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餮仙传人在都市 > 第243章 考验完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43章 考验完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是第一个明确知道鸡血汤食疗作用的,同时给自己带来好处的人。

    其实很多来喝鸡血汤,特别是喝了古争亲手做出来的鸡血汤的那些人,身体或多或少都会有一定的改善,有人感受到了但没想那么多,又或者想到了,但没那么在意。

    真正公开明确,并且表示感谢的,他是第一个。

    古争从厨房走了出来,外面还有很多看热闹的人,店长则跑过去带着男子的家人去挂锦旗,男子知道古争就是做出鸡血汤的人,急忙上前感谢。

    他说的都是真心话,胃病折磨了他二十多年,不是他本人,体会不到他那种痛苦。

    他去过太多医院,看过太多医生,也吃过太多的药,但胃病一直存在,反反复复,从没有真正治愈过。

    只是痛苦也就罢了,他的胃溃疡是越来越严重,弄不好就是胃穿孔,或者发展到更恶劣的程度。

    这种情况下,他很是担心,也留下了个心病。

    而这些心病,在昨天终于全部消失,他完全没有想到,医院医生做不到的事情,竟然被一个食疗给做到了,更没有想到,自己只是闻着香味感觉很好,去品尝自己喜欢的美食,竟然带给了他那么大一个惊喜。

    “谢谢,真的太谢谢了!”

    说完之后,他再次感谢,古争则微笑摇头,鸡血汤的老汤中他可是加了五种高级原料,尽管老汤有所稀释,但食疗的作用肯定还存在。

    不过不像他给梁老治病那样效果那么好,稀释之后的老汤,要多吃几次,多吃一些,才能有效。

    此人治愈的是胃病,又是顽固的胃病,想必吃过不少,吃了那么多,也算是他的忠实老顾客,真的能治愈这样老顾客的身体,古争也很是开心。

    挂了锦旗,店长脸上喜悦更盛了。

    市区不能燃放鞭炮,之前的声音其实都是录音机播放出来的,带着鞭炮也只是形势,其他很多顾客都在那议论,有人相信,也有人怀疑。

    但不管什么态度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店长又找了媒体朋友,很快有人将此事传播了出去,论坛,微博,朋友圈都有人转发,食疗能有这么好的效果,也算是一个稀罕事。

    一些有胃病的人,还特意想办法询问此人,问他是怎么治愈的此病。

    不管信与不信,这事一出,古争这里的生意确实有所好转,生意一好转,考验人数增长速度就下降,只剩下的八百人完成的速度变的更慢。

    五天之后,店里终于再次将五千碗鸡血汤全部卖完,这是攻击老汤事件后,第一次卖完所有的鸡血汤。

    店里的员工虽然很累,但却都有着喜悦,攻击事件并没有击垮他们,再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的情况下,能重新恢复到这个程度,很不容易。

    古记鸡血汤,生意又好了起来,每天都是排队,古争心里则暗暗叹气。

    考验时间只剩下了半个多月,可依然还有四百多人没有来吃过他的鸡血汤,现在每天增加的考验人数下降的很是厉害,昨天更是只有几十人。

    按照这个速度,完成考验依然有很大的可能,可同样有不小的几率完不成。

    “器灵,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加快考验速度?”

    晚上关店回去,进入洪荒空间,古争随意的问着。

    他现在每天都有半小时时间在洪荒空间,正常来说,这么长时间下来,他的餮仙仙诀早就该晋级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上次食修的缘故,他能感受到自己力量的增长,但餮仙仙诀却是一直停步不前。

    每天在洪荒空间,古争不用修炼,只需要站着就行,但现在他要**血汤来卖,每天进来后都不能闲着,基本都是去催熟仙鸡。

    “好的办法当然有!”

    器灵快速回答,古争精神则微微一振,他只是随意问问,没想到器灵还真有办法。

    “快说说,怎么做?”

    和器灵打交道这么久,古争对它有了一定的了解,器灵虽然平时有很多事不靠谱,但它说的方法很是有效,之前几次的建议,也都起到了不错的效果。

    “全面限购!”

    器灵的话让古争的脸色猛的一僵,他还以为器灵真有什么好主意,没想到又是这个,全面限购他不是没有想过,但根本不现实,这不是小店,而是一个大店,每天的顾客都有四五千人的大店。

    对这么多人进行全面限购,他们会把门给堵住,根本无法做生意。

    当初舒羽小店人少的时候限购,反应都那么大,古争很难想象,在这里实行全面限购之后,会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结果。

    “馊主意!”

