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1093章 爱情是自私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93章 爱情是自私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忘了告诉你,我也挺有势力。”苏韬笑着打趣道。

    田诤上下打量着苏韬,摇头苦笑道:“一点也看不出来。”

    苏韬很严肃地说道:“我想帮你。不仅是因为我觉得你这小子有真性情,符合我的胃口,还因为你是淼姐的弟弟。”

    “你和我姐是什么关系?”田诤顺口问道。

    “就是你想的那种关系。”苏韬笑道,“我喜欢你姐身上的那股善良。让我感到庆幸的是,无论你还是许诗音,又或者是你的父母,身上都有一股善良的品质。”

    田诤摇头苦笑道:“其实我内心没法接受你。”

    苏韬点头道:“能够理解,你觉得我给不了她足够的幸福,比如一个完整的家庭。”

    田诤盯着苏韬,轻声道:“既然你什么都看得明白,为什么不离她远一点呢?”

    苏韬反问道:“如果让你离开袁歆,你能够轻易下定决心吗?”

    田诤被问得哑口无言。

    “其实你应该知道,守候有时是因为自私。害怕付出的感情得不到回报,所以苦苦坚守。你对袁歆的执着,并没有那么纯粹。说得好听一点,是为了守护,说得难听一点,是害怕一转身,自己之前的努力全部徒劳无功。”苏韬在田诤的肩膀上轻轻地按了一下,“我们都是同一类人,所以我愿意帮你。”

    田诤苦笑道:“爱情是自私的。虽然袁歆并不爱我,但我还是想要拥有她。”

    “这一点有差别,我和你姐的感情是互相的。”苏韬笑着说道,“当然,我也很自私,我怕一放手,她转身去寻找另外一个男人。”

    田诤凝视着苏韬,道:“你看上去比我还小几岁,说出来的话,却很有哲理。”

    苏韬笑道:“因为我经历比你多。”

    田诤沉声道:“明天早上我会喊袁歆,一起去找他。”

    苏韬点头道:“我和你们一起去,不过你要把他的资料给我,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田诤压低声音道:“他叫郑嘉,在琼金开了一家酒吧,很有人脉,通吃黑白两道。本人也是个歌手,喜欢唱hiphop,有一群年龄不大小粉丝。袁歆三年前认识他之后,就一直很疯狂,郑嘉去开巡回演唱会,她都会跟着去……”

    苏韬点了点头,道:“有这些资料,就已经足够了。”

    田诤和苏韬聊完这些,就离开了房间。

    田诤怕父母担心,沉声道:“相信你们的儿子,绝对不会做出让你们蒙羞的事情,再等几天,一定会给你们圆满的答复。”

    田东民叹了口气,道:“行吧,你也是大人了,很多事情就自己独自处理吧。”

    吕诗淼朝苏韬投向疑惑的眼神,苏韬朝吕诗淼轻轻点头,暗示她不要太过担心。

    经历了刚才那场闹剧,冲淡了久别重逢的喜悦。

    吕诗淼决定和许诗音住在家中,苏韬则由田诤领着,前往镇上的小宾馆。

    刚下楼没多久,苏韬就发现不远处有一辆面包车缓慢跟随,他意识到肯定是梁磊为了报复自己设下的陷阱,只是这些人没什么跟踪经验,或者觉得没有什么难度,所以表现得特别明目张胆。

    苏韬与田诤悄声道:“后面有人跟着我,我等下会会他们,你到时候朝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田诤有点紧张,鼻子冒出汗珠,沉声道:“我得跟你并肩战斗。”

    苏韬笑道:“你的心意我领了,别让我分心就好。”

    田诤面色一红,知道苏韬说得很委婉,怕自己拖他的后腿。

    苏韬交代完田诤之后,慢慢地转过身,那辆面包车的大灯突然亮了一下,刺得苏韬下意识用手挡光,面包车停下,侧面的车门哗啦一声响,好几个青皮提着一寸多长的水果刀,朝苏韬冲了过来。

    对面人多,而且还有车大灯掩护,所以苏韬也不敢大意,小心应付。

    眨眼功夫,已经有一人冲到苏韬的身前,苏韬一拳捣在他的胃部,对方顿时疼得蹲下去,苏韬顺势抬膝,再次击中他的头部,此人整个人腾空而起,如同电影画面那般,直接倒飞数米,撞在了面包车的挡风玻璃上。挡风玻璃如同蜘蛛网般扩散,龟裂破碎。

    这些青皮虽然擅长街斗,但和苏韬这种练过国术的相比,就显得稚嫩不少。

    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苏韬主动迎了上去,他手里多了一把水果刀,利用光亮的刀背,可以将车大灯刺目的光芒给反射出去。

    那些青皮显然没想到苏韬会利用这点,顿时眼睛出现暂时失明,只知道胡乱地挥舞着手里的武器。

    苏韬也是手下留情,这些青皮在他眼里就跟三岁小孩,打起来实在没有什么成就感。

    所以苏韬只打算让这些人没有反手之力,用刀背拍打在他们的膝盖或是脚踝。

    青皮们如同被绊了马腿似的,蹦跶了几下,就躺在地上,前后战斗不超过五分钟,青皮们哼哼唧唧,全部丧失战斗力。

    田诤张大嘴巴,终于意识到苏韬并不是嘴上吹嘘,而是有真本事的人。

    “你还真能打。”田诤心服口服地赞叹道。

    苏韬皱了皱眉,沉声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些人也是受人指使,你知道那个金链男住在哪儿吗?”

