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1072章 贱兮兮的行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72章 贱兮兮的行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轿车最终停在邻市郊区的一件非常偏僻的宾馆内,上楼的时候,还可以看到几个穿着暴露的女子叼着香烟,充满暧昧地望着他们,包子强不敢乱看,被带到一间早已开好的标准双人间。

    包子强走到厕所,准备将门关上,却被一人给挡开,“门开着!”

    包子强只能放弃打电话的想法,平时两三个小时就想撒尿,此时竟然是尿意全无,好几分钟才滴了几滴。

    等包子强重新回到房间,不大的电脑桌上已经摆好了空白的纸张,压着一只黑色水笔,中年男人语气严肃地说道:“包子强,我们已经掌控了你违法违纪的诸多事实,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老实交代问题,争取宽大处理。你是个聪明人,也知道我们有很多审讯的办法,自己主动交代,免得大家都不高兴。”

    说完,中年男子旁边一个看上去在三十多岁的男子,走到包子强身边,将他身上的手机、钱包、名表、裤带,全部给摘了下来。

    中年男子接过那只名表,冷笑道:“这一只手表抵得上我们工作十年的薪资收入了吧?呸!”

    “从现在开始,你不允许走出这间屋子,直到你交代完身上的问题为止。不要试图和任何人联系,至于你的一日三餐,我们都会帮你准备好。上厕所要报告、想抽烟要报告、想睡觉也得报告。你听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包子强被吓得魂飞魄散,哆哆嗦嗦地点头道。

    留下其中一人,另外三人连忙来到楼下,从后备箱里取出工具,先将两个车牌给卸了,换上了新车牌,随后车内的通行证取出,放在路边,用打火机烧成灰烬。

    “夏哥,这家伙还真被我们唬住了。”开口的正是前不久在汉州因为颇有正义感,被苏韬推荐给夏禹的年轻人,名叫何峰。

    “心里有鬼呗!”夏禹拍了拍旁边的中年男子,“老邓,你的演技不错啊,有模有样的。”

    何峰还是个学生,第一次参与这种坑人的勾当,所以不是特别熟练,他用力点头道:“我好几次差点没绷住,但邓叔气场太强了。”

    邓祥笑道:“转业之后,有个战友帮我介绍了个机关工作。我曾在纪委干过几年的司机,所以对纪委如何办案的套路有点了解。要不是,后来被人举报,我的眼睛和耳朵不好,还能纪委继续干下去。那个包子强,属于那种胆小怕事、心理素质极差的一类,只要注意审问技巧,威逼利诱,他绝对撑不了一晚上。”

    夏禹仔细检查了一下车辆,防止留下破绽,虽然他们的目的是伸张正义,但行为却是违法,冒名顶替国家政府人员,罪名可不小。但是,夏禹等人办事的过程中,还是注意技巧,没有明确表露自己的身份,但只是这种心理暗示足以让包子强心生畏惧。

    谁让他做贼心虚呢?

    夏禹给老板娘递了根烟,寒暄一番,毕竟在她店里关了一个人,如果关系处理得不好,她转身去派出所报警,一切就功亏一篑。

    “老板娘,你这边安全吗?”夏禹递给老板娘打火机。

    老板娘年龄在四十多岁上下,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地方口音很重,笑道:“安全的狠嘞。你们随便整,保证没事儿。”

    老板娘以为是这几个人是赌棍,在这边开房间玩牌,像这种客人出手大方,除了住宿费之外,赢了钱还会给分红。

    “嗯,有什么风吹草动,知会一声。”夏禹将整盒烟递给老板娘,言毕朝她摆摆手,上楼了。

    老板娘接过烟盒之后,暗叫一声,我的娘咧,烟盒里面卷了十几张红钞票,自己这算是赚大了,像这样的财神爷要好好供着才是,本来想跟他们要押金,看他们出手大方,一琢磨就算了吧。

    夏禹来到另开的房间,习惯性地检查一遍。这家旅馆还算干净,也没有摄像头、监听器,现在政府对这种小旅馆抓得严,旅馆内一旦发现类似的东西会重罚,所以旅馆的老板一般不敢装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若是发现这类东西,一般都是其他客人留下的。

    夏禹拨通苏韬的电话,压低声音道:“包子强已经被我们抓过来了,正在让他交代事实呢,如果他承认收受北十字星集团的贿赂,那对于北十字星集团将造成巨大的打击。”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你们辛苦了。这次行动还是有些冒险的。”

    夏禹摇头,嘿嘿笑道:“说实话,真够刺激的,过去抓人的时候,生怕会被发现,但看到包子强比我们更怂的时候,我又特别的高兴。你这次制定的计划,天马行空,估计包子强和北十字星集团那边挠破头皮都想不到,是我们演了一场戏。”