    古争叹了口气,全面限购几乎不可能,其实能完成考验,即使关店他都不在意,但是全面限购,根本无法执行,限购之后,他们别想卖出去一份,那些闹的人就能让他们没有一点安生。

    “你不听完,怎么知道就是馊主意!”

    器灵很不服气的说了句,又继续说道:“这些天我一直在研究你们所谓的营销,感觉很有意思,洪荒虽然也有营销,但和你们相比,差的实在太远,你们这些营销手段真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我所想的全面限购,就是一种营销”

    “我们可以事先制造一个噱头,这个噱头我都想好了,很简单,让一个人写一封信给你们,说他很想喝鸡血汤,但每次来人都很多,他都没有喝到,很是失望,这个人最好是个孩子!”

    “他的信出来后,再让一些你们所谓的五毛党跟帖,宣扬这些没有时间排队,又渴望喝到鸡血汤的人,这个时候你就站出来,说为了他们,每天搞一次全面限购,不用全天,半天或者更短时间就行,今天是上午,明天是下午,后天是晚上,限购期间,所有喝过鸡血汤的人,都不能再次购买,他们想吃,在限购时间外再来!”

    “这样一来,就可以让很多没有吃到鸡血汤的人有了时间,你的顾客也不会反对的太厉害,他们可以在限购时间外前来!”

    器灵越说,古争的眼睛就越亮,还别说,这小家伙的主意真的不错,只是器灵这家伙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自己这些天可从没有看过什么关于营销的书,它怎么知道的那么多,连什么制造噱头,和五毛党都知道了?

    改天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审问审问它。

    器灵的建议真的很不错,其实它说的时候,古争就心动了。

    只是这个写信的托,古争不知道该去找谁,不信任的人不可以,可以信任的人吧,他身边又没有,很是苦恼。

    “这是你的事,你自己解决!”

    再次询问器灵的时候,器灵给古争这么一个回答,器灵只给出建议,具体怎么实施,完全要靠古争自己。

    古争没有生气,这样才对,管挖不管埋才是器灵的个性,它真什么事都帮古争做完了,古争还会怀疑,这个器灵是不是换了一个人。

    得,器灵不帮忙,古争还得靠自己,不过这个半天限购的的主意是真的不错。

    他如今没有完成考验的人数只剩下了四百多,限购半天或者更短时间完全没问题,只要给他们时间和机会,让他们来到店里就好。

    第二天一大早,古争就到了店里。

    今天古争是第一个来的人,昨晚想了很久,古争都没有合适的人,他也不适合去找策划公司来做五毛党,最后索性将难题交给常丰。

    他没给常丰解释,只让他照做就行。

    常丰这个合作伙伴有一点让古争最为满意,那就是无论古争做什么,他从不去反对,给解释就听,不给解释就做,就是古争做的一切事情,他都支持。

    有这样的合作伙伴,确实很幸福。

    在厨房呆了会,外面提前来的顾客渐渐多了一些,在开业没几天的时候,古争便接受了很多顾客的提议,将店的营业时间从八点提前到了七点半,这样可以让很多人把鸡血汤当作早餐来吃。

    即使提前到了七点半,依然有很多人提前赶来排号。

    “我真的有急事,拜托,帮帮忙,就帮我这一次好吗?”

    快到七点半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喊声,古争他们在厨房都听到了,高长河几人都做着自己的事,没有一个人去关注外面的情况。

    他们只是厨师,不是老板,他们的工作就在厨房,做好厨房内的一切就好。

    店里所有的员工都提前结束了试用期,试用期过后,所有人的工资都有了增长,高长河现在是店里工资最高的一个人,他的月薪是三万,不包括各类奖金和福利。

    店长是两万八,之所以低那么一点,是因为上次高长河拿命换来的,常丰了解过详细之后,才给这样的增加,虽然店长的表现也值得肯定,但毕竟没有高长河那么拼,做的也没高长河那么好。

    因为这样,让高长河这个厨师长的工资,高过了店长。

    店长并没有任何的反对,其实能有现在这个样子,他已是很满意,那一天高长河的表现他是完完全全看到的,给高长河比他更好的待遇,他一点也不嫉妒。

    在他看来,那就是高长河应得的。

    古争走到厨房外面,店长正在安抚一个人,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正在那哀求着,脸色很红,看起来有些着急的样子。

    “我不是没有提前来,而是路上出了点事,我妈已经喝了五天的鸡血汤,身体改善很好,我和严老板交流过,他说鸡血汤要连着喝效果才会更好,最少也要连续七天,我妈妈还差两天就能连续七天都喝到鸡血汤,如果中间间隔,她又要多喝几碗才行,我们家经济能力有限,今天能不能让给我一份,求你们了!”