    田诤意识到苏韬准备收拾梁磊,连忙点头道:“当初梁歆就是梁磊介绍给那个人的。梁磊在镇上有一个洗浴中心,这个时间点都会在那里。不过,他不容易对付啊,据说他手里有枪。。”

    在普通人的心中,枪代表着毁天灭地的力量,不仅杀伤力巨大,而且在心理上有很强的威慑力。

    苏韬点了点头道:“你领我过去吧。”

    梁磊开了一家澡堂,名叫紫藤浴室,也是镇上藏污纳垢之地,里面的服务虽然比不上大城市花样繁多,但来自巴蜀、豫州的小妹不少,定期更换新鲜血液,在附近几个街镇都大有名气,经常有人来光顾,久而久之,洗浴生意不仅红火,梁磊也成了远近有名的大佬。

    梁磊仗着自己姨夫是镇党委书记,派出所对那里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梁磊成了个土皇帝。

    今晚在田家吃了个闷亏,梁磊当然气愤不平,不过他当时也知道单打独斗,可能不是苏韬和田诤两个年轻小子加起来的对手,所以才会忍一步。

    安排了好几个青皮,伺机对苏韬和田诤下手,梁磊觉得百密无一疏,回到澡堂在前台看了一下今晚的流水之后,就转身到上面的高级澡堂去泡澡了。

    紫藤澡堂分上下两层,下层是针对那些普通居民,不分三六九等,都可以泡澡;上层是针对有点经济实力和地位的老板,澡池的水三个小时更换一次,而且包间里的服务也有许多花样。

    梁磊刚上二楼准备换衣服,隔壁传来嘈杂声,他走过去看了一眼,只见按摩妹穿着个吊带,嘴里叼着一根烟,面无表情地吞云吐雾。里面的高老板正在大发雷霆,“这是什么鸟地方,服务太差,以后再也不来了。”

    高老板是澡堂的熟客,每年在这里消费怕是有两三万,已经属于大客户,梁磊眉头皱起,“这是怎么回事啊?”

    旁边年龄稍大女子走了过来,凑到梁磊耳边,低声把事情始末说了一遍。

    原来这高老板今天喝了点酒,小妹在服务的时候,弄了很多花样,小高老板还是像皮皮虾一样不得劲,小妹觉得太累,表现得有些不屑,嘀咕了一句“没卵用的老东西”,结果这高老板耳尖,听得一清二楚,也就闹开了。

    梁磊铁青着脸,沉声道:“赶紧给高老板道歉!”

    “对不起,老板。”小妹叼着烟,象征性地弯腰鞠躬,有气无力地说道。

    “啪”一声脆响,抽得那小妹原地转了个圈。

    梁磊怒道:“什么鸟态度啊!给好好道歉!”

    那小妹意识到梁磊发飙,连忙忍气吞声,跟高老板鞠躬,真诚地道歉,“老板,是我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

    “高老板,今天的消费全免,等会跟你在安排一个懂事的妹子。”梁磊满脸堆笑地说道。

    高老板倒有些不好意思,“实在太麻烦梁老板了。”

    梁磊给高老板带上包间的门,面色变得冰冷,与年龄稍大的女子道:“让她现在就给我滚蛋。”

    “工资呢?”那女子低声问道。

    “差点得罪了我的一个大客户,还他妈有脸跟我要工资?”梁磊怒哼一声,朝自己的包间走去。

    那小妹哭成泪人一样,她们接这种活儿,还不是为了赚点辛苦钱,梁磊说扣就扣,让她几乎要崩溃了。

    梁磊可不心疼这些女人,在自己眼睛里,不过是造钱的机器而已。

    苏韬和田诤赶到澡堂门口,见一个小妹蹲在地上呜呜直哭,田诤好奇,就过去问了一句。

    小妹六神无主,没有隐瞒,倒是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人不分贵贱,沦落风尘,自然有原因,谁不想挺直腰杆做人?

    苏韬不歧视她的职业,倒吸了口凉气,道:“这种钱也坑,梁磊完全就是个人渣啊。我帮你讨薪去。”

    梁磊回到包间,哼着,正准备换衣服。

    门外传来敲门声,他走过去开了门,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发现一只脚狠狠地踹中他的心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