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都市言情 > 妙医鸿途 > 第1056章 福兮祸之所伏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56章 福兮祸之所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与乔安娜分别,古丽早已在酒店楼下等候多时,倪静秋知道苏韬要离开燕京,所以让古丽来接苏韬前往一个小饭馆,算作辞行宴。

    苏韬刚露面,古丽就按了两声喇叭,苏韬笑了笑,拉开车门,古丽笑嘻嘻地说道:“让我等了好久。”

    苏韬上下打量古丽,笑道:“你这形象真心顺眼不少。”

    古丽其实长相挺清秀,不糟践自己,完全是个靓丽时尚的少女。

    古丽瘪了瘪嘴,不屑道:“我也是被逼的,你也知道我父亲的脾气,如果我敢在家里像在岛国时候那么穿,肯定会被他打断腿。”

    苏韬有点奇怪,像古天洋那么传统的一个人,怎么会养出一个如此个性的女儿。

    苏韬侧目落在古丽白嫩光洁的俏脸上,“今天吃什么?”

    古丽抿嘴一笑,“到地方你就知道了。”

    燕京这个时间点车况很不好,古丽打开地图导航,虽然绕了点路,但很快抵达约定地方,倪静秋已经等候多时,苏韬见桌上摆放着一个火锅,有点意外,没想到这顿饭这么接地气。

    三个人吃火锅,却点了十来个人的量,以至于服务员都过意不去,提醒他们东西够吃了。

    片刻之后,鸳鸯锅冒着腾腾地热气,古丽率先夹了一片切得薄薄的羊肉片,放入锅里烫了一下,等略微变色就捞出,沾满酱料,放入口中,笑道:“爽!”

    倪静秋和苏韬都对古丽有了解,所以见怪不怪。

    苏韬笑道:“你这是有多久没吃火锅了?”

    古丽扒着手指算了算,边吃边说道:“在京都也有火锅,但味道太淡。还是飘着红油的火锅才叫火锅。”

    倪静秋无奈道:“原本是打算去吃西餐,但古丽强烈要求吃火锅,所以选在这个地方了。”

    苏韬环顾四周,见座位上都坐满了人,足见生意不错,笑道:“吃饭就是要这种氛围,那样才热闹。”

    倪静秋笑着说道:“我最近有个想法,准备开个中医养生餐馆,你觉得如何?”

    苏韬摇了摇头,道:“不怎样?”

    倪静秋忍不住笑出声,“怎么?怕我麻烦你?”

    苏韬晃了晃手指,笑道:“俗话说,病从口入,祸从口出。绝大部分的病,都是吃出来的病,所以中医和餐饮其实是不能共存的两个行业。很多电视节目,请了所谓的中医专家,讲健康合理饮食,看似有理,其实都是信口胡说,没有根据。而且中医养生餐馆,菜单肯定以清淡为主,无论菜式还是口味,都没法和其他餐饮行业竞争。”

    倪静秋沉默片刻,道:“既然你反对,那么我就收回这个想法了。”

    苏韬明白倪静秋为什么有这个想法,她是打算利用自己的人气效应,准备来个全方位资源挖掘。不过,苏韬觉得自己还得将重心放在本职工作上,笑道:“好好的一个医生去当厨子,那叫不务正业。现在有些偶像明星,利用人气,跨界经营,消费自己的粉丝,那不是长久之计。”

    倪静秋叹气道:“被你泼了一盆冷水,真没劲。”

    苏韬给倪静秋夹了个贡丸,笑道:“聊表歉意。”

    倪静秋将贡丸塞入口中,腮帮子鼓了起来。

    苏韬突然一呆,连忙收起自己龌龊的心思,打岔道:“凌玉回宗门,我才知道他在燕京分店的地位早已超过我。如果他不赶紧回来,燕京分店早晚要出问题。”

    倪静秋放下筷子,点头道:“听说是你把他气走的?”

    苏韬无奈耸肩,将几样蔬菜丢入锅里,喝了口果汁,道:“唉,就是开了个玩笑,没想到他那么敏感,我现在还没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倪静秋安慰道:“你也别多想了,说不定就是想回家看看。”

    苏韬点头道:“差点忘记,凌玉年龄挺小,还是个小屁孩,我跟他一般计较做什么。”

    倪静秋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道:“论年龄,你也没多大,说话老气横秋的样子,有点欠扁,难怪凌玉会被你气走。”

    苏韬连忙变得一本正经,叹气道:“被你这么一提醒,我发现最近做事,的确有点太高调,有时候会显得很傲慢。”

    倪静秋道:“你能随时保持清醒,是挺好的一件事。”

    苏韬自嘲地笑道:“人生最苦,少年得志。苦在骄傲,苦在原地踏步。一旦成名,被推上顶峰,太多的赞扬,太多的虚荣,这会腐蚀一个人的心灵。”

    倪静秋忍俊不已,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啐道:“最瞧不起你这样一本正经地得瑟!”