    男子在那快速的说着,古争出来的晚,店长见他出来,急忙上前解释。

    感受到鸡血汤给身体带来好处的,不止昨天那一人,昨天那人姓严,他是第一个公开表示感谢的人。

    这个男子也感受到了,但不是在他身上,而是在他母亲身上。

    他是一个孝子,母亲离婚后单独拉扯他长大,现在他也结婚生子了,对母亲特别的好,母亲当年因为劳累,留下了头疼失眠的毛病。

    头疼的厉害的时候,恨不得去撞墙,而失眠更为痛苦。

    他母亲平均每天睡眠时间不足一小时,严重的失眠让他的精神状态很差,他是孝子,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但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他们也看过很多医生,一直都没有改善。

    男子是多次闻到香味,最后咬咬牙,来给他母亲买了一碗鸡血汤,八十八的鸡血汤。

    母亲精神差,胃口也不好,人很瘦,他是想着鸡血汤这么香,母亲应该会喜欢,那时候店里还没限制打包,他买回去让母亲喝了,没想母亲居然一次给喝完了。

    他的母亲,很久没有这样吃过东西。

    后来店里限制外卖,他有时间就带着母亲来,没时间就带个饭盒来打包,店里对打包有限制,但不限制你吃不完的打包,他就利用这一点,给母亲继续带着鸡血汤。

    没多久,她母亲脸上就有了红润,气色也变的更好,虽然依然有头疼和失眠的老毛病,但却比以前好一些,晚上还能多睡一会。

    这个发现,让他很是欣喜,哪怕自己赚钱不多,也是尽可能带母亲去喝鸡血汤。

    他因为去的次数多,在店里还认识了一些人,大都是感觉身体有改善的人,其中就有严老板,也就是昨天来送锦旗的那个人。

    根据他们所说,鸡血汤食疗效果最好的,是八百八十八的那种,虽然价格很贵,但效果非常的明显。

    严老板自己做过验证,八百八十八的鸡血汤要连续喝,不能停,最少也要七天之上,只要一停效果就会大打折扣,而他因为经济问题一直犹豫,没有个母亲买,同时也有每天很难买到八百八十八鸡血汤的原因。

    老汤攻击事件出来后,八百八十八的鸡血汤也变的好买一些,严老板就鼓励他,真想让母亲好起来,就不要怕花钱,买贵的,先连续喝上一周,甚至是十天。

    那个时候严老板还没去做最后的检查,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基本上是好了。

    八百八十八的鸡血汤好没在那么紧张,每天不早早卖完的时候,又有严老板和其他人的例子,他咬了咬牙,终于开始给母亲喝古争亲手做的鸡血汤,这鸡血汤的效果确实很明显,只喝了五天,母亲头疼就减缓了很多,而且昨晚居然睡了四个小时,今天的精神特别好。

    母亲身体改善,他很开心,今天一大早又来买,可没想路上出了个小车祸,耽误了他的时间,来到这里之后,古争的鸡血汤居然卖完了。

    他不像严老板那样有钱,每个月只有五千左右的薪水,还要养家,还要给母亲买鸡血汤,他的压力很大,而古争鸡血汤不连续喝,一断的话,就会影响效果,所以他才会在这里哀求,希望有人能让给他一份。

    听完他的描述,店长很感动,也很为难。

    古争的鸡血汤一直都是七点半开始做,八点差不多端出来,可以提前购买,但基本都是同时送上来,以前古争的鸡血汤都是店一开门就被预定出去,这些天生意差的时候,古争的鸡血汤也受到了影响,但每天依然能够卖完。

    基本上都是早早的卖完,他做的鸡血汤,味道实在是太好。

    今天早上也是,七点半开门后,没几分钟古争的鸡血汤就全被订走了,这人平时来的都很早,但早上却出了点事,一辆车把他们给碰倒了,他骑的三轮车,带的是他老母亲,他没事,但担心母亲有事。

    确定母亲没事之后,他才再次赶来,但时间晚了一些,古争做的鸡血汤,最后一碗都被人预定了。

    他的母亲已经连喝了五天,身体有了很大的改善,他原本计划是连喝七天,七天不够就十天,不管能不能治好他母亲的病,最多只能喝十天,十天之后都停下,因为他没钱了。

    不过按照严老板自己做试验总结出的经验,能连喝十天,一般的小毛病基本都能解决,只是一定要连续,中间断一天,就等于重新开始。

    他没那个财力,也没那个精力,重新再来一次了。

    “老板!”

