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1092章 生米煮成熟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92章 生米煮成熟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什么?三十万!”

    许诗音吃惊无比,父母培养两个孩子一直读到大学,不仅花光了积蓄,还欠了不少外债。她每个月都会寄回家一笔钱,用作偿还之前的债款,现在虽然偿还得差不多,但父母手里真心没有钱。

    田诤此刻捏紧拳头,怒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不可以敲诈我的家人。”

    “敲诈?”梁磊又站了起来,咧嘴冷笑道,“臭小子,你有什么资格说话?好歹二十多岁的人了,整天在家里吃干饭。如果你有点出息,我们能跟你的家人算账吗?”

    田诤有点泄气,低声道:“我和袁歆是真心相爱的。我们从小就是同班同学,为了她,我高考填报志愿去了湘北省,为了她,毕业之后我回到淮南辛苦找工作。”

    “爱情?你太幼稚了。”梁磊沉声道,“你以为弄个生米煮成熟饭,我姨夫就会同意她嫁给你这个穷小子吗?别痴心妄想了。如果不给钱的话,休想让此事善了。你们也并非换不起钱,就这间房子虽然破旧,但按照如今市场价,还是能卖个大几十万。我姨夫也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也就是让你们买个教训。”

    苏韬和吕诗淼一直站在旁边,他们没有多说什么,主要是今天才第一次相见,很多情况都没搞清楚,如是强行插手的话,或许会让事情变得糟糕。

    苏韬刚才可以阻止梁磊打田诤那一耳光,但会将事情激化,田诤对袁歆感情很深,如果双方冲突变大,那岂不是给两个年轻人的感情造成更大的阻碍吗?

    不过,苏韬站在旁边观察一番,这袁家的态度很坚定,绝对不会同意两个年轻人在一起。如果田诤这边再一味忍让,只会让袁家那边变本加厉,闹得更加厉害。

    苏韬站在了田诤的身前,面色凝重地说道:“年轻人相爱,原本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你们开口闭口要钱,不仅是在侮辱他,还在侮辱你们的女儿。发生这样的事情,难道你们不要检讨一下吗?女孩子如果不愿意,会发生这样的结果吗?”

    袁为德恼怒道:“你是谁?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苏韬淡淡道:“我不是谁,但我说话的权力,用不着你来给。这里是田家,你们也不过是外来者。”

    梁磊见苏韬咄咄逼人,敢质问自己的姨夫,怒道:“哪里来的蠢货,还真不知死活!”

    言毕,他挥出铁拳,朝苏韬的面门打了过去,梁磊在镇上开了好几个店,其中就有个健身馆,他还是业余健身教练,平时喜欢打拳击,还参加业余拳赛,这一拳打出去足有百十斤,苏韬甚至感觉到出拳带来的破空声。

    苏韬原地不动,身体往后仰,腰部如同折了一下,上身和下身成九十度,躲过了凌厉的一拳,然后如同弹簧一般突然崩直,头撞中梁磊的下巴,梁磊捂着嘴,倒退好几步,嘴里满是血腥味,刚才那一撞太过出乎意料,比挨了一记上勾拳,还要严重。

    梁燕见外甥受了伤,连忙扶住他,气得浑身发抖,道:“竟然敢动手打人,你们也太狂妄了。”

    苏韬揉了揉自己的头顶,刚才那一下自己也是冲动,虽说头盖骨是人体最硬的地方,但撞击了一下,因为反冲力的缘故,有些晕晕的。

    许诗音连忙帮着苏韬说话,“你们冲到我家里来,动手打人,论狂妄,谁也比不上你们。”

    梁磊嘴里破了皮,鲜血直流,嘴里如同含了老鼠屎一样,模糊不清地说道:“小姨,你别急,我现在就喊人。看我弄不死他。”

    言毕,梁磊掏出手机,开始气焰嚣张地喊人支援,田东民和肖慧芳都是老实人,什么时候见过这等阵势。

    “这件事跟你没关,要不你先躲躲吧!”肖慧芳拉着苏韬,低声劝道。

    苏韬微微一笑,道:“阿姨,我是淼姐的朋友,她是你们的女儿。怎么能说没关系呢?”

    吕诗淼暗叹了一口气,她知道苏韬的性格,与肖慧芳道:“不用担心,既然是一家人,那就得风雨同舟。田诤虽然做错了事情,但也不能任由人这么欺负。你们不用担心,这么多年来,我也存了不少钱,三十万我能够拿得出来。不过,这件事情,还得好好处理,毕竟影响到田诤和那个女孩的未来。”

    门外传来动静,梁磊眸中闪过得意之色,琢磨着肯定是自己的援军到了。

    许诗音打开门,见一个女子站在门口,脸上充满不安的情绪。

    许诗音认识袁歆,叹了口气道:“你终于来了!”

    袁歆红着眼睛,低声道:“姐,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许诗音让袁歆进入屋内,袁为德和梁芳见女儿赶来,满脸惊讶,怒道:“你是怎么过来的?”

