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1091章 门不当户不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91章 门不当户不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又过了片刻,许诗音的继父也赶回来,这是个身材不算高大的淳朴男人,皮肤有点黑,一看就是个长期从事室外劳作。

    母亲肖慧芳拉着吕诗淼的手,哽咽道:“喊田爸爸,他虽然不是你和诗音的亲生父亲,但这么多年一直陪着我到处找你。”

    吕诗淼略微有些犹豫,喊了声“爸”。

    田东民憨憨地搓着手,笑道:“回来就好,我上街买点菜,晚上咱们也别下馆子了。家常菜吃着干净也舒服。”

    肖慧芳一直抓着吕诗淼的手,生怕她消失,轻声道:“你爱吃什么?我让田爸爸给你买。”

    吕诗淼微笑道:“我不挑食,吃什么都可以。”

    田东民道:“给你做冰糖肘子吧,诗音和小诤都喜欢吃,你应该也爱吃。”

    许诗音做了个擦口水的姿势,笑道:“哎呀,妈妈做的冰糖肘子实在太好吃了,就是很少做,我们这下是沾光了啊。”

    “没错,如果不是你姐回来,我才不会给你做呢。”肖慧芳眼角的泪痕终于干了,笑着与许诗音道。

    “妈,你太偏心,我都吃醋了。”许诗音哪有半点吃醋的模样,笑嘻嘻地打量着吕诗淼和母亲,她从来没有见过母亲这么开心。

    肖慧芳将吕诗淼拉到沙发坐下,询问吕诗淼这么多年的生活,吕诗淼自然避重就轻,讲述了自己如何在孤儿院长大,顺利考上大学,后来当了一名儿科大夫,至于离婚那一段也没有隐瞒。

    肖慧芳在这个过程中,不时地将目光瞄一眼苏韬,在好奇苏韬和吕诗淼之间的关系,只是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很多话不好明着相问。

    不过,从一些细节来看出,自己大女儿和这年轻小伙子的关系不同寻常。比如吕诗淼剥了桔子之后,总会习惯性地给苏韬掰开一半,苏韬也没有拒绝,笑眯眯地吃完。如果苏韬年龄大些,这倒是无所谓,吕诗淼现在离婚,能有一个知心人相伴,也是人之常情,但苏韬太年轻了,比吕诗淼小了足有六七岁,姐弟恋这样的感情,多半长远不了。

    田东民买了菜回来,肖慧芳走进厨房帮忙,田东民见老伴儿沉默不语,困惑道:“小淼,不是回来了吗?你怎么还愁眉不展?”

    肖慧芳重重地叹了口气,道:“我在担心小淼。你说她和那个姓苏的小伙子是什么关系?”

    田东民微微一怔,轻声道:“小苏长得挺帅气,配得上小淼啊。”

    肖慧芳五味杂陈道:“就是因为他太优秀,长得一表人才,好像家境也不错。小淼离过婚,还有一个养女,这门不当户不对啊。”

    田东民皱了皱眉,低声道:“你啊,就是瞎操心。这种事情,你让他们年轻人自己处理。小淼刚回来,你如果真跟她提起这事儿,说不定让母女感情生分了。”

    肖慧芳听田东民这么一说,面色又是一白,轻声问道:“诗音和小淼的关系不错,要不我让诗音去旁敲侧击问一下。”

    田东民虽然憨厚,但情商很高,否则也不会将这个家庭维持成这般,他摆了摆手,道:“你的性格我太了解,如果不掺合一下,晚上睡觉都睡不安稳。等下我私下找诗音吧,省得小淼怨你。”

    肖慧芳嘴角浮出微笑,道:“谢谢你了,老田。”

    田东民没好气地笑道:“咱俩虽然是半路夫妻,但也生活这么多年。当初你嫁给我的时候,虽然带着诗音,但我那时候家里真是穷。虽然咱们家现在生活算不上好,但好歹培养出了两个大学生,现在又找到了小淼,我非常感谢你,给了我这么一个幸福美满的家。”

    肖慧芳微笑道:“你这人没啥本事,就这张嘴特别厉害。”

    田东民哈哈大笑,想起锅里还有菜,连忙用锅铲翻了两下,“光顾着说话,菜差点炒糊了。”

    肖慧芳走到客厅外,让许诗音进厨房帮忙,目的当然是要老田跟许诗音说几句,让她帮忙问一下苏韬和吕诗淼究竟是什么关系。

    许诗音其实也知道苏韬和吕诗淼的关系特殊,不仅是上下级这么简单,但这种私事不好问得太明白,会让关系变得尴尬。不过,田东民跟许诗音郑重其事地下任务,她自然也有了借口。

    饭菜全部上桌,田诤嗅到香味,准备拿筷子先试试味道,被肖慧芳狠狠地拍了一下手,骂了句“没规矩!”