    店长正为难间,正好看到古争站在一旁,急忙叫了声。

    从内心来讲,他是愿意给这个孝子一份鸡血汤,可其他买过古争鸡血汤的人没有谁说愿意让出来,古争的鸡血汤卖的最火,很多人都是早早前来,就是为了买上一份。

    价格虽然贵,但因为味道特备的好,并没有让顾客有意见。

    所有吃过古争鸡血汤的人,都一致认为,这是他们吃过最好吃的食物,没有之一,既然是最好吃,那价钱贵点也就没什么,一分价钱一分货,美食行业也是,一分价钱一分味道。

    也正因为如此,好吃的东西谁都不愿意放弃,更何况,这好吃的东西还有食疗的作用。

    “既然卖完了,今天就算了!”

    古争的话让店长心里猛的一阵失望,卖完就算了,这等于说,如果没有人让出自己购买的那一份汤,这个孝子的母亲今天就喝不到古争做的鸡血汤了。

    喝不到,等于说想要食疗效果更好,就要重新开始,要是有钱的家庭也就无所谓了,可这个孝子家庭明显一般,浪费五天,对他来说可是不小的压力。

    “老板,我求您了!”

    孝子猛的想要下跪,他的压力是真的很大,给母亲喝鸡血汤来治疗头疼以及失眠,他老婆是极度反对,更不用说,还要花去那么多的钱。

    前前后后,他给母亲买鸡血汤,已经用去了接近一万块钱,他手上是真的没钱了。

    孝子并没有跪下来,他的身子刚想下弯,就被古争给拦住了,古争的速度可比他的快的多,这里又是店里,怎么可能真让他跪下。

    “你放心,会有办法的,先回去吧!”

    古争又说了句,同时还皱了皱眉,也不知道这男子是常丰从哪找来的,演技是真的不错,让他都快相信了。

    昨天古争给常丰打了电话,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他说写信并不好,他会想个更好的办法来实施,古争也没在意,今天一大早这孝子就来了,现在来看,常丰找的这个孝子,确实比直接写信好的多。

    孝子虽然是买的他鸡血汤,但同时也代表了很多人的心思,很多人想吃,却没时间,没办法排队,利用这件事作为引子,他的半天全面限购计划,就可以实施。

    “老板,求您了,只求您今天让我妈妈能继续喝到鸡血汤!”

    男子又悲愤的喊了声,周围的人都是一脸同情,可惜那预定了古争鸡血汤的人愣是没有说话,他们之中有人也想要食疗作用,有人纯粹是不舍。

    同情归同情,但这么好的东西让他们放弃,却不愿意。

    “晚上下班你再来吧!”

    古争眉头一皱,戏演的很不错,但是有点过了,他不喜欢被人纠缠,时间长了别人会觉得他过于无情。

    让他下班再来,是让常丰来处理此人,告诉他眼下的戏演的已经足够。

    “晚上下班再来!”

    男子眼睛猛的一亮,仿佛想到了什么,急忙点头:“谢谢,谢谢老板!”

    有了古争的话,他很快离开,店长也是一脸欣慰,同时很是敬佩的看着古争,卖出去的东西,肯定不能再去要回来,古争每天做的只有十份,没有办法再多出来,真那样做也是对其他顾客的不公平。

    他原本想着,古争是不是要破例,多做一次。

    不过根据他的经验来看,这样很难,古争的原则性很强,他定出的规矩让他自己打破,几乎不可能。

    那会的他还在为孝子遗憾,恐怕今天他母亲真的喝不到鸡血汤了。

    可没想到,古争居然让他下班再来,下班再来,不是营业时间,古争无论做多少都不没有违反规定,还帮助到了这个孝子,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

    这说明古争很认可这个孝子,采用的折中的办法。

    他压根不知道,古争就不是这样的想法,纯粹是为了先将这人打发走。

    孝子走了,店里重新恢复平静,今天的店和昨天没什么区别,有也就是多了一面锦旗,只有一面,孤零零的挂在那里。

    但店长相信,以后体验到好处的人越多,他们的锦旗就会越多。

    晚上八点出头,五千份鸡血汤就全部卖完,卖完的时间开始提前,这是个好现象,每个人都相信,他们很快又会恢复到每天下午四点卖完那样火爆的生意。

    “古争,我安排好了,明天会有人去抗议,一群人都去抗议,还会带着很多工具,气势会直接造上来!”

