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1094章 这才叫真本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94章 这才叫真本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梁磊年轻时候是干架的一把好手,初中开始每天在家门口耍五六十斤一个的石墩子,打起架来,不怕见血,所以在周边乡镇算得上一号人物。后来梁磊跟琼金的一些江湖人物走到一起,坐实了地位,身边开始招纳小弟,自己不用亲自动手,久而久之,酒色已经掏空他的身体,看上去强壮,不过是养了一身呆肉而已。

    苏韬一脚就将他踹飞出去,梁磊后背撞在贴了墙纸的墙壁上,因为浴室包间都是用木板隔出来的,根本不结实,咚的一声巨响之后,竟然正面墙破了个大洞,吓得隔壁的客人和按摩妹惊呼出声。

    那客人裤子已经脱了,看到梁磊口喷鲜血的样子,竟然吓得光着屁股朝外跑。

    梁磊好不容易从地上爬了起来,苏韬又是一脚,鞋底印在了他的脸上,梁磊只觉得整张脸跟扁了似的,闷闷沉沉,如同被铁锤重重敲打,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梁磊行走社会,揍过人,也被人揍过,不过,还是第一次被揍得这么惨。

    苏韬朝田诤招了招手,道:“敢不敢打人?”

    田诤有点紧张,他算是个好学生,从小到大成绩优秀,平时跟人说话也很客气,即使跟别人闹过矛盾,顶多嘴上争吵两句,还真没动过手。

    不过,田诤这个时候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苏韬笑道:“抽他两个耳光。”

    田诤犹豫不决,梁磊虽然鼻青脸肿,但余威还在,今天他是打了梁磊,但日后报复自己和父母,那该如何是好呢?

    苏韬看出了田诤的心思,沉声道:“想要不被人欺负,那就得展现自己的勇气和力量。你今天不把他打得心服口服,他早晚还是会找你算账。”

    梁磊稍微清醒了一点,咧嘴一笑,将满嘴的血水吐在地上,冷笑道:“田诤,你想好了。这家伙可以一走了之,但你妈、你爸还有你,难道也能离开这里?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早晚要让你全家跪在我面前磕头认错。”

    面对梁磊的威胁,田诤鼻尖都是汗,内心天人交战。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知道田诤还是没有勇气,正准备再踹梁磊一脚。

    田诤啊啊狂叫两声,挥舞着拳头,朝梁磊扑了过去,拳头如同雨点砸在梁磊的身上,差不多一分钟过后,苏韬赶紧将田诤给拉开,这家伙力气不算小,继续打下去,别把梁磊给打死,闹出人命,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梁磊被打得只剩下一口气,苏韬并没有打算饶过他,大声喊道:“小妹,你还要不要工资了?”

    那小妹一直外面守着,不敢露面,等苏韬喊她,才缓缓站出来。

    苏韬将气息奄奄的梁磊给提了起来,道:“赶紧让财务把人家的账结清了。你好歹也是个男人,知道什么钱能赖,什么钱不能赖吧?”

    梁磊被田诤乱揍的那几下,是彻底怕了。苏韬出手有分寸,知道哪儿打了会疼,但不至于要命,但田诤是个嫩头青,完全不知道哪儿是要害,刚才自己差点就被他揍得背过气了。

    苏韬见梁磊不说话,以为他还想试图反抗,抬起脚精准地踢中他胯下,梁磊只觉得命*根子如同炸裂一般疼痛,下半身的肌肉因为剧痛开始抽搐,整个人捂着小腹,跪在地上。

    “我这就安排人给工钱。”梁磊不想再受皮肉之苦,只能暂时妥协。

    这种洗浴中心,其实也没有专业的财务人员,前台收银的工作人员,负责这里的财务工作,梁磊现在只想赶紧请走苏韬这尊瘟神,让人直接在收银柜里取出那小妹的工资,还多给了一千元违约费用。

    小妹拿到钱之后,激动得不行,不停地向苏韬和田诤道歉。

    苏韬习以为常,田诤却是特别高兴,成功帮助一名失足女,让他充满了自豪。

    处理完小妹的事情之后,苏韬琢磨着从梁磊的口中问出郑嘉的底细,“你表妹肚子里的孩子是郑嘉的种吧?”

    梁磊苦笑道:“我妹不是没怀孕吗?”

    田诤指着梁磊的鼻子骂道:“她真的怀孕了。不过,孩子不是我的,而是郑嘉的。”

    梁磊意外地望了一眼田诤,哑声道:“妈的,郑嘉那混蛋,竟然玩了我妹。”

    田诤叹了口气道:“现在郑嘉要袁歆把肚子里的孩子流掉。袁歆问过医生了,如果她流掉这个孩子,未来可能永远不会再有孩子了。”

    梁磊摇头苦笑道:“郑嘉是不可能负责任的,袁歆绝对不能生下这个孩子。”

    田诤愤怒地拽住梁磊的衣领,道:“既然知道那是个混蛋,为什么还要将袁歆介绍给他?你这不是故意将她推到火坑吗?”