    田诤只能讪讪地跑到旁边,乖乖等正式开饭。

    田东民的手艺确实不错,家常菜做得有滋有味,肖慧芳拿手绝活“冰糖肘子”,烧得滚烂软糯,肥而不腻,香甜爽口,苏韬一向吃得清淡,不喜欢大荤的食物,也是忍不住多吃了两块。

    晚饭结束之后,门外传来动静,田东民拉开门一看,面色有点僵,笑道:“袁书记,你们怎么来了啊?”

    “怎么,不欢迎啊?”袁为德扫了田东民一眼,在屋内扫视一圈,落在田诤的身上,面色很难看。

    站在袁为德身后的还有一个妇女,是他的老婆,叫做梁燕,她的表情更加凝重,仿佛要杀人一般。身后还跟一个人高马大的青年,满脸横肉,气势汹汹,脖子上挂着一根拇指粗的链子,也不知道真假。

    “哪能不欢迎呢!”田东民连忙将两人给迎了进来。

    袁为德轻哼一声,“家里挺热闹的嘛?”

    田东民笑道:“有客人在。”

    袁为德坐在沙发上,板着一副面孔,梁燕朝肖慧芳招了招手,道:“今天我们过来,是跟你们讨个说法的。”

    肖慧芳意外道:“什么说法?”

    梁燕指着站在墙角有些不安的田诤道:“你问问自己的好儿子吧。”

    肖慧芳见儿子的情绪有些不对劲,皱眉道:“怎么回事?”

    田诤低着头,不敢说话。

    梁燕旁边的年轻人,直接朝田诤冲了过去,怒道:“你这个没种的鸟人,把我表妹肚子搞大了,不敢承认吗?”

    梁磊三两步就冲到了田诤的身前,狠狠地扇了他一个耳光。

    田东民和梁燕都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田诤和袁歆谈恋爱的事情,他们都知道,不过,田东民一直保持反对态度。主要是门不当户不对,袁歆的父母都是铁饭碗,父亲梁为德是镇党委副书记,在镇上是有脸有面的人,母亲则是镇初中的教师,也是个中层干部,家境殷实,他们家的亲戚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据说还有个亲戚如今在省委任职,每次回来,区领导都陪同照顾。

    而田东民在一家私人工厂上班,每天开着铲车,风里来雨里去,干的是辛苦活,至于肖慧芳在镇上的一家超市工作,不仅收入很低,而且还不稳定。

    虽说许诗音已经大学毕业,在云海一家公司上班,但比起梁家而言,显然不在一个水平线。

    田东民经常与田诤说:“人要有自知之明。”

    田诤却是不愿意放弃,他辞掉了原来的工作,一心一意想考公务员,就是为了能达到梁家的要求。袁歆对田诤有一个要求,那就是父母觉得事业单位或者公务员是铁饭碗,所以让田诤必须要考上公务员。

    田诤捂着脸,站在旁边,一言不发,满脸惭愧地望着父母,他心中感觉对不起他们。

    肖慧芳见儿子被打,面颊已经高高肿起,心疼无比,但这件事却是儿子先惹起来的,只能道歉:“这件事我们也是今天才知道,千错万错都在田诤的身上。”

    “道歉有什么用?”袁为德怒道,“祸已经闯下来了。你们必须要给一个说法。”

    田东民道:“既然有了孩子,那说明田诤和袁歆是有感情基础的。要不,我们张罗一下,帮他俩办婚事吧?”

    “放你的狗屁!”梁磊怒道,“这小子算什么东西?没工作,家庭也就这样,我妹怎么能嫁到这样的家庭吃苦呢!”

    许诗音怒道:“你刚才已经动手打人,因为事情是田诤惹起,所以你给他一个教训,我默认了。你现在说的这些话太没素质。我们家虽然没钱,但也有骨气。如果你继续无理谩骂,我就打电话报警,请你们滚出去。”

    梁磊不屑地瞄了一眼许诗音,冷笑道:“长得漂亮,嘴巴倒是挺泼辣。我和派出所所长是铁哥们,要不你试试报警,看到时候来人是帮你还是帮我。这小子耍流氓,搞大我表妹的肚子,严格意义上,是要抓进去坐牢改造的。”

    许诗音长期不在家,不知道袁家的势力,田东民却是知道轻重,连忙道:“消消火,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行吗?事情已经发生,咱们好好商量,你们给个要求,我们看能不能接受。”

    袁为德淡淡扫了一眼田东民,道:“老田,你这个人挺老实,也有自知之明。你儿子虽然长得不错,也有点才气,但凭心而论,配得上我女儿吗?这件事情解决也简单。明天我让她妈带着袁歆去做手术,至于你们要赔偿我们损失费。三十万,不算多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