    古争正准备召集人开会,制定半天全面限购的规则,突然接到常丰的电话。

    “抗议,抗什么议?”古争一脸茫然。

    “你昨天说的那个,我想来想去,声势一定要闹大点才行,我会安排一两百人去,你放心,这些人的出现不会让别人怀疑!”

    常丰快速说着,古争则愣在了那里,急急问道:“你的意思是,我昨天给你说的事,你还没做?”

    “没有,我今天可是想了一整天,这方法不错吧!”

    常丰快速回答,古争整个人都呆住了,常丰没做,那今天上午的孝子就不是他安排的,不是他安排的,那就是真的了?

    那个孝子的事,居然是真的,古争可是一直都以为,那是常丰安排演员,而且还是专业演员。

    真因为一直认定那个孝子是演员,所以他并没有感动。

    可怎么也没想到,那不是常丰找的演员,而是真实的事,只能说赶的太巧,古争正好找常丰来做这件事的时候,他出现了,造成了这样一个误会。

    难怪他会那么卖力,一直恳求,人家根本就不是在演戏。

    “老板,人都齐了,开会吗?”

    店长走了进来,古争急忙对常丰说了句,常丰的准备不用了,有这个孝子在,理由已经有了,再来抗议完全没有必要。

    而且开会就是要吩咐全面限购的事情,限购明天就要开始,常丰所找的人确实不在需要。

    “那个人来了吗?”

    古争先问了句,店长先是一愣,马上点了点头,说道:“来了,刚刚到,我告诉他我们要开会,让他稍稍等一会!”

    “开会推迟,你先让他等着吧!”

    古争转身走向厨灶,这是一个真正的孝子,孝顺的人品性都不会太差,古争又把他当成了演员,心里有着一点愧疚,索性先帮这孝子完成心愿。

    还好他白天没有直接让人离开,让他晚上再来一次了,那样就让人家太伤心了。

    开火,煮汤。

    古争亲手做的鸡血汤,香味再次散出。

    现在的香味依然是那么浓,不过周围的人都已经习惯了,他们都知道了香味的来源,很多人还特意来品尝过这里的鸡血汤。

    也可以说,没有古争做出来的香味,鸡血汤一开始是不会有那么好的生意。

    这样的价格,就足以吓跑很多的人。

    很多附近的人还都疑惑的走出门,平时的香味都是在早上,怎么晚上也有了,这可是之前从没有的事。

    这些人也只是疑惑,并没有去寻找,知道了香味的来源,很多人也淡然了很多,最怕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好奇心能让一些人恨不得去撞墙。

    外面,孝子激动的握着老母亲的手。

    古争的鸡血汤很快做好,一大碗给端了出来,分量比他们平时买的多出了很多,不仅他的母亲有,古争还盛出一份,让孝子来吃。

    这也算是他误会的一个补偿。

    孝子不断感谢,古争则没在意,让店长着急人开会,当着所有人面,他宣布明天开始实施新的规定。

    古争说,今天的孝子事件,给了他很大的感触,也暴露了他们店很多问题,他们店的生意是好,但还有很多吃不上他们鸡血汤的人,这些人不是没有金钱,也不是不知道这里,而是实在没有时间。

