵平山也跟着嚷了起来,还生怕这老板娘怠慢了古争,特意说道:“你们不是老抱怨开这小店不赚钱,可只要你们做的东西能入这位古争大师的眼,随便帮你们称赞一下,都可以让你们生意好起来,甚至远在京都的人都会赶来。”

    “这么厉害!”

    那老板娘大吃一惊,完全没想到被自己忽视的古争竟然这么厉害,而且看赵平川和赵平山兄弟俩的态度,这个古争好像比他们来头还大。

    “说京都可能夸张了,但环城附近,比如说申城应该会有不少人来品尝。”古争随意的说了一句,他不仅是个厉害的厨师,还是个美食评论家,他写的美食评论,申城看的人比较多。

    而且在杭城美食大赛结束之后,但凡是古争的美食点评文章,网上的点击一直都很高,各地喜爱美食的网友各地都有,说不准就有像赵平川兄弟这样的人,看到美食点评的文章,就忍不住赶过去品尝一下。

    “这可真是太好了。”老板娘有些欣喜,马上说道:“没事,你们要是不着急,就等一会儿,今天是有人来买我们家的地,我家老头回去和他们商量价钱去了,估计晚上就会回来,到时候我让他专门给你们做几碗。”

    “卖地?卖什么地?”赵平川愣了一下,好奇的问道。

    “还不是我们家的那十几亩地。”一说起这个,老板娘也是愁眉不展,唉声叹气的。

    “好端端的卖地做什么?”赵平山也好奇起来,他还记得自己之前曾听这家店老板说起过,他们家有十几亩地,也不算大,可却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他们家吃的米面,可以说都是靠着那块地的收成。

    “还不是因为我们家这小子。”老板娘叹了口气,眼睛瞟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个年轻人,接着说道:“他在申城上学的时候,处了一个对象,眼下也都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可人家姑娘是城里的孩子,不愿意嫁到我们祁松县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就提了一个条件,要在申城那边至少付个首付买个房子才肯嫁。我们老两口合计了一下,申城的房价那么贵,就算只是付首付,我们也拿不出来,这不实在没办法了,我家老头才想着,不行就把那块地给卖了,这样首付差不多就凑出来了。”

    “妈,别说了。”那个年轻人听见这话,头更低了,显然不想多谈这个事。

    “行了孩子,你也别有负担,咱家就你一个独苗,你只要好好跟人家姑娘处,过好自己的日子,别说卖地,要是不够咱就把这家小店也给抵了。”老板娘看着那年轻人的目光满是溺爱,还过去摸了摸他的头,让他别太有负担。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见是这个原因,赵平川也不好多说什么,和老板娘又闲聊了几句,回过头望向古争,征求道:”古争大师,这家店的老板晚上才回来,要不咱们晚上再过来一趟,反正环城离这里也近。不如趁下午这段时间,我们兄弟带您去环城其他地方转转?”

    知道人家有事,古争也没办法,只能等晚上再来。

    可就在古争和赵平川兄弟俩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阵拖拉机轰鸣的声音由远及,随着一股黑烟,一辆老式拖拉机停在了小店门口。

    拖拉机上,一个满脸是褶的黝黑中年人匆匆忙忙的跳了下来,正打算进店里的时候,才看见赵平川他们。

    “这不是赵老板吗,您又来我家吃拌面了。”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挤了个笑脸,跟着说道:“实在抱歉,今天我有点事,改天我一定亲自给你们做拌面。”

    说完,他都不等赵平川回话,朝着小店里面跑了进去。

    “这个人!”

    赵平川被弄得哭笑不得,转过头才对着古筝介绍道:“这人就是这家乐家小吃店的老板,姓胡,我们都叫他胡老头。之前我们吃到的拌面扁食,就是他亲手做的。”

    “他这么急匆匆的,是出什么事了吗?”古筝点了点头,好奇的望向小店里面。

    “我也不知道,等下他出来我再问问他吧。”赵平川和胡老头比较熟,打算等下去问问他。

    不止是他们,就连老板娘见到胡老头回来也十分意外:“你杂这时候回来了?地卖完了?”

    “我没拿身份证,怎么签合同卖地啊,这不我赶紧回来取身份证。”胡老头进了小店,就翻箱倒柜的找了起来,原来他是专程回来拿身份证的。

    “你说说你,卖地这么大的事,你还不带身份证。身份证在咱们营业执照的相框后面放着,我这就去给你拿。”老板娘赶紧帮他找出了身份,还不埋怨了他两句。

    “哎,我以前也没卖过地啊。”等着自己老婆去拿身份证,胡老头总算有时间可以喘口气了。

    “给你。”老板娘把身份证找出来,递给胡老头后顺嘴问道:“那十几亩地最后能卖多少钱,够给咱家小乐在申城付个首付不?”