    苏韬哈哈大笑数声,其实他刚才说的是真心话,福兮祸之所伏,要警惕年少得志。

    倪静秋刚才是被司机送到这里,吃完火锅之后,古丽载着两人,先将苏韬送到酒店。等苏韬消失在视野之中,倪静秋叹了口气,与古丽道:“刚吃完火锅,身上一股味,你将车窗打开,咱们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吧。”

    车窗打开之后,外面的冷气车内猛灌,倪静秋打了个寒噤之后,感觉清醒了不少。

    古丽坐在驾驶座上,轻声道:“你既然喜欢他,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倪静秋微微一怔,摇头强调道:“他是我的男闺蜜。”

    古丽发动车子,启动速度很慢,轿车慢慢向前挪动,“就是个傻子,也能看出你对他的心思。”

    倪静秋道:“这样挺好的,戳破了那层窗户纸,反而会很尴尬。”

    古丽瘪嘴道:“有什么尴尬的,男人和女人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吗?看你们暧昧来暧昧去,真心觉得太累了。”

    倪静秋怔了怔,莞尔道:“我却喜欢这种感觉。”

    古丽无奈摇头道:“被虐得死去活来,还享受着,你挺变态的。”

    倪静秋习惯古丽的直来直去,她说的话也是自己的真实状况,叹气道:“你了解我,我其实占有欲特别强烈。作为男闺蜜,看他身边环绕那么多女人,不仅可以容忍,而且还可以给他提建议,但没了这个身份定位,恐怕我肯定会相信一切办法,扫除一切障碍,将他占为己有。”

    倪静秋能这么说,是因为信任古丽。

    其实人心大抵相同,当你喜欢上一个人,绝对不会愿意将感情分享。感情的世界争斗,比物质的世界争夺,还要残酷。

    古丽哭笑不得,“你当真是变态到极致了。”

    倪静秋忍不住笑出声,被人说成变态,竟然是件特快乐的事!

    古丽是间接说明,倪静秋在与苏韬的感情里,投入得太多,以至于她一点也不像她了。

    其实,这也是倪静秋的性格,她在面对感情的时候,没有在商场上那般果断,否则也不会当初被未婚夫霍坤那般迷惑和欺骗。

    倪静秋在感情上,属于弱势的一方面,但她故意在和苏韬交流时,变现得很强势,这让旁观者古丽都觉得倪静秋将自己压抑得太辛苦。

    佟左青坐在椅子上,皱皱着眉。

    苏韬在古天洋的安排下,跑到刘恒开的酒楼吃饭。这消息传到佟左青的耳朵里,他顿时有种吃了苍蝇般的不痛快之感。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朋友,也有自己的敌人。

    虽然佟左青识人无数,朋友遍地,但他也有自己的敌人。

    刘恒算得上佟左青的眼中钉肉中刺,当初佟左青茶楼生意还没做得起来的时候,刘恒就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自己茶馆生意有起色之后,被人故意捣乱数次,当时佟左青就打听过消息,是刘恒在道上的朋友所为。

    佟左青也知道以刘恒傲慢的性格,绝对不会对自己出手,肯定是他的朋友主动替刘恒找场子,但佟左青还是将这笔仇恨暗自记下,琢磨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借助这几年,捧起了几个当红的相声演员,佟左青的茶楼已经名声在外,而刘恒的茶楼生意如江河日下,佟左青也故意动用自己的手段,败坏刘恒茶楼的名声,挖掉了刘恒茶楼几个台柱子,同时还封杀了其他不愿意改换门庭的演员。

    而刘恒并不在意,他将茶楼定位高端,对客人进行严格筛选,倒也勉强能维持运营。

    毕竟佟左青和刘恒将茶楼都当成积攒人脉资源的工具,真正赚钱的地方都在别的项目上。

    表面上刘恒的茶楼生意比佟左青的差了不少,但刘恒从高层次人群中得到的消息,往往比从三教九流中筛选出有效的情报,来得更加地有效和可靠。

    包厢的门被推开,佟左青从复杂地思绪中走出,进来的是一个四十多岁女子,以及十六七岁的少年。

    佟左青知道两人是易容而来,所以这不是他们的本来面目。

    “蛊婆婆,请坐!”佟左青满脸堆笑,和气地说道。

    四十多岁的女子,正是蛊婆婆,她此刻脸上密布的皱纹已经消失不见,只有眼角藏着风情的鱼尾纹。

    蛊婆婆沉声道:“我们是来寻求保护的。”

    佟左青摆了摆手,笑道:“我明白,烽火组织最近正在到处找你们。只是你们隐藏得太好,连我们也找不到你们,现在你们主动出现,那就好了。我已经做好万全准备,你们如果想出国的话,今天下午就可以搭乘航班离开。”

    “不,我们不走!”蛊婆婆沉声道,“我们必须要报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