    为了防止袁歆跟出来,他们不仅将她反锁在房间,还安排了一个亲戚守在家里。

    袁歆低声道:“我从窗口跳下来的!”

    “你怎么这么傻?”田诤在旁边紧张地责备道。

    袁歆自嘲地说道:“反正我又没有怀孕,窗户又不高。”

    苏韬认真看了一下袁歆,摇了摇头,暗忖这女人在说谎,她运气也挺好,竟然没有出事儿。

    田诤愣了愣,意识到,这次计划算是失败了。

    他们为了让袁歆的父母能够认可恋爱关系,故意编了个谎话,希望误导长辈,他们已经把生米做成熟饭,然后再让他们认可双方关系。

    但袁歆没想到父母如此反对此事,甚至还带着表哥来田家大闹一场,所以袁歆顿时退步了。

    袁为德面无表情地站起身,走到袁歆的面前,高高地扬起手掌,狠狠地扇在女儿的脸上,恼羞成怒道:“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梁芳虽然觉得事情有点尴尬,但还是抱住了女儿,道:“还不是田诤那臭小子串掇的,你朝女儿撒气做什么?”

    “跟他没关系,是我出的主意。”袁歆倒也有勇气,“那张怀孕的单子,是我托在医院当医生的朋友领的。”

    袁歆的出现,让剧情反转,袁家没有继续闹事的理由。

    梁磊指着田诤的脑门戳了戳,怒道:“没事就好。但从今往后,离我表妹远一点,不然我弄死你啊。”

    言毕,他忌惮地看了一眼苏韬,沉声道:“咱俩的事情没完,走着瞧吧!”

    苏韬不屑地扫了梁磊一眼,跟这种人多说一句话,都觉得不值当。

    梁磊到了楼下,一辆金杯面包车已经抵达,梁磊给为首的人递了烟,凑到他耳边说了几句,那人在梁磊的肩膀上拍了拍,然后招呼身后七八个青皮重新上了金杯车,金杯车停在阴暗处,熄火,没有驶离。

    虽然袁家人走了,但田家的气氛不大好,原本认亲的氛围冲淡了许多,肖慧芳和田东民脸上都露出了苦色。

    “袁家人在镇上很有势力,刚才多谢你站出来,不然事情会很复杂。”肖慧芳对苏韬的态度有所改变,同样都是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自己儿子与苏韬相比,表现得太懦弱,没有担当了。

    苏韬摆了摆手,轻松道:“伯母,这是我应该做的。我想跟田诤单独聊几句。”

    肖慧芳微微一愣,叹气道:“也好,你们年龄差不多大,彼此说话有共同语言。”

    吕诗淼在旁边暗叹了一口气,苏韬比自己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明显要老成多了。她心中有些好奇,究竟苏韬要跟田诤说什么。

    两人进了卧室,苏韬鼻子灵敏,嗅出屋内有烟味,道:“门关着,你抽支烟,放松一下,我有话问你。”

    田诤从枕头下面掏出了半盒淮烟,递给苏韬一支,被苏韬给拒绝,独自抽了一口,竟然被呛着了。

    苏韬叹了口气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傻呢?”

    田诤佯作不解道:“什么意思”

    苏韬沉声道:“我没看错的话,袁歆肚子里的确有孩子,起码有三个月左右,那张化验单是真的。她也是胆子够大,从窗户跳下,没有动胎气。我分析了一下,她肚子里的孩子并不是你的。而你故意跟她演了一出戏,想要骗两个家庭的长辈。袁歆没想到父母反应这么激烈,所以才会追过来替你解围。”

    啪嗒……

    田诤嘴里含着的那根香烟,竟然直接掉了下来,他的反应已经证实苏韬分析得没错。

    苏韬见田诤不说话,无奈道:“你追求袁歆应该有很多年,但她对你一直保持距离,不冷不热,将你当成了备胎一样看待。我知道你放不下她,当她找到你的时候,才会做出这么傻的决定。但袁歆对你根本没有感觉,即使你们真走到一起,结婚了,那也是悲剧的开始。”

    田诤被说中了心思,蹲下身子,去捡香烟,泪水吧嗒吧嗒地砸在地板上,他哑声道:“我是不是就是个大傻逼?”

    苏韬叹了口气道:“没错。”

    田诤闷声道:“但是我放不下她。我从小学就喜欢她,她在哪儿,我就跟到哪儿。即使她有了男朋友,我因也愿意等着她。她找到我,告诉我,医生说,如果这次流产,她将永远失去做母亲的机会,我顿时心软了。”

    苏韬沉声道:“你的做法一点也不伟大,而且错误至极。你应该找到那个让她怀孕的男人,让那个男人承担责任,而不是将锅让你来背。这不仅害了她和她腹中的孩子,还会害了你自己和你的亲人。”

    田诤抬起头,眼睛发红,摇头苦笑道:“我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也去找过他。但是没用,他根本不承认,还把我给揍了一顿。”

    苏韬步步紧逼道:“男人是谁,我陪你一起去找他。”

    “没用。他很有势力,我不想拖累你。”田诤倒是挺讲义气,这也是为何苏韬想要帮他的原因之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