    “说来真是奇怪,今天那群人跟着我去咱家地里看完,他们竟然只买咱家地里种的麦子,其他的一概不要,价钱也和买地的一样。”

    “怎么会这样?”

    老板娘顿时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世界上还有这种事。

    胡老头也搞不懂那群人到底想做什么,但转瞬,他突然想到了刚才在小店外遇到的赵平川,猛地拍了下大腿,拿着身份证就跑出了小店。

    古争这会儿还在和赵平川说话,就见胡老头满头是汗的跑了出来,张口就问道:“赵老板,你是大城市里的人,见过世面。我跟您打听打听,您见过有人不要地光买地里种的庄稼这种事没?”

    赵平川和赵平山兄弟俩的反应跟老板娘差不多,乍一听说这事直呼不可思议。

    但一边的古争听到这话,忍不住皱起眉头来。

    “胡老头,你家地里不会是种着什么黄金自己反而不知道吧?”赵平川打趣了胡老头一句。

    “我家的地,打从我爷爷那一辈人种的就是那一种麦子,从来都没变过,怎么可能种黄金。我这不也是怕上当,所以才想着来问问你们。”

    胡老头连连摇头,他活了大半辈子,也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花买地的钱,只买地里种的庄稼。这件事太古怪了,他也是怕遇见骗子,这才特意出来向赵平川兄弟俩询问一下。

    “我们也没遇见过这样的事情,等下你和他们交易的时候,注意看好钱,反正最后只要钱打到你的卡上,他们也没什么好骗你的了。”

    赵平川见胡老头还是挺看重这件事,也不再打趣他,很中肯的给了个建议。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我就是觉得有些不安心,要说我们家那块地值个几十万快钱,这我信,可地里种的那点庄稼卖几十万,我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安稳。”胡老头是个老实人,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并没让他觉得多开心。

    不弄清楚这其中的原因,他怎么也踏实不下来。

    “说的也是,对了,古争大师,您觉得呢?”赵平川也想不通其中的关键,只得望向古争,听听看古争又没什么高见。

    古争皱起眉头想了想,忽然笑了一声说道:“或许,胡老头家种的还真是金子也说不定。”

    “古争大师,您就别开我的玩笑了。”

    赵平川还以为古争是在拿自己打趣,苦笑了一声。

    “我没有开玩笑啊,若是十几亩高山麦,别说卖十几亩地的价钱,就是再翻上十倍,也完全说得过去。”

    古争摇了摇头,他可不是再开玩笑。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古争听到这家人要买地的时候还没多想,但当胡老头把买地那人的情况一说,他才意识到,胡老头家地里种的庄稼,绝非一般的庄稼。

    仔细一想就知道了,胡老头开的这个乐家小吃店里拌面扁食之所以那么好吃,除了高超的厨艺以外,最重要的就是食材。而之前器灵也鉴定过了,他们家的食材都是自己种植碾磨加工的面条和扁食,不用说,加工支撑面条的食材原料,就是他家地里种的麦子。

    胡老头家里碾磨加工的工具肯定不会太精细,可就是这样也能制作成达到次等食材等级的面条和面皮,可想而知他地里种的庄稼绝不会普通。

    真若是非常稀奇的庄稼,那价格自然也绝不会便宜,或许只用买地的钱买下这些,对那人来说还是赚了。

    “光在这猜也猜不出来什么,不如我们一起过去胡老头家的地里看看,也许就知道那些人为什么只买庄稼不买地了。”

    想到这,古争主动提了一个建议。

    赵平山和赵平川本身就很好奇,见古争也提议一起去看看,当然没有任何意见。

    “这位是?”

    胡老头认识赵平川兄弟俩,但不认识古争。赵平川兄弟俩是环城有名的大老板,能让他们那么尊敬对待的人,肯定也不简单。因此胡老头对古争也很客气,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位是?”