    这次贱兮兮的行动,自然是苏韬想出来的。

    苏韬提醒道:“继续盯着包子强,我不怕他不认罪,就怕他自己畏罪,如果自杀的话,你们这算是非法监禁,间接杀人,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夏禹用力地拍了下大腿,沉吟道:“你说得没错,我会关照徐意盯着他。然后轮流监视他,不能让他出事。”

    “我后天就会到白鹤市,包子强如果和北十字星集团决裂,岐黄慈善这边的项目就能定了。”苏韬信心十足地说道,“现在白鹤市的民政系统恐怕人人自危,包子强毕竟是个正处级干部,牵扯到的人很多,谁都怕他扑上来咬一口。”

    夏禹挂断苏韬的电话之后,来到隔壁的房间,徐意坐在不远处,低头看着手机,包子强拿这笔,却没有写下几个字。夏禹瞅见垃圾桶里有瓷片,皱眉问道:“杯子谁摔的?”

    徐意耸了耸肩,道:“他刚才要喝茶,摔了个杯子。”

    夏禹面色沉冷,走到包子强的身边,一把将他揪了起来,沉声道:“包子强,你为什么要摔坏杯子?”

    包子强心虚地望了一眼夏禹,结巴道:“失手!”

    夏禹狠狠地将他抵到墙边,“包子强,你不要耍花招。是不是想要自残,来获取我们的同情?”

    包子强的诡计被拆穿,他原本琢磨着如果弄伤自己,那么他们肯定要带自己去医院,只要自己一露面,那自己背后的人就会知道自己被关在哪儿,说不定会来援救。

    夏禹语气冰冷地说道:“我们办了这么多案,经验丰富,你在想什么,我们一清二楚,别抱有侥幸心理,现在坦白的话,我们会在报告里给你多说一点好话,但如果你继续冥顽不灵,休怪我们到时候添油加醋,让你罪加一等。”

    夏禹这番话虽然讲得不够专业,但包子强深陷这种氛围之中,还是被夏禹给唬住了。

    徐意有些内疚,没注意到包子强的花招,将桌上的那张纸,拍在了包子强的脸上,“赶紧给我写。再给你半个小时,如果还就这么几个字,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夏禹担心露出破绽,朝徐意使了个眼色。

    不过,包子强却是吃一套,小心翼翼地捡起纸,“我这就快点写!”

    夏禹和徐意便守在旁边等了半个小时,包子强钢笔字专门练过,手速也不错,片刻功夫就写了两三页,夏禹给邓祥打了个电话过来。

    邓祥拿起几页纸看了许久,揉成一团,皱眉道:“包子强,你糊弄谁呢?你以为就写这些没有重点的事情,就能够脱身吗?”

    包子强低着头,眼珠子滴溜溜地直转,“这些都是重点啊!”

    邓祥严肃地说道:“如果你再这么不配合,避重就轻,那么今晚恐怕就别想睡觉了啊。”

    包子强咬牙道:“我真心就犯过这些问题,你也知道,民政局是个清水衙门……”

    邓祥似乎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与其余两人道:“你们先出去一下,我和包子强同志好好聊聊。”

    夏禹和徐意憋着笑,走出了房间,徐意道:“老邓太牛了,应该去当演员啊!”

    夏禹也道:“是啊,能获奥斯卡最佳男主角。”

    房间内,邓祥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递给包子强,道:“来,放松一下。”

    包子强哪里敢接,连忙摇头。

    “还是抽一支吧,虽然现在你的情况很严重,但天还没有塌下来嘛。”邓祥没有缩回手,包子强畏畏缩缩地接过烟,放在鼻子旁边嗅了一口,他是个老烟枪,一天两包烟,好几个小时没抽烟,的确有点扛不住香烟的诱惑。

    邓祥先给包子强点燃,然后自己也点燃一根,“你第一次和我们打交道吧?”

    “是第一次!”包子强感慨良多地叹气道。

    “你知道我们这是什么级别的措施吗?”邓祥语重心长地问。

    “知道!”包子强艰难地说道,“双规!”

    “没错,看来你对党的相关条例还是熟悉的,明明知道有这么一天,为何要挑战这个底线呢?”邓祥顿了顿,“你说自己不知道重点,那么我提醒你一下,和北十字星集团的唐雪松达成了什么协议?”

    包子强如同被人揪掉了头发,慌张地摇头,“没有什么协议!”

    邓祥遗憾地叹了口气,“我已经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们是从省里下来调查白鹤市的情况,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好几个小组,从其他小组那边得到可靠的消息,才将你带到这里进行审讯,你虽然是间接参与者,但也是关键人物。你应该知道,如果不是已经拿到足够的证据,我们是不会随便采取这么严厉的行动。”

    (今天第二更,还有一更在晚上八点左右!请大家帮忙投一下年度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