    孝子不是新顾客,但他也是因为时间缘故,错过了购买最好的鸡血汤,只能去哀求,可所有购买了高价鸡血汤的人,竟然没有一人愿意帮助他,这已经很说明了问题。

    由孝子事件,古争想起之前几天食客的议论,很多来喝鸡血汤的新客人,都说之前不是没来过,但每次来人都特别多,他们又没这个时间等,没办法只能离开。

    古争的愿望,是想要让更多的人吃到他们的鸡血汤,所以以后每天拿出一部分时间,只卖给新的顾客。

    明天第一天实施这个规定,所以时间安排在了晚上七点后,也就是七点到九点这两个小时。

    明天的限购,古争只准备了五百份鸡血汤,准备了这五百份之后,七点之前只要卖够四千五百份,就不在向外出售,留足晚上限购可以销售的鸡血汤。

    而第一天的时间定在晚上,也能让白天去的人有个心理准备。

    明天是晚上,后天则是下午,下午四点到七点三个小时,只卖给新顾客,大后天是中午一点到下午四点,以此类推。

    限购政策,明天正式公布给所有的顾客。

    古争说的时候,店长就张大了嘴巴,他还以为古争把他们留下有什么事,没想到却是这么一个炸弹,限购,快餐搞限购,闻所未闻。

    “老板,我们怎么知道谁吃过,谁没有吃过!”

    店长硬着头皮,反问了一句,他现在也知道了店里的情况,另一个老板是完全支持这个,只要古争说了什么,哪怕是要把店卖了,那边都会支持。

    所以他压根不用想着去反对,古争的要求,只能去执行。

    “这点你们不用担心,我会在外面亲自把关!”

    新的规定吩咐下去,也让所有人明白,如何去和客人解释。

    店长会去打印新规定的通知,会打印一个很大的海报出来,然后粘贴在显眼的位置,明天一天还要不停的对客人解释。

    因为这个规定不是一天,明天开始,连续一周都是试运行。

    先限购一周的时间,也是古争的考虑,看看这样对考验是不是真的有效,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效果,到时候还有时间做别的改变。

    第二天上午,这个规定就被贴了出来,一些来的早的顾客都看到了,全都感到无比新奇。

    白天很多人都在议论这个新规定,还有一些人把新规定发到网上,引来很多人的探讨。

    一个快餐店,为了让一些新顾客有时间吃到他们的美食,开放时间来给新顾客,对这样的事情褒贬不一,有人赞扬也有人反对,更有人说是作秀。

    对这些古争都没有任何反应,外面讨论的人越多越好,这样就会有很多人知道他开放了时间给新顾客,那些虔诚祈愿,想吃却没时间的人,就有了机会。

    晚上七点,限购时间开始,古争准时走了出来,直接站在了门口。

    有不少之前吃过,故意装做新顾客的人都被器灵识破,很礼貌的被拦在了外面,一些人笑笑离开,也有不理解的人骂骂咧咧的走开。

    七点到九点,两个小时,店里只卖出去了一百五十一份鸡血汤,准备的五百份根本没有卖完,生意猛的下降了很多。

    生意下降,古争心里在满是惊喜,一百五十一人,居然有六十个都是拥有考验资格的人,他剩下的四百多没有完成的考验人数,下降到了三百多。

    器灵的建议非常好,确实有很多想来,可完全没时间的人,这还是晚上,要是白天也能继续,相信考验人数会继续下降。

    有效果,古争就会继续,第二天下午四点,限购再次开始。

    下午的限购,知道的人更多,有些人还好奇过来尝试。

    他们很想知道,店家如何能够知道来的人是否买过鸡血汤,难不成他们这里还有什么面部识别系统,买过鸡血汤的人都有记录?

    可就是那样,也不可能百分之百确定。

    好奇的人不少,因为是下午,至少上百人来做了尝试,全被器灵给揪了出来,无一例外,而没有来过的人,真的可以买到鸡血汤。

    有人带着没有来吃过鸡血汤的朋友做试验,他被拦住了,朋友却进去了,很是惊叹。

    下午三个小时,一共卖出鸡血汤两百六十碗,其中拥有考验资格的足足有七十人,考验人数只剩下了293人。

    限购,依然在起着作用。

    第三天,限购是在中午一点到四点,卖出五百八十碗,主要是因为有一点到两点这个午餐时间,五百八十碗,考验完成人数是101人,还剩下192人。

    第四天,限购时间是中午十点到一点,卖出七百碗,完成考验93人,剩余99人。

    连续三天,考验人数虽然有波动,但却一直都不少,器灵的限购主意真的给考验很大的帮助,这种时间段的限制,而不是全范围的限制,加上古争给的理由很高大上,让很多顾客都能接受,能够理解。

    虽说有不少顾客有意见,但总体来说还好,没有什么闹事的人。

    99人,三天就让考验剩余人士下降到十位数,古争对完成考验更有信心。

    第四天,限购时间是早上七点半到中午十点,因为提前几天就做了安排,通知了大家,所以知道限购的人很多早上都没去,即使如此,早上还是卖出了八百多碗鸡血汤,当天完成考验人数73人。