    “这位是古争大师,也是杭城美食大赛的第一名获奖者,这不也是听我们推荐你做的拌面扁食,专程过来品尝的。古争大师懂得比我们可多太多了,也许他知道为什么买你家地的人只要庄稼不要地。”

    赵平川都忘了胡老头还不认识古争,赶紧介绍了一下古争的身份。

    “原来是古争大师。”

    胡老头一听,脸上立刻流露出羡慕的神情来。他虽然只是个小吃店老板,但年轻时候在外面打工的时候,也曽梦想过参加美食大赛,只可惜他天资有限,做个小吃什么的还行,真要做大餐,那就完全无法应付了。

    知道了古争的身份,胡老头也就放心了,在他看来,古争作为专业顶尖厨师,一定见多识广,带着他一起去,或许真能知道哪些人只买庄稼不买地的原因。

    在他的眼里,能拿到杭城美食大赛第一名的人,就已经是顶尖专业级,是他仰望的存在。

    “那咱们一起坐我的拖拉机去吧,地里不好走,拖拉机反倒快一些。”

    让赵平川兄弟俩和古争坐上自己的拖拉机,胡老头也不再浪费时间,朝着自家那十几亩田地开去。

    胡老头家的地在祁松县边缘,靠近祁松山,沿着他家小店向北走不到两三里图,就能看见这十几亩地。

    他们家的地其实很好认,因为这片地的边缘是一条内河,内河的河道正好呈一个“U”型弯,弯内就是他家的这十几亩地。

    等他们赶来的时候,田地边上的陇线围着十几号人,这些人大多穿着灰色的长袍,正对着田里的那些庄稼指指点点,脸上的神情也很兴奋。

    而在这群人的后面,只有一个穿着黑西装的中年人,大概也就三十多岁,浓眉大眼的,看起来十分精神。

    他对田里的庄稼到不是很关系,反而一直盯着路这边,知道看见胡老头的拖拉机,脸上才多了几分笑意。

    轰隆隆的拖拉机声一路响着,胡老头快开到他们面前才停下来。

    下了车之后,胡老头也没去理那些穿灰袍的人,下了拖拉机就赶紧走到那个西装男人的身前,习惯性搓了搓手,不好意思的打了个招呼:“实在是不好意思,让你们等了那么长时间。”

    西装男摆了摆手,没在意这些小事,他的目光倒是停留在了古争身上。

    古争一下车,谁也没理,自己走到了田垄上,蹲下身子打量起田地里种植的那些麦子。

    轻风拂过,吹动麦穗沙沙作响,一阵若有若无的稻香随着这微风扑面而来。

    “器灵,这到底是什么麦?”

    古争也分不出这麦究竟是什么种类,干脆把鉴定的工作交给器灵。

    很快,器灵的声音就在他心中响起。

    “古占城麦,堪比高山麦的庄稼作物,现已经绝迹。”

    “你骗我呢吧?占城麦我知道,哪里绝迹了。”古争当然知道占城麦,这种麦产又称真腊麦,原产地位于今越南中南部的占城,故而以占城为名。这种麦种最大的特点就是高产,早熟且耐干旱,适应性强,生产周期短。自宋朝引进我国之后,就很快在很多地区推广起来。

    占城这个地方很特别,虽然地处亚热带,但却是稻米和小麦都可以种植,而且都不错,占城稻也是著名的品种。

    “我说的是古占城麦,而不是现在你所知道的那种占城麦。现在的占城麦,都是后天杂交培养出来的新稻种,已经不完全能称之为占城麦了。”

    器灵见古争竟然不相信自己的话,仔细的和他解释了一下现在的占城麦和古占城麦之间的区别。

    现在的占城麦,经过长期的发展,人们不断的进行了改良改种,使得它更能发挥出自己高产、早熟耐干旱、适应性强、生产周期短等等这些优点。但与其同时,这样的改良也使得占城麦和一般的麦种变得毫无差异。

    真正的古占城麦,既有江北小麦软糯的特点,也有东北小麦坚而香甜的特色,碾磨成面粉颜色偏黄,这正是因为其中蕴含了大量的维生素B等营养元素,食材等级堪比高山麦。

    至于被誉为稻中黄金的高山麦更适合做美食原料,还是说古占城麦更适合,现在已经没有定论。

    因为如今古占城麦已经绝迹,只有高山麦还有少量的种植。

    听完器灵的解释,古争怔了几秒钟,紧跟着震惊起来。

    原来这其中还有如此大的差别,怪不得,会有人花买地的价钱,来购买下这一片的稻种。

    这十几亩古占城麦,只要移植得当,完全就可以像是古争洪荒空间内的仙米一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这笔生意,准确的来说,是那人赚大发了。

    终于明白了这其中的缘由,古争不由的抬起头,望向正和胡老头面对面的那个西装男人。

    正好,那个西装男人也在打量古争,两个人四目相对,古争友好的冲他点了下头。

    在心中,古争还是挺佩服对方的。他之所以能看出胡老头家地里所种的这些麦苗是古占城麦,也是靠着器灵的鉴定能力,可对方显然是意外发现,并且二话不说就买下了这地里的所有古占城麦。

    只是,古争的友好示意并没有让那个西装男人放松警惕,他看着古争的目光还是充满戒备。

    “古争大师,你找出那些人只买这地里的庄稼而不买地的原因了吗?”