    梁磊嘴角抽搐一阵,不屑地嘴横道:“你算个什么狗东西,袁歆就是跟了郑嘉,当个情妇,也比跟你这个穷鬼要好。你这小子咋就没自知之明呢?袁歆一直就是将你当成备胎,从来没有喜欢过你。你以为她真想跟你结婚吗?不过是想让你当挡箭牌、背锅侠而已。”

    面对梁磊毫不留情地嘲讽,田诤几乎要失去理智,狠狠地扬起手掌。

    苏韬拦住了田诤,淡淡劝道:“他是想激怒你。你真打了他,就是中计了。你不仅要学会自信,而且还得知道制怒。克制自己的情绪,才是真正的成长。”

    田诤重重地吐了几口恶气,指着梁磊的鼻子,冷声道:“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们所有人刮目相看,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

    梁磊哈哈笑了两声,显然是在刺激田诤。

    田诤捏紧了拳头,这次却是忍住了。

    “冤有头债有主。我的名字叫做苏韬,这是我的名片,如果要报仇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至于田家,我奉劝你们一句,动了他们的话,掂量一下后果。”苏韬继续收拾梁磊没有任何意义,他之所以表明自己的身份,是为了保护田家一家人。

    这家人很普通,但很善良,即使没有吕诗淼这层情分,苏韬也会愿意出手相助。

    等苏韬和田诤离开洗浴中心之后,梁磊在几个员工的帮助下,好不容易穿上衣服,然后一瘸一拐地上了面包车,他伤势很严重,有几处已经骨折,必须要到医院紧急处理才行。

    在医院治疗一番治过后,梁磊身上绑上了厚厚的石膏和纱布,他内心还是有些不服气,给自己一个兄弟拨通号码,此人也是琼金有名的大哥级人物。

    “磊子,刚看了朋友圈,你这是常在河边走,导致落了水,浑身湿透了啊?竟然被人送到医院了。”熊哥笑着打趣道。

    “唉,别提了,我这不是掉河里,而是掉粪坑了。熊哥,帮我查个人。名字叫苏韬,一家中医馆的负责人,那医馆总店在汉州。”梁磊低声说道,“我这伤就是拜他所赐。”

    “汉州我熟啊,每个月至少要去两三次。”熊哥拍着胸脯打包票,“我尽快给你消息,你好好养伤,明天我让人给你送点鸽子汤和骨头汤,好好补补。”

    “那就先谢了啊。”梁磊松了口气,笑道。

    苏韬在汉州已经算得上家喻户晓的人物,但在省会琼金,没有那么大的影响力。梁磊和熊哥都是琼金知名的大痞子,互相抱团,关系稳定,谁出了事,其他人都会毫不犹豫地帮忙,论讲义气,寻常的感情还真比不上他们这类人。

    半小时过后,熊哥打来了电话,语气沉重地说道:“磊子,那个姓苏的年龄多大啊?”

    梁磊皱了皱眉,如实道:“也就二十岁出头,穿着打扮挺另类,好像穿了一身长袍。”

    熊哥叹了口气,沉声道:“那就没错,你惹上大麻烦了。苏韬在汉州开了一家医馆,叫做三味堂,搞得风生水起。据传言,他是毒寡妇晏静的姘头,在汉州通吃黑白两道。去年淮南首富李富坤吃了大亏,据说就是他干的事情。你怎么会惹上他了呢?”

    梁磊听熊哥说完这些,心里拔凉拔凉的,在江湖上混的人,谁没听过毒寡妇的名头?

    梁磊无奈道:“我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当然是跟他道歉啊。”熊哥摊手道,“不是我不帮你,而是这件事没人帮得了你。我大哥五爷也得喊毒寡妇一声大姐。”

    梁磊的额头上直冒汗,他思考良久,一咬牙,叹气道:“罢了,我知道怎么办了,谢谢你了。”

    熊哥说完这些就挂断了电话,他身上疼痛感,比不上内心的恐慌,他琢磨好一阵,给自己的姨娘梁燕拨通了电话,请姨娘赶紧去田家一趟,化解今晚的矛盾。不过,他对袁歆怀孕的事情,并没有如实相告,此事他心中有愧。

    梁燕原本是极好面子的,但梁磊是老梁家的单传,听梁磊把事情说得严重,只能厚着脸皮,半夜敲开田家的门,这次不是空手而来,而是提着大袋小袋的礼品,满面堆笑地说好话,弄得老田和肖慧芳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

    田诤在旁边目睹了这一切,知道原因,对苏韬更是钦佩不已。

    苏韬肆无忌惮地揍了人,还能让对方放下尊严,请求谅解,这才叫真本事。

    田诤心中琢磨着,袁歆之所以看不起自己,还不是因为自己身上缺少了男人的气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