    这样一来,没有完成考验的人数只剩下了26人。

    考验时间,还剩下十二天之多,这次的考验,古争完全有信心能够完成。

    第五天,限购继续,重新回到了晚上,晚上比第一次限购卖的多一些,不过只有六人拥有考验资格,五万考验人数只剩下了二十人。

    这几天的白天,考验人数都已经停止增加,只有限购的时候才会出现。

    考验继续,距离考验结束第十天,再次完成七人,还差十三人完成考验。

    倒数第九天,完成考验人数增加五人,只剩下了八个人,这次的考验就彻底完成,八天,完成八人,等于一天只要能增加一个,这次的考验就可以顺利通过。

    倒数第八天,第七天,都有增加,到了倒数第五天,限购时间内,一人喝过鸡血汤后,古争的脑海种猛然响起了器灵的声音。

    “餮仙传人,恭喜你,虔诚祈愿的五万人全部品尝到了鸡血汤,你为他们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五万人的愿力,全部返还给你!”

    随着器灵的话,古争看到他的上空有一片白茫茫的光点,这些光点来到他的头上,迅速钻入他的脑海。

    古争这会就在厨房内,里面不止他一人,不过其他人都没有任何的反应,仿佛只有他自己才能看到这些光点。

    白色光点飞入古争脑袋后,古争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要说有,就是眼睛变的更明亮了,看东西变的更清楚。

    “这就是愿力吗,愿力有什么用?”

    古争心里问了句,五万人的愿力,也不是小数吧,怎么一点变化和感觉都没有。

    “愿力不能增强修为,但却可以增强五识的能力,并且可以积累在第六识上,当第六识的远离积累达到一定程度,便可以彻底激活第六识,愿力更多的时候,还有可能激活第七识!”

    器灵给古争解释,古争并不清楚,其实愿力在洪荒是很好的东西,很多大罗金仙都需要愿力,他们想获得纯净的愿力,就去洪荒的凡人世界做一些对凡人有利的事,让凡人对自己祈愿,从而获得愿力。

    地球上也有,人们对神明祈祷,那些神明如果存在,都可以获得愿力。

    “等等,你说的第六识和第七识又是什么东西?”古争急忙问了句,器灵的解释他根本没有听懂。

    “凡人有五识,而仙人有八识,第六识为意识,有些凡人可以不小心触发第六识,但只是触发,而不是激活,只有仙人才有可能激活第六识,仙人想要激活第六识,就必须要有足够的愿力!”

    “愿力增强第六识,然后在激活第七识末那识,在洪荒仙界,想要达到圣仙境界,必须激活第八识,不过这些距离你都很遥远,你现在只要知道,远离可以帮你增强基础五识,可以激活你的第六识就可以了!”

    器灵给古争解释,激活第六识需要庞大的愿力,这么一点根本不够,而且现在的古争连炼精化气的境界都没到,告诉他这些也没用。

    之所以解释,还是因为这次古争收获了愿力。

    “说的那么复杂,直接说增强五感,还可以激活我第六感不好了!”

    什么五识,六识古争真不清楚,但他说的这些分明就是人的五感和第六感,五感很简单,其实更通俗的说法就是五觉,分别是味觉,嗅觉,听觉,视觉和触觉。

    五觉之上,就是第六绝直觉,又称为预感,或者器灵的说法,第六识,意识。

    不管什么名字,意思都是一样,这是古争的理解,器灵这次懒得搭理他,没给他继续解释,不过古争的理解确实是对的,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理解。

    愿力可以激活第六识,确实是个不错的东西,第六识很厉害,如果有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可以提前预知,很多仙人之所以知道自己大限即将来临,也都是第六识激活的原因。

    可惜激活第六识需要太多的愿力,具体需要多少器灵压根就没提,古争问它也不说,只好作罢。

    “器灵,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见器灵久久没有说话,古争突然问了句。

    “你放心,我没忘,难道你要在这里接受奖励?”

    器灵有气无力的回了句,古争讪讪笑了声,在这里肯定不行,接受奖励肯定要进洪荒空间,他在这里突然消失在出现,会把厨房内所有人都吓住的。

    不过他确实是在提醒,考验既然完成,可别忘了他的奖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