    赵平川看了半天也没发现这地里的麦跟普通的麦有什么区别,只是见古争好像有了眉目的样子,好奇的问了一句。

    “嗯,我大概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了。”古争也收回望向胡老头和那个西装男人的目光,点了点头。

    “真的,古争大师你看出来了!”

    没等赵平川说话,学着古争蹲在田垄上仔细观察地里麦苗的赵平山先惊呼一声,猛地站起身子望向古争说道:“这麦到底有什么神奇的地方,能比得上这块地的价值?”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古占城麦?”

    古争笑了笑,反问了一句。

    赵平川兄弟俩摇了摇头,要是找一辆汽车过来让他们兄弟分辨一下这是什么牌子什么价格,那轻车熟路,可要问他们关于地里的庄稼,这就强人所难了。

    古争也不卖关子,见他们摇头,就把刚才器灵关于古占城麦的鉴定结果重复了一遍。

    “不会吧,就算是古时候流传下来的占城麦,也不会卖这么贵啊?祁松县不是什么发达县,就是县里的土地也不值钱,一亩也就三四万的价格,等于说这一亩什么占城麦,就价值三四万?”

    “这哪是麦苗,分明就是黄金啊!”

    就是种植一些经济作物,一亩地也没有这么高的价格,除非炒作时期的蒜你狠,可那也没有这么贵,所以赵平川兄弟俩听完就立刻叫了起来,两人都有些不敢相信。

    “不然你们以为,真正的好饭店比如说米其林三星饭店,一道菜的价格为什么会那么贵,最主要的成本都在看不见的地方,比如在这食材的选择上。”古争轻吁了一口气,耸了下肩膀。

    他们就算再不相信,可这就是事实。

    其实也不难理解,越是好吃的食材,若越是难以取得,那价格就会不断攀升,正所谓物以稀为贵。高山麦最早的时候,也很便宜,只比普通的稻种贵一点点。可就因为高山麦的不易种植,以及对生长环境气候条件要求苛刻,导致产量逐年减少,价格才一步步炒了上去,最后得到了一个稻中黄金的称号。

    再拿眼下这十几亩的古占城麦来说,如果世界上只有这十几亩古占城麦,那它的价值一旦被发现,价格就会立刻抄上去。那时候别说一亩地的价格,就是十亩地,也未必能换的料一亩古占城麦种。

    但古占城麦毕竟不像高山麦那样的娇贵,高产耐旱适应性强的特点,注定它很容易推广。

    只要肯下人力财力,又有合适的地方,等过一段时间,这十几亩古占城麦就很可能变成一百亩,甚至上千亩,不过再多就难了,次等食材不是那么容易照顾的,再多,很有可能会管理不来,而且太多的麦种在一起,各方面的因素影响下,反而有可能降低食材品质。

    “这倒也是……”

    赵平川和赵平山互相对视了一眼,很快也想通了其中道理,这才收起了之前不敢相信的表情。赵平山还羡慕的看了一眼胡老头,心中升起一丝妒忌的情绪,嘀咕了一句道:“哎,胡老头这真是好运气啊,一直守着他们家这块地,终于守出了宝贝。”

    “也不能这样说,这古占城麦在他胡老头手里,就是普普通通的麦,值不了几个钱。但是在像古争大师这样识货懂货的人眼中,才价值万金。”

    赵平川和他弟弟想法就不一样,虽说心中也挺羡慕胡老头的这份运气,但并不妒忌。

    “赵哥说的不错,像这种好东西,只有放在懂的人手里,才能发挥最大的价值。”古争笑了一下,跟赵平山说道:“其实对普通人来说,麦最大的作用还是充当粮食,也就是我们大家现在生活好了,对美食有了更高的追求,才会让这些食材变得昂贵起来。”

    古争在这边和赵平川兄弟交谈着,那一边,胡老头跟西装男商量卖地的事情好像出了点情况。

    刚刚还一脸笑容等着签订买卖合同的胡老头,这会儿踌踌躇躇,神色犹犹豫豫的拿不定主意,也不知道在为难什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